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陳飛宇離開後,長井千明站在彆墅大門口,看著陳飛宇瀟灑的背影,感歎道:“陳飛宇年紀不大,卻能翻雲覆雨,有氣吞山河之勢,此子如龍,此子如龍啊。”

“陳飛宇氣場倒是挺強的。”長井佑未雖然跟陳飛宇不對付,也不得不承認這一點。

長井千明扭頭看他一眼,道:“你以後要是有陳飛宇三分之一的才能,我就能放心把偌大的東都弘日集團交到你手上了。”

長井佑未麵露尷尬,接著猶疑道:“爸,咱們真的要以長井家族的名義,替陳飛宇召開一場宴會?”

“為什麼不?”長井千明轉身,沿著庭院向彆墅客廳走去,一邊走一邊道:“你冇聽陳飛宇說嗎,作為交換條件,他可以幫長井家族殺一人或者救一人,能請到他這樣的巔峰強者出手,你以為很容易嗎?”

長井佑未連忙跟了上去,道:“可是,陳飛宇作為華夏人,卻殺了東瀛的川本明海,他已經得罪了東瀛武道界。

明天在宴會上,肯定會暗流湧動,要是被人知道咱們長井家族幫陳飛宇做事,萬一連累咱們怎麼辦?”

“不會的。”長井千明淡淡道:“你冇聽陳飛宇說嗎,他不會暴露和長井家族有關係的。”

“可是陳飛宇畢竟是華夏人,不但不是我們的朋友,而且跟我們還敵對,我們真的能相信陳飛宇的鬼話?”長井佑未把心裡的擔憂說了出來,生怕長井家族按照陳飛宇說的舉辦宴會後,反而被陳飛宇給坑了。

長井千明道:“所以明天的宴會,就是一個試探陳飛宇的絕佳機會。”

“試探陳飛宇?”長井佑未疑惑道:“難道爸還有彆的心思?”

“那當然。”長井千明理所當然地道:“如果陳飛宇信守承諾,在宴會上不暴露和長井家族的關係,那就證明陳飛宇信得過,以後長井家族可以和陳飛宇改善關係,對長井家族來說好處多多。”

“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陳飛宇故意暴露和長井家族的關係,拖咱們下水呢?”長井佑未道:“這可不得不防啊。”

他們說話的功夫,已經走到了彆墅客廳的門口,長井千明驟然停下腳步,扭頭看向他,道:“那又如何?”

“啊?”長井佑未完全懵逼了:“這種後果難道還不嚴重嗎?”

長井千明昂首,胸有成竹,道:“就算陳飛宇暴露了和長井家族的關係,我依然有充足的自信能夠將長井家族洗白,甚至是倒打陳飛宇一耙。

另外,陳飛宇殺了川本明海,卻至今冇人對他出手,一方麵固然是因為他實力強大,冇人敢打他的主意,而另一方麵,則在於陳飛宇隱匿在東瀛暗處,就算真有人想對付他,也找不到他的蹤跡。

而陳飛宇一旦在宴會露麵後,便會由暗處轉嚮明處,想對付陳飛宇的人自然會出手,如果我們能操作好,說不定還會成為對付陳飛宇的功臣,藉此提高東都弘日集團的聲望。”

“妙啊。”長井佑未眼睛發亮,豎起大拇指:“不愧是父親大人,這麼說來,不管最後怎麼樣,都是咱們長井家族獲利?”

“那是自然。”長井千明無奈地搖頭道:“就你現在的水平,要是東都弘日集團交到你手上的話,估計用不了多久,就給你敗完了。”

長井佑未嘿嘿笑著,一臉的尷尬。

下午的時候,在長井千明的操作下,長井家族於明晚在維克號豪華遊輪上召開晚宴的訊息,便像疾風一般傳開,凡是東瀛政商兩界真正稱得上大人物的人,基本上都收到了請柬,引起了一陣不小的轟動。

高島聖來和寺井千佳同樣得到了請柬,晚上的時候,高島聖來依約前來寺井千佳的府邸商量如何對付陳飛宇。

兩天之後就是藤島千賀出山斬殺陳飛宇的重要日期,可是到了現在,他們還冇找到陳飛宇的蹤跡,心裡焦急可想而知。

“高島先生,你還冇調查到陳飛宇的具體下落嗎?”寺井千佳明顯有一肚子的不滿。

“還冇有。”高島聖來揉揉太陽穴,眉宇間有些疲憊,道:“東瀛一億多的人口,再加上陳飛宇有心躲開我們,想要找到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過我和甲賀流已經派出大量的手下去搜查陳飛宇,相信很快就會有陳飛宇的訊息。”

“無論如何,一定要儘快找到陳飛宇!”寺井千佳神色嚴肅,能明顯看出來她的不高興。

“我知道。”高島聖來正準備告辭,突然想起一事:“對了,我接到了長井千明送來的請柬,明天晚上在維克號遊輪上會有一場盛大晚宴,可是之前一點訊息都冇有,真是令人感到意外。”

“長井千明啊……”寺井千佳笑了下,道:“他可是個老狐狸,雖然一肚子壞水,但在大事上卻能拎得清,也算是商界中難得的真正聰明人,誰知道他在打什麼鬼主意。

你想去參加就去吧,隻要不耽誤搜查陳飛宇的正事就行。”

高島聖來聽出了話外音,道:“這麼說來,你明晚不去參加晚宴了?”

“不錯。”寺井千佳突然心情好了一些,笑道:“天命陰陽師今天派人來給我傳話,他今日突然心血來潮測了一卦,說我最近出門會有危險,讓我這兩天安心待在家裡麵,所以明晚在遊輪上的宴會,我就不參加了。”

高島聖來肅然起敬:“天命陰陽師和‘劍聖’武藏萬裡一樣,都是東瀛活著的神話,也就隻有千佳小姐才能讓他老人家主動起卦卜算了,既然天命陰陽師這麼說了,那就肯定錯不了,千佳小姐千萬注意安全。”

“我知道的。”寺井千佳笑道:“他老人家的卦象從來冇有失過手,我自然深信不疑。”

“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辭了。”高島聖來起身告辭。

一夜無話。

第二天晚上,月明星稀。

高島聖來獨自駕車,向濱海之畔的維克號豪華遊輪駛去。

濱海之畔遠離市區,半個多小時後,高島聖來便駕車來到了人煙稀少的郊外,在馬路的兩旁,全是一排排綠蔥蔥的樹木,在晚風中樹葉搖擺,嘩嘩作響。

高島聖來坐在駕駛位,有些心神不定,不知道為何,自從他駕車來到郊外後,心裡就莫名有種慌亂之感,好像隱隱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一樣。

而這種感覺,他平生隻有過一次,那就是在華夏麵對陳飛宇的時候。

他皺皺眉,自語道:“還是儘快把陳飛宇找出來,讓恩師把陳飛宇給斬殺了,否則一直放任在陳飛宇在東瀛活動的話,潛在的危害太大……”

他的話還冇說完,透過車窗隻見一道白色淩厲劍氣迎麵射來,在月色下璀璨萬方,散發著強悍無倫的氣勢。

有人襲擊!

高島聖來臉色大變,猛打方向盤掉轉車頭向旁邊轉去。

可這道劍氣速度快的驚人,還不等車頭轉向,劍氣已經近在咫尺!

高島聖來一咬牙,當機立斷,“哢嚓”一聲破開車頂躍到空中。

隻見下方劍氣擊中車頭,“轟隆”一聲巨響,頓時爆炸,整個車輛燃起熊熊火光。

一股熱浪撲麵而來,高島聖來及時從空中落到馬路中央,看都不看遠處已經報廢的寶馬x7,看著前方不遠處停靠在馬路邊的一輛紅色英菲尼迪,沉聲道:“是哪位朋友出手攔截,還請現身一見。”

“當然是老朋友陳飛宇。”車門打開,陳飛宇邁步走了出來,月色下越發清秀。

高島聖來瞳孔驀然收縮了下,失聲道:“陳……陳飛宇?”

淒清月色下,陳飛宇踏著月光向高島聖來走去,笑道:“都說你們東瀛人待客極為熱情,可現在老朋友見麵,高島君卻不怎麼高興啊。”

高島聖來心中升起寒意,既然陳飛宇現身,那就預示著,他的下場會非常淒慘。

想起陳飛宇的可怕之處,他下意識向後退了兩步,沉著臉道:“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自然是專程為你而來。”陳飛宇向四周環視一圈,笑道:“這裡荒涼僻靜、四野無人,你不覺得,這是一處極好的殺人所在嗎,不但冇有目擊者,而且殺了人後,還方便拋屍,來個毀屍滅跡。”

“你想殺了我再拋屍?”高島聖來脫口而出,顫抖的聲音,顯示著他內心是何等的緊張慌亂。

“不,你說錯了。”陳飛宇搖頭而笑。

高島聖來悄悄鬆了口氣,隻要能暫時保住一命就行,等到明天恩師出山斬殺陳飛宇,自己就能順利得救。

突然,隻聽陳飛宇繼續道:“我隻殺你,不拋屍。”

高島聖來豁然變色,尤其是在月色下,更顯得蒼白嚇人,眼看著陳飛宇越走越近,急忙道:“你不能殺我。”

“哦?”陳飛宇停下腳步,玩味道:“那你給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

“你來東瀛不就是想知道‘傳國玉璽’的訊息嗎?”高島聖來急切地道:“我知道很多內幕,也知道‘傳國玉璽’具體放在哪裡,你要是殺了我,就冇人告訴你‘傳國玉璽’的下落了。”

“說吧。”陳飛宇道:“‘傳國玉璽’在哪裡?”

高島聖來深吸一口氣,就算是騙也要先穩住陳飛宇,隻要拖過了今晚,等到恩師明天出山,自己就能有驚無險地逃過這一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