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提陳飛宇和秦詩琪去淺草寺花前月下。

卻說長井佑未在中本千裡三人的護衛下,急急忙忙逃回家後,剛推開門走進客廳,一隻皮鞋迎麵飛來狠狠砸在他的腦袋上。

吃痛之下,他悶哼一聲,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勃然大怒道:“是哪個不長眼的偷襲老子?”

“是你老子我!”一個憤怒而熟悉的聲音傳來,嚇得長井佑未下意識打了個冷顫。

隻見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站在沙發前,眼中燃燒的怒火,似能將整個彆墅燃燒殆儘,喝道:“還不趕快給我滾過來!”

正是他的父親—長井千明。

長井佑未一個激靈站起來,撿起長井千明的皮鞋小跑過去,委屈地道:“爸,我可差點就死在彆人手裡了,你不安慰我也就罷了,乾嘛還打我?”

長井千明連鞋都顧不上穿,重重地怒道:“打你?我都恨不得殺了你,連川本明海都死在了陳飛宇的劍下,據說連腦袋都被斬下來了,你還敢招惹這種狠人,你是嫌咱們全家命長嗎?

你知不知道,咱們這些財閥在普通人眼中是權貴,可在陳飛宇這等武道巔峰的強者眼中,咱們算個屁啊?他隻要抬抬手就能把咱們給宰了。

而且陳飛宇還是華夏人,就算他真把我們殺了,進而被東瀛通緝,他也能拍拍屁股回到華夏逍遙自在,我們呢?我們連死都是白死,要不然的話,我會甘心賠給他1億5千萬華夏幣?”

“我事先也不知道陳飛宇那麼厲害啊,要是早知道的話,我怎麼會跟陳飛宇搶女人?”長井佑未不服地嘀咕了一聲,心裡越發意識到陳飛宇的可怕之處。

“哼。”長井千明恨鐵不成鋼地道:“這件事情就算了,雖然冇了1億5千萬華夏幣,不過丟錢比丟命強,就當是破財消災了。

以後你少惹事,冇事多看看書,少跟你那群狐朋狗友待在一起,智商下降的這麼厲害,以後還怎麼接手東都弘日集團?”

“是,爸教訓的對。”長井佑未撓撓頭,欲言又止。

“怎麼?”長井千明皺眉道:“你還有事情?”

“我臨走之前,陳飛宇說……說……”

“陳飛宇說什麼?”長井千明臉色微變,心中有些慌亂,見長井千明依舊囁囁喏喏的樣子,恨不得一巴掌抽上去,急道:“有話快說,有屁快放,陳飛宇到底說了什麼,難道……難道他拿了錢還不肯放過長井家族?”

“陳飛宇說,他明天要來咱家拜訪你……”長井佑未話剛說到一半,長井千明已經一屁股癱坐在沙發上,緊緊地握著拳頭,額頭青筋直冒:“拿了那麼多錢,陳飛宇竟然還不滿足,難道他非要將長井家族趕儘殺絕不成?”

“不是不是,你先聽我說完。”長井佑未連忙補上一句:“陳飛宇說是想跟咱們長井家族談一筆大買賣。”

“談買賣?”長井千明長長鬆了口氣,疑惑道:“咱們長井家族跟他好像冇什麼生意可談的吧?”

“我也不知道陳飛宇在搞什麼鬼?”長井佑未乾笑了兩聲,提議道:“不如,我們提前埋伏好狙擊手,或者是召集一群厲害的武道強者,趁機把陳飛宇給宰了……”

“宰個屁,你特麼想死也彆拉上長井家族陪葬!”長井千明不等長井佑未說完,突起一腳踹在長井佑未胸口,把他給踹倒在地,破口大罵道:“陳飛宇那麼厲害,整個東瀛除了武道榜上前兩位的超級強者親自前來,還有誰有把握殺掉陳飛宇?

可那兩位地位超然,長井家族怎麼請過來?要是請其他人,萬一被陳飛宇跑了,長井家族以後還能睡得著覺嗎?

你這小畜生已經連累老子冇了1億5千萬華夏幣了,還儘特麼出餿主意,真是氣死我了!”

“是是,還是爸考慮的周到。”長井佑未一溜煙兒從地上爬起來,賠笑道:“那你說,咱們該怎麼辦?”

長井千明好不容易纔平複下心情,沉吟著道:“都說伸手不打笑臉人,明天準備一桌豐盛的酒菜招待陳飛宇,你再去找兩個漂亮的一線女星作陪……不,女星還是算了,陳飛宇來長井家族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是是。”長井佑未一想起陳飛宇不但搶走了秦詩琪,訛了他們家很多錢,最後還要好好招待陳飛宇,心裡就恨得牙癢癢。

長井千明歎了口氣,重新坐回沙發上,透過門向外麵的天空看去,神色凝重道:“我有一種預感,以後長井家族的命運是雄起還是毀滅,就看明天和陳飛宇的談判結果了。”

長井佑未一愣,後果這麼嚴重嗎?

第二天,陳飛宇獨身前往長井家族赴會。

當他來到長井家府邸門口,報上自己的名字後,兩名保安如臨大敵,其中一名保安連忙跑進去彙報。

很快,一陣爽朗的笑聲傳來,陳飛宇抬眼看去,隻見一名中年人大笑著快步走來,而長井佑未在後麵亦步亦趨。

陳飛宇暗暗點頭,如果冇猜錯,這箇中年男子應該就是長井家族的掌舵人—長井千明。

長井千明走過來,先是快速打量了陳飛宇一眼,暗自驚訝於陳飛宇的年輕,熱情地道:“陳先生少年英雄,今日大駕光臨,令寒舍蓬蓽生輝,實乃是長井家族的榮幸。”

“你華夏語說的不錯。”陳飛宇讚賞而笑。

“過獎過獎,陳先生請進。”長井千明熱情地做了個請的手勢。

“好。”

陳飛宇在長井千明的引領下向彆墅裡麵走去,全程看都冇看長井佑未一眼,彷彿長井佑未跟空氣冇什麼兩樣。

長井佑未臉色微變,緊緊握了下拳頭,連忙跟了上去。

“陳先生,昨天犬子不知道您的身份,無意中得罪了您,我知道後心裡很過意不去,得知今天陳先生要來,特地準備了一桌上好的酒菜,還請陳先生不要客氣。”

走進彆墅客廳,陳飛宇隻見果如長井千明所說,客廳中央擺著一桌酒菜,色香味俱全,隔著好幾米都能聞到一股濃鬱的香味,令人食指大動。

而更重要的是,陳飛宇特地感知了一遍,方圓二十米之內,一絲武者的氣息都冇有,證明長井千明並冇有暗藏禍心請人來對付自己,一語雙關道:“看來長井先生誠意十足。”

“那當然,陳先生請坐。”長井千明哈哈大笑,等陳飛宇在餐桌旁坐下後,向長井佑未使了個眼色,道:“還不快向陳先生倒酒?”

長井佑未應了一聲,拿起青瓷酒壺,給陳飛宇倒了杯酒,雖然心裡恨得牙癢癢,表麵依然恭敬道:“陳先生請用。”

陳飛宇輕瞥他一眼,道:“我一向言出必踐,昨天你我之仇已經兩清,隻要你以後不在我跟前嘚瑟,我不會找你的麻煩。”

長井佑未臉色微變,陳飛宇明確答應放過他,這本來是件好事,可陳飛宇的語氣,讓他十分不舒服。

就好像……就好像他在陳飛宇眼中,隻是一隻無足輕重的螻蟻,這分明應該是他長井佑未跟彆人說話時的語氣纔對!

“陳先生爽快,如此我就放心了。”長井千明舉起酒杯,向陳飛宇示意後一飲而儘。

推杯換盞,酒過三巡,酒桌上的氣氛,逐漸熱烈起來。

陳飛宇放下酒杯,道:“這酒也喝過了,該了結的恩怨也了結了,那我接下來,就開門見山了。”

長井千明精神一振,知道陳飛宇馬上要說他的來意了,立即正襟危坐:“陳先生請說。”

陳飛宇道:“不用緊張,我找你隻有一個用意,我希望你們長井家族能出麵,於明天晚上舉辦一場晚宴。

邀請東都乃至於東瀛上流社會的人來參加,當然,最主要的是,我希望你能邀請到寺井千佳和高島聖來兩個人。”

“陳先生要舉辦宴會做什麼?高島聖來還好說,隻是寺井千佳小姐的話,她身份尊貴,而且最近一直閉門不出,想要讓她出席宴會,可能性幾乎為零。”長井千明父子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舉辦宴會的目的,自然是參加宴會。”陳飛宇笑道:“至於寺井千佳嘛,你儘力邀請便是,她來或不來,也不用強求,怎麼樣,有問題嗎?”

長井千明疑惑道:“舉辦宴會自然冇什麼問題,隻是……隻是陳先生在東瀛的處境比較微妙,你參加宴會的話,怕是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我看你是擔心我的出現會連累你吧?”陳飛宇心下瞭然,露出玩味的神色。

長井千明嘿嘿笑了兩聲,不否認,也不承認。

默認!

陳飛宇道:“你放心就是,我在宴會上,不會暴露和你認識,不會連累到你。”

長井千明神色有些鬆動。

陳飛宇繼續道:“我一向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你幫我這個忙,我可以替你殺一人,或者救一人,這就是我之前所說的大買賣,如何?”

長井千明雙眼驀然發亮,陳飛宇可是震撼整個東瀛的超級強者,天下間除了寥寥數人外,恐怕他想殺誰就能殺誰,不但能幫自己除掉最為棘手的敵人,而最重要的是,如果能藉此跟陳飛宇打好關係,那對他以後的好處說都說不儘!

當然,如果讓長井千明知道陳飛宇的醫術比武道還厲害的話,恐怕會更加震撼驚喜,畢竟在絕大多數時候,救人比殺人更加重要。-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