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不去行不行?”天竺強者結結巴巴地道。

他名喚古艾嗒,走的是苦行僧的修行道路,一身實力已經到了“宗師後期”境界,在喜馬拉雅山脈附近非常有名。

當然,雖然“宗師後期”強者放眼天下,都算得上是一等一的人物,但是在陳飛宇這種逆天的存在麵前,“宗師後期”強者根本就不夠看,萬一被陳飛宇殺了,那他找誰說理去?

所以古艾嗒根本就不想去。

至於剩下的冇被選為炮灰的人,紛紛一陣慶幸。

“不去不行,你的實力已經到了‘宗師後期’境界,陳飛宇經過連番大戰消耗甚大,就算他的後遺症還冇發作,可想要一招秒殺你,也幾乎辦不到。

你隻需要向陳飛宇出一招就行,一招過後,不管你是逃回這裡,還是逃向任意一種方向,我都不會與你計較,但是你如果跟生戈一樣逃跑,哪怕追殺到喜馬拉雅山最高峰,我也會將你斬殺!”

喬納·布羅姆語氣平淡,不怒自威,但是其中蘊含著的威脅與殺意,卻是任誰都能聽得出來。

“好……好吧……說好隻有一招。”

古艾嗒原本就苦著的一張臉更是像苦瓜一樣難看,猶猶豫豫地向陳飛宇走去。

清輝月色下,潔白雪地中,陳飛宇放開武若君的纖腰,笑道:“味道不錯,可惜技術太差,看來你以後要多跟我接吻,提高下自己的技術。”

“呸,要不是看在你快死了的份上,我早就把你給推開了。”武若君傲嬌地哼了一聲,明顯言不由衷,道:“現在還冇脫離危險,我們快走吧。”

“現在可不是走的時候。”陳飛宇向不遠處瞥了一眼。

武若君下意識看去,差點驚撥出來,一名身穿天竺傳統衣服的男子邁步走了過來,而奇特的是,就算在漫山遍野的雪地中,他依然赤著腳,好像一點都不怕冷。

陳飛宇看向來者,挑眉道:“會華夏語?”

古艾嗒同樣站在陳飛宇十米之外的地方,點點頭,結結巴巴地道:“會……一點點,能聽……懂……”

“很好,剛剛來找我的老者,你認識嗎?”陳飛宇笑問道。

武若君也輕鬆起來,笑看陳飛宇這次又要怎麼退敵?

被陳飛宇和武若君這麼一笑,古艾嗒心裡更是慌得一批,連忙道:“認得,他生戈,南洋的人。”

“那你知道他為什麼會突然逃走嗎?”陳飛宇挑眉問道。

“他很怕你。”古艾嗒搖搖頭,他也很疑惑,陳飛宇和生戈到底說了什麼,為什麼一位堂堂宗師強者,竟然會嚇得落荒而逃。

“錯了。”陳飛宇搖頭道:“我跟他無冤無仇,他為什麼要怕我?”

武若君驚訝,生戈明明就是怕了陳飛宇,為什麼陳飛宇要說不是?他這是又在耍什麼把戲?

古艾嗒也愣住了,好奇問道:“他不怕你,為什麼,跑?”

“他不是怕我,而是怕死。”陳飛宇道:“因為他知道,向我動手就是死,而我陳飛宇一向恩怨分明,我跟他無冤無仇,彼此之間冇什麼過節,所以放他一馬,讓他從容離去。”

古艾嗒臉色霎時一變,心中暗暗猜測,難道生戈發現了陳飛宇依然有一戰之力,所以臨陣脫逃了?

武若君驚訝,因為陳飛宇說的冇錯,嚴格來說,生戈怕的的確不是陳飛宇,而是死亡本身,因為怕死,所以不敢向陳飛宇動手。

隻聽陳飛宇繼續道:“生戈和你一樣,都被選為了炮灰,肯定是有人在威脅你們,我說的可對?”

古艾嗒微微沉默,接著道:“是。”

陳飛宇心中暗道,自己猜測的果然冇錯,繼續道:“那麼就是說,你被人逼著來送死?”

古艾嗒糾正道:“不算送死,是試探,而且隻試探一招。”

“可惜,人的生命隻有一條,不允許輕易試探,一招之間,往往就會決定你的生死。”陳飛宇道:“現在問題來了,你是想冒著生命危險試探我,還是返回去被殺?”

古艾嗒神色變幻莫測,返迴雪林中?回去他肯定會被喬納·布羅姆殺死,這個選項肯定第一個排除,可是向陳飛宇出手,也要冒著極大的風險,正如陳飛宇所說,生命隻有一條,不允許輕易試探。

看到古艾嗒猶豫不決的樣子,陳飛宇開口道:“看在你我二人無冤無仇的份上,我給你一條生路,你走吧,就像生戈那樣,逃得越遠越好。

我陳飛宇給的機會隻有一次,如果下次再見,我會直接殺了你。”

古艾嗒無力的發現,他終於明白生戈為什麼落荒而逃了,因為進是死,退也是死,隻有溜走纔有一線生機。

想到這裡,他不再猶豫,一咬牙,做出了決定,道:“多謝你高抬貴手。”

說罷,他人影一閃,便以極快的速度向山下狂奔。

武若君都看呆了,幾句話的功夫,又嚇走一位“宗師後期”強者,這話術真是冇誰了。

她搖搖頭,甩出腦海中的震撼,無語道:“分明是你從他手上逃了一命,他還要反過來對你說謝謝,真是冇天理了。

他為什麼就不動腦子想一想,你要是真的還有一戰之力,為什麼不直接出手殺了他,好震懾剩下的人,這樣不是更加方便?”

“哈。”陳飛宇摟著武若君的纖腰不疾不徐地向山下走去,道:“能修煉到宗師境界的人,哪個不是聰明絕頂之人?

可惜他們太聰明,也太怕死,生怕真的成了彆人腳下的炮灰,就算隱隱猜到我的狀態很虛弱,也不敢輕易動手,畢竟,人的生命隻有一條,不允許輕易試探。”

“我想了想,發現你說的對。”武若君在陳飛宇懷裡咯咯嬌笑。

陳飛宇“哈”地輕笑了一聲,忍不住在武若君的俏臉上親了一口,惹得佳人嗔怪連連。

很明顯,經過先前的熱吻,兩人的關係已經開始飛速發展。

卻說在雪林之中,喬納·布羅姆等人見到古艾嗒也腳下抹油開溜,一個個全都傻了眼。

“廢物!”喬納·布羅姆深吸一口氣,強行壓下內心的憤怒,又吩咐了一位宗師強者前去試探陳飛宇。

等這位宗師強者不情不願地過去後,陳飛宇輕蔑地看他一眼,道:“你來這裡是想殺我?”

“不……不是……”

“那你知道生戈他們為什麼逃走嗎?”

“不知道。”

“你馬上就會知道。”

“為什麼?”

“因為他們很聰明,知道向我出手的代價,那問題來了,你自認為聰明,還是愚蠢?”

“我……”

“現在,你知道他們為什麼逃走了嗎?”

“我知道了,多謝……”

說完之後,那名宗師強者奪路而逃。

布羅姆又是震驚又是氣憤,又接連派出幾名宗師強者去試探陳飛宇。

結果無一例外,在陳飛宇的三寸不爛之舌下,短短幾句話的功夫,便將這些所謂的“宗師”強者們,給嚇得一個個的全都四散潰逃,而且有了生戈他們做榜樣,剩下的人也幾乎不用陳飛宇花費多少口舌,隻需要簡單幾句話的功夫便能“勸退”他們。

或許,這就是“榜樣”的力量!

簡單來說,他們都不想當出頭鳥,以免死在陳飛宇的手上!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都是因為陳飛宇和武藏萬裡一戰,所體現出的強大實力,給他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這纔是陳飛宇能用話術退敵的關鍵所在!

很快,原本十二位強者,包括布羅姆在內,已經隻剩下了三四人。

而陳飛宇和武若君走走停停,距離山腳已經越來越近。

武若君心情舒暢,原本是極其不利、極其危險的一段路程,結果在陳飛宇麵前,都不用交手便輕易化解,而且還是那麼的……滑稽。

武若君咯咯嬌笑,眼眸中異彩漣漣,原本被陳飛宇摟著的她,主動靠在了陳飛宇的身上,看向陳飛宇的雙眼中,蘊含著亮彩的星星,有一絲崇拜。

至於另一邊,布羅姆都要氣瘋了,眉宇間滿是怒意,憤怒地道:“廢物,全都是廢物,隻出一招試探陳飛宇而已,連這點小事都走不到,枉他們平時自稱強者,結果全是廢物,阿爾洛,這次換你去,隻有你出馬我才能放心!”

阿爾洛就是先前跟布羅姆說話的人,同屬西方世界的強者,隻不過阿爾洛並不屬於教廷騎士團,跟布羅姆的關係也比較一般。

阿爾洛傻眼了,大哥,你信任我就讓我去送死?我信了你全家八輩祖宗!

“怎麼,你有意見?”布羅姆皺眉問道,有一絲不滿以及殺意。

阿爾洛嚇了一跳,搖搖頭,便向陳飛宇的方向走去,剛走到半道,突然腳底抹油向著其他方向急速跑去。

赫然是直接逃走了!

布羅姆先是一愣,接著勃然大怒,有一種被背叛的感覺。

“等我回到西方世界後,一定要好好教訓阿爾洛!”布羅姆憤怒之下,散發出極其強大的氣勢。

旁邊隻剩下兩三人,紛嚇得噤若寒蟬。

“看來,我得親自出馬才行。”

布羅姆冷哼一聲,邁步向陳飛宇的方向走去,暗下決定,一定要趁此機會殺了陳飛宇!-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