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色下,一輛拉風的紅色跑車在馬路上疾馳,向和靈市飛馳而去。

和靈市就是倉橋家族所在地,而這輛紅色跑車裡坐著的人,正是澹台雨辰與甲賀伊人。

甲賀伊人開著車,臉上神色很複雜,很明顯還處於震撼的情緒中。

至於澹台雨辰,則坐在副駕駛位上閉目養神,她的秋水長劍靜靜地躺在後排座位上。

甲賀伊人時不時地向澹台雨辰看去,欲言又止。

“你有話想對我說?”

突然,澹台雨辰睜開眼睛,扭頭向甲賀伊人看去。

甲賀伊人擠出一絲笑意,道:“謝謝澹台姐姐,如果不是你最後站出來的話,我們甲賀流今晚說不定就保不住了。”

在今晚之前,她還覺得和澹台雨辰情同姐妹,但是今晚澹台雨辰展現出強悍的近乎難以置信的實力,將她父親給壓製住後,她就覺得,她和澹台雨辰之間多了一些無形的距離。

澹台雨辰微笑道:“不客氣,說實話,我也有一部分責任,如果不是我出來幫陳飛宇的話,甲賀流也不會落到如此難堪的境地。”

“澹台姐姐不用解釋,我能理解……”甲賀伊人說到這裡,突然難掩好奇道:“不過我很好奇,澹台姐姐和陳飛宇到底是什麼關係?

說你們是朋友吧,你卻和陳飛宇刀劍相向,可要說你們是敵人,你又偏偏幫陳飛宇……”澹台雨辰搖搖頭,握緊雙拳,堅定地道:“陳飛宇是我今生最大的對手!”

“既然是對手,那為什麼澹台姐姐還要幫陳飛宇?”

甲賀伊人大吃一驚,澹台雨辰的答案,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澹台雨辰將自己和陳飛宇的恩怨簡單說了一遍,最後道:“還有不到三年的時間,我就會跟陳飛宇一決勝負,這場決戰對我很重要,我絕對不允許陳飛宇死在其他人的手裡。

所以,雖然覺得對你很抱歉,但是當陳飛宇麵臨三位‘傳奇中期強者’圍攻的時候,我必須站出來幫他。”

“原來是這麼回事。”

甲賀伊人恍然大悟,略帶崇敬地笑道:“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一個人就能壓製住我父親和伊賀千針的呢,甚至就連藤島千賀都做不到,而陳飛宇頂多比藤島千賀厲害一點而已。

由此可見,陳飛宇絕對不是澹台姐姐的對手,在三年後的決戰中,一定能輕鬆戰勝陳飛宇。”

澹台雨辰搖搖頭,道:“不,現在的我,還不是陳飛宇的對手。”

“什麼?”

甲賀伊人震驚之下,猛地踩了刹車,在巨大的慣性下,身體前傾差點撞在方向盤上。

可是她絲毫不顧,扭頭震驚道:“陳飛宇竟然有這麼厲害?

難道……難道說陳飛宇跟藤島千針戰鬥的時候,還在儲存實力?”

“據我所知,陳飛宇的確儲存了實力,還有,繼續開車。”

澹台雨辰神色凝重,至少,“天地人三劍”中,陳飛宇連“裂地劍”都冇施展。

也正因為她見識過陳飛宇的“裂地劍”,所以纔沒有信心戰勝陳飛宇。

“好……好的……”甲賀伊人連忙腳踩油門重新上路,她現在已經徹底震驚了,麵對藤島千賀這等絕世強者,陳飛宇竟然還儲存實力,他也太逆天了吧?

卻說和靈市一處最大的富人區,倉橋家族的彆墅正位於此。

在彆墅偌大的大廳內,倉橋家族的近20位重要人士儘皆到場,原因很簡單,倉橋直見昨晚眾目睽睽下死在陳飛宇的手上,這對倉橋家族來說,絕對是奇恥大辱,如此血海深仇不得不報!是以,倉橋直見的父親,也就是現任倉橋家族的族長倉橋則江便召集了倉橋家族的重要人士,一起來商討如何向陳飛宇報仇。

此刻,客廳內氣氛凝重,倉橋則江坐在真皮沙發上,環視眾人一眼,抽了一口煙,道:“我先來說吧,第一點,倉橋直見死在陳飛宇手裡,這個仇,不能不報。”

大部分人都憤怒地點頭表示認同,隻有極少數人有些不情不願。

畢竟,他們可是聽說了,陳飛宇很厲害,並且殺人不眨眼,要真把陳飛宇往死裡得罪,恐怕到時候倉橋家族的損失,就不僅僅是隻死一個倉橋直見那麼簡單了。

“很好,看來大家都認同報仇。”

倉橋則江欣慰地道:“第二,我說出幾個報複的方案,大傢夥一次參謀參謀……”突然,一個清脆婉轉的聲音,在客廳的門口響起來:“不用參謀了,不管你們想出來什麼計謀,都已經用不上了。”

倉橋則江等人立即看去,隻見是兩名絕美女子,其中一人他們還認識,是甲賀流的千金小姐甲賀伊人。

剛剛那句嘲諷的話,正是甲賀伊人所說。

至於另一位,自然是澹台雨辰。

倉橋則江站了起來,驚訝道:“甲賀伊人?

你怎麼來了,你剛剛那句話又是什麼意思?

我想起來了,昨晚在維克號遊輪上,你們甲賀流也曾與陳飛宇戰鬥過,莫非,你們是來幫助倉橋家族報複陳飛宇的?”

倉橋家族眾人頓時興奮起來,甲賀流實力龐大,尤其是甲賀萬葉更是名震東瀛的超級強者,如果有了甲賀流的加入,那對付陳飛宇絕對更加有把握。

然而,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甲賀伊人並冇有第一時間回覆他們,而是眼眸中閃過一絲輕蔑,小聲向著旁邊那位更加高貴出塵的女人用華夏語說了幾句話。

澹台雨辰聽完甲賀伊人的翻譯後,緩緩拔劍而出,道:“你告訴他們,他們不用考慮如何報複陳飛宇,因為,除了女人和小孩之外,倉橋家族所有重要人士,皆看不到明天的太陽。”

甲賀伊人當即翻譯了過去。

客廳內眾人一片嘩然,倉橋則江更是怒道:“甲賀伊人,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彆忘了,你們甲賀流與我們倉橋家族可是……”他話還冇說完,一道淩厲劍芒襲來,瞬間腦袋與脖子分離。

鮮血紛飛,飆濺在周圍眾人身上。

倉橋家族眾人先是驚呆,緊接著,爆發出驚恐地尖叫聲。

澹台雨辰持劍,邁步向眾人走去。

殺戮已然開始!卻說陳飛宇在甲賀流駐地,打算聽甲賀萬葉說一下“劍聖”武藏萬裡,以及天命陰陽師的情報。

結果甲賀萬葉所知道的,和伊賀千針冇有太大的區彆,總結起來就一句話,那就是武藏萬裡與天命陰陽師很強,而且還是變態的強!另外還有一點,據甲賀萬葉所說,天命陰陽師的陰陽術詭異莫測,可以殺人於無形,甚至據說還有種種詭異莫測的邪術。

也就是說,雖然“劍聖”武藏萬裡與天命陰陽師都是“傳奇後期”的強者,但論起威脅的話,還是天命陰陽師的威脅更大。

對於這一點,陳飛宇多多少少都有些頭疼,想要拿回“傳國玉璽”,那就必然要麵對天命陰陽師,看來,接下來的行動不能莽撞,得想一個好辦法才行,免得自己冇搶回“傳國玉璽”,反而死在東瀛,那華夏武道就真的要成為笑話了。

突然,在陳飛宇房間的木門外麵,響起來澹台雨辰冷淡的聲音:“倉橋家族除女人與小孩外,重要人士一共18人,已經悉數被殺,人頭全都放在了甲賀流庭院裡。”

陳飛宇從沉思中驚醒,開口笑道:“冇想到你還專門留下了女人和小孩,你之前說我仁慈,看來你纔是真正的仁慈。”

澹台雨辰不答,已經離去。

陳飛宇嘴角笑意更濃:“原先我還考慮一個人對付不了兩位‘傳奇後期’強者,現在有了澹台雨辰的幫助,接下來的行動就要輕鬆多了。

這趟甲賀流之行還真是賺到了,不但殺了藤島千賀,而且還多了一個強有力的幫手,真是天助我也。”

第二天,倉橋家族被滅的訊息,已經傳遍了整個東瀛上流社會。

眾人齊齊震驚,這件事情幾乎想都不用想,肯定是陳飛宇所為,畢竟,遊輪上倉橋直見挑釁陳飛宇,並被陳飛宇當場格殺的事情,在昨天就已經傳遍了東瀛。

隻是眾人都冇有想到,陳飛宇竟然這麼狠,殺了倉橋直見不算,還把倉橋家族給滅了,真是斬草除根,心狠手辣。

眾人心裡暗暗打定主意,絕對不能去招惹陳飛宇這個煞星,免得給家族招來滅頂之災。

還不等他們徹底消化這件事情,又一個更加重磅的訊息襲來,那就是藤島千賀昨晚被陳飛宇斬殺。

這個訊息宛若一枚核彈,在整個東瀛引起13級大地震,所有人為之震動!要知道,如果說“劍聖”武藏萬裡與天命陰陽師在東瀛人眼裡是神的話,那作為東瀛武道榜第二的藤島千賀,那就是“半神”,或者說是最接近神的存在。

結果這樣高高在上的強者,卻被陳飛宇斬殺,這讓無數東瀛人如何不震驚,如何不震撼?

寺井千佳同樣得到了這個訊息,震驚之下,一屁股癱坐在沙發上,喃喃道:“藤島千賀昨晚不是在甲賀流嗎,有甲賀萬葉相助,為什麼藤島千賀還會死在陳飛宇手上?

難道,我真要請出‘劍聖’武藏萬裡或者是天命陰陽師來對付陳飛宇才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