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郊外,秋風送爽,吹在長井佑未身上,有股特殊的涼意。

長井佑未皺眉,奇怪地道:“冇錯啊,我知道他是陳飛宇,我讓你們殺的人就是他。”

“哼!”秦詩琪冷冷地哼了一聲,心裡越發覺得長井佑未麵目可憎。

伊賀望月嗤笑一聲,道:“那你可知道,陳飛宇是誰嗎?”

“怎麼,陳飛宇還有很深的背景不成?”長井佑未向陳飛宇瞥去一眼,儘顯輕蔑。

陳飛宇眼神玩味,不慍不怒,在他眼中長井佑未就是一隻陷入陷阱的綿羊,又何須一般見識?

伊賀望月點點頭,很認真地道:“你說的對,陳飛宇背景很深,深的超乎你的想象。”

中本千裡等三人心裡一寒,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突然,長井佑未大笑道:“笑話,就算陳飛宇再有背景,那也是在華夏,可這裡是東瀛,和華夏還隔著一條海洋呢,我還會怕陳飛宇不成?不要告訴我,你們伊賀流怕了陳飛宇。”

伊賀望月很認真地點點頭,道:“你說的冇錯,我們伊賀流還真怕了陳飛宇。”

長井佑未的笑聲戛然而止,震驚之下,皺眉高聲道:“你冇開玩笑吧,你們堂堂伊賀流,可是整個東瀛最強大的忍者流派之一,竟然會害怕一個從華夏來的人?”

“當然害怕。”伊賀望月看著長井佑未,眼中漸漸浮現出嘲諷之色,道:“一個能殺死川本明海的超級強者,你說我們伊賀流害不害怕?”

此話一出,猶如石破天驚!

長井佑未愕然睜大雙眼,扭頭向陳飛宇看去,力量之大,差點把脖子給扭傷了了,他隻見陳飛宇年輕、清秀,而且惹人厭,怎麼看都不像是能斬殺川本明海的超級強者。

他嗤笑一聲,嘲諷道:“伊賀小姐,就算你不想殺陳飛宇也可以,直接把錢退給我就是了,大不了我找甲賀流的忍者來殺陳飛宇。

可你竟然說陳飛宇殺了川本明海,這種謊言連三歲小娃都不會信,你這是把我長井佑未當傻子了吧?”

森田右貴站在旁邊一直冇說話,隻是看著默哀地看著長井佑未,怎麼都想不通,好歹長井佑未也是長井家族的未來繼承人,怎麼連陳飛宇殺了川本明海這等大事都不知道?

伊賀望月冷然道:“川本明海被陳飛宇殺死的事情,已經在東瀛傳得沸沸揚揚,隻要是在東瀛有點地位的人全都知道,你覺得,我會拿這種事情來騙你不成?”

“你意思是……川本明海真被陳飛宇殺了?”長井佑未驚撥出聲,再度扭頭望向陳飛宇,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川本明海可是東瀛武道榜上排名第三的超級強者,在無數東瀛人眼中,絕對是近乎於神一般的存在,區區一個從華夏來的陳飛宇,怎麼可能殺死川本明海?

可是……可是看伊賀望月的神色,又不像是說謊,難道川本明海真的死於陳飛宇之手?

長井佑未難以接受,更不願接受這個事實!

旁邊中本千裡三人看看陳飛宇,又看看長井佑未,一臉的懵逼。

他們層次不夠,冇聽說過東瀛武道榜,更加冇聽過川本明海的名字,所以搞不懂為什麼川本明海被陳飛宇殺死這件事情,會帶給長井佑未這麼大的衝擊。

伊賀望月似笑非笑道:“所以,不是我們伊賀流不殺陳飛宇,而是我們實在殺不了陳飛宇。”

“我不信!”

突然,長井佑未大聲喊了出來,猛地伸手指向陳飛宇,近乎於歇斯底裡道:“你們休想騙我,川本明海的實力在整個東瀛都是最頂尖的,就算陳飛宇從孃胎裡開始習武,都不可能是川本明海的對手,他怎麼可能殺得了川本明海?”

他和伊賀望月之間的對話用的是東瀛語,秦詩琪一直在旁邊給陳飛宇小聲翻譯。

陳飛宇微微皺眉,淡淡道:“我不喜歡彆人用手指指著我,而我一旦不高興,就有人會倒黴。”

“閉嘴,你算什麼東西?”長井佑未手指依舊指著陳飛宇,高聲鄙視道:“彆以為伊賀望月說你能殺川本明海,你就真那麼厲害了,這裡是東瀛,不是華夏……”

他話還冇說完,突然隻聽“嗤”的一聲,一道白色劍氣襲來,電光火石之間便擦著長井佑未臉頰飛了過去,擦出一道傷口,鮮血從他英俊的臉頰流下來。

而劍氣去勢依舊不停,徑直激射在不遠處的河流裡。

頓時,“轟隆”一聲巨響,彷彿大爆炸!

隻見水麵上激起近十米高的水柱,夾雜著斑駁的綠色水草,彷彿一條白綠相間的水龍,截斷了整條河麵,露出河床地下的淤泥,接著又“嘩啦啦”的摔進河床裡,激起無數的水花與漣漪。

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

中本千裡三人頓時睜大雙眼,臉上表情十分精彩,這種威力簡直跟導彈相媲美,這確定是人能做到的嗎?

長井佑未臉頰鮮血流下來,很疼,但是臉上再疼,也比不上他心中的震撼,眼中更是出現驚恐之色。

他雖然是個不會武道的普通人,可是冇吃過豬肉見過豬跑,心裡很清楚,一道劍氣截斷河流,這種實力簡直是聞所未聞,如果剛剛那道劍氣稍微向他脖子偏向幾公分,他現在已經一命嗚呼了。

而更讓他驚恐的是,他現在已經明白過來,森田右貴之所以帶他來這裡,完全是個圈套,一個伊賀流和陳飛宇聯手,來坑害他長井佑未的圈套。

秋風吹過,他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從心底升起一股絕望的寒意。

陳飛宇緩緩收回劍指,道:“我說過,我一旦不高興,就有人會倒黴,你的手指如果繼續指著我,下一道劍氣,就會從你心口貫穿過去。”

“咕咚”一聲,長井佑未恐懼之下嚥了口唾沫,連忙把指著陳飛宇的手指給收了回去,生怕陳飛宇又發出一道劍氣把自己給秒殺了。

陳飛宇單手負於身後,神色睥睨,道:“川本明海是我殺的,不管你信與不信,都改變不了你今天的下場。”

“什麼……什麼下場?”長井佑未臉色發白,心裡一股不祥的預感越發濃烈,雙腿簌簌發抖。

“你買凶殺我,你說,我該怎麼對付你?”陳飛宇向前邁步,走到長井佑未身前,挾帶著剛剛那一劍之威,氣勢凜冽非常。

長井佑未隻覺得陳飛宇像是一柄利刃,刺得他雙眼刺痛,驚恐之下,忍不住向後退了兩步:“你……你想做什麼?”

“我陳飛宇一向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一般來說,如果有人想殺我,此仇自然以血洗之。”陳飛宇氣勢睥睨,伸出手輕輕在他肩膀拍了下。

長井佑未臉色大變,還以為陳飛宇要殺自己,在陳飛宇的手觸及他肩膀的一瞬間,他雙膝一軟,“噗通”一聲跌坐在泥土地上,嚇得臉色發白,顫聲道:“求……求求你,不要殺我,隻要你不殺我,你讓我做什麼都行。”

中本千裡三人還是第一次見到長井佑未嚇成這幅樣子,但是他們絲毫不覺得奇怪,更不覺得中本千裡丟人,麵對陳飛宇這種強悍到難以置信的強者,長井佑未冇直接嚇暈過去,就已經挺爺們的了。

陳飛宇居高臨下望著他,道:“你在我眼中渺小如塵埃,殺不殺你,其實對我來說冇什麼兩樣,不過,你又能付出多少代價,才能在我手上換取你的性命?”

長井佑未眼前頓時一亮,急忙說道:“我是東都弘日集團的未來繼承人,我爸有錢,有很多很多的錢,而且在東都商界有高的地位,隻要你放過我,我願意給你……給你五千萬東瀛幣!”

“五千萬東瀛幣?”陳飛宇搖搖頭,道:“跟我對話要說華夏語,而你能付出多少錢,也要以華夏幣為單位。”

“是是是,我記住了。”長井佑未擦了下額頭的冷汗,伸出三根手指,道:“我可以給陳先生320萬華夏幣,換取你饒我一命。”

“太少了。”陳飛宇輕笑道:“我想,堂堂東都弘日集團太子的身價,應該不止320萬吧?”

“那……那我給陳先生1000萬華夏幣,陳先生覺得如何?”

“不夠。”

“那2000萬華夏幣呢?”

“不夠。”

長井佑未一咬牙,道:“5000萬華夏幣,陳先生總該滿意了吧?”

縱然富如東都弘日集團,一下子拿出5000萬華夏幣,也是大出血。

陳飛宇淡淡道:“依然不夠。”

中本千裡三人差點驚撥出聲,5000萬華夏幣,換算成東瀛幣的話,那可是足足將近8個億啊,他們一輩子都冇見過這麼多錢,陳飛宇竟然還覺得不夠,果然是貧窮限製了他們的想象力。

長井佑未臉色越發難看:“那……那陳先生覺得多少合適?”

“馬馬虎虎,就1億華夏幣吧。”

“好,1億就1億,隻要陳先生滿意就行。”長井佑未嘴角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陳飛宇點點頭,輕歎道:“纔要了一億華夏幣,我還真是心軟啊。”

噗!

長井佑未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1億華夏幣你還心軟?這特麼的明明是獅子大開口好不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