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碼頭邊,一艘豪華的遊艇上,寺井千佳站在甲板的最前端,旁邊桌子上放著任務對講機,靜靜地等待著好訊息。

她特地換了一身黑色勁裝,梳著馬尾辮,腰間彆著一柄銀色手槍,顯得英姿颯爽,頗有幾分女特工的韻味。

而在她的身後,站著兩名荷槍實彈的大漢,負責保衛寺井千佳的安全,另外在船艙裡麵還坐著一位重量級人物,那就是高杉鳴海。

雖然高杉鳴海先行一步離開寺井千佳的府邸,但等寺井千佳來到海寧島後,第一時間就聯絡了高杉鳴海,讓他親自來遊艇上坐鎮。

一來,高杉鳴海對海寧島的情況最為熟悉,二來,有高杉鳴海坐鎮,寺井千佳也不擔心陳飛宇臨死反撲來找她的麻煩。

突然,一名荷槍實彈的壯漢急匆匆走到寺井千佳身後,恭敬地道:“寺井小姐,有一個名叫長野寬忍的男人想要見您,自稱知道陳飛宇的訊息。”

“哦?”寺井千佳精神一振,轉過身來,道:“快帶他過來。”

“是。”壯漢應了一聲,匆匆離去。

寺井千佳興奮地道:“陳飛宇,我終於要抓到你了!”

高杉鳴海聽到訊息,也忍不住從船艙裡走了出來,心中驚奇,這麼快就有了陳飛宇的訊息?

冇多久,壯漢便帶著長野寬忍走了過來。

長野寬忍看了眼寺井千佳,眼中閃過驚豔之色,除了今天白天在遊輪上見到的澹台雨辰之外,寺井千佳是他見過的最漂亮的女人。

隻是寺井千佳氣場太強大,長野寬忍心裡自慚形穢,不敢多看,立馬就低下頭去。

寺井千佳打量了下長野寬忍,看著他怯怯懦懦的樣子,眼中閃過一絲輕蔑,道:“你知道陳飛宇的訊息?”

長野寬忍精神一振,她果然是來搜尋陳飛宇的,連忙小雞啄米似的點頭,道:“知道知道,今天我們來海寧島的時候,我就跟陳飛宇坐了同一艘遊輪,不過……”

“不過什麼?”寺井千佳問道,眉宇間閃過一絲不悅。

長野寬忍連忙道:“如果我把我知道的都說出來,那你能放我和我的同伴離開嗎?”

“當然可以。”寺井千佳坐在了麵前的椅子上,道:“我的耐心有限,把你知道的事情都說出來。”

高杉鳴海望向了長野寬忍,他也曾去崖底搜查過陳飛宇的蹤跡,可什麼都冇發現,怎麼這個連武道都不會的普通人,卻有陳飛宇的訊息?怪哉怪哉。

“是是。”長野寬忍大喜過望,把之前在遊輪上和陳飛宇發生衝突的事情說了出來,最後道:“有賀真南帶著陳飛宇一起去了壽南峰,到現在他們都冇有回來。”

寺井千佳一陣失望,問道:“就這些?然後呢?”

“然後?冇有了。”長野寬忍連連搖頭,道:“我知道的就是這一些,我已經把我知道的都說出來了,而且我們跟陳飛宇一點關係都冇有,現在你可以讓我們安然離開了吧?”

“我想知道的是陳飛宇現在在哪裡,而不是之前陳飛宇在船上做過些什麼,你在浪費我時間,還敢跟我討價還價,讓我放你們離開?”寺井千佳板著一張俏臉,拿出手槍對準了長野寬忍,並且拉上了保險。

長野寬忍看著麵前黑乎乎的槍口,嚇得雙腿發軟,一下子癱倒在地上,失聲道:“你不是說過,隻要我把我知道的說出來,你就放……放我們離開……”

“砰”的一聲槍響,打斷了長野寬忍的話。

他額頭上出現一個血洞,倒在血泊之中,眼睛睜得大大的,似乎是到死都冇想到,這個漂亮的不像話的女人,竟然說開槍就開槍。

寺井千佳把槍放回桌麵上,冷哼了一聲:“連女人的話都信,活該你死在這裡,來人,把他的屍體扔到海裡餵魚。”

“是!”

旁邊一名壯漢應了一聲,提著長野寬忍的雙腿拖到甲板旁邊,“噗通”一聲把他給扔進了海裡。

高杉鳴海搖搖頭,這個世界真是太危險了。

“真是浪費我時間。”寺井千佳一臉不爽,重新站在甲板上,拿著夜視儀望遠鏡向海寧島深處望去,喃喃自語道:“陳飛宇,你到底躲在哪裡?我就不信掘地三尺都冇辦法把你找出來。”

海寧島上,將近200名荷槍實彈的精銳,以壽南峰山崖為圓心,正向四周展開地毯式搜查,燈光將周圍的森林幾乎照耀成了白晝,驚飛無數林鳥。

一個多小時後,便有一組20人小隊來到陳飛宇和澹台雨辰躲藏的地方四處搜查。

其中一名叫做小平友江的男子,正巧站在了五彩地洞正上方的草地上,草地在內部五彩光芒的襯托下,一點異狀都冇有。

小平友江一邊端著槍向四周瞄去,一邊道:“桑田隊長,你說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到底躲在什麼地方?到現在都冇找到他們的影子。”

桑田鬱江是這支小隊的隊長,聞言道:“廢話,我要是知道他們躲在哪裡的話,就直接帶著你們殺過去搶功勞了,哪裡還會跟你們在這裡漫無目的的搜查?”

“我可是聽說了,陳飛宇和澹台雨辰是武道中人,實力很強悍,據說在千軍萬馬之中能來去自如,你說,咱們就算找到了他們,會不會反過來被他們給宰了?”小平友江說完,不自覺地心裡就開始發毛。

旁邊其他隊員們,也紛紛緊張起來,全都停在了原地。

“放屁!”桑田鬱江走過去一腳踹在小平友江身上,罵罵咧咧道:“你們冇聽寺井小姐的話嗎,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已經受了重傷,又從數百米高的懸崖上掉下去,就算不死也殘了。

咱們這麼多人,又有這麼精銳的武器,還怕兩個廢物不成?你們少他孃的來擾亂軍心,寺井小姐說了,找到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獎勵5000萬東瀛幣,擊斃他們獎勵1億東瀛幣,賺大錢的機會已經來了,你們還特孃的嘰嘰歪歪縮頭縮尾,怎麼,是跟錢過不去嗎?”

“是是,我們這就去找,等我見到陳飛宇和澹台雨辰,一定一發子彈將他們擊斃。”小平友江嘿嘿笑著附和,端著ak—47向旁邊搜查過去,1億東瀛幣啊,足夠他一輩子都吃喝不愁了。

此刻,五彩地洞之內,陳飛宇察覺到地麵上傳來的異動,下意識睜開眼,向澹台雨辰看去。

正巧澹台雨辰也睜開眼睛向他看來,輕聲道:“你也察覺到了?”

陳飛宇點點頭,向上看一眼,道:“聽腳步聲,附近至少有二十個人,現在已經走了,可惜他們說的是東瀛語,嘰裡呱啦的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

“我覺得你也不會想聽懂的。”澹台雨辰忍不住笑了出來,道:“你多久傷勢能恢複過來?”

“一天半吧。”陳飛宇淡淡地道。

“這麼快?”澹台雨辰忍不住驚撥出聲,陳飛宇的傷勢明明比她要嚴重的多,怎麼可能傷好的比她還快?

“這有什麼稀奇的?”陳飛宇道:“彆忘了,我本質的職業可是一位中醫,以我醫術,隻要還有一口氣冇死,我就能救回來,現在隻不過受了重傷而已,難不住我。

之所以要一天半時間,是因為我要用一天的時間來恢複真元,再用剩下的半天來治療傷勢,所以一天半的時間,對我來說已經很長了。”

澹台雨辰已經無語了,她的“神州七變舞天經”足夠神奇,在療傷方麵有奇效,再加上有“佛骨舍利”的加持,才能保證在三天之內徹底複原,冇想到陳飛宇比她還要逆天,真是比不了,比不了。

一想到這裡,澹台雨辰多多少少有些泄氣。

陳飛宇繼續道:“等我恢複後再為你療傷,應該能讓你傷勢恢複的時間縮短到兩天。”

呃……

澹台雨辰隻覺得越發受到打擊,憋了半天,才勉強道:“多謝。”

“不客氣。”陳飛宇搖搖頭,說實在的,他的醫術要比他的武道高明多了,至少,在武道方麵有很多人比他厲害,但是在醫術方麵,他自信能夠勝過他的人寥寥無幾。

澹台雨辰微微思索後,道:“對了,等我們傷勢恢複後,就離開海寧島吧,先返回甲賀流,然後再從長計議。”

“回去乾嗎?”陳飛宇看了眼手邊的“傳國玉璽”,嘴角翹起一絲冷笑,道:“我陳飛宇一向有恩報恩,有仇報仇,等我傷好之後,我會給天命陰陽師一個驚喜,讓他知道我陳飛宇的厲害!”

澹台雨辰搖搖頭,徹底無語了,罷了,既然陳飛宇要找天命陰陽師報仇,那就再跟著陳飛宇一起瘋狂一次,總不能真的眼睜睜看陳飛宇死在天命陰陽師手裡。

想到這裡,她抓緊時間打坐療傷。

卻說一連到了早上,日出海麵,金光燦然。

寺井千佳一宿冇睡,她站在甲板上,聽著身後十名小隊隊長的彙報,臉色陰沉的可怕,怒斥道:“廢物,統統都是廢物,200個人連兩個身受重傷跑不遠的人都找不到,我花著大筆錢養著你們有什麼用?”

後麵十名小隊隊長神色尷尬,一言不發。

寺井千佳眼中閃過陣陣厲芒,道:“傳我命令,再給我調200人小隊過來,如果今天還找不到陳飛宇,明天再給我調來獵鷹雇傭軍團,我就不信,再加上一千人的雇傭軍都找不到陳飛宇!”-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