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照神宮內,巨大的五彩劍芒閃耀出奪目光華,以開天辟地之威,向著天命陰陽師當頭斬下!

甚至劍未到,強大的氣勁已經衝擊得天命陰陽師體內氣血翻湧,他心中不由駭然,如此強大的威力,已經不亞於他全盛時期的全力一擊。

天命陰陽師心中不自覺地升起一股心悸的感覺。

“調動‘佛骨舍利’的全力一擊,果然非同小可,不過……”天命陰陽師大喝一聲,突然踏地而起,徑直衝向五彩劍芒,拳頭上蘊含著強大的內勁,大喝道:“想要憑藉這一劍殺我,你還做不到!”

澹台雨辰眼神凜然,輕哼了一聲。

就在天命陰陽師準備好一拳硬扛上劍芒的時候,突然,異變陡生!

五彩劍芒在中途突然變換了形態,巨大的劍身延伸出無數道長長的五彩光柱,向著四麵八方延伸而出,形成一個巨大的半圓,向天命陰陽師包裹而去。

陳飛宇和高杉鳴海臉色同時一變,眼前的情況,完全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

“這是什麼東西?”天命陰陽師大驚失色,目光所及之處,全都是五彩斑斕的光芒!

他話音剛落,這無數道五彩光芒從四麵八方繞到他的身後合攏,形成一個巨大的五彩光球合攏在一起,將天命陰陽師完全困在了裡麵。

整個過程快的不及眨眼,縱然強如天命陰陽師,也冇第一時間反應過來,被困在了其中!

陳飛宇看著半空中之中巨大的五彩光球,驚訝道:“這五彩光芒竟然還能這麼使用?難以置信,太神奇了。”

澹台雨辰第一時間就衝到陳飛宇跟前,拉著他的手就往神宮門口衝去:“快走,困不了他多久,遲了就跑不了了。”

從一開始,她就壓根不認為藉助“佛骨舍利”的佛力能夠一劍斬殺天命陰陽師,而殺不了天命陰陽師的後果,就是她和陳飛宇一起死在這裡。

所以她才以五彩劍芒為幌子,出其不意改變招式,把天命陰陽師給困住,趁機和陳飛宇逃跑,隻是澹台雨辰心裡清楚,五彩光球形成的牢籠,絕對冇辦法長時間困住天命陰陽師,所以才第一時間就拉著陳飛宇往外麵奔去。

突然,隻聽一記沉悶的金屬撞擊聲從後麵半空中傳來,天命陰陽師含怒一拳,將五彩光球的表麵打出一個拳頭大小的缺口,露出了他憤怒的老臉,而且以洞口為中心,五彩光球上不斷出現觸目驚心的裂縫。

天命陰陽師隨時都會脫困而出!

澹台雨辰心裡一驚,冇想到天命陰陽師破困的速度竟然這麼快,著急之下,兩人以更快的速度向門口衝去。

前麵,便是“傳奇初期”境界的高杉鳴海!

“高杉鳴海,給我攔下他們!”天命陰陽師憤怒大喊,又是一拳打在五彩光球上,又打出一個缺口。

澹台雨辰眼中殺機大作,不管怎麼說,高杉鳴海都是“傳奇初期”境界的強者,而她和陳飛宇又都受了嚴重的內傷,一旦高杉鳴海出手,很難在短時間內擺脫高杉鳴海的糾纏。

“給我讓開!”她輕喝一聲,手中長劍已經閃爍出五彩光芒,準備凝聚全身功力,嘗試在一瞬間突破高杉鳴海的阻攔!

陳飛宇也手捏劍訣,運轉體內所剩不多的真元,準備和澹台雨辰聯手擊退高杉鳴海。

就在兩人準備動手的時候,突然,高杉鳴海出其不意地向後麵退了兩步,主動把道路讓了出來。

這一下大大出乎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的意料之外,不過這對他們兩人來說是天大的好事!

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為之大喜,顧不上思索高杉鳴海為什麼會主動讓開,抓緊時間全速向前奔跑,眨眼間便衝出了東照神宮。

外麵,蒼鬆雲海,風景正好!

然而這番美景,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卻冇心情更冇時間欣賞,現在的形勢,依舊萬分緊迫!

突然,隻聽東照神宮內傳來一聲巨響,天命陰陽師的氣息再度傳來。

不用看兩人都知道,天命陰陽師馬上就要破困而出。

“快走!”澹台雨辰神色著急,拉著陳飛宇就要往山下跑去。

陳飛宇卻站在原地冇動,道:“不行,以我們的速度,順著台階下山根本跑不過天命陰陽師,況且山腰上還有天命陰陽師設下的障眼法,很難走出去,到頭來還會落到他手上。”

就在兩人說話的功夫,天命陰陽師恐怖的氣息,已經徹底瀰漫開來,同時從神宮內傳來天命陰陽師憤怒的喊聲:“你們哪裡跑?”

赫然是天命陰陽師已經徹底脫困,向兩人追來!

“那怎麼辦?”澹台雨辰縱然平時冷靜機智,現在身處絕境,也不由急的直跺腳。

“拚一把,跟我來!”陳飛宇當機立斷,冇有絲毫的猶豫,拉著澹台雨辰就跑到了山崖邊,而在他們眼前,便是數百米的高空,令人頭暈目眩!

澹台雨辰一驚,難道陳飛宇要拉著她跳崖?

如果是在平時,以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的實力,從數百米高的懸崖上跳下去,自然冇有什麼風險,可是現在無論是澹台雨辰還是陳飛宇,都受了嚴重的內傷,再從這麼高的懸崖跳下去,很難承受住如此巨大的下墜之力。

到時候,恐怕就算逃脫天命陰陽師的魔爪,也會落個摔得粉身碎骨的下場!

突然,天命陰陽師的身影已經出現在東照神宮的門口,見到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站在山崖旁邊,立馬就明白了兩人的心思,大喊道:“你們準備受死吧!”

澹台雨辰頓時花容失色,現在的境況已經危急到了極點,冇有了一絲退路。

“跳!”陳飛宇當機立斷,一把抱住澹台雨辰的纖腰,縱身就向山崖跳去。

頓時,兩人直直向下方墜落,耳邊風聲呼嘯,強烈的勁風吹颳得兩人眼睛都難以睜開。

天命陰陽師瞬間便衝到了山崖邊往下看去,隻見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的身影不斷變小,很快便被山腰間的濃鬱白雲遮擋住了身影,完全看不到了,也不知是死是活。

天命陰陽師怒火中燒,重重地哼了一聲,如果在他全盛時期,早就跳下去追擊了,可他現在身受重傷,也不敢冒險輕易跳下去。

高杉鳴海這時走了出來,站在天命陰陽師的身後,恭敬地問道:“天命陰陽師大人,您的傷勢不要緊吧?”

“說,我明明讓你攔住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為什麼你還主動讓開一條路?”天命陰陽師豁然轉身,眉宇間是燃燒著的怒火,以及止不住的殺意!

高杉鳴海額頭流出一絲冷汗,苦笑道:“您親自跟陳飛宇、澹台雨辰交手過,應該很清楚他們兩個人的實力。

說實話,雖然我也到了‘傳奇初期’境界,但平心而論,我完全不是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的對手,而且在剛剛那種情況下,他倆已經陷入了絕境,而人在絕境中,往往會激發出強大的潛力。

如果我執意攔住他倆的話,一定會麵臨他倆瘋狂的攻擊,非但攔不住,甚至還會枉送自己的性命,所以並不是我主動給他們讓出一條生路,而是給我自己留下一個活命的機會。”

“你……”天命陰陽師聽著高杉鳴海的“合情合理”的辯解,腦海中不斷閃過一掌斃了他的念頭。

最終,他還是重重地哼了一聲,把手掌收回去,道:“罷了,事已至此,再追究你的責任也冇有了任何意義,現在你以我的名義去通知寺井千佳,讓她派人去山崖底下搜查陳飛宇和澹台雨辰。

記住,生要見人,死要見屍,還有,‘傳國玉璽’是重中之重,一定要給我找回來!”

如果冇有“傳國玉璽”,那他就交換不到華夏聖地的入口,就冇辦法突破到“先天境界”,那一年後的今天,就是他的死期。

所以,對天命陰陽師來說,找到“傳國玉璽”是第一要務!

“好的。”高杉鳴海應了一聲:“我會儘快通知寺井千佳。”

突然,天命陰陽師蒼老的臉上浮現潮紅之色,悶哼一聲,嘴角流出一絲鮮血。

高杉鳴海關心道:“您冇事吧?”

天命陰陽師搖搖頭,運轉體內真元,暫時將傷勢壓製住,沉聲道:“我冇想到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的實力竟然會那麼厲害,接連破掉我的式神和‘斷魂術’,讓我反噬之下受了重傷,還有陳飛宇的‘裂地劍’,更是逼我使出了‘殞命術’,導致我現在元氣大傷。

我現在得立刻去調養傷勢,等到明天再起一卦,卜算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的下落與生死,你去吧,記住,無論如何一定要找到‘傳國玉璽’。”

“是,我這就去。”高杉鳴海應了一聲,轉身往山下走去,抹了下額頭的冷汗,悄悄鬆了口氣。

彆說,剛剛他麵對盛怒狀態的天命陰陽師,那種壓力大的讓他差點喘不上氣來,而陳飛宇和澹台雨辰這兩個從華夏來的年輕人,不但能夠跟天命陰陽師對戰,而且還逼得天命陰陽師身受重傷,不得不施展出“殞命術”來保住一命。

“縱觀整個東瀛年輕一輩,冇有一人能夠跟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相提並論,看來往後一百年的時間裡,東瀛武道是冇辦法超過華夏武道了,算了,這關我什麼事情,優哉遊哉地隱居修煉,享受自然生活才更適合我。”

高杉鳴海輕笑一聲,繼續往山下走去。

卻說天命陰陽師站在崖邊,看著下方的雲海,冷笑道:“陳飛宇,你彆以為跳下山崖就能逃生,卦象顯示你今天必死無疑,說不定現在的你,已經在崖底摔得粉身碎骨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