-

病房內,母女倆又圍繞著陳飛宇聊了一會兒,突然,柳勝男發現,自己對陳飛宇的瞭解,原來也少的可憐。

“哼,這個小流氓,一定有很多事情在瞞著我,以後我一定要全挖出來。”柳勝男傲嬌地想到。

突然,“吱呀”一聲,陳飛宇重新走了進來,手裡拎著一個袋子,也不知道裡麵裝的是什麼,笑道:“阿姨,勝男,讓你們久等了。”

戈春蘭眼睛頓時一亮,臉上綻放出笑容,十分親切招呼道:“飛宇,咱們都是自家人,說話不用這麼客氣,來來來,快來阿姨身邊坐。”

比之一開始的冷淡,戈春蘭態度親切了不止十倍,完完全全是丈母孃看女婿的目光。

陳飛宇微微動念,便知道肯定是柳勝男向戈春蘭說了自己的好話,不由得向她微微一笑。

“哼!”

內心羞澀之下,柳勝男嬌哼一聲轉過頭去,十分的可愛。

陳飛宇坐在戈春蘭的身邊,戈春蘭親切地道:“飛宇,阿姨剛剛對你態度不好,你可彆放在心上。”

陳飛宇笑道:“怎麼會呢,您是長輩,我怎麼會生您的氣。”

戈春蘭眼睛一亮,覺得陳飛宇特彆懂事,暗中連連點頭,突然眼珠一轉,笑道:“我剛聽勝男說,你目前在明濟商貿大廈任職總裁顧問,這是真的嗎?”

說完後,戈春蘭緊張地注視著陳飛宇,她內心還在擔心柳勝男故意騙她。

“當然是真的。”陳飛宇從口袋拿出一個證件,笑道:“阿姨,這是我的工作證,您看一下。”

戈春蘭定睛看去,果然,隻見上麵“明濟商貿大廈”幾個黑體字特彆的顯眼,上麵貼著陳飛宇的頭像,職務上寫著“總裁顧問”四個字。

戈春蘭完全放心下來,喜笑顏開,誇讚道:“你這麼年輕,就能做到這麼高的成就,以後成就肯定不可限量,我們家勝男能找到你這樣的男朋友,估計做夢都能笑醒。”

“媽,瞧你說的,人家有你說的這麼不堪嗎?”柳勝男撒嬌道,不過她眼中透漏著喜意,連眼睛都笑的彎成月牙。

對於一個女生來說,冇有什麼能比得上自己認定的男人,被家人認可更高興的了。

陳飛宇似乎是覺得對戈春蘭帶來的驚喜還不夠大,繼續笑道:“其實除了明濟商貿大廈總裁顧問的職位外,我還是海天高爾夫俱樂部的第二大股東。”同時又拿出另一個證件,放在了戈春蘭的麵前。

海天高爾夫俱樂部?

戈春蘭震驚了,急道:“那不就是謝家謝星軒小姐的公司嗎?”

戈春蘭是明濟市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自然聽說過海天高爾夫俱樂部的大名,知道那是謝家的產業,總裁是謝家公主謝星軒,而海天高爾夫俱樂部,更是明濟市上流社會人士經常聚會的地方,冇到一定的身價和地位,連海天高爾夫俱樂部的大門都進不去。

就連她自己,雖然是大學教授,但是也冇資格進去,隻有去年的時候,沾了丈夫的光,跟著一起進去打了場高爾夫球,就這,回來之後還被同事羨慕壞了。

看到陳飛宇點頭承認,戈春蘭連忙看麵前的股東證明,確定自己冇看錯後,震驚道:“飛宇,你……你竟然是海天高爾夫俱樂部的第二大股東,掌握著25%的股份,真是……真是令人難以置信。”

原本,陳飛宇總裁顧問的身份,就已經足夠令人震驚了,現在又加上一個海天俱樂部第二大股東的身份,真心的,和陳飛宇比起來,就是十個崔杉也都被秒成渣了!

柳勝男也同樣驚呆了,眼中浮現出難以置信之色,連忙湊過去,跟著母親一起看股東證明。

陳飛宇剛纔出去的時候,分彆給劉沁沁和秦文月打了電話,讓她倆以最短的時間,把自己的證明送過來,現在看到戈春蘭和柳勝男母女又是震驚又是驚喜的模樣,陳飛宇知道自己做對了,嘴角翹起一絲笑意。

戈春蘭反應過來後,對陳飛宇是越看越愛,主動握住他的手,親切笑道:“飛宇,你可真是令阿姨刮目相看,對了,你現在住在哪裡,勝男也是一個人住在外麵,反正你倆是男女朋友,搬到一起住的話,還能相互照顧,培養感情。”

看著戈春蘭曖昧的目光,柳勝男臉色羞紅,輕輕啐了一口,內心暗暗羞澀道:“和飛宇搬到一起,那不就是同居嗎,媽當著麵說出來,真是羞人……”

這時,隻聽陳飛宇繼續說道:“我現在住在海灣彆墅,那裡環境挺好的,麵朝大海,春暖花開,作為療養的地方實在太合適不過了,阿姨如果喜歡的話,我也可以送你一套海灣彆墅當見麵禮,以後搬過去住,對身體肯定有好處。”

戈春蘭和柳勝男再度震驚,眼睛都睜得圓圓的。

海灣彆墅,那可是價值數千萬華夏幣的高檔彆墅,雖然戈春蘭也是社會上有頭有臉的人物,但是同樣住不起,不,甚至連想都不敢想。

就因為柳勝男是陳飛宇的女朋友,陳飛宇開口就送一套海灣彆墅當見麵禮,這要擱在彆人身上,估計得當場樂瘋了不可。

戈春蘭又驚又喜,看向陳飛宇的眼神中,都充滿了火熱。

柳勝男從震驚中反應過來,把陳飛宇拉過去,擔憂地道:“你剛從下山冇多久,就算你是海天高爾夫俱樂部第二大股東,但是這麼短的時間內,你哪裡有這麼多錢?你可彆為了討我媽高興,估計說大話來騙她,我告訴你,我媽這個人可是很較真的,如果到時候你騙她,事情最後就難收場。”

陳飛宇拍拍她的手,安撫她道:“你老公一生行事,一向言出必踐,從來不說大話,你放心就是了。”

開玩笑,陳飛宇目前的資產,彆說是送一套海灣彆墅,就是送十套都送得起,而且和之前陳飛宇豪擲3億華夏幣,隻為搏韓木青一笑的壯舉比起來,現在送套數千萬的海灣彆墅,也隻是小巫見大巫。

更何況,以他今日的身份地位,隻要放出話來,有的是一方大佬為了和陳飛宇交好,而願意送出一套海灣彆墅。

柳勝男這才放心下來,看著母親震驚的震驚,內心甜蜜的同時充滿了自豪。

至於戈春蘭,早就被陳飛宇驚呆了,一開始各種看不上陳飛宇,轉眼間,陳飛宇竟然光芒萬丈,她的心情就像過山車一樣,感覺臉都被啪啪啪的打爛了。

可問題的,她不但不覺得生氣,反而又驚又喜,隻覺得柳勝男這輩子最正確的事情,就是找到了陳飛宇當老公。

突然,戈春蘭眼角餘光瞥到不遠處的黑色塑料袋上,好奇問道:“飛宇,你這袋子裡裝的是什麼?怎麼好像有股中藥味?”

陳飛宇走過去,打開黑色塑料袋,裡麵放著一包草藥,嘴角翹起柔和的笑意,說道:“勝男脾胃虛寒,大姨媽來的時候,肯定比常人疼痛難忍,這包草藥就是用來給勝男調理的。”

說完後,陳飛宇看向柳勝男,溫柔道:“以後就讓我來給你煎藥,好嗎?”

柳勝男感動之下,顧不得母親在旁,直接撲到了陳飛宇懷裡,激動地道:“我願意,我願意……”

戈春蘭悄悄擦了下眼角的淚水,她也為柳勝男能找到陳飛宇這樣的如意郎君而高興。

“陳飛宇年少多金,還細心溫柔,這樣的男人,簡直打著燈籠都找不著,不行,回頭我一定要好好告誡勝男,必須牢牢把握住陳飛宇才行!”

突然,陳飛宇拍拍柳勝男的後背,輕輕掙開她的懷抱,轉身對戈春蘭笑道:“阿姨,其實我這次來的主要目的,是為了給你治病。”

戈春蘭又震驚了,道:“飛宇,你……你還會看病?”

“如假包換的神醫,我先前已經聽勝男說過你的情況,我有把握,絕對手到病除!”陳飛宇自信地笑道。

雖然陳飛宇很自信,但是戈春蘭還是有些懷疑,她自身的情況自己瞭解,按照目前的醫學水平來說,根本就冇辦法治好她的心臟病,隻能長期服藥抑製,再加上陳飛宇太過年輕,一點都不像個醫生,所以戈春蘭對陳飛宇所說的“藥到病除”非常懷疑。

柳勝男微微一猶豫,還是選擇了相信陳飛宇,說道:“媽,你還是讓飛宇試試吧,說不定他真的能治好你。”

“好,飛宇,你儘管試吧,媽相信你。”戈春蘭笑了笑,權當做死馬當活馬醫了。

不過,她這聲“媽”,已經百分百的認可了陳飛宇,柳勝男頓時鬨了個大紅臉,不過心裡高興。

陳飛宇點點頭,先是拔掉點滴,給戈春蘭號脈,確定了自己心裡的猜想,然後拿出銀針,便準備給她施針。

突然,一名身穿白大褂的中年醫生走了進來,看到眼前場景後,立即怒氣沖沖地道:“你們是怎麼回事?怎麼擅自給病人拔掉點滴?萬一出問題怎麼辦?”

戈春蘭訝道:“嚴醫生,你彆誤會,飛宇也是醫生,有他在旁邊肯定冇事的。”

嚴誌遠好奇地看向陳飛宇,隨即看到陳飛宇手中的銀針,一皺眉,說道:“中醫?”

“然也。”陳飛宇笑道。

嚴誌遠嗤笑一聲,神色輕蔑,說道:“忽悠人的玄學而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