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第811章 秋雨的輓歌

小說: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作者:少年闖花都 更新時間:2022-10-12 02:48:04 源網站:3gxs

-

話音剛落,陳飛宇突然向川本明海躍去,指端劍指散發著狂暴的氣息,一道紅色雷霆劍芒頓時出現在眾人眼前!

出手便是“斬人劍”,絲毫不給川本明海逃跑的機會。

川本明海臉色微變,當初在華夏鳳凰山的時候,他就在“斬人劍”上吃了大虧,深知“斬人劍”的淩厲可怕,他當機立斷手持匕首向陳飛宇劃出淩厲刀芒,欲將陳飛宇給阻擋下來。

縱然他重傷導致實力大損,但他畢竟是“傳奇中期”強者的底子,這一記刀芒威力依舊不可小覷,隻見從刀芒上爆發出強大的氣勁,地板與茶幾、沙發紛紛碎裂。

甚至強大的氣勁衝擊下,吉村美夕和稻邊美涼都不由自主向後麵連連倒退。

稻邊美涼做了川本明海這麼久的私人醫師,她還是第一次見到川本明海跟人動手,不由激動起來,不愧是東瀛的“暗殺天王”,連她這個不懂武道的普通人,都能看出這一招的強大,這個華夏少年絕對難以避開!

“你全盛時期的全力一刀,的確會給我造成威脅,但是你現在實力大損,又如何能擋得住我?給我破!”

陳飛宇眼中嘲諷之意更加明顯,話音剛落,他在半空中去勢不停,“斬人劍”猛然揮出,一劍將刀芒劈成兩半後,隻覺得這一記刀芒的強度,頂多隻有“傳奇初期”境界的水平,看來川本明海的傷勢,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嚴重,而且嚴重的多!

接著,陳飛宇嘴角笑意更濃,同時心中越發的有把握,以更加迅捷的速度,向川本明海追擊而去。

稻邊美涼驚撥出聲,用東瀛語道:“這個華夏少年,怎麼可能這麼厲害?”

吉村美夕輕瞥她一眼,默哀地歎了一聲,道:“因為他是從華夏來的陳飛宇,神奇程度遠超你的想象,如果川本明海在全盛時期,縱然不敵陳飛宇,也能從容逃跑。

但是現在,斷了一臂的川本明海,恐怕想逃都逃不了了,而最關鍵的是,陳飛宇想殺他,那川本明海就一定逃不了。”

見識過陳飛宇在伊賀流縱橫捭闔的手段後,吉村美夕雖然依舊恨不得殺了陳飛宇,但也不得不承認,陳飛宇的武力和手段,都是上上之選,想要殺一個實力大損的川本明海,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稻邊美涼眼眸中出現驚駭的神色,難道川本大人,真的會死在這裡?

此刻,麵對陳飛宇淩厲一劍,川本明海神色為之大變,如果是在全盛時期,他肯定會用另一隻手單手結印施展出遁術,從而逃離陳飛宇的視線。

可惜現在他另一隻手臂剛接上還不到半個月,還冇辦法行動自如,更彆提是單手結印了。

當此時刻,他隻能以腳點地,飄然而迅速地向後退去。

然而,他退的快,陳飛宇追的更快!

“看來你受傷後,不但手上功夫弱了,連逃跑的功夫也弱了不少,今日,你必死無疑!”

陳飛宇輕蔑的聲音,在整個客廳裡響起。

在“斬人劍”的加持下,吉村美夕和稻邊美涼隻覺得一道紅色流星閃過,陳飛宇便已經追到川本明海跟前,紅色雷霆劍芒猛然向川本明海當頭劈下!

劍未至,勁已到。

狂暴氣息衝擊下,川本明海身後三米處的影壁牆,“轟隆”一聲連同大彩電一同成了兩半!

而川本明海剛剛纔換過藥的斷臂處,更是傳來陣陣的疼痛。

當此危急之刻,他一咬牙,竟然不退反進,欺進陳飛宇身前,手中明晃晃的匕首直接刺向陳飛宇的心口。

赫然是他寧肯被“斬人劍”斷首,也要拉著陳飛宇一起陪葬!

陳飛宇微微皺眉,他有自信能夠避開要害,以傷勢換取川本明海的死亡,可是現在他已經占據了上風,實在冇必要跟川本明海換傷。

想到這裡,陳飛宇當機立斷,腳下微微旋轉,人影已經出現在川本明海的左後方,“斬人劍”順勢揮向川本明海脖頸。

強悍的劍意,衝擊得川本明海脖子生疼,似乎要將川本明海的腦袋給齊生生斬下來。

川本明海豁然轉身,手中匕首在半空劃出一道璀璨的軌跡,和“斬人劍”相撞在一起。

強大的氣勁以兩人為眾人爆發出來,彷彿地震一樣,整個客廳內的傢俱儘皆四分五裂。

吉村美夕和稻邊美涼兩女怎麼可能擋得住這股強大的氣勁?尤其是稻邊美涼,本身一點實力都冇有,隻見她臉色蒼白,眼前一黑差點暈過去。

突然,吉村美夕第一時間抓住她的胳膊,立即向後躍到庭院裡麵,這才脫離這股氣勁的衝擊範圍。

稻邊美涼一陣後怕,看向吉村美夕,露出複雜的神色,道:“謝謝你。”

“不客氣。”村美夕搖搖頭,同為東瀛人,而且同為陳飛宇的“階下囚”,讓她不忍心見到稻邊美涼間接死在陳飛宇的手中。

“怎麼,裡麵還冇結束嗎?

突然,旁邊傳來一個清冷的聲音。

稻邊美涼立即扭頭看去,隻見一名年輕女子撐著油紙傘,站在一株芭蕉樹下。

細雨濛濛,淒美而芬芳。

正是武若君!

好漂亮的女人!

稻邊美涼眼眸中閃過驚豔之色。

吉村美夕恭敬地道:“裡麵戰鬥還在繼續,不過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陳先生牢牢占據了上風,請您不用擔心。”

“我會擔心他?”武若君不屑地翻翻白眼,不過嘴角間還是翹起了一絲笑意。

卻說在客廳內,就在兩人氣勁越發狂暴的時候,陳飛宇運轉“無極”內勁,源源不斷地將川本明海的內勁轉化,反過來施展在川本明海的身上。

頓時,隻聽“哢嚓”一聲,川本明海手中匕首應聲而斷!

而川本明海也悶哼一聲,嘴角飆紅,“蹬蹬蹬”向後退了好多步,剛接好冇幾天的手臂傷口處,更是傳來陣陣的刺痛,彷彿手臂隨時都會再度掉下來,讓他心中越發的驚駭。

“昔日的‘暗殺天王’,今日終將成為我劍下亡魂!”

陳飛宇眼中燃燒著強烈的戰意,幾乎冇有絲毫的停歇,再度凝出“斬人劍”向川本明海衝去。

“可惡!”川本明海心頭大怒,立即手持半截匕首迎向陳飛宇!

他不甘心,他又怎能甘心?

要不是上次在華夏被陳飛宇斬斷手臂的時候,“斬人劍”的狂暴氣勁衝進他經脈中瘋狂肆虐,再加上失去一臂,導致他實力大為衰退的話,他堂堂“暗殺天王”怎麼可能被陳飛宇壓著打?

突然,“斬人劍”與半截匕首再度相交,強大的氣勁衝擊下,川本明海從客廳倒飛出去,重重地落在庭院濕綠的草地上,又“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外麵武若君、吉村美夕三女嚇了一跳,連忙扭頭看去,隻見正是川本明海,而且他手中的匕首,也已經斷成了兩半,顯得特彆的狼狽。

武若君徹底鬆了口氣,這一戰看來勝負已分。

稻邊美涼卻是驚撥出聲,嚇得站在原地簌簌發抖,要不是親眼看到,打死她都不敢相信,昔日震懾整個東瀛的“暗殺天王”,竟然也會這麼狼狽。

下一刻,陳飛宇從客廳中邁步走了出來,左手負於身後,右手捏著劍指,渾身散發著凜冽的劍意,對比起狼狽負傷的川本明海,他是何等的瀟灑且從容?

陳飛宇一邊向川本明海走去,一邊居高臨下望著他,道:“今天你插翅難飛,而這一場秋雨,就是為你唱響的最後輓歌。”

“殺了我,對你冇有任何好處,等到了明天,我的死訊就會傳遍整個東瀛,而你陳飛宇,將會成為整個東瀛的公敵,在東瀛寸步難行!”

川本明海眼神中滿是恐慌之色,現在他才體會到,曾被他暗殺過的那些人曾體會到的絕望之感,簡直太恐怖了。

“你為什麼會認為,我會害怕訊息傳出去?”陳飛宇已經走到了川本明海跟前,劍指淩空對準了川本明海的眉心,挑眉玩味道:“其實對我來說,你身死的訊息傳出去,纔對我最為有利。”

“你……你到底想做什麼?”

川本明海頓時驚撥出來!

“整個問題等你到了陰曹地府去問閻羅王吧,你的項上人頭,我陳飛宇收下了!”

陳飛宇眼中厲芒一閃,指端劍氣縱橫,紅色的“斬人劍”破空而出,刺向川本明海的眉心。

危急之刻,川本明海徹底爆發出“傳奇”強者的潛力,身體立即向左平移,不但躲過了“斬人劍”的逼命殺招,而且手腕一抖,半空中寒光閃爍,半截匕首直直向陳飛宇飛去。

陳飛宇神色有些懊惱,揮劍將匕首挑飛,再度向川本明海衝去。

下一刻,川本明海冷笑一聲:“想要殺我,你還早得很呢!”

說罷,他單手結印,施展出土遁之術,身體立即消失在原地。

“雕蟲小技,在華夏你就施展過幾次,我陳飛宇怎麼可能在同樣的招式下吃虧兩次?”

陳飛宇大喝一聲,突然躍起數米高,緊接著,手中凝聚出“斬人劍”,猶如紅色流星一般向庭院降落!

“轟隆”一聲巨響,“斬人劍”刺進地麵,瞬間猶如地震了一般,整個庭院儘皆崩毀,出現無數道長長的裂縫。

天崩地裂!-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