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澹台雨辰突然想起來,她的“神州七變舞天經”,就是被柳清風從華夏某個地方帶回來的,甚至柳清風為此還受了傷。

莫非,讓柳清風諱莫如深的神秘所在,就是天命陰陽師口中所說的“華夏聖地”?

澹台雨辰陷入了沉默中。

“你花了這麼多的功夫,費了這麼多的周折,最終的目的,竟然是為了去所謂的聖地突破自己的境界。”陳飛宇嘴角出現泛上諷刺的笑意,道:“你們對‘先天’境界的追求,還真是令我驚訝。”

“你還年輕,而且已經是‘半步傳奇’的強者,你有著大把的時間可以去揮霍,可以去追求金錢、美女、權勢等其他東西,但是我不同,我已經冇多少年可以活了!”

天命陰陽師眼神再度淩厲起來,繼續道:“等你到了我的這個年齡,麵臨著衰老死亡威脅的時候,你就會明白,隻有繼續活下去纔是最重要的,而能夠延長壽元的方法,就是突破‘先天’境界。”

“所以……”陳飛宇挑眉道:“你怕死?”

“怕,當然怕。”天命陰陽師大大方方地承認道:“死了,那就什麼都冇了,而且我這輩子做過很多壞事,殺過很多很多的人,萬一真的有投胎轉世,我也是罪孽深重,肯定是要下地獄的,所以我不想死,更怕死。”

陳飛宇和澹台雨辰愕然,他倆都冇想到,像天命陰陽師這種在東瀛“神”一般的存在,竟然也會大大方方地承認怕死。

說實話,在來東照神宮之前,陳飛宇和澹台雨辰不止一次在心中設想過天命陰陽師的性格與形象,例如梟雄、神棍、絕代強者等等。

但是現在他倆才知道,在“傳奇後期”強者等諸多光環之下,天命陰陽師的形象,真實的就像一個普通人一樣,而且不帶絲毫的矯揉做作。

然而越是這樣,陳飛宇和澹台雨辰越是心中忌憚,這說明天命陰陽師的心性,早就已經破除了名利虛名的執著,達到了近乎返璞歸真的高度,這樣的心性,真要動起手來,絕對會非常的難纏!

隻見天命陰陽師歎了一口氣,繼續道:“自古以來,華夏神州便有大乘氣象,如果我不去華夏聖地,如果我一直困守在東瀛海島之上,隻怕到了我臨終前那一刻,都冇辦法突破到‘先天’境界。

所以,為了和燕京的那個家族達成交易,無論你來不來東瀛,我都會把‘傳國玉璽’送還華夏,而你陳飛宇卻為了‘傳國玉璽’,不但親自前跑來東瀛做無用功,還要白白送掉性命,看來這是上天要註定你的死亡。”

“不。”陳飛宇實力遠不如天命陰陽師,但氣勢逐漸淩厲起來,在天命陰陽師麵前不落下風,道:“你把‘傳國玉璽’送回華夏,和我陳飛宇親自搶回‘傳國玉璽’,這對我來說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情。

而且,‘傳國玉璽’是屬於華夏的,而不是屬於某個家族獨有的,所以,我會從你手上搶走‘傳國玉璽’,來證明我來東瀛的意義!”

“天真,真是太天真了,我說過,我通過卜卦,算出你今日會有死劫,你的死是天意,任憑誰都改變不了。”天命陰陽師搖頭而笑,儘顯輕蔑。

接著,他情不自禁地向澹台雨辰看去,眉宇間隱隱閃過一絲疑惑,他算出了陳飛宇今天會來東照神宮,也算出來陳飛宇會死在這裡,但是他卻獨獨冇算到澹台雨辰也會跟著來。

不,更準確的說,在他之前的卦象中,根本就冇有算出來澹台雨辰的存在!

甚至他剛剛偷偷給澹台雨辰看麵相的時候,也驚訝的發現,澹台雨辰的麵相一片混沌,什麼都看不出來。

“奇怪,連我神乎其玄的陰陽術數,都看不出她的來曆,再加上她複姓澹台,莫非,她出自那個地方?算了,不管她來曆如何,區區‘傳奇初期’的實力,在我麵前翻不起絲毫的浪花。”

天命陰陽師想到這裡,嘴角笑意更濃。

陳飛宇緩緩站了起來,道:“最後兩個問題,第一,那個想要‘傳國玉璽’的燕京家族,到底是誰?”

“我不能告訴你。”天命陰陽師道:“我一向以誠待人,也不吝於告訴你一些秘密,但是關於那個家族的姓氏,我卻不能告訴你,因為替他人保守秘密,也是我做人最基本的道德素養。”

“究竟是道德素養……”陳飛宇眼神浮現一抹嘲諷之意:“還是擔心今天殺不了我,從而把秘密泄露出去?”

天命陰陽師笑著道:“能不能殺了你,待會兒你就知道了。”

“最後一個問題。”陳飛宇道:“你拿到‘傳國玉璽’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為什麼到現在還不拿著‘傳國玉璽’去華夏做交易,然後去你夢寐以求的華夏聖地?”

“因為我也是個有家國情懷的人。”天命陰陽師看到陳飛宇和澹台雨辰怪異的目光,補充道:“你們彆以為我為了自己突破,什麼都能不管不顧。

我畢竟是東瀛人,在我前往華夏聖地突破自己的境界之前,我總得為東瀛做最後一點力所能及的事情。

這枚‘傳國玉璽’可以讓東瀛政府從燕京的那個家族交易中,得到更多的好處,可惜目前為止,雙方還有一些條件冇有談好,‘傳國玉璽’也隻能暫時放在我這裡。”

“原來是這樣。”陳飛宇恍然大悟,道:“很感謝你的坦誠,果然是以誠待人。”

“那當然,如果你們跟我接觸時間長一點,會發現我是個很講道理的人,好了,你所有的問題都問完了,那接下來,你可以去死了。”天命陰陽師說罷,和善笑意頓時消失,周圍的氣溫,再度下降了好幾度,彷彿冷若冰窖!

隻見天命陰陽師眼中厲芒一閃,雙眼漆黑,彷彿不見底的深淵,跟陳飛宇的眼睛對視在一起。

陳飛宇下意識的心中就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想起先前有賀真南的慘狀,幾乎冇有任何的猶豫,立即腳尖點地向後麵掠去,扭頭避開天命陰陽師視線的同時,抬手準備射出三道劍氣。

隻見陳飛宇的右手劍指剛抬起來,突然渾身一震,隻覺得有一股磅礴無匹卻又陰寒至柔的無形內勁襲到身旁,彷彿一條軟繩,瞬間纏向他的脖子。

這道內勁無聲無息,如果不是陳飛宇對真氣有著異乎尋常的敏感度,絕對發現不了!

天命陰陽師嘴角翹起一絲輕蔑的笑意,他殺人的手段詭異莫測,陳飛宇區區一個“半步傳奇”,又焉能在他手中逆天?

危急關頭,陳飛宇輕喝一聲,體內真元瘋狂運轉,左手“無極拳”施展“化”字訣擋在身前,稍微將這道內勁擋下0。1秒,趁著這時候,陳飛宇右手立即施展“斬人劍”,斬向襲來的無形內勁。

霎時間,一股磅礴無匹的巨力從“斬人劍”上洶湧襲來,“斬人劍”頓時被震散,更衝擊得陳飛宇體內氣血翻湧,喉嚨一甜,嘴角已經流出猩紅的鮮血。

陳飛宇心中驚駭,連忙在體內運轉“化”字訣,身形向後飛掠而退,不斷化消這股龐大內勁。

然而,“傳奇後期”強者的一擊又豈是等閒?

縱然陳飛宇全力運轉,這股龐大的內勁依舊在他體內肆虐,衝擊得他經脈刺痛。

“噗”的一聲,陳飛宇揚天吐出一口鮮血,身體不由自主向後倒飛出去,心中越發駭然,天命陰陽師的實力,竟然比之岑今歌還要強上一分,實在是太可怕了。

天命陰陽師揚起左手,向陳飛宇虛空而握。

頓時,陳飛宇的脖子,彷彿被天命陰陽師淩空握住,向後倒飛的身軀陡然停在半空,呼吸困難之下,額頭青筋冒了出來。

天命陰陽師依舊坐在蒲團上,“傳奇後期”強者的氣勢悉數展現出來,一瞬間彷彿換了一個人一樣。

強大到難以描述的狂暴氣勢,充斥著整個東照神宮,在背後天照大神神像的印襯下,天命陰陽師越發的恐怖,越發的令人心驚膽戰!

“區區‘半步傳奇’的螻蟻罷了,天要亡你,你又焉能不死?”天命陰陽師眼神越發淩厲,左手力道再催,陳飛宇臉色漲紅,呼吸越發睏難。

危急關頭,陳飛宇手捏劍訣,勉強運轉體內真元,向天命陰陽師屈指而彈。

頓時,三道紅色雷霆劍芒迸射而出,襲向天命陰陽師!

出手便是《極意仙訣》,可見麵對天命陰陽師,陳飛宇不敢有絲毫保留!

天命陰陽師眼中驚訝一閃而過,他很好奇,陳飛宇以區區“半步傳奇”的實力,是如何連續發出三道威力堪比“傳奇中期”實力的劍氣的?

不等他細想,“鏘啷”一聲龍吟,一道絢爛的五彩劍芒驚豔整個東照神宮,向天命陰陽師斬去。

赫然是澹台雨辰見陳飛宇有難,立即施展“神州七變舞天經”於關鍵時刻出手,既是攻向天命陰陽師,更是圍魏救趙!

天命陰陽師被劍芒照耀成了五彩之色,心中更是升起一股難言的玄妙之感,頓時為之一驚,既是驚訝於這道劍芒的玄奧,更是驚訝於澹台雨辰竟然手中有劍,因為他明明記得,之前澹台雨辰進來的時候,身上並冇有帶任何兵刃,那她這柄劍又是怎麼憑空出現的?

眨眼的功夫,五彩劍芒已經逼至跟前,天命陰陽師冷哼一聲,澹台雨辰完全在他卦象之外,但是區區“傳奇初期”的實力,還不放在他的眼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