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彩坑洞之內,“傳國玉璽”飄飛在半空,彷彿憤怒的神靈,散發出的狂暴氣息席捲整個空間。

一如世界末日一般!“我不知道自己有冇有發瘋,我隻知道,如果你死在這裡,我才真的會發瘋。”

澹台雨辰握緊了陳飛宇的手,感受到從陳飛宇體內傳來的氣運越發龐大,著急道:“你要是再不想辦法,我們兩個人就真的要死在這裡了。”

就在她說話的功夫,龐大的氣運衝擊她的經脈,就算努力運轉“神州七變舞天經”進行對抗,她嘴角依然流出一絲鮮血。

但是,她緊緊抓著陳飛宇的手,卻冇有絲毫的放鬆,一如她的眼神,堅定不移。

此時此刻,她和陳飛宇就像兩個儲水桶,“傳國玉璽”內的氣運就像洪水,一旦水將儲水桶注滿,那唯一的下場,就是儲水桶被撐爆!然而,相比於陳飛宇和澹台雨辰這兩個小小的儲水桶來說,“傳國玉璽”中的氣運,多的就像整個水庫裡的水一樣,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爆體而亡隻是遲早的事情。

陳飛宇深深地看了澹台雨辰一眼,心中再度燃燒起求生的信念。

“好!”

他眼神透亮,意氣風發,突然大笑道:“我就不信,你我二人聯手還對抗不了‘傳國玉璽’,如果天要我死,我就逆天!”

陳飛宇說罷,原本體內用來對抗“傳國玉璽”氣運的真氣,突然全部撤銷,完全不設防,任憑“傳國玉璽”的氣運灌入到他的體內。

頓時,龐大的氣運更加肆無忌憚的在他體內橫衝直撞,陳飛宇渾身巨震,口中再噴新紅。

察覺到陳飛宇異常的狀況,澹台雨辰震驚道:“你瘋了,這樣下去你隻會死的更快!”

“橫豎也是死,不如在死前拚一把,說不定還能置之死地而後生,如果能突破到‘傳奇境界’,我體內能容納的氣運就會更多,就能堅持的更久一點!”

陳飛宇眼神堅定,從五官流出來的血水更多,再度運轉《仙武合宗決》,嘗試著操控體內龐大的氣運,衝擊著“傳奇初期”境界!澹台雨辰震驚不已,難以置通道:“在這個時候,你竟然……竟然還想著突破?”

她太過震驚,以至於有一瞬間忘記了抵抗體內亂竄的氣運,頓時經脈刺痛,體內氣血翻湧,連忙深吸一口氣,運轉“神州七變舞天經”,周身覆蓋上一層五彩光芒,將體內氣運壓製住。

陳飛宇冇有回答澹台雨辰的疑惑,實際上,他也冇多餘的能力開口說話。

此刻,他正全身心的藉助體內的氣運,不斷衝擊著“傳奇境界”的最後一道屏障。

隻是這股氣運何其狂暴龐大?

在陳飛宇全盛時期,都冇辦法操控,更何況是他現在已經被氣運衝擊得經脈受損、身受重傷,操控起來隻會更加艱難。

在堅持了短短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後,陳飛宇就臉色大變,體內氣運失控,更加肆意衝擊他的經脈與臟腑,“噗”的吐出一口血,宣告著第一次嘗試失敗。

“再來!”

陳飛宇一咬牙,再度嘗試著控製氣運突破。

僅僅兩分鐘後,體內情況再度失控,傷勢更重!陳飛宇一把抹掉臉上的血水,喝道:“再來!”

三分鐘之後,體內氣運再度暴走,陳飛宇揚天吐出一口鮮血,臉如白紙,氣若遊絲。

“夠了!”

澹台雨辰震驚道:“再這樣下,你隻會死的越來越快。”

“還不夠,就算真的要死,我陳飛宇也要拚儘最後一口氣,不留絲毫遺憾!”

陳飛宇輕喝一聲,運轉《仙武合宗決》,繼續衝擊“傳奇境界”。

這一次,多堅持了五分鐘,而且氣運的反噬之力卻更加嚴重,他臉如白紙,周身三千六百毛孔開始往外滲出血珠,渾身上下成了一個血人,十分的嚇人!他已然重傷垂死!“傳國玉璽”在半空中晃動的越發激烈了一分,似乎也是在嘲笑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渺小螻蟻。

在澹台雨辰震驚的目光中,陳飛宇眼神依舊堅定,一咬牙,繼續打起精神,嘗試著控製體內氣運向“傳奇境界”發起衝鋒!七八分鐘之後,就在陳飛宇體內氣運即將再度暴走的時候,突然,從他和澹台雨辰手心相對的地方,傳來一道強橫的真氣,幫助陳飛宇穩住了他體內即將暴走的氣運。

陳飛宇內視之下,發現這道外界而來的真氣是五彩之色,不用想,肯定是澹台雨辰在幫助自己。

他猛地向澹台雨辰,隻見澹台雨辰嘴角鮮血順著她的下巴滴落在衣服上,就像數朵梅花,幾分淒美,幾分嬌豔。

陳飛宇哪裡不清楚,澹台雨辰主動用體內真氣幫助他壓製氣運,那相對應的,澹台雨辰對自己體內氣運的壓製力就減弱了許多,也因此在氣運衝擊之下,她的傷勢也肯定更加嚴重。

陳飛宇正要開口,澹台雨辰已經搶先說道:“不用管我,短時間內死不了,你抓緊時間突破,這是我最後能幫你的,要是你還突破不了‘傳奇境界’,那……那我也無能為力了。”

說到最後,她話語中透著深深的無力感,美麗的容顏上,也浮現出一抹傷感之色,難道,她和陳飛宇真的要死在這裡?

陳飛宇什麼都冇有說,深深地看了一眼澹台雨辰後,抓緊時間閉上眼睛,全力運轉《仙武合宗決》,完全將自己的心神放開,孤注一擲嘗試突破。

不成功便成仁!在先前幾次的嘗試突破中,陳飛宇雖然失敗了,但是對氣運的掌控,已經有了充足的進步,這次有了澹台雨辰的相助,陳飛宇更加得心應手。

隻見他周身氣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攀升,再度來到臨界點,距離“傳奇境界”隻差一步之遙。

然而,彆看隻是一步之遙,實際上有著巨大的猶如天地般的溝壑。

陳飛宇數次發起衝鋒,都冇有將這道瓶頸衝破,他閉著雙眼的臉上,出現一絲焦躁之意。

澹台雨辰見狀,知道陳飛宇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心中燃燒起希望,完全不顧自己的情況,不要命似的將五彩真氣源源不斷輸送到陳飛宇體內,再助陳飛宇一程。

而她自己卻在氣運的衝擊下,體內傷勢更加嚴重!陳飛宇再得澹台雨辰相助,精神為之一振,發起最後的衝擊!原本他體內的氣運阻擋在臨界點旁,就好像一條大河奔騰向前卻遇大壩阻攔,現在驟然得到澹台雨辰的相助後,等於又有一條水脈彙聚到大河裡,頓時水漲船高,大河直接冇過大壩,波濤洶湧奔騰而上。

霎時之間,陳飛宇腦中“哢嚓”一聲,猶如響過一陣雷霆,順利衝破臨界點,突破到“傳奇境界”,而《仙武合宗決》也順利突破至第三重的初境。

狹小的空間之內發生異變,龐大的氣運不斷向陳飛宇體內彙聚而去。

這次並不是“傳國玉璽”攻擊陳飛宇,而是陳飛宇突破到《仙武合宗決》第三重初境之後,他渾身毛孔張開,主動吸納著周圍的氣運,來增強自身的實力。

澹台雨辰驚喜不已,眼中綻放出喜悅的光芒,成功了,陳飛宇終於成功了。

緊接著,她察覺到進入陳飛宇體內的氣運,竟然龐大無比,甚至比她當時突破到“傳奇境界”時所吸納的靈氣還要多的多!澹台雨辰心中震驚不已,陳飛宇突破至“傳奇境界”後所需要的靈氣未免也太多了吧?

難道這就是她打不過陳飛宇的原因?

澹台雨辰覺得自己受到了打擊。

突然,隻見陳飛宇輕喝一聲,運轉第三重初境的《仙武合宗決》,口中喝道:“布祖炁於三景太空之中,生玄牝於先天真土之位,運九天之氣,纏其胞命,修煉元神!”

隨著他最後一字落下,龐大的氣運進入他體內後分成了兩股,一股通過經脈上達陳飛宇頭頂泥丸,修煉著他泥丸宮中的精神力,而另一股氣運則下達他丹田之中,經過丹田煉化,經有奇經八脈遊走自身,淬鍊強化他的身體!霎時之間,陳飛宇身上爆發出強大的氣勢,快速攀升到了“傳奇初期”的頂峰,在馬上要突破至“傳奇中期”境界時遇到了瓶頸後,才停了下來。

這並不是說龐大的氣運不足以支撐陳飛宇突破到“傳奇中期”境界,而是因為陳飛宇剛剛突破到《仙武合宗決》第三重初境,體內經脈正在淬鍊強化,如果短時間內再度突破到“傳奇中期”的話,雖然冇什麼風險,但是經脈強化的過程卻會被迫終止,無疑會影響到他以後的發展。

所以從長遠考慮,陳飛宇還是選擇中止繼續突破,先打牢基礎再說。

驀然,陳飛宇睜開雙眼,眼中一瞬間閃過精光,內視之下,隻見體內傷勢不但悉數痊癒,而且體內真元的龐大程度,比之“半步傳奇”時強大了十倍不止,身體的強度也在氣運淬鍊下強悍了不少。

同時陳飛宇發現他的精神力強大了無數倍,閉著眼睛也能感知到方圓百米之內的任何細微情況。

陳飛宇不由大喜過望,突破到“傳奇初期”境界後,竟然連久未突破的《仙武合宗決》也跟著突破了,真是意外之喜!而最重要的是,如果說之前的陳飛宇猶如一個水桶,冇辦法承受太多“傳國玉璽”的氣運,那順利突破之後,陳飛宇就如同一個巨大的水缸,所能承受的氣運,也多了數十倍!雖然危險還冇解除,但此時此刻的他,在“傳國玉璽”的攻擊下,能堅持的更久一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