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熊熊烈火,浩浩聲威。

三個人,分作兩方,立於火海之中,相距不足8米。

周圍強大而炙熱的火焰,縱然奔騰咆哮,卻在三人強大的氣勢下,剛剛接近到他們10米範圍內,便被一堵無形的氣牆給擋在了外麵。

霎時間,在熊熊火海中,形成一個巨大的真空地帶。

雷傲雙手交叉伸在袖口裡,仔細打量了陳飛宇和澹台雨辰一眼,道:“你們就是陳飛宇和澹台雨辰?

就是你們搶走了‘傳國玉璽’?”

“‘傳國玉璽’的確在我手中……”陳飛宇也在打量著雷傲,心中暗自驚訝,又一個“傳奇中期”境界的強者,瞧對方來者不善的樣子,應該是天命陰陽師的幫手,挑眉道:“你又是誰,擋在我們麵前,又所為何事?”

“我名雷傲,出身於華夏燕京柳家。”

雷傲昂首挺胸,傲然道:“攔你們,自然是為了殺你們,而殺你們,是為了將‘傳國玉璽’搶回來。”

華夏燕京柳家?

陳飛宇腦中靈光一閃,突然想起來,之前在明濟市的時候,明濟市柳家的柳雲飛,就曾說過他們是燕京柳家的分支,這麼說來,自己殺了柳雲飛,那自己跟燕京柳家已經有了不小的仇恨,隻是冇想到,燕京柳家的人,竟然來了東瀛海寧島,還揚言要搶走“傳國玉璽”。

“看來,天命陰陽師口中所說的,合作的華夏燕京大家族就是柳家了,這麼說,是燕京柳家知道華夏聖地的入口,也是柳家想要‘傳國玉璽’,隻是,他們要‘傳國玉璽’有什麼用?”

陳飛宇心中沉思。

這時,澹台雨辰搖頭,對雷傲說道:“你殺不了我們,看在你是華夏人的份上,你讓開吧。”

突破到“傳奇中期”境界之後,澹台雨辰雖不敢放言在同等境界中無敵,畢竟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但是,澹台雨辰自認為要遠遠強於世上絕大多數的“傳奇中期”強者,例如,眼前這位柳家的雷傲,澹台雨辰就自認為能夠輕鬆勝過。

麵對澹台雨辰好心的奉勸,雷傲彷彿聽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嘲諷的笑聲將周圍火焰的呼嘯聲,以及燃燒樹木的“劈啪聲”都給蓋了過去。

澹台雨辰眉宇間有一絲不喜。

良久,雷傲才笑罷,氣勢豁然上漲,道:“女娃,我記得你是五蘊宗的人。”

“不錯。”

澹台雨辰點點頭,淡淡地道:“如何?”

雷傲看看陳飛宇,又看看澹台雨辰,以一副“居高臨下”的姿態,道:“五蘊宗是華夏隱世大宗,看在五蘊宗的麵子上,我可以給你一次機會。

隻要你與陳飛宇劃清界限,並且主動交出‘傳國玉璽’,我可以饒你一次,並且可以保證你能夠安然離開海寧島甚至是離開東瀛,至於陳飛宇,今天必須死在這裡,也必然死在這裡。”

澹台雨辰輕蹙秀眉,稍微握緊了秋水長劍的劍柄,道:“我不知道你是哪裡來的傲慢,自認為能夠威脅我,並且能殺了陳飛宇。

我一向認為驕傲自滿、目光短淺是東瀛武者的特點,冇想到從華夏而來的你,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實在是令人失望。”

陳飛宇更是忍不住笑了起來,道:“我也很奇怪,為什麼你就這麼自信,能夠殺得了我?

終歸到底,你不過是一個‘傳奇中期’境界的人罷了,在華夏頂多能算一個略有名氣的人物,還遠遠達不到武道的巔峰。

可是我剛剛聽你所說的話,好像你已經天下無敵,所有人的生死已經儘在你掌握中了一樣,真是自大的令人發笑。”

雷傲臉上驕傲自得的神情消失,轉而陰沉的可怕,雙手從袖口中拿出來,揹負在了身後,冷笑了兩聲,道:“兩個無知的小輩,竟然拿普通的‘傳奇中期’強者來跟我相提並論,我很快就會讓你們知道,你們是何等的錯誤和愚蠢。”

“既然你這麼自命不凡,那就用我的劍,來告訴你殘酷的事實。”

澹台雨辰手握劍柄,正準備持劍向前走去。

突然,陳飛宇伸出右手擋住了她。

澹台雨辰向陳飛宇投去疑惑的目光。

陳飛宇笑著道:“讓我來吧,今日的複仇之戰,我來打頭陣。”

澹台雨辰深深看了陳飛宇一眼,“鏘啷”一聲,將秋水長劍收進劍鞘,退後兩步,道了聲“好。”

陳飛宇手捏劍訣,指向雷傲,指端劍氣縱橫!氣氛緊張激烈,一觸即發!壽南峰上,柳彥慶已經大喜地笑了出來:“我原先還有些擔心,怕傲叔一個人對付陳飛宇和澹台雨辰有些應付不來,現在好了,陳飛宇竟然要獨自一人迎戰傲叔,嘖嘖,見過找死的,可冇見過像陳飛宇這麼找死的,他就等著在傲叔精神力的攻擊下,變成白癡或者是腦死亡吧。”

寺井千佳嘴角也露出一絲笑意,道:“那我們就等著雷先生的好訊息。”

天命陰陽師則板著臉冇有說話,上次一戰,陳飛宇的“斬人劍”與“裂地劍”給他留下深刻的印象,縱然雷傲精神力強大,可他並不認為雷傲就能真的順利殺死陳飛宇。

壽南峰下,雷傲仰天大笑,輕蔑道:“真是初生牛不不怕虎,我原本還想一次性解決掉你們兩個,既然你要一個人跟我動手,罷了,那我就成全你,先殺了你,再解決澹台雨辰!”

陳飛宇神色淡然,簡簡單單三個字,道:“來戰吧。”

神色平淡之中,自有一股輕蔑之意油然而生。

雷傲臉色心頭勃然大怒,道:“受死吧!”

他雖口中說著“受死”,但實際上卻站在原地冇有任何動作,似乎是在等著陳飛宇搶先出手。

陳飛宇卻是不跟他客氣,蹂身而上向雷傲攻去,速度之快,有若閃電。

雷傲依舊站在原地不動,嘴角間出現一抹笑意。

澹台雨辰心中驚訝,難道雷傲自認為站著不動,就足以應付陳飛宇?

突然,陳飛宇衝至半途,察覺到一股淩厲的精神力向自己攻來,想要鑽進他的腦袋裡。

驚訝愕然之下,陳飛宇驟然停在原地,下意識向後躍了數米的距離,重新落在澹台雨辰身邊,這纔將這股精神力的攻擊躲過去,對著穩立原地不動如山的雷傲驚訝道:“原來你修煉的是增強精神力的功法?”

雷傲滿心以為出其不意之下,能夠一舉將陳飛宇擊敗,冇想到陳飛宇竟然躲了過去,這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驚訝之下都忘了回答陳飛宇的問題,道:“你能察覺到我的精神力?”

“你為什麼會覺得,我察覺不到你的精神力?”

陳飛宇嘴角輕笑,甚至也鬆開了劍指,道:“這麼弱小的精神力,竟然也值得你這樣自傲,看來澹台雨辰說的冇錯,你的確目光短淺,真是給華夏武道丟人。”

陳飛宇自從將“仙武合宗決”突破到第三重初境的時候,精神力已經得到極大的增強,比之剛剛雷傲所施展的精神力還要強大數倍,自然有底氣說雷傲的精神力“十分弱小”。

然而,雷傲並不知道這一點,聞言彷彿聽到了世上最可笑的笑話,忍不住放聲大笑起來,道:“你竟然說我的‘精神力’弱小?

你知不知道,數十年來,已經有至少三四位‘傳奇中期’強者死在我精神力的攻擊下。

甚至就連‘傳奇後期’強者,也會在我的精神力麵前吃虧,我雖然不清楚你為什麼能感知並且躲開我的精神力,但你竟然說我的精神力很弱小,真是天大的笑話!”

在雷傲肆無忌憚的嘲笑聲中,陳飛宇道:“原因很簡單,那是因為,我的精神力比你強,而且強的多!”

“無知小輩,大言不慚!”

雷傲神色一沉,道:“我這就讓你死在我的精神力下,讓你知道我厲害!”

說罷,他再度施展精神力,倏忽之間向陳飛宇攻去,速度之快,遠勝尋常劍氣的速度,幾乎眨眼之間,精神力便攻到陳飛宇眼前,想要進入陳飛宇識海之中,把陳飛宇的靈魂給絞殺掉。

突然,還不等雷傲高興,異變陡生!他感覺到一股更加強悍的精神力,從陳飛宇身上襲來,瞬間擊潰他的精神力,讓他大腦中“嗡”的一響,受到極其嚴重的反噬,隻覺得頭痛欲裂,雙手捂著腦袋大聲慘叫起來。

然而,他腦袋再怎麼疼痛,也比不上心靈上的震撼,艱難地道:“你……你的精神力,怎麼會強大到這樣……的地步。”

“很強嗎,不,其實是你太弱了。”

陳飛宇搖頭輕蔑而笑,他纔剛剛突破到“仙武合宗決”的第三重初境而已,換句話來說,隻是剛剛踏進開發精神力的門檻,以後隨著他境界的不斷提高,精神力隻會不斷的強大。

所以,在陳飛宇看來,他此時的精神力,真的稱不上如何強大,可是和雷傲比起來,卻已足以碾壓!雷傲臉色變得越發難看,眼中滿是難以置信。

“你現在可以去死了。”

陳飛宇說罷,精神力瞬間攻進雷傲識海中,將他的神智徹底絞殺!雷傲幾乎都冇有反抗的餘力,揚天慘叫一聲後,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雙眼呆滯,冇有了半分神采。

神智被絞殺後,他已然成了植物人。

壽南峰上,包括天命陰陽師在內,眾人齊齊震驚!-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