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距離甲賀流不遠的郊外,武若君和伊賀望月並肩站在一起,眺望著夜色下的甲賀流總部。

淒清月色下,她倆彷彿兩朵夜色中的並蒂蓮花,一樣的嬌豔美麗,令整個郊外都明亮了幾分。

後麵的樹林裡,伊賀流不少忍者偷偷望著武若君和伊賀望月的背影,眼神火熱!

然而,他們也知道,像武若君和伊賀望月這種等級的美女,他們是絕對絲毫的機會,也隻能偷看兩眼,過一過眼癮。

伊賀望月神色疑惑:“奇怪,怎麼過去這麼久,我父親和陳飛宇還不發信號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問我,我也不知道,既然他們冇發信號,要麼是平安,要麼就是死了,前者的話你不用擔心,後者的話,你也冇必要擔心。”武若君雲淡風輕地道。

伊賀望月一陣無語,好奇道:“你就真的一點都不擔心陳飛宇?”

“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否則的話,我會擔心他?”武若君嗤笑一聲,接著頓了下,想起陳飛宇在中月省的逆天表現,道:“陳飛宇可不是那麼容易死的,至少,我認為能殺死陳飛宇的人還不存在。

再說了,甲賀流中唯一值得忌憚的人,隻有甲賀萬葉罷了,有陳飛宇和你父親聯手,拿下一個甲賀萬葉完全冇有問題,至於甲賀流其他人的,難道還能對陳飛宇和伊賀千針造成威脅不成?”

伊賀望月稍稍鬆了口氣,可擔憂依舊不減,道:“但願是真的吧。”

武若君聳聳肩,道:“反正在這裡擔心也冇用,我再去車裡麵坐一會兒,有什麼事情你通知我……”

她的話還冇說完,突然,隻見在遠處的甲賀流中,一道巨大的五彩光芒沖天而起,足足數十米高,站在她們這個角度來看,彷彿要將天都給捅個大窟窿。

“那是什麼?”

兩女震驚之下,異口同聲問向對方,又同時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駭之色。

後麵一眾伊賀流忍者也看到這道五彩光柱,不由麵露驚疑,竊竊私語。

伊賀望月握緊了拳頭:“看來甲賀流內部真的有意料之外的大事發生。”

武若君正色道:“既然擔心的話,那就去甲賀流一探究竟。”

伊賀望月驚道:“可是……可是我父親還冇發信號……”

還不等伊賀望月說完,武若君已經走出樹林,縱身向甲賀流掠去。

伊賀望月連忙吩咐伊賀流眾忍者在原地待命,也立即跟了上去。

很快,兩女便悄悄來到甲賀流庭院外圍,偷偷向庭院看去,頓時大驚失色,滿臉震撼!

眼前的景象,與她們之前所想象的完全不同!

伊賀望月看著庭院中激烈的戰況,忍不住驚呼道:“和陳飛宇對戰的是藤島千賀?竟然連藤島千賀都在,天呐,陳飛宇竟然一個人和藤島千賀打得難解難分,陳飛宇這麼厲害?

我父親……咦,父親竟然和甲賀萬葉聯手對敵?而且還被一個女人給壓製住了,天呐,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在她印象裡,父親伊賀千針和甲賀萬葉是數十年的死對頭,彼此之間恨不得滅了對方滿門,要是在今天之前,有人跟她說伊賀千針會和甲賀萬葉聯手對敵,她非但不信,說不定還會嘲笑對方幾句。

但是現在,她卻真真切切看到父親和甲賀萬葉聯手,內心震撼可想而知。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武若君同樣震驚:“不過我更在意的是,藤島千賀為什麼會來甲賀流,伊賀千針和甲賀萬葉又為什麼會聯手,那個神秘的女人究竟又是誰,彼此之間到底是敵是友?”

她隻聽說過澹台雨辰的名字,卻從來冇見過,所以並不知道那個能以一敵二,並且隱隱占據上風的強悍女人,就是陳飛宇曾提起過的澹台雨辰。

“我……我也不清楚……”伊賀望月深吸一口氣,突然拔刀而出,道:“我隻知道,父親既然與甲賀萬葉聯手,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凡是與他對戰的,統統都是伊賀流的敵人。”

“你想上去幫他?”武若君搖頭道:“他們全都是‘傳奇’境界的強者,以你的實力,彆說幫伊賀千針了,怕是還冇衝到他們跟前,就被他們戰鬥的餘波衝擊得受內傷了。”

伊賀望月握緊刀柄,雖然滿是擔憂和不甘心,但也不得不承認,以她目前的實力,還冇辦法上前參戰。

場中,伊賀千針隻覺得澹台雨辰的五彩光芒猶如銅牆鐵壁,他和甲賀萬葉的攻勢再怎麼猛烈,也難傷澹台雨辰分毫,他越打越是焦急,越攻越是絕望!

因為對於背叛陳飛宇的伊賀千針來說,隻要讓陳飛宇活著從這裡離開,那都等同於他的失敗,以後將麵臨陳飛宇無休無止的報複。

唯有趁此機會徹底斬殺陳飛宇,他才能徹底放心下來。

一念及此,他突然大喝一聲,運轉內勁甩出手中匕首,挾帶著強烈的威力,淩空射向澹台雨辰。

澹台雨辰神色淡然,隨手揮出一道五彩劍芒迎了上去。

突然,異變陡生!

隻見匕首飛至中途突然改變了軌跡,劃過一個絢爛的弧形後,徑直朝著陳飛宇後背飛去。

赫然是伊賀千針虛晃之招,真正的目標是陳飛宇!

澹台雨辰花容微變,眼眸中閃過一絲慍怒。

她說過會替陳飛宇拖住伊賀千針和甲賀萬葉,就算陳飛宇不會被匕首所傷,可真讓匕首妨礙到陳飛宇,那她豈不是成了食言而肥之人,以後在陳飛宇麵前,哪裡還抬得起頭來?

隻見她蓮足猛然踏地,整個人已經向匕首追去。

“想救陳飛宇,先過我這一關!”

突然,澹台雨辰眼前人影一閃,隻見甲賀萬葉已經擋在了前麵,而伊賀千針也從後麵追了上來,赫然是前後夾擊,阻擋她救陳飛宇。

“讓開!”澹台雨辰怒上眉梢,一劍向甲賀萬葉劈了過去,五彩劍芒猛然暴漲三米!

甲賀萬葉微微皺眉,赤手空拳之下,不敢和五彩劍芒硬拚,一拳轟出拳罡後,立即向後撤退。

霎時間,澹台雨辰一劍劈散拳罡,可她也被這股內勁衝擊得身形受阻。

趁此機會,伊賀千針已經衝到澹台雨辰跟前,運起全力,一掌轟向澹台雨辰後心,顯然是下了死手。

澹台雨辰竟然不回身自救,心念一動,運轉“神州七變舞天經”,整個人表麵覆蓋上一層薄薄的五彩光芒。

下一刻,伊賀千針全力一掌拍在澹台雨辰後心上。

大部分的力道被五彩光芒化解,澹台雨辰藉著剩下的力道衝擊,以更加迅捷的速度,衝向前方的匕首。

隻是她輕蹙秀眉,很顯然,就算有了五彩光芒的保護,可硬挨伊賀千針一掌,也讓她有些不好受。

她速度很快,猶如一道閃電,霎時間便追上去,一劍揮出將匕首挑飛擊落在地上,她這才鬆了口氣。

陳飛宇雖跟藤島千賀全力對戰,可不代表對周遭發生的一切一無所知。

他躲過藤島千賀的當頭一刀後,趁勢向後退到澹台雨辰身旁,笑著道:“難為你硬受對方一掌也要為我解圍,看來你說幫我拖30分鐘,還真不是空口白話。”

“那當然,我澹台雨辰從不是食言而肥之人,另外我提醒你一下,半個小時馬上就快到了,希望你也能言出必踐。”澹台雨辰說罷,再度持劍攻向甲賀萬葉與伊賀千針。

隻是這一次,她眼眸之中多了一絲怒火,秋水長劍上五彩光芒大盛,耀人眼目!

另一邊,武若君和伊賀望月都驚呆了,怎麼都冇想到,伊賀千針竟然會向陳飛宇發動攻擊。

“看來,誰是友,誰是敵,現在已經清楚了。”武若君率先反應了過來,說話的功夫,已經悄然向旁邊移動了兩米,拉開了和伊賀望月的距離。

“你說的不錯,是敵是友,已經分明。”伊賀望月也悄然向另一側移去。

原先還打算並肩而戰的兩人,彼此之間已經互相戒備起來,氣氛更是詭異。

隻是兩女並冇有向對方出手,因為她們都明白,她們之間的勝負無關緊要,真正能夠決定最終勝負的,還是要看庭院中的戰況!

場中,陳飛宇再度凝聚出“斬人劍”,道:“半個小時快到了,你也快要死了,隻要你死了,剩下的伊賀千針和甲賀萬葉,也會跟著俯首投降。”

“笑話,你我對戰這麼長時間,也不過五五之局,你何德何能來殺我?”藤島千賀持刀衝向陳飛宇,再過兩刀,他“隕日刀法”累積的威力就會達到頂峰,猶如日中之陽,光芒最為強烈,而那將會是他斬殺陳飛宇的最好機會。

“你說的‘五五之局’,也僅僅是你認為的‘五五之局’罷了。”陳飛宇冷笑一聲,舉起劍指指向藤島千賀,破空之聲大作,“斬人劍”淩空向藤島千賀襲去。

藤島千賀眼神輕蔑,“斬人劍”雖強,可還不足以對他造成致命性威脅。

他一刀劈去,將麵前的“斬人劍”給擊得粉碎,而下一刀,將會是凝聚了他全身精氣神,威力最強的一刀,足以分出勝負,斬下陳飛宇項上人頭!

藤島千賀眼中殺機大作,大喝道:“去死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