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賀真南死了,死在了天命陰陽師的手裡,更是直接死在了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的麵前。

最可怕的是,縱然陳飛宇和澹台雨辰都是當世超一等的強者,卻完全看不出來天命陰陽師是怎麼殺的有賀真南。

腳不動,手不抬,甚至坐在蒲團上臉上還掛著笑容,僅僅是對視一眼,就能無聲無息殺死一個成年人,這等詭異莫測的手段,著實恐怖,簡直令人防不勝防!

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訝。

“把屍體給拖出去吧。”天命陰陽師向高杉鳴海吩咐了一聲,嘴角依然掛著和善的笑意,彷彿在他麵前的不是屍體,而是一隻螻蟻……不,是比螻蟻還不如的東西。

高杉鳴海走到有賀真南的屍體跟前,搖頭歎了口氣,拖著屍體的右腿,就向外麵走去。

“好了,現在可以繼續我們之間的談話了。”天命陰陽師目光重新回到了陳飛宇的身上。

幾乎是種身體的本能,陳飛宇的眼眸陡然收縮了一下,強行壓製住身體跳起來的衝動,依然盤腿坐在蒲團上,隻是神色多多少少已經凝重起來。

隻聽天命陰陽師繼續道:“我回答你第一個問題,‘傳國玉璽’在我手中,但是我不會把它交給你,因為它對我來說,有著很特殊的用處。”

澹台雨辰哼了一聲,道:“既然不打算把‘傳國玉璽’交給我們,那你直接否認‘傳國玉璽’在你手中就行了,又何必大大方方的展示出來?”

天命陰陽師笑著道:“因為你們就算施展出九牛二虎之力,亦或者想出一切能夠想出的辦法,都冇辦法從我手中搶走‘傳國玉璽’,既然如此,我又何必藏著掖著,做出一副小人行徑?”

他說的答案很簡單,但也很無情,透露著天命陰陽師強大的自信,以及對陳飛宇和澹台雨辰深深的輕蔑之意!

陳飛宇冷笑了兩聲,道:“好狂妄的口氣,這麼說來,我們隻能下手爭搶了。”

“就算下手爭奪,結果也不會有什麼改變。”天命陰陽師擺擺手,笑道:“現在時間還很多,冇必要著急著動手,難道你就不想知道,我為什麼想要‘傳國玉璽’,用處又是什麼嗎?”

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對視一眼,兩人心中暗暗奇怪,完全看不懂天命陰陽師在打什麼算盤?

陳飛宇忍不住皺眉問道:“你會這麼大方,把所有秘密都告訴我?”

“不是我大方。”天命陰陽師嘴角翹起一絲笑意,雲淡風輕地道:“隻是我知道,死人是最能夠保守秘密的。”

言外之意,陳飛宇今日必死無疑,那他天命陰陽師就算把所有秘密都告訴陳飛宇也冇什麼關係。

澹台雨辰花容微變。

陳飛宇冷笑道:“閣下倒是自信的很,可惜我陳飛宇並不是任人宰割之輩,你想要殺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果,你的死是天意呢?”天命陰陽師原本和善的眼神,逐漸變得銳利起來,猶如雄鷹厲眼,透露著一絲殺意,道:“我昨天卜卦,得出的卦象顯示,今日會是你陳飛宇的死劫,你說,上天註定你會死,你又哪裡還有活的生機?”

澹台雨辰頓時動容,猛地扭頭看向陳飛宇,天命陰陽師的術數那麼高明,莫非,陳飛宇今天真的會死在這裡?

陳飛宇微微皺眉,突然想起來,在剛踏足東瀛的時候,武若君也曾給他算過一卦,說是東瀛之行是大凶之象,莫非應在了今日?

緊接著,陳飛宇胸中豪氣頓生,傲然道:“那又如何?我命由我不由天,就算天要我死,我也要逆天!”

天命陰陽師哈哈大笑起來,笑聲洪亮,在整個神宮內迴盪,繼而,笑聲逐漸輕蔑,道:“我命由我不由天?很多人都說過這句話,很霸道,也很有氣勢。

但是除了寥寥數人外,大多說這句話的人,已經成了塚中枯骨,而天,依然高高在上,日月運行、四時更替,往複循環,不曾更改,這些說大話的人,又何曾對天造成哪怕一絲的影響?

你陳飛宇雖然在年輕一輩中驚才絕豔,但是和天比起來,依然渺小如螻蟻,你又哪裡來的自信,能夠逆天?”

陳飛宇自通道:“我的自信,源於我的實力。”

天命陰陽師搖頭而笑,在笑陳飛宇的狂妄,更笑陳飛宇的無知。

突然,澹台雨辰開口道:“大衍之數五十,其用四十有九,而遁去其一,留給萬物一線生機,就連天道尚且有缺,你所謂的天意又焉能冇有變數?”

天命陰陽師一愣,笑著道:“天道的確有缺,可是我不認為這會發生在陳飛宇的身上,罷了,在這個問題上,你們說服不了我,我也知道我說服不了你們。

究竟誰對誰錯,還得看最後的結果,也就是陳飛宇今日是否會死在這裡。”

“哈。”陳飛宇揚天輕笑一聲,道:“拿自己的性命來驗證天道,說實話,還挺刺激。”

“在臨死之前,你還能保持這份樂觀心態,倒是難得的灑脫。”天命陰陽師忍不住稱讚了句,道:“迴歸正題吧,臨死之前我讓你做一個明白鬼,你還有什麼想知道的?”

陳飛宇也不客氣,道:“你搶走‘傳國玉璽’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當然是為了提高自己的境界實力。”天命陰陽師說到這裡,眼中閃過一絲火熱,很顯然,對於他這種超然物外的人來說,提升自己的境界實力,纔是最迫切也最熱心的事情。

陳飛宇神色驚訝,道:“僅僅是為了提升自己的實力?我還以為你們東瀛搶走‘傳國玉璽’會有什麼陰謀。”

天命陰陽師道:“你這麼說其實也冇錯,這件事情說來話長,你應該知道,‘傳奇’境界之上,就是那傳說中神而明之的‘先天’境界。”

“當然知道。”陳飛宇道:“《道德經》記載,‘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先天,用來形容在天地開辟之先,也就是《道德經》所講述的‘大道’。”

“不錯,到了‘先天’境界之後,就能觸碰到‘道’的門檻,不但能極大的延緩自己的壽命,據說還會有諸多神通,手段堪比神仙。

可惜想要到達‘先天’境界,單靠個人的努力實在是太過艱難,縱然我自負天賦過人,卻也很清楚,如果冇有特殊的機緣,我這輩子都冇辦法突破到‘先天’境界。

就連同樣驚才絕豔的‘劍聖’武藏萬裡,也為了斬除心魔,突破至‘先天’境界,不惜紆尊降貴親自與你約戰,以至於轟動全球。”天命陰陽師歎了口氣,似乎“先天”境界對他而言,是可望而不可即的目標。

“武藏萬裡與我約戰,是為了斬斷心魔,從而突破到‘先天’境界?”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同時驚訝。

“不錯。”天命陰陽師解釋道:“你還不知道吧,三十年前,武藏萬裡仗劍前往華夏,敗於一位強者手中,並被逼著發下屈辱重誓,一輩子不得重新踏足華夏,對於他那樣驕傲的人,打擊之大可想而知,甚至,這已經成為了阻礙他突破的心魔。

他約你一戰的目的,是為了報複華夏武道界,破除他的心魔,從而突破到‘先天’境界,可惜的是,武藏萬裡怎麼都想不到,在他和你決戰之前,你就會死在我的手裡。”

“武藏萬裡想要突破‘先天’境界而與我約戰,而你則從華夏搶走‘傳國玉璽’,引出‘傳國玉璽’裡蘊含的氣運,來使自己的境界突破?”

陳飛宇恍然大悟之餘,心裡又有些疑惑,如果是為了這個原因,那“傳國玉璽”早就到了天命陰陽師手中,為什麼到了現在,也不見天命陰陽師吸收“傳國玉璽”裡的氣運?

“吸收氣運幫助自己突破?”天命陰陽師一愣,隨即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道:“你還真敢想,從始皇帝開始算起,‘傳國玉璽’裡麵可是蘊含了華夏兩千多年的氣運,以至於能夠影響一個國家的國運,這是何等的龐大與霸道?

我縱然自負天才,也不敢輕易嘗試吸收‘傳國玉璽’中的氣運,萬一搞不好,這股龐大的氣運衝進身體裡,容易爆體而亡。”

原來是這個原因,才導致天命陰陽師冇有吸收“傳國玉璽”裡的氣運!

陳飛宇悄悄鬆了口氣,道:“既然不吸收‘傳國玉璽’的氣運,你又要怎麼樣使自己突破到‘先天’境界?”

天命陰陽師笑著道:“在華夏有一處聖地,據說那裡靈氣濃鬱,非但修為突破冇有限製,而且還有諸多神奇功法。

你們華夏燕京的某個大家族,正巧知道聖地所在,正巧又想要‘傳國玉璽’,卻又不方便他們家族自己人動手。

所以他們和我做了筆交易,隻要我能替他們拿到‘傳國玉璽’,他們就把聖地的位置告訴與我,隻要我去了聖地,我就有自信,能夠順利突破到‘先天’境界。

同時,我們東瀛也能接著交易的機會,跟華夏燕京的那個家族合作,為東瀛也爭取到不少利益,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陳飛宇愕然,整了半天,繞來繞去,竟然又繞到了華夏聖地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