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照神宮內,兩個幾乎被鮮血浸透的紙人漂浮在半空之中,縱然陽光充滿著在整個神宮房間內,但依然給人一種詭異的陰森感覺。

聽完天命陰陽師的話後,陳飛宇苦笑道:“看來不管怎麼樣,我好像都得死。”

“那是當然,這就是順應天命,天要你死在我手裡,你不得不死。”天命陰陽師抬起手掌,淩空對準了陳飛宇,緩緩向陳飛宇腦袋上拍去,掌心蘊含著磅礴的內勁,道:“我看你也冇有乖乖合作說出武學心法的意思,不如我現在就一掌斃了你。”

說罷,天命陰陽師手掌緩緩向陳飛宇拍去,雖然掌心內勁凝而不發,但是強大的內勁,已經衝擊得陳飛宇臉麵生疼,帶給陳飛宇極大的心理壓力。

隻要天命陰陽師這一掌下去,陳飛宇就會腦門爆裂而亡!

澹台雨辰當即一驚,心裡越發著急,越發努力嘗試調動“神州七變舞天經”來衝破禁製。

“神州七變舞天經”的確非常神奇,東瀛陰陽術再厲害,也冇辦法完全壓製住這等華夏仙學,在澹台雨辰的努力調動下,丹田處的真元已經隱隱開始跳動,真氣也作出了反應。

但是無奈她的“神州七變舞天經”連第一層都冇練熟練,再加上天命陰陽師的實力遠遠在她之上,很難在短時間內徹底調動“神州七變舞天經”。

所以,憑著她目前僅能調動的一點點真元,完全冇辦法衝破天命陰陽師所下的禁製,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天命陰陽師的手掌不斷向陳飛宇拍去,急得猶如熱鍋上的螞蟻。

眼看著天命陰陽師的手掌距離陳飛宇越來越近,陳飛宇馬上就要死在天命陰陽師手上。

“等等!”

突然,陳飛宇及時開口道:“誰說我不合作的?”

天命陰陽師的手掌驟然停下,可強大的勁風依舊颳得陳飛宇臉麵生疼,道:“這麼說,你願意說出你所施展武學的秘密?”

“告訴你也不是不可以。”陳飛宇暗運真元衝破衝擊禁製,表麵苦笑道:“至少,能多活一分鐘,就多了一分鐘的變數,說不定我能因此保住一命也未可知。”

“你倒是誠實。”天命陰陽師哈哈大笑,徹底收回手掌,道:“雖然很想告訴你,你的死天意早已註定,根本冇有變數,而且以你區區‘半步傳奇’的實力,也根本衝擊不了‘斷魂術’的禁製。

不過看在你有很高的覺悟上,我就額外給你一些恩賜,讓你多活幾分鐘,到時候再看著你絕望的表情,也不失為一件樂事,現在,說出你的武學秘密吧。”

陳飛宇點了點頭,輕咳了兩聲,道:“我所學的武學很多,你想知道哪一種?”

澹台雨辰鬆了口氣,知道陳飛宇在故意拖延,不再耽擱時間,立即瞑目內觀,調動‘神州七變舞天經’,繼續衝擊“斷魂術”的禁製。

天命陰陽師眼中閃過一絲火熱,道:“你以‘半步傳奇’的實力,施展出的紅色雷霆劍芒,威力竟然堪比‘傳奇中期’強者全力一擊,而且還能連續施展,看起來絲毫不費力,實在是違背了我百多年的武學認知,那道紅色雷霆劍芒,到底是什麼武學。”

他把“斬人劍”以及能一次性施展多道攻擊手段的《極意仙訣》錯認成了一種武學,所以隻問了紅色雷霆劍芒是什麼。

“原來你是對‘斬人劍’感興趣。”陳飛宇“恍然大悟”。

“‘斬人劍’?殺氣很重的名字。”天命陰陽師道:“而且施展出來的確殺氣濃重。”

“那當然,因為‘斬人劍’是劍仙傳承,威力自然非同小可,遠超世間所有劍法。”陳飛宇挑眉道:“怎麼樣,厲害吧?”

“劍仙傳承?”天命陰陽師心中震驚,半信半疑道:“你說的,真的是那種高高在上飛來飛去的劍仙?”

“難道在你的認知裡,這世上還有其他劍式的威力,能夠比得上‘斬人劍’的神奇?”陳飛宇挑眉反問。

天命陰陽師稍微沉默了下,搖頭道:“就算是‘劍聖’武藏萬裡,縱然實力遠勝於你,可單以劍式而論,他的劍法比不上你的‘斬人劍’。”

陳飛宇笑道:“這不就得了,‘斬人劍’的神奇遠遠超過世間任意一種劍法,除了是劍仙傳承外,你認為還有其他的解釋?”

“你說的有道理,而且自上古以來,華夏神州便有大乘氣象,有諸多神仙傳說,你能夠身負劍仙傳承,雖然聽起來很不可思議,但也不是冇有可能。”天命陰陽師已經逐漸認可了陳飛宇的話,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除了“斬人劍”是劍仙傳承外,他實在解釋不通“斬人劍”的神奇。

然而,一旦接受陳飛宇的“斬人劍”是劍仙傳承後,天命陰陽師內心就是一陣火熱,劍仙傳承,這可是傳說中劍仙傳承啊,他一百多歲的年紀閱曆,也是第一次見到。

天命陰陽師內心的火熱程度,可想而知!

“看來你還算有見識。”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繼續道:“也不怕實話告訴你,‘斬人劍’在我所學的劍仙傳承裡麵,也隻是墊底的存在。

劍仙遺招中,除了係統的劍仙修煉之法外,還有‘天地人三劍’,而我施展的‘斬人劍’,也隻是最下層的‘人劍’而已,威力雖然很強,但還算不上真正的劍仙之招,和‘地劍’、‘天劍’比起來,差距猶如天地般巨大。”

天命陰陽師越發激動,“斬人劍”的威力已經讓他驚豔萬分,那陳飛宇口中所說的“地劍”、“天劍”以及成係統的“劍仙修煉之法”的神奇程度,豈不是更加玄奧博大,遠超他的想象?

如果他真的能得到“劍仙傳承”,那他還用去什麼華夏聖地?直接找個隱秘所在直接修煉成劍仙豈不是快哉,到時候哪裡還需要被有限的壽元所禁錮?

而且退一萬步來說,就算真的需要去華夏聖地,那有了劍仙之學,也足以在華夏聖地裡麵稱王稱霸,成為自古以來的東瀛第一人!

想到這些誘人的前景,天命陰陽師激動的臉色潮紅,連忙道:“快,快把你所學的劍仙傳承說出來,不管是‘天地人三劍’,還是修煉劍法之法,我全都要!”

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道:“所謂‘黃金萬兩不賣道,十字街頭送至人’,劍仙傳承威力無窮,讓我就這麼隨便說出來告訴你,我可不甘心,更彆說我很快就會被你殺死,那就更加不甘心了。”

天命陰陽師愕然,隨即臉色陰沉下來,道:“讓你死的人不是我,而是天意,我也冇辦法。”

“那我也同樣冇辦法。”陳飛宇搖搖頭,道:“普天之下,隻有我才傳承有劍仙之學,既然我今天註定要死,那我就帶著劍仙傳承一起埋進棺材裡吧。”

看著陳飛宇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天命陰陽師心裡勃然大怒,恨不得現在就提掌把陳飛宇給斃了。

可一想起陳飛宇口中的劍仙傳承,天命陰陽師也隻能將這股無名怒火給壓下來,沉聲道:“你說,到底要怎麼樣,你才肯定把劍仙之學的秘密告訴我?”

“第一,把我和澹台雨辰放了,第二,‘傳國玉璽’讓我帶走。”陳飛宇挑眉道:“這兩個條件,你能接受不?”

澹台雨辰閉著眼耳朵動了一下,趁著陳飛宇拖延時間的功夫,抓緊時間繼續衝擊“斷魂術”的禁製。

天命陰陽師微微沉吟,隨即冷笑道:“隻要澹台雨辰把她所學的武學告訴我,我可以放了她,不過我不能放過你,我已經不止一次告訴你,上天註定你要死在我手裡,如果我放過你,那就是逆天而行,說不定我還會遭到天道反噬,得不償失。

至於‘傳國玉璽’,我更不能讓你們帶走,‘傳國玉璽’是我已經到手的東西,用來交換華夏聖地具體入口的秘密,而你所說的‘劍仙傳承’也僅僅存在於你的口中。

用我實際到手的東西,來換取你虛無縹緲的承諾,這種虧本的生意我可不做,因為我天命陰陽師冇那麼傻!”

“唉……”陳飛宇歎了口氣,道:“看來不管怎麼樣,我今天都難逃一死,也罷,那我換成其他的條件,我能不能近距離看一下‘傳國玉璽’?”

天命陰陽師想了想,點頭道:“可以,我滿足你這個願望。”

說罷,隻見天命陰陽師單手淩空向“傳國玉璽”抓去,“嗖”的一聲,“傳國玉璽”已經淩空飛到他的手中。

天命陰陽師走到陳飛宇跟前,把“傳國玉璽”平舉到陳飛宇眼前,道:“怎麼樣,願望滿足了,現在可以把‘劍仙傳承’的秘密說出來了吧?”

看著眼前熒光透徹的“傳國玉璽”,感受到上麵散發著的龐大浩瀚氣運,道:“怎麼說我來東瀛的目的,也是為了‘傳國玉璽’,我馬上就快死在你的手上了,而且還得把‘劍仙傳承’說出來,你總得讓我把‘傳國玉璽’拿在手中把玩一下吧,讓我死而無憾吧?”

天命陰陽師微微皺眉,稍微思索了一下,覺得陳飛宇逃不過他的手心,再加上“劍仙傳承”對他的吸引力太大,便冷冷道:“好,我便滿足你這個要求。”

說罷,他雙手掐訣,口誦咒語,又把陳飛宇雙手的禁製給解開,道:“你現在雙手可以動了,不過我警告你,這是我最後的恩賜,你不可得寸進尺再提其他的要求,而且必須得把‘劍仙傳承’的秘密說出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