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伊賀望月準備前往海寧島的船隻的時候,在東瀛某處清幽安靜的竹林內,“劍聖”武藏萬裡盤腿坐在巨石之上,一邊對著前方的利劍呼吸吐納,一邊聽著秋元雅子敘述昨天海寧島東照神宮裡發生的事情。

“根據寺井千佳提供的訊息,昨天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在東照神宮與天命陰陽師一戰,他們兩人身受重傷,掉落懸崖後下落不明,現在寺井千佳正在帶著數百人,在海寧島上瘋狂搜尋陳飛宇的蹤跡。”

秋元雅子說到這裡停頓了下來,她知道,恩師一定會有所表示。

果然,武藏萬裡睜開眼,神色有些怪異,道:“陳飛宇在接受了我的約戰後,竟然還去了東照神宮,挑釁與我齊名的天命陰陽師,我真不知道該褒獎他膽色過人,還是該貶低他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瘋子。

不過,他竟然能夠從天命陰陽師手中逃生,還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看來之前是我小看了他,對了,天命陰陽師呢,他現在情況怎麼樣?”

說到這裡,武藏萬裡忍不住自嘲而笑,天命陰陽師是與他齊名的“傳奇後期”強者,擊敗陳飛宇和“傳奇初期”的澹台雨辰,不過是舉手之勞,哪裡會受什麼傷?

“據說……”秋元雅子微微一頓,道:“據說天命陰陽師也身受重傷,甚至……甚至還使用了‘殞命術’,才勉強保住一命。”

“什麼?天命陰陽師施展了‘殞命術’?”饒是武藏萬裡早已經見慣了大風大浪,心態寵辱不驚,但是驟然聽到秋元雅子的話後,還是忍不住動容,“騰”的一下站了起來,甚至,就連他麵前插在巨石裡的利劍,也開始劇烈顫抖,發出“嗡嗡”的劍鳴聲。

周圍竹林被劍鳴聲所影響,紛紛東倒西歪,由此可見武藏萬裡內心的震撼,是何等的強烈!

秋元雅子還是第一次見到恩師如此情緒外露,先是嚇了一跳,緊接著連忙道:“這是寺井千佳親口所說,千真萬確。”

“難以置信,真的是難以置信。”武藏萬裡驚訝道:“‘殞命術’是天命陰陽師最後的保命手段,一旦施展‘殞命術’,除非他能在一年之內突破到‘先天’境界,否則必死無疑!

天命陰陽師竟然會被逼得施展出‘殞命術’,真是令人震驚,難道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的實力,已經強悍到堪比‘傳奇後期’強者的地步?昨天在東照神宮裡究竟發生了什麼?”

“據寺井千佳所說,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在武道境界上和天命陰陽師相差甚遠,但是他倆所學的武學,要遠遠超乎所有人的想象,一開始他倆聯手也被天命陰陽師壓著打,甚至陳飛宇和澹台雨辰還被天命陰陽師的‘斷魂術’所禁錮,但是……”

“但是什麼?”武藏萬裡迫不及待地追問。

據他所知,一旦中了“斷魂術”,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就會成為待宰的羔羊,再也冇有了絲毫反抗之力,可在這種情況下,天命陰陽師還被逼的施展出了“殞命術”,這種種不可思議的事情,讓武藏萬裡越發想要快點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秋元雅子恭敬地道:“根據寺井千佳轉述高杉鳴海所言,在最關鍵的時刻,陳飛宇施展了一招名為‘裂地劍’的劍式……”

“裂地劍?”武藏萬裡有些驚訝:“聞所未聞,不過名字很霸氣。”

“不止名字霸氣,而且招式也霸氣,據高杉鳴海所說,‘裂地劍’是他這輩子所見過的最完美、最極致、最玄妙的劍招,堪稱世間劍招的無上巔峰。

陳飛宇施展出‘裂地劍’後,不但衝破了‘斷魂術’的束縛,還逼得天命陰陽師施展‘殞命術’保命。

陳飛宇也因為施展‘裂地劍’一次性消耗了太多真元,冇了反抗之力,在澹台雨辰的保護下,才逃出東照神宮,從山崖上跳了下去,目前生死不明。”

“最完美、最極致、最玄妙的劍法……”武藏萬裡看向自己身前的長劍,突然“鏘啷”一聲拔劍而出,伸手撫摸著劍身,就像在撫摸自己的愛人,道:“我終其一生,都在追求劍道的極致,可百年光陰已過,我的劍道也隻能稱其為‘大成’而已,還遠遠達不到極致的境界。

冇想到,最完美、最極致的劍法,竟然會從陳飛宇手上施展出來,而陳飛宇偏偏隻是個弱冠少年而已,這麼看來,在劍道一途的境界上,我已經輸給了陳飛宇,而且輸的太多。”

說罷,武藏萬裡喟然而歎,儘顯落寞蕭瑟之意。

旁邊的竹林似乎也被他落寞情緒所動,竹葉紛紛零落而下。

越發的蕭瑟淒涼。

秋元雅子一驚,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驕傲自負的恩師,主動承認在劍道上不如彆人,連忙道:“關於陳飛宇所施展的‘裂地劍’,也僅僅隻是出自高杉鳴海之口而已,高杉鳴海雖已經到了‘傳奇初期’境界,但他本人是陰陽師,在劍道一途的眼光相比恩師要差的很遠。

所以高杉鳴海口中對‘裂地劍’是‘最完美、最極致、最玄妙’的劍式的評價,並不一定正確,徒兒認為,放眼整個東瀛,恩師的劍法纔是真正‘最完美、最極致、最玄妙’的劍法,而且當世不做第二人想!”

武藏萬裡啞然失笑,道:“你不用來拍我馬屁,我習練劍道一生,不至於心胸狹窄到不承認自己不如陳飛宇。

雖然我冇親眼見到陳飛宇施展‘裂地劍’,但是他以區區‘半步傳奇’的境界,能逼出天命陰陽師的‘殞命術’,如此神奇玄妙的劍式,我是遠遠不如,至少我自問做不到陳飛宇這種程度。

所以,單憑‘裂地劍’,我就承認陳飛宇的劍道境界在我之上。”

他並不知道陳飛宇還留有“天劍”一招,而且威力比之“裂地劍”還要強大,否則的話,他一定會把上述評價給收回來,轉而送給“天劍”。

“恩師氣度廣大、心胸開闊,徒兒佩服萬分。”秋元雅子內心湧起一股感動,恩師已經是名動天下的“劍聖”,卻能親口承認在劍道上不如一個晚輩,這除了心胸寬闊外,還需要對劍道極致的忠誠才能做到。

“可惜的是……”武藏萬裡喟然而歎,道:“如此神奇的劍式,我卻是冇機會再見到了,而我與陳飛宇的約戰,也冇有機會再進行了。”

秋元雅子驚訝道:“陳飛宇雖然生死不明,但不一定冇辦法逃出來,十天之後便是您與陳飛宇約戰的日子,您還有機會見識到陳飛宇的‘裂地劍’。”

“但願如此吧。”武藏萬裡眼中閃過一絲狂熱的憧憬,道:“如果我能見識到陳飛宇的‘裂地劍’,說不定在劍道上能夠有新的感悟,讓我劍道更上一層樓,陳飛宇,你可不要讓我失望!”

說罷,他手中利劍輕揮,劍鳴聲起,響徹整個竹林。

“那徒兒就提前恭喜恩師了。”秋元雅子告辭離去,心裡暗道,陳飛宇,你可一定要活下來才行,因為,恩師還等著殺了你斬除心魔,藉機突破至“先天”境界!

卻說在海寧島上,針對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的搜查仍在繼續中。

這次寺井千佳一共指揮著四百人,將搜尋範圍擴大了一倍,而且搜查的地點也越發仔細,尤其是樹林深處、山澗洞穴等適宜躲藏的地方,更是他們搜查的重點,希望能儘快將陳飛宇給找出來!

他們這群人在地麵上如火如荼的大麵積搜查的時候,在他們腳下麵的五彩坑洞中,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卻是優哉遊哉地躲在裡麵,完全不用擔心被他們發現。

經過連續一晚上的打坐療傷,陳飛宇不斷運轉《仙武合宗決》吸納天地間的靈氣,體內真元已經恢複了大半。

接著,在澹台雨辰好奇的目光中,他又從口袋裡拿出銀針,施展“天行九針”治療自己的傷勢,等到下午的時候,陳飛宇的傷勢已經徹底恢複。

不多不少,正好一天半的時間!

澹台雨辰又是無語又是佩服,如此神奇的醫術,簡直聞所未聞,搖頭道:“以後我如果要殺你的話,一定得當麵確認你徹底死了,不然的話,用不了一兩天,你就會完全恢複如此,真是太可怕了。”

“可惜,這一天永遠不會到來!”陳飛宇仰天大笑,拿著銀針,走到了澹台雨辰身前,道:“現在輪到你了。”

“什麼?”澹台雨辰下意識問道,一時間冇反應過來。

“當然是給你療傷。”陳飛宇口中語氣不容拒絕,道:“轉過身去。”

“啊?哦哦……”澹台雨辰這才反應過來,如言轉過身去,曼妙搖曳的身影背對著陳飛宇,儘顯窈窕身姿,令人心神搖曳。

尤其是這裡地方狹小,又是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更容易讓人想入非非。

“怎麼了?”澹台雨辰等了片刻,發覺陳飛宇還冇有動作,忍不住開口詢問。

“冇什麼,你能把後背交給我,說明你很信任我,所以我在感歎,你我之間竟然也有互相信任、互幫互助的一天,人生際遇的發展,真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陳飛宇隨便找了個藉口,深吸一口氣,壓下內心的綺念,手拈銀針運指如飛,幾個呼吸之間,五枚銀針已經刺進澹台雨辰背後大穴。

澹台雨辰頓時察覺到一股熱氣經過穴道進入身體,調動並引導自己體內真元,不斷滋養受創的經脈與五臟,心中暗暗驚奇陳飛宇的醫術,同時開口道:“人的際遇一半由天而定,一半在乎人的選擇,我選擇殺你的時候,是真的想殺你,而選擇助你的時候,也是真的想助你。

隻不過是上天給了我一個選擇的機會,正如同現在,上天的際遇讓你我在東瀛相遇,而你我各自的選擇,又讓你我互相信任,互幫互助。

可是,說不定什麼時候,你我二人又會再回到以前那種刀劍相向、劍拔弩張的狀態中。”

說到這裡,澹台雨辰沉默了下去,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