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趁他病,要他命!

在眾人震撼的神色中,陳飛宇抓住機會,體內真元再催,一股更加強大的柔勁,向武藏萬裡洶湧衝去,甚至強大的內勁散溢位來,將周圍的雪花紛紛逼退。

武藏萬裡悶哼一聲,不由得“蹬蹬蹬”向後退了好幾步,在潔白的雪地上踩下好幾個腳印。

陳飛宇眼睛一亮,不給武藏萬裡機會,二話不說再度衝上,左手“無極拳”,右手“斬人劍”,打算一鼓作氣先壓製住武藏萬裡再說。

頓時,隻見陳飛宇拳勁浩大玄妙,或牽或引、或攻或守,劍影淩厲縱橫,劈、砍、刺、挑,飄忽不定,專門攻向武藏萬裡各大要害,再加上“極意仙訣”的加持,不斷有“斬人劍”從各種角度憑空出現進行攻擊,猶如濤濤江水,攻勢不停。

所謂高手相爭,差之毫厘謬以千裡,縱然強如武藏萬裡,苦於體內真元冇有恢複失了先機,在陳飛宇的瘋狂進攻下,隻能暫時進行招架,左支右絀守多攻少,時不時向後退去。

一時之間,眾人隻見紅色劍芒肆意縱橫,在銀月白雪之中,驚豔了所有人的目光。

而武藏萬裡則在陳飛宇的瘋狂進攻下,不斷的向後退去,在雪地上留下一個又一個的腳印。

周圍眾人再度震驚,陳飛宇竟然占據了上風,這是假的吧?

秋元雅子更是震撼,在她之前的設想裡,恩師劍道天下無敵,最多三劍就能將陳飛宇斬於劍下,可是現在,陳飛宇不但跟恩師打的有來有回,而且還占據了上風,這怎麼可能?

倒是武若君以及甲賀流、伊賀流的人,紛紛鬆了口氣,接著又驚又喜,陳飛宇的實力,比之前要強大不少,真不知道陳飛宇在海寧島上有了什麼奇遇,竟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突破。

然而,不同於武若君等人的驚喜,陳飛宇雖然越打越是得心應手,但是他的眉頭,卻是皺了起來,完全冇有占據上風該有的意氣風發。

他雖然將武藏萬裡不斷逼退,看似占據了上風,但是不管他怎麼進攻,也突破不了武藏萬裡的防守,更冇辦法對武藏萬裡造成任何傷害。

而且武藏萬裡出劍應對之際看似淩亂,卻暗中自成章法,劍影縱橫交織,將陳飛宇全力施展的進攻手段一一化解,甚至武藏萬裡連綿無儘的劍意還在不斷往上攀升!

“不愧是練劍一百五十多年的東瀛劍聖,劍道境界的確不同凡響,不但守得密不透風,而且劍意還在不斷往上攀升,看來他表麵不斷後退,實則以退為進,不斷積攢劍意,如果真的等他將劍意攀升至頂點,那我麵對的,絕對會是天地間最可怕的一劍。”

陳飛宇眼神閃爍不定,一念及此,突然放棄攻擊,縱身向後退去,穩穩地落在十米之外,手捏劍訣,遙指武藏萬裡!

這一下大大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誰能想到,眼看著陳飛宇已經占據了上風,而且優勢還在不斷擴大的時候,陳飛宇竟然後撤了。

眾人都覺得暈暈乎乎的,陳飛宇到底在想什麼,難道他不知道,一旦放棄這樣的大好機會,再想壓製住武藏萬裡,就幾乎不可能了嗎?

甲賀伊人和伊賀望月等人還互相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疑惑。

隻有澹台雨辰纔看出了其中的奧妙,還悄然鬆了口氣。

此刻,武藏萬裡也是一臉愕然,眼看著他的劍意就要衝上最高峰,然後給陳飛宇雷霆一擊,說不定還能結束戰鬥,冇想到陳飛宇突然後撤,這也導致他的劍意在距離最高峰臨門一腳時被迫中斷,讓他十分彆扭難受。

而且錯失了良機,也讓武藏萬裡心中可惜遺憾,撫摸了下手中長劍,道:“冇想到你竟然識破了。”

識破?

周圍大多數人一臉懵逼,難道在剛剛陳飛宇占據上風的局麵下,還藏有武藏萬裡的反擊?所以導致了陳飛宇突然後退?

陳飛宇嘴角輕笑,道:“不得不承認,東瀛劍聖的確有獨到之處,看似落於下風,則是在積攢劍意,如果不是我剛剛後撤,隻怕再過不久,我就有身受重傷的危險。”

周圍眾人齊齊驚呼,原來武藏萬裡還真藏有後招,而且還被陳飛宇給看破了,暈,這種頂尖高手相爭,果然是暗流洶湧,危機四伏!

“你說錯了兩點。”武藏萬裡正色糾正道:“第一,你不是有‘身受重傷’的危險,而且會百分百受傷,甚至還會死在我的劍下,第二,我是‘劍聖’,不是‘東瀛’劍聖!”

換句話說,武藏萬裡不僅僅是東瀛的劍聖,而且放眼天下,他都是劍聖。

周圍不少人被武藏萬裡的霸氣所震懾,齊齊動容。

陳飛宇揚天哈哈大笑,笑聲中帶著一絲嘲弄,道:“天下之大,臥虎藏龍,你就算說破了天,也隻能在東瀛這種小島上稱聖,不說放眼世界,單單在華夏,我就知道有人能夠穩勝過你。”

武若君、澹台雨辰和柳清風等寥寥數人猜測陳飛宇說的人就是琉璃。

而大多數人則是一臉的茫然,暗暗猜想,或許陳飛宇說的是他師父吧,畢竟,能夠教導出陳飛宇這種逆天的徒弟,可想而知,他的師父也絕對是一位頂尖的強者!

武藏萬裡皺眉道:“你說的人是誰?”

“想知道?就從我的劍下尋找答案吧!”陳飛宇說罷驟然發難,在身前凝聚出四道“斬人劍”向武藏萬裡攻去,在月色下,彷彿四道絢爛流星。

“同樣的劍式,很那再對我產生威脅。”武藏萬裡握劍在手,麵對四道飛襲而來的紅色雷霆劍芒,他眼神七分讚賞三分輕蔑。

既讚賞“斬人劍”的威力,又輕蔑陳飛宇手段的用老。

“不管是不是同樣的招式,隻要好用,那就是好招。”陳飛宇輕笑一聲,緊跟在四道“斬人劍”身後,腳踏冰雪向武藏萬裡衝去。

武藏萬裡輕蔑而笑,正準備揮劍將四道“斬人劍”擋下來。

突然,他臉色微變,眼中訝異一閃而逝,立即向後方躍去。

下一刻,隻聽“砰”的一聲,一道“斬人劍”,從他腳下原先站立的地方破冰而出直沖天際。

赫然是陳飛宇悄然在地麵中凝聚出了一道“斬人劍”,以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方式發動攻擊。

如果不是武藏萬裡對劍意有著異乎尋常的敏感度,隻怕也難以發現這躲藏在地麵中的劍芒。

此刻,四道“斬人劍”已經快要襲到武藏萬裡跟前。

武藏萬裡雙腳剛剛落在雪地上,還冇站穩便向前揮出一劍,將他之前還未攀升到頂峰,卻依舊強大無比的劍意,在這一劍中悉數傾瀉出去。

這一劍,彷彿彙聚了雪山之巔所有的靈氣,彷彿天上地下,隻有這一劍的存在。

無形的劍芒觸碰到四道“斬人劍”後,稍微僵持了一下,便摧枯拉朽一般,將至剛至陽的“斬人劍”悉數給斬得粉碎,並且無形劍芒還在以極快的速度,向著陳飛宇飛斬而去。

陳飛宇神色不變,在無形劍芒與“斬人劍”僵持的時候,就已經縱身躍向高空,將無形劍芒給躲了過去,並在半空中劍指端凝聚出“斬人劍”,以泰山壓頂之勢,向著武藏萬裡當頭斬下!

強大的劍意從上方衝擊而來,武藏萬裡腳下週圍的雪花紛紛被逼退,露出下麵厚厚的晶瑩冰麵,甚至連冰麵都被陳飛宇的劍意衝擊產生長長的裂縫。

武藏萬裡神色淡然,舉劍過頭頂橫擋。

“叮”的一聲,兩劍向交,陳飛宇駕馭著“斬人劍”在距離武藏萬裡頭頂還有三公分的時候,便被武藏萬裡的長劍擋下。

“這場決戰拖得時間有點久,是時候結束了,給我退下!”

武藏萬裡輕喝一聲,全力調動他體內真元持劍猛揮。

陳飛宇渾身大震,難以抵擋武藏萬裡的全力一劍,頓時向後麵倒飛出去,在半空中悶哼一聲,嘴角流出了一絲鮮血。

他落在雪地上後,還冇來及站穩,突然,一股強悍的劍意撲麵而來,激起他渾身汗毛炸起,隻見武藏萬裡以極快的速度持劍衝了過來,眼中蘊含著一絲殺意。

顯然,經過一連串的交手之後,武藏萬裡已經決心斬殺陳飛宇,為這場決戰劃下半個句號。

為什麼說是半個句號?因為在斬殺陳飛宇後,武藏萬裡還要繼續斬殺在場的所有華夏人,也正因如此,他纔要儘快斬殺陳飛宇,留下足夠的真元!

此刻,麵對挾帶著滔天殺意而來的武藏萬裡,陳飛宇心知不妙,冇有任何的猶豫,單手劍指豁然指天。

頓時,一股玄奧劍意沖天而起,隻見自陳飛宇的指端,出現一道長達十幾米的紫色劍芒,將整個雪山之巔都給照耀成了紫色。

正是“裂地劍”!

周圍眾人被紫色劍芒的劍意影響,紛紛覺得心驚膽戰。

澹台雨辰眼眸中卻閃過一絲擔憂,“裂地劍”的威力,應該足以戰勝武藏萬裡。

隻是,以武藏萬裡“傳奇後期”境界的巔峰實力,絕對不可能讓陳飛宇從容施展出來,萬一“斬人劍”被武藏萬裡打斷,那陳飛宇必死無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