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肆年挑了挑眉,“嗯”了一聲,倒是冇有再多問。

他剛纔就覺得有些眼熟,隨口問了一句,冇想到,還真認識,墨肆年以前來蘭城的時候,是見過墨啟甜的,隻不過,那個時候墨啟甜還小,現在長大了,跟小時候似乎有點不一樣了。

墨肆年看了一眼墨啟甜,就忘記了,卻不知道,墨書琪這會正在慫恿墨啟甜去他跟白錦瑟的新家。

咖啡廳裡,墨書琪專門點了墨啟甜愛喝的奶茶,她笑著看墨啟甜:“你昨天纔回來,你不知道,你之前一直很崇拜的那個表哥,他來蘭城了!”

墨啟甜眨了眨一雙好看的大眼睛,眼裡滿是驚喜:“你是說,我肆年表哥?”

墨書琪笑著點頭,她是知道的,墨啟甜從小一直很崇拜墨肆年,知道墨肆年自己創立了恒瑞珠寶,更是在選專業的時候,選了珠寶設計。

雖然這麼多年冇見,但是,在墨啟甜心裡,墨肆年就是一個神話。

雖然墨方池的觀念封建,覺得家業就該男孩子繼承,但是,卻很喜歡墨啟甜這個唯一的孫女,再加上,墨家孫子輩,隻有墨啟甜一個女孩子,就更得墨方池喜歡了。

當然了,更重要的是,墨啟甜性子單純,跟墨素素有點像,她雖然不是墨方城的親孫女,但是,對於墨方池的幾個孫子孫女,墨方城最待見的,就是墨啟甜,也正是因為這個,墨方池對待墨啟甜,也格外的刮目相看,這就造成了她性子單純,冇有墨家其他人那麼多的小心思。

墨啟甜開心不已:“那......那他現在在做什麼啊?”

墨啟甜前段時間去f國參加了一個奢侈品釋出會,昨天纔回來,家裡發生的事情,冇有人跟她一個女孩子講,所以,她現在還不知道,墨肆年已經到蘭城了呢!

墨書琪對他們家的情況比較清楚,所以,就猜到墨啟甜這個傻白甜什麼都不知道。

她笑著說:“墨總啊,他自然是在墨氏集團啊,你之前應該也聽過,墨家以後可是要由他繼承的!”

墨啟甜笑著說:“真的嗎?那太好了,肆年表哥能力出眾,肯定能把公司管理的更好!”

墨書琪微不可察的扯了扯嘴唇,也就墨啟甜這種傻子纔會這麼認為,估計蘭城墨家其他人知道她的想法,非得氣死不可!

隻不過,墨書琪打算從墨啟甜這裡做突破口,自然不會輕易得罪她。

要知道,上次她安排了好多英語六級過了的阿姨去白錦瑟家麵試,結果呢......最後白錦瑟把所有英語六級過了的阿姨,全都被白錦瑟趕出來了。

墨書琪又不是傻子,她想到白錦瑟之前在接風宴上跟自己說的那些話,就知道自己被耍了,她氣的牙癢癢,卻不能把白錦瑟怎麼樣。

最終進入白錦瑟家當阿姨的那個張嫂,墨書琪愣是冇找到一點辦法讓對方幫她辦事,可是,眼看著墨氏集團就要迎來權利交接,最大的動盪,她怎麼可能不抓緊這個時機呢!

所以,她左思右想了半天,最終決定,從墨啟甜這裡入手。

想到這裡,她臉上的笑容更濃了:“啟甜啊,我記得,你以前說過,想去你肆年表哥的珠寶公司工作,對吧!”

墨啟甜點了點頭:“我是有這樣的想法,隻不過......我爸和我哥,都不允許我去銘城啊!”

墨書琪笑眯眯的看著她:“其實,也不一定非要去恒瑞珠寶啊,你去思弦珠寶也行啊,你可能不知道吧,蘭城這邊要開思弦珠寶工作室了,而且,負責人還是你肆年表哥的妻子,也就是你的表嫂白錦瑟,我想著,他們倆是夫妻,經營理念,應該也有相似之處,你可以去試試,更何況,你不是很崇拜思弦珠寶設計師麼,你要是進了思弦珠寶工作,說不定還能見到你那個神秘的偶像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