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溪終於紅著臉把衣服穿好,她從床上下來,擔憂地檢查念曦有冇有摔傷。

確定她冇受傷之後,才鬆了口氣說道,“過來吧,咱們一起睡。”

念曦水汪汪的眼睛盯著顧溪,委屈地問她,“媽媽,爸爸是不是打你啦?”

顧溪一愣,“冇有啊,怎麼這麼問?”

“我在外麵聽見了,媽媽在哭。”她其實在打雷之前就做噩夢醒了,跑過來找兩人。

但是聽到裡麵的聲音,她又不敢進去,直到打雷她才嚇得推開門。

這話一出,顧溪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她又瞄了眼蘇謹庭,他也有幾分窘迫,嘴角還強忍著笑意。

顧溪氣的掐了他一把。

蘇謹庭疼的吸了口涼氣,故作痛苦地模樣痛呼了一聲,“寶貝,你看見了,分明是你媽媽在打爸爸,你是不是冇睡醒,聽錯了?”

念曦眨巴著眼睛,狐疑地看了看兩人,又注意到蘇謹庭胸前的傷痕,也相信了他的話。

以為自己真的聽錯了,還替他求情。

“媽媽,不要打爸爸,爸爸知道錯了。”

顧溪也看到了他身上的傷,之前關著燈,她一直冇主注意,此刻開著燈,她真真切切地看見了。

透過他敞開的領口,她看到這些都是新傷,有些傷是淤青,而有些是傷口,已經結痂,從疤痕的厚度來看,傷口還不淺。

這隻是胸口露出來的,還有浴袍遮住的地方又是怎樣清新?

難以想象他在擎都經曆了什麼。

“謹庭你......”

她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連帶著聲音都哽嚥了起來。

蘇謹庭把念曦放在地上,將身上的浴袍攏了攏,笑道,“彆擔心,已經冇什麼大礙了,以前也經常受傷,這些都是家常便飯。我有特製的藥,不會留疤。”

顧溪卻說不出話來,她眼淚滑了下來,過了好一會兒,纔開口,“是不是戰池?”

蘇謹庭嘴角的笑凝滯了片刻,很快又恢複了正常,他摟著顧溪的肩往床走,“彆胡思亂想,和他沒關係,快去睡覺吧,明天還得送念曦上學呢。”

想想穆戰池被他折磨的那三年,身上的傷是他的十倍不止。

這件事他一直不敢讓顧溪知道。

若她因他身上的傷跑去質問穆戰池,那他做的事說不好就瞞不住了。

“真的和他沒關係嗎?”

“自然是真的,我騙你做什麼。”蘇謹庭將她摁在床上,又將念曦抱起來放她旁邊,“睡覺,很晚了。”

說完,他啪的一聲關掉了燈。

他身上的傷讓卻讓念曦睡不著了,始終認為他身上的是顧溪打的。

小丫頭抱著顧溪的脖子,哭著叫媽媽以後不要打爸爸了。

顧溪摸了摸她的腦袋,心中五味雜陳,啞著嗓子道,“好,媽媽以後不打爸爸了。”

“爸爸要聽話,捱打疼。”

蘇謹庭無奈地笑道,“知道了,爸爸以後聽媽媽的話。”

兩人輪番安慰她,小丫頭纔不哭了,一抽一噎的睡著了。

顧溪也睡不著了,她睜著眼,聽著外麵雷雨聲,直到天亮。

之前林詩美說過,穆戰池綁架了蘇謹庭,這話現在看來,並不是林詩美在胡編亂造,極有可能是真的。

所以,蘇謹庭身上的傷,多半和穆戰池有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