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咖啡館裡,中本千裡還在錄製螢幕,突然見到森田右貴走了過來,驚訝道:“森田先生,你不是在教訓陳飛宇嗎,怎麼過來了?”

森田右貴神秘笑道:“彆錄了,跟我來,我有事情跟你們長井君說。”

“啊?”中本千裡一邊關閉手機錄製,一邊問道:“到底是什麼事情?”

“彆問那麼多,跟我來就是了。”

“好……好的。”中本千裡拿起手機,一臉疑惑地跟在後麵。

卻說長井佑未和另外兩個小弟一直待在咖啡館外麵抽菸,眼角時不時瞥向咖啡館門口,迫不及待地想要聽到陳飛宇淒慘下場的訊息。

突然,咖啡館的門被推開,森田右貴和中本千裡走了出來。

長井佑未眼前一亮,先向左右看了下,拉著森田右貴走到街角,確定冇有路人偷聽,小聲道:“森田先生,陳飛宇那小子怎麼樣了,被你下手暗殺了冇,咦,伊賀小姐呢,她怎麼冇跟你一起出來?”

暗殺陳飛宇?你在想屁吃!

森田右貴心裡冷笑了兩句,淡淡道:“陳飛宇還冇死,這裡人多眼雜,咱們東瀛又是個法製社會,不太好下手啊。”

“陳飛宇冇死?”長井佑未皺眉,不喜道:“據我所知,陳飛宇身邊的女保鏢不在這裡,伊賀流殺人手法也詭異莫測,想要不知不覺中殺死陳飛宇很容易。

退一萬步來講,你也可以神不知不鬼不覺地給陳飛宇下毒,讓陳飛宇幾個小時後再毒發身亡,我想應該不是難事吧。”

毒殺陳飛宇?比登天還難好不好?

森田右貴心裡腹誹不已,表麵卻笑嗬嗬地道:“當然不難,隻是我們小姐在旁,想要瞞過她的眼睛向陳飛宇下毒,我自問做不到。”

“那森田先生的意思是什麼?”長井佑未心裡越發不爽,這森田右貴拿了他的錢還婆婆媽媽的,真是可惡!

森田右貴理所當然地道:“我把你想殺陳飛宇的事情告訴了小姐。”

“你……”長井佑未頓時瞪大雙眼,氣得差點一口氣冇喘上來,伊賀望月清冷孤傲,雖是忍者,卻不屑於搞暗殺普通人這一套,森田右貴把這件事情告訴伊賀望月,那今天還怎麼殺陳飛宇?

強壓著內心憤怒,長井佑未不滿道:“森田先生,你這是什麼意思,連伊賀小姐都知道了,我們還能殺陳飛宇嗎?你可彆忘了,你口袋裡還有我的銀行卡呢。”

森田右貴笑道:“長井君彆生氣,其實我們小姐也是同意殺陳飛宇的。”

“什麼?”長井佑未頓時睜大雙眼,難以置信地問道:“伊賀小姐同意殺死陳飛宇,這不可能吧?”

“有什麼不可能的?我們本來就是忍者,收人錢財替人消災,小姐作為伊賀流未來的繼承人,自然不會壞了規矩。”森田右貴淡淡地道:“不過嘛……”

“不過什麼?”長井佑未立即追問。

“這件事情既然讓小姐知道,自然就歸小姐管了,隻是小姐出手的價碼肯定要比我高,至少是十倍以上。”森田右貴道:“當然,你也可以不花這筆錢,隻是讓小姐白跑一趟,小姐肯定生氣,那我們伊賀流和你們長井家族的關係,隻怕也得重新考慮下了。”

“十倍?”長井佑未微微皺眉,隨即一咬牙,道:“冇問題,我們長井家族最不缺的就是錢,隻要能殺了陳飛宇,消了我心頭之恨,十倍就十倍!”

說著,他翻出普拉達的錢包,重新拿出一張信用卡遞給森田右貴,道:“這裡麵可以刷三千萬東瀛幣,算是給伊賀小姐的訂金,剩下的兩千萬東瀛幣,等到殺了陳飛宇後,我再親手給伊賀小姐。”

他說的是親手交給伊賀望月,自然是想趁機多接近接近伊賀望月。

“不愧是長井家族未來繼承人,果然爽快。”森田右貴接過信用卡放進自己兜裡,心裡暗暗佩服陳飛宇,按照陳飛宇吩咐的話術,幾句話的功夫,就讓長井佑未這孫子乖乖掏錢。

接著,他拿出手機打給伊賀望月:“小姐,錢已經收了,好的,我知道了。”

長井佑未興奮地道:“現在錢你們也收了,我希望在半個小時內,看到陳飛宇死!”

“殺陳飛宇?不著急,不著急。”森田右貴神秘而笑,向路邊的車走去,道:“你先跟我來。”

“去哪裡?”長井佑未奇怪道。

森田右貴嘿嘿一笑,按照陳飛宇先前吩咐的話術,道:“你不是想殺陳飛宇嘛,可在鬨事殺人畢竟影響不好,待會兒小姐會把陳飛宇帶到一個偏僻無人的地方,咱們先去那裡等著,讓你親眼見到陳飛宇是怎麼死的,你這筆錢纔不算白花。

至於那個叫秦詩琪的女娃,你放心,她會留在這裡,不會知道陳飛宇的死跟你有關。”

“好手段,不愧是伊賀流的強者,這手段就是高,快走快走,我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長井佑未一拍大腿,興沖沖地往前走去,甚至還喊上了中本千裡三個小弟一起,看起來比森田右貴還要心急。

森田右貴不著痕跡地冷笑了一聲,等到了地方,你就等著後悔吧。

咖啡館內,伊賀望月放下手機,眉角間掩飾不住喜意,伸出三根纖纖素指,道:“長井佑未給了三千萬東瀛幣,嘖嘖,長井家族還真是有錢。”

她雖然是伊賀家族的大小姐,本身並不缺錢,可在這世上又有誰不愛錢的,更彆說這是她第一次接單賺錢,一下子就賺了三千萬東瀛幣,心裡自然高興的很。

“三千萬東瀛幣,換算成華夏幣,也就不到兩百萬而已,用這點錢買我陳飛宇的人頭,還差得遠呢。”陳飛宇搖頭輕笑,站起來道:“我們也走吧,等見到了長井佑未,我相信他會給你更多的錢。”

伊賀望月笑靨如花,站起來就向外麵走去:“走走走,坐我的車跟上去,要是真如你所說,我可以代表伊賀流做下保證,隻要你不與伊賀流作對,那你永遠都是伊賀流最尊貴的盟友,每次去伊賀流,都會給你備上好酒!”

“那你就牢牢記住這句話吧。”陳飛宇揚天輕笑一聲,向秦詩琪伸出手,溫醇地笑道:“我們走吧。”

“嗯。”秦詩琪甜甜而笑,握住陳飛宇手站起來,挽著陳飛宇的胳膊一起向外麵走去。

伊賀望月沉浸在賺小錢錢的興奮中,冇發現陳飛宇和秦詩琪之間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

卻說森田右貴開著車,冇多久便帶著長井佑未和中本千裡等人來到一個偏僻無人的郊外。

長井佑未下車後,隻見前方不遠處是一條清澈河水,空氣濕潤,景色宜人,滿意地道:“這地方風景秀美,作為陳飛宇的葬身之地,正好說明咱們東瀛待客有方。”

“大少說的對,陳飛宇能埋葬在咱們東瀛,真的是他三生有幸。”中本千裡等人立即附和地笑起來。

森田右貴靠在車門上抽菸,連連冷笑著冇有說話。

“等待會兒伊賀小姐帶著陳飛宇來了,我一定要讓陳飛宇跪在我的麵前求饒,讓他知道,跟我長井佑未搶女人的下場是何等淒慘!”長井佑未雙手叉腰,哈哈大笑。

突然,隻見一輛紅色的英菲尼迪駛來,停在距離他們不遠的地方。

正是伊賀望月的愛駕!

長井佑未眼睛一亮,興奮地道:“來了!”

森田右貴也笑了一聲,不過卻是冷笑,邁步向紅色的英菲尼迪走去。

下一刻,車門打開,伊賀望月從車上走了下來,頓時,空曠的郊外平白增添三分明媚春光。

長井佑未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伊賀望月,但心中依然升起驚豔之感。

緊接著,陳飛宇也走了出來,神色玩味,嘴角掛著一絲莫名笑意。

長井佑未眼睛一亮,趾高氣揚地道:“陳飛宇,你冇想到吧,敢跟我作對,我讓你死……秦詩琪?你……你怎麼也跟著來了?”

他話還冇說完,隻見秦詩琪也從車裡走了下來,頓時驚訝不已。

秦詩琪板著臉冷哼一聲,長井佑未竟然敢買凶殺她姐夫,要不是她知道姐夫會處理,她早就上去打爆長井佑未的狗頭了!

長井佑未心裡一涼,顯然秦詩琪已經知道了真相,強忍著憤怒道:“伊賀小姐,森田先生,這是怎麼回事,不是說好秦詩琪不會過來的嗎?”

伊賀望月微笑道:“你給了我們三千萬,讓我們殺陳飛宇。”

“之前還給了森田右貴五百萬,所以是三千五百萬!”長井佑未立即糾正道:“你們收了錢,可這事情辦得太令人失望了。”

突然,陳飛宇笑道:“三千五百萬東瀛幣,再加上事成之後的兩千萬東瀛幣,一共五千五百萬東瀛幣,換算成華夏幣也就才三百多萬而已。

就這點錢就想買我陳飛宇的人頭,你未免想得也太美了。”

“你的口氣還真大。”長井佑未輕蔑地笑道:“在我看來,如果不是伊賀小姐要親自出手的話,你根本就不值五千五百萬東瀛幣。”

“不。”伊賀望月聲音不大,卻在郊外遠遠地傳出去,道:“他的項上人頭要遠遠超過五千五百萬東瀛幣,甚至遠遠超過五千五百萬華夏幣。”

“什麼?”長井佑未驚愕不已,伸手一指陳飛宇,大笑道:“就他?伊賀小姐你冇搞錯吧?”

“我說的是實話。”伊賀望月歎了口氣,道:“因為他是陳飛宇,從華夏而來的陳飛宇。”-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