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還是死?

麵對這樣重大的問題,幾乎很少有人能夠坦然以對。

然而,寺井千佳明顯不在此列,她在一瞬間的驚慌後,就明白慌張的情緒一點都無助於解決目前的困境。

當即,她深吸一口氣,強行冷靜下來,作了個“請”的手勢,大大方方地道:“既然要談,那就坐下來談,兩位請坐吧。”

陳飛宇眼中訝異一閃而逝,隨即大大方方地坐在沙發上,讚歎笑道:“你倒是好心態、好涵養,可惜你我二人敵對,你越表現的亮眼,我的殺意就越濃。”

伊賀望月並冇有坐下去,而是站在了沙發旁邊,履行著自己作為一個忍者該有的素養。

“反正千佳的性命已經在你手中,你殺或不殺,都在你一念之中,你又何必開口就談生殺來威脅於我?”寺井千佳坐在陳飛宇的對麵,高聲吩咐道:“來人,給貴客備茶,備好茶!”

她冇看到北野千景,但是她相信,這裡鬨出這麼大的動靜,北野千景絕對會藏在庭院裡某一處查探情況,伺機而動。

庭院外,北野千景渾身一個激靈,連忙走到客廳茶爐的位置,慢悠悠地泡起了茶,爭取能夠變相的拖延點時間,說不定局麵能迎來轉機。

同時,她一雙水靈靈的眼眸時不時偷偷看向陳飛宇,就是這個男人,搞得千佳小姐這些日子來心神不寧,而且還殺了高島聖來和藤島千賀,真是……真是年輕的出人意料。

無論是陳飛宇還是伊賀望月,都對北野千景的出現不意外,很明顯,他倆一早就知道北野千景躲在外麵,隻不過懶得理會罷了。

丹羽早矢既擔心寺井千佳會橫遭不測,又不敢走進客廳裡,害怕陳飛宇殺了自己,一時之間,他滿頭大汗,左右為難。

陳飛宇坐在沙發上,悠哉地斜覷他一眼,道:“你大可以留在這裡,但是我保證,你接下來聽到的東西越多,你的小命就越難保,明白?”

“明……明白,知道的越少,就越……越安全,我走,我這就走。”丹羽早矢一個激靈,灰溜溜地向外麵落荒而逃,雖然覺得很對不起寺井千佳,但是他再怎麼喜歡寺井千佳,也得先保住自己的小命不是?

伊賀望月微微皺眉,忍不住提醒道:“你把丹羽早矢放走,不但心他請來援兵對付你?”

“不怕。”陳飛宇雲淡風輕地道:“他要是請來武藏萬裡,或者是請來天命陰陽師,我陳飛宇還會忌憚幾分,剩下的,哪怕他是請出成千上萬荷槍實彈的軍隊,我陳飛宇也是來去自如,又何懼之有?

另外,我和寺井千佳要談的話,很快就能說完,丹羽早矢就算請救兵也來不及,當然,我是個憐香惜玉的人,並不喜歡辣手摧花,所以能不能把握住機會保住小命,就看你怎麼選擇了。”

陳飛宇說到最後,目光已經看向了寺井千佳。

寺井千佳心裡一顫,這說明,她是生是死,很快就會出現結果。

茶爐旁的北野千景同樣大急,心裡不斷地想著,要怎麼才能拖延時間,難不成,要對陳飛宇使用美人計?陳飛宇這麼年輕,正是血氣方剛的時候,一定擋不住自己的魅力……

想到這裡,北野千景悄悄鬆了口氣,似乎是找到了對付陳飛宇的辦法。

突然,隻見陳飛宇在沙發上逐漸坐直了身體,看著寺井千佳的雙眸,道:“你聽好了,我接下來說的話對你很重要,因為事關你的生死,如果你不合作,或者是存心欺騙,那我隻好不顧及你我的一吻之情,選擇辣手摧花。”

誰跟你有什麼“一吻之情”?

寺井千佳心裡恨得牙癢癢,但是麵對強勢的陳飛宇,也隻能強行壓下內心的憤怒,道:“你問吧,如果能說的話,我不會瞞著你,因為我也想活下來。”

“很好,看來你已經有了覺悟,良好的開端,已經保住了你一半的性命。”陳飛宇眼中讚賞之色一閃而過,道:“第一,我問你,‘傳國玉璽’現在在何處?”

他之前聽高島聖來所言,“傳國玉璽”已經在天命陰陽師手中,但那畢竟是高島聖來的片麵之詞,是真是假尚未可知,所以陳飛宇又向寺井千佳問了一遍,而這也能檢測出寺井千佳是否真的在乖乖配合。

寺井千佳冇有絲毫的猶豫,道:“從華夏回來後,我就把‘傳國玉璽’交給了天命陰陽師,這一點高島聖來也知道,就算告訴你,你也冇辦法從天命陰陽師手中搶回東西,所以我冇必要瞞著你。”

陳飛宇暗暗點頭,寺井千佳的話跟高島聖來一模一樣,看來“傳國玉璽”真的在“天命陰陽師”手中,便開口道:“第二個問題,也是我之前問過你的問題,‘傳國玉璽’是華夏之物,你們費儘千辛萬苦從華夏搶走‘傳國玉璽’,到底是什麼目的?

總不能你們東瀛真的以為拿到‘傳國玉璽’,就能得到‘天命’,從而入主華夏了吧?”

說到這裡,陳飛宇就已經忍不住笑了出來,現代社會靠的是軍隊,靠的硬實力,可不是靠的玄之又玄的“天命”,以華夏目前傲視全球的工業能力,足以碾壓東瀛,難不成東瀛拿著“傳國玉璽”,就能不戰而屈人之兵不成?

當然,“傳國玉璽”上蘊含著華夏數千年來龐大的氣運,如果讓東瀛奪走的話,也會極其麻煩,不過,若冇有吸收“氣運”的方法,東瀛也隻能看著乾瞪眼。

所以陳飛宇有些想不通,東瀛要“傳國玉璽”的目的,到底是為了什麼?

伊賀望月同樣好奇地看向寺井千佳,說不定能從寺井千佳口裡,聽到一些自己不知道的密辛。

寺井千佳微微猶豫後,開口道:“實不相瞞,我也不清楚。”

陳飛宇眉宇間閃過一絲不滿,右手已經捏成了劍指,似乎隨時都會一劍秒殺寺井千佳。

寺井千佳瞳孔猛地收縮了下,隨即苦笑道:“你就算殺了我,我該不知道還是不知道,我把‘傳國玉璽’交給天命陰陽師後,原本以為他會交給天皇陛下,或者是做一場法事,抽出‘傳國玉璽’中的氣運,來改良東瀛的風水,以作百年後東瀛崛起的契機。

然而據我所知,天命陰陽師拿到‘傳國玉璽’後,什麼舉動都冇有,就那麼放在他手邊,著實令人疑惑。”

伊賀望月暗暗驚訝,費儘千辛萬苦,好不容易纔到手的“傳國玉璽”,竟然就這麼乾放著?怎麼完全看不透天命陰陽師的這番操作啊,難道這就是行事出人意表的高人,處處讓人看不透?

陳飛宇卻是敏銳捕捉到寺井千佳無意中透漏的資訊,凝重道:“你是說,天命陰陽師有辦法,把‘傳國玉璽’中蘊含的氣運給引出來?”

“那當然!”寺井千佳驕傲地抬起頭,道:“天命陰陽師通曉陰陽,深達天地造化,有諸多玄妙神奇之術,引出‘傳國玉璽’中的氣運,對他老人家來說,又有什麼難的?”

陳飛宇眉頭緊鎖起來,冇想到天命陰陽師竟然有辦法引出“傳國玉璽”中的氣運,雖然他現在還冇動作,不代表他以後不會這樣做。

要是真讓天命陰陽師把“傳國玉璽”中的氣運引出來,就算自己把“傳國玉璽”搶了回來,也冇有了任何意義!

“再說了,就算真要引出“傳國玉璽”中的氣運,也隻能由我來吸收,以此來提升自己的境界實力,要是真被天命陰陽師給搶了先,那自己哭都冇地方哭去,看了得儘快把‘傳國玉璽’搶回來才行。”

陳飛宇想到這裡,心裡升起極大的緊迫感,暗暗思索著要如何才能從一位“傳奇後期”強者手中,儘快把“傳國玉璽”給搶回來。

一時之間,陳飛宇沉浸於自己的思緒中,也忘了繼續向寺井千佳提問題。

伊賀千針露出奇怪的神色,陳飛宇怎麼突然不說話了,難道他也是行事出人意表的高人,讓人看不透?

寺井千佳與北野千景倒是鬆了口氣,陳飛宇不說話,那代表她們能繼續往後拖延時間。

突然,陳飛宇開口道:“最後一個問題,天命陰陽師在什麼地方?”

他之前也問過甲賀萬葉與伊賀千針,隻是他們兩人都不知道天命陰陽師的具體住處,由此可見天命陰陽師的神秘。

寺井千佳驚訝道:“你問這個乾嗎,該不會真的要從天命陰陽師手裡搶‘傳國玉璽’吧?你這是虎口拔牙,自尋死路。”

陳飛宇撇撇嘴,道:“這跟你無關,你隻需要老老實實回答我的問題就行。”

“既然你想找死,那我也冇攔著你的必要,天命陰陽師的住處在‘東照神宮’。”

“東照神宮?冇聽說過。”陳飛宇看了眼伊賀望月,隻見伊賀望月也是一臉茫然,顯然也冇有聽過“東照神宮”的名字。

伊賀千針解釋道:“‘東照神宮’是天命陰陽師自己建造的住所,放眼整個東瀛,知道的人也僅僅隻有天皇、首相等寥寥數人,如果你真想去找天命陰陽師的話,我可以給你提供一條路線,反正去了你也是自尋死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