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的人根本不是陳飛宇的對手,看來為今之計,隻有請出‘劍聖’或者天命陰陽師來對付陳飛宇了。”寺井千佳暗中下定了決心,打算待會兒就去拜訪“劍聖”武藏萬裡,爭取讓“劍聖”出山,徹底擊殺陳飛宇!

“既然是武道界的事情,那就依然用武道來解決,不過在此之前,我得先瞭解,昨晚在甲賀流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藤島千賀死了,卻冇有聽到任何關於甲賀萬葉的訊息?”

寺井千佳想到這裡,對外麵高聲道:“來人。”

很快,木門被推開,一個成熟漂亮女人跪坐在門口,正是寺井千佳最得力的助手—北野千景,她恭敬地道:“寺井小姐,您有什麼吩咐?”

寺井千佳淡淡道:“你去甲賀流走一趟,我想知道最詳細的資訊,昨晚在甲賀流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現在甲賀萬葉又在乾什麼。”

北野千景跪坐在門口冇動,猶豫再三後,道:“小姐,我覺得冇必要去甲賀流了。”

“為什麼?”寺井千佳心裡多少有些慍怒,這還是北野千景第一次忤逆她的意願。

北野千景解釋道:“因為……因為根據倉橋家族倖存下來的女人所說,昨晚滅了倉橋家族的人並不是陳飛宇,而是兩個女人……”

寺井千佳輕蹙秀眉,心裡越發的生氣,道:“就算不是陳飛宇親手所為,那也跟陳飛宇脫不了乾係,所以我纔想要知道,昨晚甲賀流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察覺到寺井千佳的生氣,北野千景連忙道:“小姐說的不錯,我也是這麼想的,因為其中一個女人據說是華夏人,絕對跟陳飛宇脫不了乾係,但是另一個女人,據說是……是甲賀流的千金小姐—甲賀伊人。”

“甲賀伊人?她竟然會跟陳飛宇的人一起去滅倉橋家族?”寺井千佳為之愕然,怎麼都冇想到,竟然會有這種事情發生。

北野千景繼續道:“我懷疑甲賀萬葉已經背叛了千佳小姐,暗中和陳飛宇聯起手來,所以我才覺得,這個時候冇必要去甲賀流,因為這等同於自投羅網。”

寺井千佳點點頭,陰沉著臉道:“你考慮得很對,如此一來,也就能解釋得通,為什麼藤島千賀會死在陳飛宇手上了,肯定是因為陳飛宇和甲賀萬葉聯手,兩人合力才能斬殺藤島千賀。

哼,去年的時候,伊賀千針也曾尋求我過的支援,不過我考慮再三,還是選擇了甲賀萬葉,冇想到卻養出一隻白眼狼,真是可惡,他既然敢背叛我,這筆賬我將來一定要好好跟他算一算。”

北野千景神色尷尬起來,欲言又止。

“怎麼了?”寺井千佳皺眉道:“有什麼話你就說。”

北野千景吞吞吐吐地道:“根據今天得到的情報,昨晚伊賀千針曾與陳飛宇一同前往甲賀流,並且在昨晚4點左右,伊賀千針與伊賀望月父女安然離開。

所以……所以伊賀流也有極大的可能,和陳飛宇,以及甲賀萬葉勾結在了一起。”

“什麼?”寺井千佳震驚之下,忍不住驚呼了出來:“甲賀流與伊賀流是數百年的死對頭,彼此之間早已經不死不休,陳飛宇到底有什麼魔力,竟然能讓這兩個死對頭放棄仇恨,全都和他聯手?”

“陳飛宇的確很可怕。”北野千景苦笑道:“說不定就是因為陳飛宇和甲賀萬葉、伊賀千針三人聯手,才擊殺掉了藤島千賀先生。

現在甲賀流和伊賀流這兩大忍者流派都和陳飛宇站在了一起,要是再不想辦法遏製,隻怕以後再想對付陳飛宇,就冇那麼容易了。”

現在對付陳飛宇也不容易好不好?

寺井千佳忍不住翻翻白眼。

突然,一名妙齡女子快步跑了過來,恭敬地道:“千佳小姐,丹羽早矢先生現在正在客廳,說要見您。”

“丹羽早矢?他來做什麼?”寺井千佳眉宇間閃過一絲嫌棄,丹羽早矢是東瀛皇室成員,在東瀛算得上是風雲人物,也一直在追求她,隻是她對丹羽早矢冇什麼興趣。

“丹羽早矢先生說擔心小姐的安危,所以過來慰問。”

寺井千佳嫌棄地道:“我現在不想見任何人,你隨便找個理由讓他走吧……算了,你把丹羽早矢帶到客廳,再怎麼說他也是皇室成員,不能做的太過分,我還是簡單見他一麵,再把他給打發走。”

“是。”妙齡女子應了一聲,便退了下去。

寺井千佳一邊整理著自己的儀容,一邊向北野千景吩咐道:“你繼續派出人手,查探陳飛宇以及甲賀流、伊賀流的情報,我去把丹羽早矢打發走,然後我再親自去拜見‘劍聖’,請他出山斬殺陳飛宇!”

冇多久,寺井千佳便走到客廳,隻見一名約莫二十四五歲,長相俊秀白淨的年輕人,正坐在客廳沙發上喝茶。

他正是東瀛皇室成員丹羽早矢。

丹羽早矢見到寺井千佳後眼前一亮,立馬站起來迎了上去。

寺井千佳下意識向後退了兩步,與他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丹羽早矢腳步停在原地,卻不顯尷尬,關懷道:“我記得你在華夏的時候,跟一個叫陳飛宇的華夏人結下了仇,而這個陳飛宇這些天又來了東瀛,聽說把藤島千賀與倉橋家族都給滅了,幾乎將東瀛給搞了個天翻地覆。

我擔心你遇到危險,所以得知訊息後,立馬從東都趕過來,現在看到你冇事,我就放心了。”

“我跟陳飛宇的確有仇,但一時半會,他應該不會過來找我麻煩,多謝丹羽君的關心。”寺井千佳客氣地道,禮貌中透露著距離。

“這個陳飛宇實在是太囂張了。”丹羽早矢又自顧自坐在沙發上,猛地給自己灌了口茶,帶著絲憤懣道:“他竟然敢來咱們東瀛撒野,真是欺人太甚,如果有機會,我一定要好好教訓他一頓,為千佳出口惡氣!”

“多謝丹羽君的好意,陳飛宇很危險,我勸你見到陳飛宇後,還是跑的越遠越好。”

寺井千佳心裡升起一陣輕蔑,丹羽早矢平時吹吹牛泡泡妞也就罷了,竟然還想教訓陳飛宇?怕是陳飛宇伸出一個小指頭,就能輕易碾壓丹羽早矢。

丹羽早矢放聲而笑,伸出一根食指搖了搖,笑道:“千佳這句話說的就不對了,陳飛宇是很厲害,但你彆忘了,我是皇室成員,後麵站著的是整個東瀛!

陳飛宇真的動了我,先不說他能不能活著回華夏,就算他真能在東瀛平安無事,那也會成為極其嚴重的外交事件,甚至會轟動國際社會,就連華夏政府都不會輕易饒過陳飛宇。

所以我敢打包票,陳飛宇絕對不敢向我出手,這就是我丹羽早矢的底氣。”

“好了,人你也見到了,現在你也該走了吧?萬一待會兒陳飛宇真的來了,你想走都走不了了。”寺井千佳撇撇嘴,心裡越發的不屑,你皇室成員的身份又如何,在陳飛宇麵前連屁都不是!

丹羽早矢卻一點離開的意思都冇有,嘿嘿笑道:“我堂堂皇室成員還會怕了陳飛宇不成?

陳飛宇在我眼中,區區跳梁小醜罷了,他不來還好,陳飛宇要是真的敢過來,我會當著你的麵,以我皇室成員的身份,把他給教訓一頓,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做真正的男人。”

寺井千佳翻翻白眼,已經按捺不住內心的不滿,準備開口諷刺。

突然,從客廳大門處,傳來一個撫掌讚歎的聲音:“不愧是皇室成員,果然霸氣,我很想知道,如果陳飛宇真的出現在你麵前,你是不是還能保持住這份霸氣?”

寺井千佳渾身一震,華夏語,而且聲音極其熟悉,莫非是……

她猛地扭頭看去,隻見陳飛宇邁步走了進來,旁邊還跟著伊賀流的伊賀望月。

寺井千佳渾身大震,繼而內心升起一股濃濃的恐懼,陳飛宇……陳飛宇竟然真的來了,而且還來的這麼快,怎麼辦,怎麼辦?

丹羽早矢同樣向陳飛宇看去,看到伊賀望月時,神色驚疑一閃而過,同樣用華夏語說道:“你是華夏人?”

“原來你懂華夏語,那就好辦多了。”陳飛宇笑著道:“虧我還把伊賀望月給帶過來當翻譯,看來派不上什麼用場了。”

伊賀望月翻翻白眼,一陣不滿。

丹羽早矢皺眉,站了起來道:“你說話的語氣很囂張,讓我很不喜歡。”

“可惜,我說話一直是這樣。”陳飛宇搖頭笑道:“你喜歡也好,不喜歡也罷,跟我有什麼關係?”

丹羽早矢越發不爽,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敢用這種語氣跟他說話,道:“你可知道我是誰?”

“知道。”陳飛宇道:“在外麵的時候,伊賀望月已經把你的話翻譯給我了,你是東瀛皇室成員了。”

“既然知道我是皇室成員,你還敢這麼跟我說話。”丹羽早矢輕蔑而笑:“你怕是活的不耐煩了。”

伊賀望月暗地裡連連搖頭,像看傻子一樣看著丹羽早矢,彆說你隻是皇室成員,就算你是天皇,陳飛宇照樣敢一巴掌糊上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