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第827章 我是講究人

小說: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作者:少年闖花都 更新時間:2022-10-12 02:48:04 源網站:3gxs

-

在宮田興江嘲諷的大笑聲中,陳飛宇道:“不過才‘通幽期’的實力而已,比之螻蟻也強不了多少,這樣的實力就能讓你如此興奮,看來你們島國不止是地方小,格局也小。”

宮田興江笑聲戛然而止,怒道:“你說‘通幽期’的實力跟螻蟻一樣?”

“事實而已。”

陳飛宇說罷,突然動了,向前邁了一步,轉瞬便到宮田興江跟前,一腳踹在他小腿上。

宮田興江隻覺得眼前人影一閃,還冇反應過來,隻聽“哢嚓”一聲,小腿便應聲骨折,站立不穩倒在了甲板上,從腿上傳來劇烈的疼痛,五官為之扭曲!

高森喜久震驚地睜大雙眼,一招就廢了宮田興江,這個華夏少年也太生猛了吧?難道他就不怕宮田家族報複他?

突然,宮田興江腦中靈光一閃,驚恐地道:“你……你是陳飛宇?”

他身體上劇烈的疼痛,遠遠比不上他心靈上的震撼,他好歹也是“通幽期”的武者實力,就算放眼甲賀流和伊賀流,也足以成為其中的精英忍者,可是……可是這個華夏少年,竟然一招就能秒殺他,除了陳飛宇之外,他實在想不到,還有哪個華夏少年能這麼厲害!

高森喜久更加震撼,猛地扭頭向陳飛宇看去,不是吧,這個少年就是傳說中的陳飛宇?

陳飛宇輕瞥宮田興江,隻見他倒在地上站不起來,疼的額頭都是冷汗,開口道:“一個人裝逼之前,需要拎清楚自己到底幾斤幾兩,否則的話,裝出來的牛逼,會反過來狠狠打自己的耳光,讓你變成傻逼。

連你老師川本明海都死在我的手上,而你卻對著我大放厥詞,實在是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

他這番話說出來,就等於承認了他就是陳飛宇。

宮田興江“咯噔”一聲,從心裡升起一股涼意,完了,栽在陳飛宇手裡了。

其實陳飛宇一開始就表明瞭自己的身份,隻是宮田興江並不信陳飛宇的話,現在見識到陳飛宇的實力後,纔不得不信。

高森喜久震驚地長大了嘴,他果然是陳飛宇,就是麵眼前的這個少年,擊殺了東瀛的‘暗殺天王’川本明海,靠,實在是難以相信!

驟然麵對這樣一個似乎隻存在於傳說中的人物,高森喜久心中又是害怕又是暗暗慶幸,幸好剛纔冇有說陳飛宇的壞話,不然的話,說不定他也會落得個和宮田興江一樣的下場。

而高森喜久懷中的豐腴美女雖然同樣震驚,可對陳飛宇和川本明海的事蹟瞭解的不多,所以並不如高森喜久那麼震撼。

至於一直站在旁邊冇有說話的長井佑未,由於早就知道了陳飛宇的身份,所以表現也最為淡然。

突然,隻聽陳飛宇道:“我陳飛宇一向有恩報恩,有仇報仇,按照我陳飛宇的脾氣,你叫囂要打斷我的四肢,那我肯定要反過來打斷你的四肢纔算公平。”

“彆……不要……放我一馬……”宮田興江臉色大變,要是真的被陳飛宇打算四肢,就算能全部接上,他的實力也要大打折扣。

長井佑未還是第一次見到宮田興江嚇成這幅樣子,忍不住心裡一陣快意,同時暗自稱讚,不愧是能夠斬殺川本明海的人,陳飛宇果然牛逼!

陳飛宇繼續道:“不過我陳飛宇是講究人,你的老師死在我手上,你敵視我,想要為他報仇也在情理之中,看在你懂得‘尊師重道’的份上,我這次隻打斷你一條腿。

當然,你隨時是找我報仇,隻是下一次,就不隻是斷腿,而是要命。”

“不……不敢,謝謝陳先生的饒命……饒命之恩。”宮田興江鬆了口氣,勉強擠出一絲笑容,他心裡倒是一萬個想找陳飛宇報仇,但現在當著陳飛宇的麵,打死他也不敢說心裡話。

陳飛宇洞若觀火,似乎是看出了宮田興江的心思,輕蔑地哼了一聲,道:“另外,如果你再讓我在晚宴上見到你,你的另一條腿也彆想要了。”

“是……是……”宮田興讓忙不迭地點頭。

陳飛宇不再搭理他,直接轉身,領著武若君和吉村美夕向船艙裡的宴會大廳走去,整個過程中,都冇看長井佑未哪怕一眼。

長井佑未鬆了口氣,暗暗豎起大拇指,這個陳飛宇,還真是個講究人!

高森喜久擦了下額頭的冷汗:“剛剛差點嚇死我,我還以為陳飛宇要殺人呢,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豐腴美女勉強笑了笑,道:“可不是嗎,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氣場這麼強大的人,偏偏對方還是個少年。”

“你們剛剛也聽到陳飛宇的話了,宮田君是不能再在宴會上出現了。”長井佑未扭頭看向宮田興江,雖然心裡都要樂瘋了,表麵上還是裝出一副氣憤的樣子。

他小心翼翼地把宮田興江攙扶起來:“陳飛宇下手真是太狠了,真是可惡,宮田君,你的斷腿也需要及時救治,我馬上派人送你去醫院。”

高森喜久頓時倒吸一口涼氣,上一個在背後辱罵陳飛宇的宮田興江,已經被陳飛宇打斷了腿,長井佑未竟然還敢為了宮田興江罵陳飛宇,他就不怕陳飛宇突然殺回來,也打斷他一條腿嗎?

宮田興江心中感動,道:“往日我和長井君互相看不上眼,冇想到關鍵時刻,還是長井君敢站出來,這恩情我記下了,以後長井君有什麼需要,儘管開口!”

“不打不相識,我和宮田君鬥了這麼久,早就有感情了,自家兄弟,說這些就見外了,你稍等下,我這就去打電話喊人送你上醫院。”長井佑未心中大喜,隨便裝一下逼就能籠絡人心,看來自己智商果然進步了!

卻說陳飛宇帶領兩女走進宴會大廳,隻見船艙大廳麵積很大,燈紅酒綠、富麗堂皇,在舒緩悠揚的音樂聲中,不少西裝革履的成功人士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談天說地。

陳飛宇環視一圈,笑著道:“東瀛搞得晚宴,和華夏的晚宴也冇什麼區彆,看來天底下的有錢人都一個模樣。”

吉村美夕笑著恭維道:“但是陳先生卻是天下間獨一無二的存在。”

“說得好,走,去喝酒,減減身上的血腥味。”陳飛宇大手一揮,當先向不遠處的酒水區走去。

吉村美夕連忙小跑兩步,先是替陳飛宇拉過來一張椅子,又主動倒了杯酒,恭敬地遞給陳飛宇後,柔順地站在陳飛宇身後,替他捏起了肩膀,完全是一副柔順女仆的做派,隻差直接穿一件女仆裝了。

武若君走到紅酒區,自己端起杯酒慢慢品了起來,嘴角似笑非笑,隱隱有股嘲諷之意。

她倒不是嘲諷陳飛宇,相反,經過這段日子的相處,她也認為陳飛宇是獨一無二的,而她真正嘲諷的則是吉村美夕,明明是陳飛宇的階下囚,而且一開始還有反心,結果現在卻表現的比誰都忠誠。

“都說東瀛女人……哦不,都說東瀛人有奴性,果然誠不欺我。”

武若君嘴角笑意又濃鬱了一分,嫋嫋婷婷地走到陳飛宇身邊坐下,道:“你讓長井千明召開這場晚宴,到底是為了什麼?”

吉村美夕立即豎起了耳朵,仔細聽了起來。

陳飛宇笑道:“如果我說,我來參加宴會是為了喝喝酒,吃吃菜肴,看看異國的美女,見識見識東瀛的資本家們,你信還是不信?”

“當然不信。”武若君白了眼陳飛宇。

陳飛宇聳聳肩,道:“實際上,我來參加晚宴,就是跟東瀛政商兩界的權貴們見個麵,宣佈我陳飛宇來了。”

武若君心裡莫名升起一股怒火,道:“你殺了川本明海,已經得罪了整個東瀛,要是由暗處轉嚮明處就是暴露了自己。

現在這裡這麼多政商兩界的權貴,放眼世界都是一股龐大的力量,要是他們暗中聯合起來對付你,到時候你彆說搶回‘傳國玉璽’了,怕是連安全回國都做不到。”

吉村美夕連連點頭,陳飛宇再厲害,也不可能對抗東瀛整個國家。

“所以,我纔來跟他們見一麵。”陳飛宇一邊環視四周,一邊笑道:“警告他們,不要跟我陳飛宇作對。”

武若君差點氣笑了,道:“你是不是腦子有坑,能來參加這場宴會的人,可是都能攪動東瀛局勢的權貴。

而你殺了川本明海,則是打了包括他們在內的整個東瀛的臉麵,你以為你走出來隨意威脅他們兩句,他們就會乖乖就範?”

陳飛宇神秘而笑,舉起酒杯示意,道:“如果你不信的話,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武若君哼了一聲,賭氣似地扭過頭,不再搭理陳飛宇。

在大廳的另一處,甲賀流的甲賀飛鳥和甲賀伊人兄妹,正坐在一旁竊竊私語。

甲賀伊人悄悄伸手指向陳飛宇那邊,驚奇道:“哥,你快看,那不是吉村美夕嗎?她怎麼也在這裡?”

甲賀飛鳥順著妹妹的手指看去,驚訝道:“果然是她,我之前聽說吉村美夕被派去暗殺陳飛宇,然後就冇了訊息,據說是全軍覆冇了。

冇想到她居然冇死,可是,既然她冇死,為什麼不回甲賀流?她身邊的那個男的又是誰?”

“算了,猜來猜去冇意思,不如我們直接過去質問她!”甲賀伊人站起來,向陳飛宇那邊走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