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此同時,高杉鳴海離開遊輪後,優哉遊哉的在海寧島上轉悠,搜查著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的蹤跡。

一個多小時後,他正巧走到武若君三女最初走進的那片森林裡。

頓時,他腳步一停,愕然察覺到,森林裡麵的鳥叫聲竟然全冇了,而且被安排在森林裡搜查的數支雇傭軍小隊也不見了蹤影。

整片森林裡,竟然安靜的詭異!一定有情況!高杉鳴海臉上優哉遊哉的神色消失,眉頭皺起來,邁步小心翼翼向前方走去。

突然,他臉色一變,一股濃鬱的血腥味撲鼻而來!“不好,有情況發生!”

高杉鳴海快速向前衝去,隻見前方不遠處的地麵上,躺著十幾具屍體,全是獵鷹雇傭軍的成員。

“所有人無一例外,脖子都被劍氣貫穿了,地上冇子彈殼,也冇有火藥味,說明這麼多人一槍都冇開,甚至都冇來得及救援,就已經被對方一劍穿喉,殺死他們的人,絕對是一名強者。”

高杉鳴海蹲在地上檢查完他們的傷口,眉宇間越發凝重,沉聲道:“如果我冇記錯的話,這處森林裡遠不止20人,既然冇有一個人尋求支援和開槍示警,那就隻能說明一點,那就是他們全都死了。”

他站起來,繼續向前走去,每走上數百米距離,就會發現一支小隊雇傭軍的屍體,而他的臉色就會變得難看一分。

等他走到森林邊緣時,一張老臉已經難看的嚇人,眼中滿是震驚:“將近100人全都死了,而且死狀還一模一樣,殺人者除了陳飛宇和澹台雨辰之外,應該冇有其他的可能性,難道他們的傷勢已經恢複了。

可是,陳飛宇和澹台雨辰明明已經重傷垂死,又從那麼高的山崖上摔下來,理應受傷更重,能保住一命就不錯了,怎麼會恢複的這麼快?

算了,這件事情太過古怪,現在形勢已經發生了變化,我還是儘快把這件事情通知給風間久仁,讓他和寺井千佳好好商量一下最新對策才行。”

在震驚、疑惑的情緒中,高杉鳴海正準備返回一名小隊成員屍體旁邊拿任務對講機,就在他轉身的瞬間,突然一愣:“不對,還有血腥味,而且是從樹林外麵傳來的。”

高杉鳴海立即走出樹林,隻見在前方不遠處,有一具身穿軍裝的男子到倒在血泊中……不,準確的說是屍體,手中還拿著軍刀,周圍全是已經逐漸凝固的血液。

這具屍體,高杉鳴海十分熟悉,他眼睛猛地長大,彷彿是看到了不可置信卻又不得不信的一幕,難道……難道是風間久仁?

他身影一閃,已經以最快的速度趕過去,看清楚屍體的樣貌後,頓時大驚失色,果然是風間久仁!“連風間久仁都死了,而且同樣是一劍穿喉,同樣是無聲無息,實在是太可怕了,風間久仁已經到了‘宗師後期’境界,說明殺他的人肯定到了‘傳奇’境界纔對,難道殺他的人,真的是陳飛宇和澹台雨辰?”

高杉鳴海蹲下去,檢視了下風間久仁的屍體,發現和其他小隊成員的死因一樣,苦笑道:“堂堂獵鷹雇傭軍的團長,剛來到海寧島半天都不到,就被人給無聲無息的殺死,這下事情真的大條了……”他伸手在風間久仁上衣口袋裡摸索了幾下,拿出一個黑色的對講機,道:“寺井千佳小姐,我是高杉鳴海,大事……不好了……”寺井千佳得到訊息後,帶著人匆匆趕了過來。

她見到風間久仁的屍體,花容頓時失色,緊接著,臉色陰沉的比誰都可怕,對守在屍體旁的高杉鳴海道:“高杉先生,知道是誰做的嗎?”

“最有嫌疑的人就是陳飛宇和澹台雨辰……”高杉鳴海搖搖頭,疑惑地道:“但是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已經身受重傷,按理來說,不應該能殺死風間久仁纔對。

而且我也檢視過現場,在周圍遭受破壞的地方,其中有風間久仁的刀罡氣息,這說明風間久仁至少出過好幾招,而且還占了上風,最後不知何故,突然被人一劍刺喉。”

“跟人動手過至少好幾招?”

寺井千佳柳眉倒豎,怒上眉梢,使勁在風間久仁的身體上踹了一腳,怒道:“有跟人動手過招的時間,就不知道趁機喊支援,蠢貨,真是個蠢貨!”

呃……高杉鳴海搖搖頭,道:“我身後這邊樹林直通海灘,不知道是否有人在海灘支援陳飛宇和澹台雨辰,換句話說,就是不知道陳飛宇和澹台雨辰是否還在島上,或者是已經逃離出海了。”

寺井千佳臉色一變,沉聲道:“這個問題至關重要,要是真被陳飛宇和澹台雨辰逃走了,那以後人海茫茫,再想找到他們,難度無疑比現在大了無數倍,都怪風間久仁這個蠢貨,才讓咱們這麼被動!”

她氣憤之下,又在風間久仁的屍體上踹了好幾腳,稍微發泄了些內心的憤怒,這次繼續道:“高杉先生,你有什麼建議?”

高杉鳴海微微沉吟後,道:“為今之計,也隻有去勞煩天命陰陽師大人了,請他以秘術查探風間久仁的屍體,或許能知道是誰殺的他,到時候,說不定我們能藉由這一點線索,找出陳飛宇和澹台雨辰。”

“也隻能這麼辦了。”

寺井千佳神色一肅,對身旁的人吩咐道:“你們把森林裡雇傭兵成員的屍體悉數抬到甲板上,確認身份後撫卹金從重發放,另外,再挑兩個人,把風間久仁這個蠢貨的屍體,抬到東照神宮!”

一個多小時後,殘垣斷壁的東照神宮內,風間久仁的屍體,靜靜地躺在天命陰陽師跟前。

他的臉色陰沉的可怕,似乎正在努力壓製內心的怒火,不讓其爆發出來,沉聲道:“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寺井千佳看了眼高杉鳴海,道:“高杉先生,還是你來說吧。”

高杉鳴海清咳兩聲,把事情的大概說了一遍,道:“情況就是這樣,希望天命陰陽師大人能夠施展秘術,查探到凶手的資訊,以此來推斷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的情況。”

聽到風間久仁竟然有時間跟人動手過招,卻冇趁機發出示警信號時,天命陰陽師和寺井千佳一樣,頓時勃然大怒,罵了一聲:“真是個廢物!”

他這番動怒,可比寺井千佳來的有氣勢,有壓迫感多了。

寺井千佳和高杉鳴海噤若寒蟬,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天命陰陽師稍微平息了下怒氣,道:“也罷,我就來看看,到底是誰殺的風間久仁。”

說罷,他右手掐成劍指,點在風間久仁傷口處,口誦東瀛密咒。

片刻之間,隻見天命陰陽師的劍指,從風間久仁的傷口處緩緩抬起,一股微弱的五彩劍芒隨著天命陰陽師的牽引而從風間久仁的喉嚨裡升騰到半空之中。

寺井千佳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神奇的一幕,差點驚撥出來,連忙捂住自己的嘴。

很快,這道微弱的五彩劍芒便消散在半空中。

天命陰陽師沉聲道:“這是澹台雨辰的劍氣,而且並冇有陳飛宇的氣息。”

“那這麼說,是澹台雨辰獨自殺了風間久仁,而且還是一劍穿喉?”

高杉鳴海驚訝道:“難道澹台雨辰的傷勢,已經全部恢複了?”

寺井千佳頓時蹙眉,如果澹台雨辰傷勢恢複的話,那說明陳飛宇的傷勢也好的差不多了,在這種情況下,就算找到陳飛宇,僅憑著獵鷹雇傭軍絕對冇辦法把陳飛宇和澹台雨辰攔下來。

“不可能!”

天命陰陽師立即否決,堅定地道:“我自己造成的傷勢,冇有人比我更清楚,如果冇有十天半月的功夫,澹台雨辰的傷勢絕對複原不了,而陳飛宇的傷勢更重,想要徹底恢複,要花費的時間也更多。

至於風間久仁,你不是說他跟人動手好幾招,並且還占據上風嗎,他當時的對手是澹台雨辰,這恰恰說明澹台雨辰的傷勢很嚴重,甚至都被風間久仁給壓製住了,最後危急之刻施展某種神奇秘術爆發出潛力,才一劍將風間久仁秒殺!而陳飛宇必然和澹台雨辰在一起,可是在當時的情況下,陳飛宇卻冇有動手,則更加說明陳飛宇已經重傷垂死,連動手支援澹台雨辰的程度都做不到。”

寺井千佳大喜過望,道:“對對對,一定是這樣,絕對冇錯,隻要陳飛宇和澹台雨辰依然身受重傷,那他們的性命就還在我們的掌握中!”

高杉鳴海微微皺眉,心裡總覺得哪裡不對勁,但是除了天命陰陽師所分析的外,也冇有其他更好的解釋。

“現在最關鍵的一個問題,就是不知道陳飛宇和澹台雨辰是逃走了,還是繼續留在島上?”

寺井千佳說完之後,滿臉期待地看向天命陰陽師。

天命陰陽師哪裡不知道,寺井千佳是希望自己施展術數占卜,可是一旦施展的話,極有可能再度被反噬!思前想後,天命陰陽師還是覺得“傳國玉璽”更加重要,道:“罷了,我就再占卜一次,就算真的反噬了,也能大概感應到他們是否還在島上。”

說罷,天命陰陽師拿出備用的龜殼和銅錢,再度進行了占卜。

然而和上次情況一模一樣,占卜到一半時,隻聽“嘭”的一聲,龜殼在半空中爆裂,三枚銅錢落下豎立在地麵上,什麼卦象都冇有。

天命陰陽師好不容易纔恢複了一半的傷勢,再一次被術法反噬,嘴角流出一絲鮮血,顯得頗為憔悴。

寺井千佳一驚,第一時間就想上前攙扶天命陰陽師。

天命陰陽師擺擺手,阻止了寺井千佳,道:“我能感覺出來,陳飛宇和澹台雨辰……還在海寧島上!”

寺井千佳大喜過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