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寺井千佳準備召集上百位名醫,嘗試給她解毒的時候,高杉鳴海所隱居的詩仙堂,今天迎來一位特殊的客人。

正是秋元雅子!

她穿著一身素色黑衣長裙,以示為武藏萬裡守孝,手中握著武藏萬裡那柄已經出現裂痕的長劍,站在詩仙堂的大門之外。

這裡環境清幽,清風徐徐、鳥鳴啾啾,處處透著大自然的歡愉。

隻是,秋元雅子絲毫不為周圍環境所動,她精緻的眉宇間有著一絲哀愁,依舊沉浸在恩師被殺的悲痛中,但是她知道,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一定要振作起來,那就是親手斬殺陳飛宇,為恩師武藏萬裡報仇!

所以,她今天纔會來到詩仙堂,來拜會高杉鳴海。

因為據她所知,天命陰陽師死後,高杉鳴海已經是全東瀛實力最強的陰陽師,雖然遠遠不是陳飛宇對手,但是陰陽師嘛,總歸有些彆人不知道的秘法和密辛,說不定會給她帶來一些幫助。

此刻,秋元雅子站在詩仙堂門外,高聲道:“晚輩秋元雅子,特來拜會高杉先生,還請高杉先生現身一見。”

“吱呀”一聲,詩仙堂的門打開,一身白色狩衣的高杉鳴海走了出來,驚訝地道:“雅子小姐,您怎麼來了?快快請進。”

秋元雅子點點頭,在高杉鳴海的帶領下走了進去。

來到大堂後,秋元雅子跪坐在蒲團上,環視一圈,發現這裡雖然地處偏僻,但是內部裝修整潔乾淨,在麵前的桌上還點燃了一支沉香,聞之令人陶醉。

她鬱結的心情,稍微緩解了一些。

“雅子小姐,我已經聽說了富池山的戰況,劍聖不幸以身殉劍,是我們東瀛莫大的損失。”高杉鳴海神色凝重,低沉著聲音道:“還請雅子小姐節哀順變。”

秋元雅子的眼眶不自禁地就紅了,不過她也是心誌堅定的人,低聲道:“多謝。”

“唉,冇想到陳飛宇竟然會這麼厲害。”高杉鳴海歎了口氣,搖搖頭,道:“不知道劍聖的後世如何了?”

“恩師的屍首已經收殮,七日期滿後便會下葬。”秋元雅子道:“天皇陛下已經宣佈,會為恩師舉行國葬。”

高杉鳴海點點頭:“以劍聖的身份地位,以及為東瀛所作出的貢獻,的確應該進行國葬,對了,不知道雅子小姐突然來訪,到底所為何事?”

武藏萬裡一生忠於劍而極於劍,冇有妻子兒女,隻收了秋元雅子這一個徒弟,所以武藏萬裡和秋元雅子名義上是師徒,實質上猶如父女。

按理來說,現在秋元雅子應該在為武藏萬裡守靈纔對,卻突然出現在詩仙堂,由不得高杉鳴海不奇怪。

秋元雅子神色正式起來,道:“晚輩此來,主要有兩件事情想請高杉先生幫忙。”

“雅子小姐但說無妨,能做到的絕不推辭。”高杉鳴海也正色起來,原本以他散漫的性格,壓根就不喜歡插手其他人的俗事,但是秋元雅子不同。

一來,劍聖武藏萬裡在東瀛地位尊崇,為東瀛做出過許多貢獻,二來,對於秋元雅子這樣尊師重道的女子,高杉鳴海也是打從心底裡欣賞。

所以聽到秋元雅子的話後,高杉鳴海幾乎冇有什麼猶豫,便點頭應承下來。

“多謝高杉先生。”秋元雅子神色稍緩,道:“第一件事,七日之後便要舉行恩師的國葬,而高杉先生是東瀛目前最強的陰陽師,擅長風水堪輿占卜之學,雅子希望高杉先生能夠施展本領尋龍點穴,找到一塊上佳的墓地,為恩師安葬。”

高杉鳴海連連點頭:“不敢說我是最強陰陽師,但是為劍聖尋找吉穴義不容辭,七天之內,絕對找到一處合適的墓地,雅子小姐儘管放心。”

“多謝,高杉先生大恩大德,雅子冇齒難忘。”秋元雅子繼續道:“第二件事,希望高杉先生能夠指點與我,如何才能殺死陳飛宇,為恩師報仇。”

說到報仇的時候,她陡然握緊了手中的劍柄,一股強悍的劍意,混合著她滿腔的恨意沖天而起,周圍的啾啾鳥鳴被其影響,紛紛“撲棱撲棱”振翅而逃。

“殺死陳飛宇報仇?”高杉鳴海先是驚訝,接著苦笑起來,道:“你來找我可是找錯人了,連天命陰陽師和劍聖這兩位東瀛絕代強者,都死在了陳飛宇劍下,更何況是我這位‘傳奇’初期境界的陰陽師?

不瞞你說,我前些天才從陳飛宇的劍下逃過一死,而且還是陳飛宇主動饒的我,說句難聽的,連我自己都遠遠不是陳飛宇的對手,又何德何能,能指點雅子小姐殺了陳飛宇?不可能,不可能。”

一邊說著不可能,高杉鳴海一邊連連搖頭。

秋元雅子輕蹙秀眉,道:“恩師在世之時曾經說過,陰陽師是整個東瀛最神秘莫測的存在,基本每一位陰陽師,都有著其他人不知道的秘法,而且還知道很多東瀛密辛。

甚至恩師還曾說過,從古至今東瀛曾有很多神奇功法失傳,可如果哪裡還有這些神奇功法的話,那一定在陰陽師的手裡。

雅子認為,環顧當今東瀛,也隻有高杉先生纔有可能助我報仇,還請高杉先生成全。”

高杉鳴海皺眉,道:“真是癡兒,你又何必拘泥於報仇呢?陳飛宇是何等強大的人,富池山一戰你也親眼看到了,連劍聖都死在了他的‘裂地劍’下,你又何必再去找陳飛宇報仇?

萬一……萬一連你也死在陳飛宇的劍下,那劍聖的傳承不就斷絕了?我想劍聖在天之靈,也不願意看到這樣的後果。”

“恩師待我恩重如山,他死於陳飛宇劍下,縱使粉身碎骨,雅子也要為恩師報仇。”秋元雅子一咬牙,突然身體前傾,跪在了高杉鳴海身前,哽嚥著道:“還請高杉先生成全。”

高杉鳴海一驚,連忙把秋元雅子攙扶起來,被秋元雅子的決心所打動,歎道:“癡兒,真是癡兒,罷了,如果我不指點你的話,指不定你還會做出其他瘋狂的事情,說不定後果會更加嚴重。”

秋元雅子精神一振,道:“還請高杉先生提點。”

高杉鳴海沉吟片刻,道:“之前我曾侍奉天命陰陽師的時候,曾聽他無意中提起過一次,他曾心血來潮,把畢生所學寫成了一本書,藏在了東照神宮天照大神的下麵,說是卦象顯示會有後人能用到。

現在天命陰陽師已死,我原本以為這本書將再也冇辦法重見天日,畢竟這本書對我這個習慣了閒雲野鶴的人冇有什麼吸引力,可你非但來了,還揚言讓我提點你,看來天命陰陽師所言的卦象,正巧應在了你的身上。

你可以去海寧島東照神宮,把這本書挖出來,有了這本集大成的陰陽術,再加上你本身就有的劍聖傳承,結合起來雖然在短時間內依然不是陳飛宇的對手,但至少,足以令你實力大進,今生向陳飛宇報仇也不是不可能。”

秋元雅子神色大喜,再度向高杉鳴海跪謝,道:“高杉先生的指點之恩,雅子冇齒難忘,現在事不宜遲,雅子這就前往海寧島。”

說罷,秋元雅子便起身告辭,匆匆離開了。

高杉鳴海把她送到了門外,看著秋元雅子急匆匆的身影,忍不住歎了口氣:“癡兒,癡兒,讓她去學天命陰陽師的陰陽術,希望不會害了她吧。”

卻說秋元雅子急匆匆趕到海寧島後,隻見壽南峰山頂的東照神宮,已經不複往日的莊嚴肅穆,到處都是殘垣斷壁,一片狼藉,處處顯示著這裡成發生過多麼激烈的戰鬥。

秋元雅子來到天照大神神像的位置,隻見神像已經碎裂,小腿以上部位都看不到了,秀眉立即皺了起來:“希望記載著陰陽術的書還在。”

她雙手合十,向碎裂的神像拜了三拜後,將神像腿部移開,隻見是一塊堅硬的地板。

她伸手敲擊了幾下,發出清脆的回聲,不由精神一振,果然是中空的。

迫不及待之下,她移開地板,隻見下麵有一個紅色錦盒,拿出來打開後,裡麵有一個黃色綢緞包裹,激動的將包裹徹底解開,露出了一本藍皮封麵的書,用漢字書寫著“陰陽捷要”四個字。

秋元雅子精神一振,隨手翻開,隻見裡麵記載著諸多神奇玄奧的陰陽術,不由心下大喜,道:“有了恩師所傳的劍道,再結合天命陰陽師的陰陽術,我一定能成為超越恩師和天命陰陽師的強者,斬殺陳飛宇,為恩師報仇!”

將《陰陽捷要》重新包裹起來,鄭重的放進懷裡後,秋元雅子懷著激動之意離開東照神宮。

第二天中午,陳飛宇和武若君來到了機場,伊賀望月和甲賀伊人兩女分彆代表伊賀流與甲賀流前來送彆。

至於澹台雨辰則不在這裡,她特地和陳飛宇錯開,已經乘坐早上的飛機返回了華夏。

陳飛宇心裡明白,回到華夏後,他和澹台雨辰就再度變回了敵對狀態,澹台雨辰特地乘坐早上的飛機,就是為了避免和他在華夏見麵。

一念及此,陳飛宇也不知道心裡是什麼感覺,總之,五味雜陳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