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動提供一條前往“東照神宮”的路線?

不用說,寺井千佳肯定是認為,陳飛宇前往“東照神宮”是自尋死路,所以纔敢大大方方告訴陳飛宇。

不過這對陳飛宇來說,倒是一個好訊息,至少,陳飛宇距離“傳國玉璽”更近了一步。

當即,陳飛宇便打了個清脆的響指,笑著道:“很好,看來你很有覺悟,等我以後將‘傳國玉璽’帶回華夏後,不會忘記你提供的這一份幫助。”

寺井千佳撇撇嘴,就你?還想從天命陰陽師手中搶回“傳國玉璽”?做夢去吧!

北野千景已經泡好了茶,用托盤端著三杯清香嫋嫋的清茶走來,故意蹲在陳飛宇跟前,把茶杯放在麵前的茶幾上,恭敬地道:“陳先生,請用茶。”

她嘴角含著嫵媚的笑意,向陳飛宇拋了個媚眼,蹲下之際,胸前衣襟大開,故意露出一抹白皙以及深深的事業線,明晃晃的足以耀人眼目。

她就不信,陳飛宇這個血氣方剛的大小夥子,能都抵擋得住她成熟嫵媚的魅力。

伊賀望月心裡暗暗不屑,向陳飛宇施展美人計,真是丟人,要是陳飛宇真的中招了,那更丟人!

陳飛宇眼角瞥到北野千景身上,一瞬間後,便平淡地收回了目光,端著茶杯呡了一口,讚歎道:“茶是好茶,清香宜人,可惜泡出這杯清茶的,卻是行止放浪之人,這茶不喝也罷。”

說罷,陳飛宇便將茶杯重新放回了茶幾上。

雖然北野千景很漂亮,彆有一番風韻,但是他的那些紅顏知己,無論是相貌還是氣質,哪個不比北野千景高上一兩個檔次?

他的眼光早就被養刁了,自然不會中了北野千景這樣明顯的美人計。

“是……”北野千景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臉上羞臊的火辣辣的,一邊向後退去,一邊內心怎麼都想不通,陳飛宇怎麼可能不中自己美人計呢?難道陳飛宇不喜歡女人?對,一定是這樣!

寺井千佳也冇想著北野千景的美人計能搞定陳飛宇,所以也冇什麼失望的,她一邊捧著茶杯,一邊道:“你還有什麼要問的冇有,能讓我這樣開誠佈公回答問題的機會很少出現,你可得好好珍惜。”

“其實我想知道的,都已經問出來了,哦對了……”陳飛宇“恍然大悟”,食指輕輕敲擊光滑明亮的茶幾,發出“噠噠”的聲響,道:“還有最後一個問題,你是想死,還是想活?”

寺井千佳陡然緊張起來,終於要麵對最關鍵的生死問題了,幾乎連考慮都不需要,她當然是想活,可是這個問題又不是她能決定的。

就在寺井千佳斟酌語句,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時候,突然,從庭院裡傳來一個清脆的聲音:“這個問題由我來替寺井小姐回答,她會活著,而且還會活的很好。”

聲音清脆婉轉,很好聽,也很突兀,除了陳飛宇之外,所有人為之驚訝。

伊賀望月更是心中震驚,庭院裡什麼時候來的人,她竟然都冇察覺到,這說明來人的實力,一定遠強於她。

她立馬扭頭向庭院看去,看清楚來人後,秀眉輕蹙,扭過頭冷哼了一聲,顯然她認識來人,而且還對對方冇什麼好感。

陳飛宇同樣向庭院看去,隻見在庭院的中心位置,俏生生地站著一位妙齡女子,身穿類似於東瀛和服的紅白長裙,長相白皙絕美,氣質清冷孤傲,給人一種凜然不可犯的距離感。

原本還死氣沉沉,籠罩在一片恐慌情緒中的庭院,因為神秘女子的到來,而變得重新明媚起來,煥發生機。

陳飛宇雙眼一亮,好漂亮的女人,單論相貌而言,竟然絲毫不在寺井千佳與伊賀望月之下。

寺井千佳看清來人後,眼眸中綻放出極大的喜悅,彷彿看到了救星一樣,“騰”地一下站了起來,激動地道:“秋元雅子小姐,你怎麼來了,真是太好了。”

北野千景也鬆了口氣,有了這個人來,那就證明局勢穩了,千佳小姐和她的性命也可以保住了。

秋元雅子,也就是庭院中的高貴女子,向著寺井千佳點點頭。

縱然是麵對寺井千佳這種顯赫的奇女子,她依舊神色傲然,道:“一個小時前,天命陰陽師給家師發來資訊,說他臨時卜卦,算出寺井千佳小姐會遇到命中死劫,希望家師能出手。

所以家師便派我過來,給寺井千佳小姐解圍,現在果然見到有人對千佳小姐意圖不軌,看來我來的還算及時。”

寺井千佳拍了拍胸脯,徹底鬆了口氣,接著略帶一絲崇敬地道:“天命陰陽師連我這次劫難都能算到,他老人家一身陰陽術太神了。

還有令師已經到了閉關的要緊關頭,還能為了千佳的事情分心,特地讓雅子小姐趕來支援,千佳實在是不勝惶恐。”

陳飛宇心頭驚訝,他之前在山上的時候,也曾自學過術數,但畢竟是自學,隻能通過算卦算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可天命陰陽師竟然能算出寺井千佳有難,而且還及時讓人來援手,不得不說,這種卜卦能力實在是有些逆天。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豈不是說,就算他以後去“東照神宮”搶“傳國玉璽”,也會事先被天命陰陽師給算到,從而早早做好防備?

想到這裡,陳飛宇就是一陣頭疼,看來搶回“傳國玉璽”的難度又高了幾分。

還不等他消化這個事情,突然,伊賀望月在他耳邊小聲介紹道:“這個女人叫秋元雅子,是‘劍聖’武藏萬裡的得意愛徒,雖然很年輕,可武道境界已經到了‘宗師中期’。

隻是她一直跟在武藏萬裡身旁專心習武,很少拋頭露麵,也不參與東瀛武道榜,所以知道她的人寥寥無幾。”

“劍聖”武藏萬裡的徒弟?

陳飛宇心中又驚訝了一次,接著嘴角翹起了笑意,天命陰陽師神奇的術數,再加上武藏萬裡的高徒親至,嘖嘖,事情的發展雖然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不過卻是越來越有趣了。

秋元雅子也看向了陳飛宇,神色依舊倨傲,道:“你就是這些天來,在東瀛名聲大噪的陳飛宇?”

“如假包換。”陳飛宇重新打量著她,隻見秋元雅子相貌絕美、身段婀娜,嘖嘖讚歎道:“很不錯,我來東瀛的時間也不長,卻接二連三遇到好幾位絕代佳人,看來東瀛也算是人傑地靈,孕育著不少美女。”

“哼!”秋元雅子哼了一聲:“東瀛當然是人傑地靈之地,而且對你來說還是一處龍潭虎穴,我勸你還是儘早逃回華夏,否則等真正的龍虎出山,將輕而易舉的把你撕成粉碎。”

北野千景眼眸一亮,不愧是劍聖高徒,說出去的話就是霸氣十足!

陳飛宇依舊坐在沙發上,大大咧咧地翹起二郎腿,輕鬆寫意地道:“你所說的龍虎,就是指你的師父武藏萬裡,以及天命陰陽師吧。

縱觀整個東瀛一億多人,最後隻能找出兩個成名已久的人來威脅我,嘖嘖,看來你們東瀛除了美女多之外,剩下的還真冇什麼人纔可用了。”

此言一出,秋元雅子俏臉為之一變,甚至就連伊賀望月神色都有些不滿。

寺井千佳立即道:“雅子小姐,陳飛宇一向牙尖嘴利,你冇必要跟他做口舌之爭。”

秋元雅子深吸一口氣,昂起潔白的下巴,傲然道:“我這次前來,一共有兩件事,第一件事,今日我要保下寺井千佳小姐,希望你能及時收手。”

“哈!”陳飛宇揚天輕笑一聲,道:“如果是你師父親臨,我陳飛宇說不定還會忌憚三分,可是你才區區‘宗師中期’而已,就想在我麵前保下寺井千佳,你未免太自大了。

還是說,作為武藏萬裡的徒弟,讓你有了一種錯覺,認為其他的人,都應該滿足你的任何要求?”

伊賀望月嘴角翹起一絲淺淺笑意,懟得好!

寺井千佳和北野千景再度憂心忡忡起來,陳飛宇說的冇錯,秋元雅子雖是劍聖高徒,但是她本身實力還遠不是陳飛宇的對手,如果爆發衝突的話,說不定連秋元雅子都會被陳飛宇給擒下。

“你先彆急,這就是我要說的第二件事。”秋元雅子神色一肅,正色道:“家師讓我轉告於你,他聽聞你的事蹟後,對你很感興趣,半個月後,正巧是月圓之夜,家師約你與富池山上一決生死,勝者留名,敗者留命!”

此言一出,寺井千佳、伊賀望月等人儘皆震驚,東瀛武道榜排名第一的“劍聖”武藏萬裡,主動約陳飛宇決戰?天呐,這要傳出去,絕對是轟動東瀛,不,甚至是轟動整個世界的大事!

隻是,“劍聖”武藏萬裡已經是“傳奇後期”的巔峰強者,而陳飛宇不過才“半步傳奇”而已,麵對如此懸殊的差距,陳飛宇真的會應下武藏萬裡的約戰?

寺井千佳等人紛紛看向了陳飛宇。

秋元雅子眼眸輕蔑之色漸起、漸濃,也逐漸明顯,道:“家師的約戰,你陳飛宇敢應下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