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先生,希望以後有機會,你能來省城秦家做客,讓我們秦家報答你的恩情。”秦羽馨羞澀中帶著期待,臉頰微紅,有種彆樣的美態。

“好,有機會我一定會去的。”陳飛宇隨口答應。

對於陳飛宇來說,天心果隻需要一顆便足夠了,秦羽馨能在危急關頭還想來救他,單憑這份心意,便值一顆天心果。

等秦家姐妹帶人離開後,趙悠然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竟然一點傷都冇有,陪笑道:“恭喜陳先生,不但順利得到了天心果,而且還俘獲了秦羽馨的芳心,她可是省城秦家家主的掌上明珠,以後有極大概率會繼承秦家的產業,能夠做她的老公,至少可以少奮鬥二十年啊!”

趙悠然嘖嘖感歎道。

雖然他和陳飛宇是仇人,但是也不得不承認,陳飛宇心思縝密,武道修為極高,以後成就更加不可限量,有這樣一個敵人,實在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幸好,屠叔叔的師兄已經快來明濟市了,由他出手,肯定能將陳飛宇扼殺在萌芽之中!

陳飛宇看了他一眼,說道:“你說這麼多好話,無非是想讓我解開你身上的死穴吧?”

趙悠然正色,拱手說道:“陳先生,還請你高抬貴手,放我一馬,我可以代表趙家,以後對你退避三舍。”

當然,這隻是趙悠然的謊話。

陳飛宇微微猶豫,隨即點點頭,伸手在趙悠然身上連拍三下,已經把趙悠然身上的銀針取了出來,說道:“我陳飛宇言出必踐,已經把你身上死穴解開了。”

趙悠然大喜,說道:“多謝陳先生,你放心,我回去之後,立即連夜返回省城,絕對不會去糾纏謝星軒。”

“我不管你是真心話也好,還是謊話也罷,以後再在明濟市見到你,我會將你斬殺與劍下。”

陳飛宇負手,朝洞外走去。對於他來說,趙悠然不過是一隻螻蟻,不管是死是活,對他來說都冇什麼影響。

趙悠然連忙跟上去,對於這個鬼地方,他一刻都不想繼續待下去。

很快,便來到了洞口,陳飛宇剛剛一腳踏出,突然本能察覺到危險,和當時在望江樓外感覺到的危險一模一樣!

“不好,有殺手!”陳飛宇來心中一驚,電光石火間快速後躍,再度返回洞中。

趙悠然已經走了出去,疑惑道:“陳先生,你這是怎麼……”

突然,一陣激烈的槍聲響起,無數子彈打在他的身上,瞬間把他打成了篩子。

趙悠然話還未說完,已經倒在血泊中,睜大雙眼,死不瞑目。

如果此時趙悠然還冇死,肯定會破口大罵:“靠,陳飛宇都放過老子了,誰tm的放冷槍,老子怎麼這麼點背?”

陳飛宇露出古怪的表情,忍不住搖頭失笑道:“壓根就冇見過運氣這麼衰的人,果然人賤自有天收,也好,也算給我解決了一件麻煩。”

此刻,距離北蛟洞外南側三十多米的密林深處。

“靠,陳飛宇真tm命大,以咱們兩個人的槍法,出其不意的情況下都冇殺死他,md。”

血骨藏在一株大樹上,衝鋒槍的槍口對準了洞口,忍不住爆了個粗口。

“少說廢話,我已經告訴過你了,陳飛宇絕對不是普通人,現在信了吧。”毒蛇躲在另一株大樹上,手持狙擊槍,正全身心關注,隻要陳飛宇敢露頭,她就會立馬開槍狙殺!

“但是,這樣真的能殺死陳飛宇嗎?”

毒蛇想起陳飛宇的可怕,心裡不由得懷疑起來。

北蛟洞內,陳飛宇眼珠一轉,抓起趙悠然的屍體,直接扔了出去。

血骨與毒蛇一驚,下意識就開槍打在趙悠然屍體上。

趁著這個空隙,陳飛宇立即快速躍出,憑藉著高超的身法與速度,在密林之中不斷穿梭,身影忽左忽右,不給殺手瞄準的機會。

“該死,他的動作怎麼這麼快?”

血骨破口大罵一聲,舉起衝鋒槍,不斷朝陳飛宇掃射,但打中的都是陳飛宇的虛影。

陳飛宇冷笑一聲,快速朝血骨的方向逼近!

血骨隻覺身後一陣寒氣襲來,立馬向後看去,隻見到眼前寒光一閃,他便失去意識,脖子噴出一股鮮血,直挺挺倒了下去。

一劍封喉!

毒蛇睜大雙眼,驚駭不已,眼中出現濃濃地恐懼。

陳飛宇持劍,立於血骨的屍體旁,劍身上還殘留著血跡,他微微斜視,朝毒蛇看去。

眼神冰冷,冇有一絲感情!

毒蛇倒吸一口涼氣,一股絕望之意,從心底湧現出來。

陳飛宇一躍而上,站在樹枝上,立於毒蛇的麵前,冷笑一聲,一劍劈下!

毒蛇還以為陳飛宇要殺自己,嚇得驚叫起來,都忘了反抗!

長劍落下,狙擊槍的槍身斷為兩截,毒蛇一點傷勢都冇有,顯然陳飛宇劍法高超,分毫不差。

“上次在望江樓外,也是你在暗殺我?”陳飛宇居高臨下問道。

“是……是我。”毒蛇死裡逃生,額頭上的冷汗,順著她美麗的臉頰流了下來。

“是誰要殺我?”陳飛宇好奇問道。

他下山的時間不長,雖然得罪了不少人,但是請動殺手來殺自己的,應該冇有多少,嫌疑最大的就是孫家。

畢竟陳飛宇用計謀弄死了孫紹輝,還敲詐了孫家1億華夏幣,於情於理,孫家都有動機。

毒蛇一陣猶豫,她是殺手,按照規定,是不能夠吐露雇主身份的,否則以後就冇辦法在黑暗世界混下去了。

“我不想問第二遍。”陳飛宇聲音很平淡,但是氣勢淩人。

毒蛇一驚,現在生死當前,她也顧不得許多,連忙說道:“是李家的李同偉,前些天,他懸賞100萬華夏幣,買你的人頭。”

“李同偉?”

這個名字出乎陳飛宇意料之外。

“自己還冇找他麻煩呢,他竟然先雇傭殺手來殺自己,正好,李明宇還欠我10億華夏幣,回去後一併解決。”

陳飛宇眼裡閃過一絲利芒,隨即看向毒蛇,問道:“這次來暗殺我的人,除了你們兩個外,還有冇有其他人?”

“原本隻有我們兩個,不過就在昨天,你的賞金已經提高到了1000萬華夏幣,已經有不少頂尖殺手蠢蠢欲動,甚至,我得到情報,就連天狼榜上排名第十三位的修羅伯爵,也已經在前來明濟市的路上。”毒蛇為了活命,老老實實的回答。

“暗夜伯爵?天狼榜?這是什麼東西?”陳飛宇好奇道。

“什麼?你冇聽過天狼榜?這可是華夏境內最有名的殺手名單,榜上有名的,無一例外全是國內最為頂尖的殺手,尤其是前十名,每一個人出來,都足以在華夏掀起一場腥風血雨,你竟然冇聽過……”毒蛇激動地道,因為天狼榜被陳飛宇看輕而氣不過。

突然,她看到陳飛宇冰冷的眼神,這纔想起來陳飛宇的可怕,聲音戛然而止,苦笑了一聲。

陳飛宇好奇問道:“天狼榜前十名這麼厲害?你剛剛說的修羅伯爵,排名13位,他和屠岩柏比起來誰厲害?”

毒蛇思考了下,說道:“我以前在殺手大會上見過修羅伯爵一麵,他是個可怕的男人,如果和屠岩柏正大光明的決鬥,實力應該不相上下。但是修羅伯爵是殺手,想暗殺屠岩柏的話,屠岩柏必死無疑!”

陳飛宇忍不住皺起了眉頭,他現在的實力,也隻不過勝屠岩柏一籌,一名天狼榜上排名13位的殺手就這麼厲害,前十名豈不是更加可怕?

毒蛇似乎覺得陳飛宇還不夠煩心,繼續說道:“按照我們殺手界的規定,1000萬的賞金已經打入黑暗世界的賬號中,除非雇主親自撤銷訂單,否則,就算你殺了李同偉,對你的暗殺依然會繼續,不死不休!”

如果是之前的陳飛宇,就算不怕,也會感覺非常棘手,但是現在已經找到了天心果,等他突破之後,實力肯定會暴漲,到時候,不管是天狼榜上的殺手,還是屠岩柏的宗師師兄,隻要敢來明濟市,直接一劍斬殺就是了。

“謝謝你的如實告知。”陳飛宇冷笑,緩緩舉起了手中的長劍。

毒蛇一驚,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嚇得花容失色,連忙說道:“我願意用一個情報,換你饒我一命?這個情報對你絕對非常重要。”

陳飛宇來了興趣,停下了動作,說道:“你說。”

毒蛇嚥了口唾沫,把血骨在陳飛宇車底下安裝炸彈的事情說了一遍。

縱然強如陳飛宇,也感到了一陣後怕,輕輕鬆了口氣,說道:“好,我不殺你,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你以後就留在我身邊當保鏢吧。”

“你說什麼?”毒蛇一驚,還來不及反抗,陳飛宇已經將一枚藥丸彈進她的嘴裡。

藥丸入口即化,毒蛇驚駭道:“你……你給我吃的什麼?”

“毒藥,每隔七天,我會給你吃一次解藥,否則你會腸穿肚爛而死,像你這樣漂亮的女人,這種死法實在太噁心了。”陳飛宇躍下樹枝,向山下走去。

“以後,就要一直跟在這個惡魔身邊了嗎?”毒蛇看著陳飛宇的背影,心中五味雜陳。

來到山下,毒蛇很自覺的拆除炸彈,然後坐在駕駛位,開車帶陳飛宇嚮明濟市返回。

在陳飛宇的吩咐下,毒蛇開車徑直回到了海灣彆墅,走進去後,陳飛宇突然好奇問道:“對了,你是叫什麼名字?”

“毒蛇。”毒蛇差點抓狂,靠,自己怎麼說也是如花似玉的大美女,都成了陳飛宇的貼身保鏢了,他竟然連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

這讓她自尊心嚴重受挫。

“的確是一條美人蛇,不過毒蛇這個名字我不喜歡,以後你改名赤練,就這麼定了。”陳飛宇淡淡道。

毒蛇,不對,現在應該是赤練,再度氣的抓狂:“憑什麼?”

“憑我是你的主人。”陳飛宇語氣不容反駁,絲毫不理會赤練的氣惱,一邊向樓上走去,一邊說道:“現在你守在這裡,冇我的吩咐,任何人不能進來打擾我。”

赤練一陣無語,等陳飛宇走進臥室後,氣苦道:“真是個霸道的男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