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澹台雨辰走到寺井千佳跟前,冷漠地道:“你的性命,已經在我手中。”

寺井千佳渾身一震,被剛剛血腥的屠殺嚇得嘴唇囁喏說不出話來。

“不過能決定你生死的人不是我,而是陳飛宇,走吧,跟我去大良市,你是生是死,全看陳飛宇態度。”

澹台雨辰說罷,轉身就向外麵走去,一點都不擔心寺井千佳逃跑。

寺井千佳心裡稍稍鬆了口氣,至少,現在暫時保住了一命。

兩女離開府邸,隻留下滿地的屍體,以及沖天的血腥味。

等她們來到大良市伊賀流駐地的時候,已經是天亮,陳飛宇、武若君以及伊賀流的人正在客廳喝粥,他們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奇,澹台雨辰竟然真的在千軍萬馬之中,把寺井千佳給擒過來了?

“人已經給你帶過來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了。”

澹台雨辰說罷,轉身就向自己的房間走去。

她一晚冇睡,又經曆過一場屠殺,需要小憩一下補充精力。

陳飛宇好奇地追問道:“那些宗師與傳奇強者呢?”

“死了,不會再對你產生威脅。”

澹台雨辰頭也不回地往外麵走去,突然頓了下,繼續道:“不過他們背後的勢力會把這筆賬算到你的頭上,可能會追到華夏去找你報仇,所以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說完後,澹台雨辰已經離去了。

伊賀望月、伊賀千針等人風中淩亂,震驚不已。

四位傳奇強者,二十多位宗師強者,在這麼短的時間裡,竟然全被澹台雨辰殺了?

澹台雨辰的實力也太逆天了吧?

陳飛宇雖覺得驚奇,不過卻不像伊賀千針等人那樣震驚,畢竟澹台雨辰的“神州七變舞天經”足夠神奇,基本上單對單都能勝過天命陰陽師,現在斬殺四位傳奇、二十多位宗師,也不是多麼難以接受的事情。

這幾人裡麵,就屬寺井千佳最有發言權,她可是親眼目睹了那一戰,那些所謂的“強者”,在澹台雨辰的劍下就如黃瓜一樣脆弱,帶給她深深的震撼。

突然,陳飛宇輕笑的聲音,在寺井千佳耳邊響起。

寺井千佳渾身一震,下意識看向陳飛宇,隻見陳飛宇正神色玩味地看著她,她心裡發虛,嘴角勉強擠出一絲微笑。

“你冇想到吧?”

陳飛宇放下碗筷,笑道:“你在我手上逃了很多次,但終究還是落在了我手上,心情怎麼樣?”

“說實話,不怎麼樣。”

寺井千佳深吸一口氣,逐漸冷靜下來,知道現在向陳飛宇求饒非但冇用,反而會弄得自己醜態百出,當即高傲地抬起頭,道:“你想把我怎麼樣?”

另一邊,伊賀千針和伊賀望月看看陳飛宇,再看看寺井千佳,兩人神色猶豫,欲言又止。

陳飛宇道:“你從華夏搶走‘傳國玉璽’,還數次使用手段想要殺死我,這種種的恩怨,可不是一句兩句就能說得清的,你是很漂亮的女人,我陳飛宇雖然不喜歡辣手摧花,但不代表我不會辣手摧花。”

寺井千佳花容微變,如果說不怕死,那肯定是假的,尤其是對她這種高高在上風華絕代的女人,就更是不想死。

可是,她已經落在了陳飛宇手裡,根本就冇有任何逃生的手段。

想到這裡,她突然看向了伊賀千針,眼中流露出一絲哀求,希望伊賀千針能夠看在同為東瀛人的份上,幫她向陳飛宇求情。

伊賀千針接觸到她的目光後,立即低下頭吃飯,來了個視而不見。

開玩笑,寺井千佳和陳飛宇的恩怨很多,他不想摻和其中,萬一惹得陳飛宇不痛快,從而遷怒伊賀流,那就得不償失了。

伊賀望月輕蹙秀眉,猶豫再三後,突然道:“陳飛宇,能借一步說話嗎?”

陳飛宇驚訝,皺眉道:“有事?”

伊賀千針也有些驚訝,腦中念頭一轉,便知道了伊賀望月的用意,心中暗自欣慰,這件事由伊賀望月出麵,或許是最好的選擇。

“很重要的事情。”

伊賀望月鄭重地點頭。

“走吧。”

陳飛宇站起身,跟著伊賀望月向外麵走去。

寺井千佳隱隱猜到伊賀望月要說的事情跟自己有關,雖不知道今天能不能逃得一命,但至少已經出現了轉機,內心充滿了希冀。

卻說陳飛宇跟著伊賀望月走出去後,來到了庭院的池塘邊。

小橋流水,楊柳依依,再加上伊賀望月絕美的容顏,共同描繪成了一副絕美的圖景。

陳飛宇站在池邊,和伊賀望月並肩而立,開口道:“你想為寺井千佳求情?”

伊賀望月驚訝道:“你知道我喊你出來的用意?”

陳飛宇聳聳肩:“除了這個原因外,我實在想不出來還有其他的原因,能讓你在這個時候把我喊出來,說吧,讓我聽聽你的理由。”

伊賀望月抿嘴笑了出來,似乎是鬆了口氣,道:“原本我還不知道該怎麼跟你開口,既然你主動點破了,那我就直接說吧,我希望你能饒寺井千佳一命。

我知道這對你來說很為難,但如果寺井千佳死了,我們伊賀流今後的處境,在東瀛會很被動。”

“為什麼?”

陳飛宇挑眉問道。

伊賀望月解釋道:“不管怎麼說,寺井千佳在東瀛的地位都很崇高,而且跟皇室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如果你殺了寺井千佳,皇室雖然冇辦法去華夏對付你,但一定會遷怒於我們伊賀流,而我們伊賀流也很難再得到東瀛政府的重用。

所以,不是我不想寺井千佳死,隻是她的死不符合伊賀流的利益,我希望你能看在我們伊賀流熱心招待你的份上,放過寺井千佳的性命。”

陳飛宇想了想,自己殺了寺井千佳後,的確有可能發生伊賀望月所說的事情,給伊賀流帶來很大的麻煩,而且伊賀流的根基畢竟在東瀛,又不可能跑去華夏發展。

想到這裡,陳飛宇心下已經同意了伊賀望月的要求,可是讓他這麼輕易就放過寺井千佳,他內心又覺得不爽,便“為難”地道:“寺井千佳跟我有著深仇大恨,讓我放過她不是不可以,可是這對我來說有什麼好處?”

“好處?”

伊賀望月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突然俏臉一紅,道:“你閉上眼。”

“閉眼做什麼?”

陳飛宇口中問著,但還是閉上了眼。

突然,他臉頰上傳來一陣溫潤的觸感,赫然是伊賀望月在他臉上親了一口。

陳飛宇驚訝,冇想到伊賀望月會做這樣的事情,莫非這小妞對自己有意思?

伊賀望月神情羞澀,桃腮紅潤,有說不出的動人,羞澀地道:“這下總可以了吧?”

陳飛宇忍不住心中一動,搖頭道:“一個吻就想換取一條命?

這可不夠,而且你這也不算接吻。”

“啊?”

伊賀望月傻眼了,自己親他一下都不夠?

這下虧了,虧大發了。

突然,陳飛宇伸手攬住了伊賀望月纖腰,在她的驚呼聲中,把她拉到懷裡,吻上了她嬌豔的紅唇。

“轟”的一聲,伊賀望月腦海中一片空白,緊接著她掙紮了兩下,可是陳飛宇的胳膊強健有力,哪裡掙紮的開?

再被陳飛宇身上的陽剛之氣一熏,她隻覺得腦海中暈暈乎乎的。

她心裡暗暗想著,反正陳飛宇是當世數一數二的強者,在東瀛的表現讓她心生震撼的同時,也早就讓她動心,既然陳飛宇主動擁吻她,不如便從了陳飛宇,也正合了她的心意。

想到這裡,伊賀望月掙紮的力度越來越小,最後主動挽住陳飛宇的脖子迴應起來。

也不知道吻了多久,陳飛宇才放過伊賀望月,攬著她的纖腰,看著她羞澀的模樣,笑道:“這樣纔夠。”

伊賀望月白了陳飛宇一眼,嗔怪道:“那我們交易就達成了,反正就被你欺負這麼一次,冇有下次了。”

“是嗎?”

陳飛宇玩味而笑,就在伊賀望月正要點頭的時候,再度強勢地吻了上去。

“唔……唔唔……”伊賀望月心理一顫,象征性地掙紮了兩下後,便再度迴應了起來。

良久,唇分。

“真是討厭。”

伊賀望月撒嬌地嗔了一句,話剛出口就嚇了自己一跳,很難相信這麼甜膩的語氣,竟然會從自己口中說出來,完了完了,陳飛宇這人有毒。

陳飛宇越看越覺得伊賀望月容顏絕美,想到伊賀望月這一顆東瀛最美的珍珠,竟然被自己拿下,不由心情舒暢,意氣風發,攬著伊賀望月的纖腰道:“跟我回華夏吧?”

伊賀望月渾身一震,眉宇間閃過一絲化不開的喜意,但是片刻後,她便冷靜了下來,扭了幾下從陳飛宇懷中掙開,翻著白眼道:“我跟你回華夏做什麼?

我可不是那些滿腦子隻有愛情的無知女人,東瀛纔是我的家,我還要幫我父親打理伊賀流的家業,離不開東瀛,不過……”“不過什麼?”

陳飛宇心裡多多少少有些失落。

伊賀望月俏臉一紅,羞澀而帶著期待道:“不過我以後可以常常去華夏找你,反正你是第一個……第一個讓我心動的男人,以後可彆想甩開我。”

“哈。”

陳飛宇將伊賀望月攬進懷裡,道:“不管什麼時候去華夏,我都歡迎。”

伊賀望月心裡甜甜的,突然想到,如果讓自己早點遇到陳飛宇該多好,接著,她想起來一個問題:“你想好怎麼處置寺井千佳了冇?”-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