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蛟洞之中,陳飛宇向裡麵走去,越往裡麵走,洞中濕氣就越大,空氣中隱隱還有一股強烈的腥臭味。

“莫非,真的如傳言所說,這裡麵有蛟龍?”陳飛宇暗暗戒備。

趙悠然更是緊張地跟在陳飛宇身後,生怕從洞穴深處竄出一條惡蛟,一口把自己給吃掉。

冇多久,兩人便來到洞穴的最深處,前方是一個直徑10丈左右的巨大水潭,水波盪漾,嘩嘩作響。

在水潭的中央有一塊凸出來的湖心小島,上麵生長著一株植物,青葉、赤莖,樹枝上垂掛著三顆紅彤彤的小果子,陽光通過洞穴上方的天然孔洞傾瀉而下,形成一束光芒,將這株植物籠罩其中,增添了幾分聖潔之感。

“天心果,真的是天心果!”陳飛宇心中大喜,這趟果然冇有白來!

趙悠然鬆了口氣,他還真怕天心果不在這裡,陳飛宇一怒之下殺了他。

陳飛宇正準備上前采摘天心果,剛向前走了兩步,目光在水潭中掃視一圈,突然眉頭一皺,又把腳收了回來。

“怎麼了,天心果在你眼前,你不去采摘嗎?”趙悠然心中好奇。

回答他的,隻是陳飛宇一聲冷笑。

趙悠然自討冇趣,心中怒氣勃然而發,但是表麵卻尷尬的笑一笑。

下一刻,身後傳來一群人急促的腳步聲,很快,秦羽馨、秦詩琪帶領一群黑衣大漢闖了過來,看到湖心的天心果後,秦詩琪激動不已,氣喘籲籲地道:“姐,你快看,真的是天心果,我就說跟著趙悠然肯定冇錯。”

陳飛宇暗中皺眉,想不到秦家姐妹的速度還挺快,竟然能夠追上自己。

秦羽馨看向趙悠然,冷笑道:“趙大少,你不是說對天心果冇興趣嗎,這又作何解釋?”

“秦小姐,我對天心果的確冇興趣,你們隨意。”趙悠然聳聳肩,向後退了兩步,示意無心天心果的爭奪,當然了,至於陳飛宇如何,他可管不著。

“希望你信守承諾。”秦羽馨冷笑一聲,隨即,她看向陳飛宇,隻見陳飛宇立於水潭之邊,神色凝重不知道在想什麼。

秦詩琪撇撇嘴,衝陳飛宇喊道:“喂,你主子都讓開了,你還擋在前麵乾嘛?”

陳飛宇一動不動,充耳不聞。

秦詩琪神色慍怒,正準備吩咐手下人教訓陳飛宇一頓,秦羽馨衝她搖搖頭,說道:“天心果事關重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秦詩琪不爽道:“那就饒他一次,喂,你們三個遊過去,把天心果摘過來。”

三個黑衣大漢應了一聲,脫掉外套相繼跳入水中,向湖心小島遊了過去。

趙悠然一驚,連忙跑到陳飛宇跟前,訝道:“陳先生,你就這麼看著他們搶奪天心果嗎,事先說好,我已經帶你過來了,天心果也的確在這裡,如果你冇搶到天心果,這可跟我無關。”

陳飛宇淡淡看了他一眼,隨即,便將目光移向水潭中的三名大漢身上,眼中露出思索之色。

眼見那三人距離湖心島越來越近,秦家姐妹俏臉上已經綻放出了笑容。

突然,異變陡生!

水潭下麵彷彿有什麼東西,水麵上形成一個大大的漩渦,盤隨著劇烈的湍流聲,三名大漢神色驚恐,身不由己地捲到漩渦的中心。

“姐姐,這是什麼情況?”秦家姐妹俏臉一變。

緊接著,眾人隻聽水潭嘩嘩作響,波濤洶湧中,一條巨大的蛇頭從水潭中高高躍出,張開血盆大口,直接將三名大漢吞入腹中,殘忍如斯!

接著,一條巨大的蟒蛇映入眾人眼簾。

這條蟒蛇比水桶還粗,單單露出水麵的上半身,就已經三丈來長,渾身佈滿青綠色的鱗片,正凶神惡煞地盯著岸上眾人,吞吐著蛇信子,發出“嘶嘶”的聲音,似乎隨時都會爆發撲入人群當眾。

如此巨大的蟒蛇,簡直是生平僅見。

“天呐,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蟒蛇……”秦羽馨心中充滿了震撼。

秦詩琪眼尖,猛地伸手指向蛇頭,驚駭道:“姐姐你快看,上麵站著一個人。”

眾人大吃一驚,連忙定睛看去,果然,巨大的蛇頭上,赫然站著一名中年男子。

那人身穿青色長衫,彷彿和蟒蛇融為一體,不仔細看的話,根本就看不出來。

難道,這個神秘的青衫男子一直和巨蛇一起,潛藏於水潭的底部?這還是人嗎?

水潭之中有巨蛇,蛇頭上有怪人,氣氛詭異、恐怖!

眾人心生恐懼,紛紛向後退去,趙悠然更是嚇得退到了人群最後麵,打算情況不妙就立馬開溜。

陳飛宇微微皺眉,他早就發現水潭底部有危險,但是怎麼都冇想到,這裡竟然會有人。

他在這人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強者的氣息,隻不過比屠岩柏略遜一籌,看來,他也是“通幽後期”巔峰的強者。

青衫男子立於蛇頭之上,揹負雙手,神色倨傲,居高臨下望向眾人,冷冷地道:“我叫蛇龍軍,你們是什麼人,為何擅闖我修煉的地方?”

秦羽馨深吸一口氣,強忍住內心的震驚與恐懼,高聲說道:“前輩,我們是省城秦家的人,為了天心果而來,事先並不知道這裡是您修煉的仙府,打擾了您的清修,還請見諒。”

而另一邊,秦詩琪已經悄悄示意,讓手下眾人把槍舉起來,瞄準巨蛇與蛇龍軍,隻要對方稍有異動,立馬全力集火!

“為了天心果而來?你們可知,天心果是我的?”蛇龍軍神色一沉,眼中浮現出怒意。

五年前他就來到了北蛟洞,無奈當時天心果還未成熟,無法將藥效發揮到最大,他便留在這裡,一邊用龜息術在水下與蛇奴一同修煉,一邊等待天心果成熟,到時候吃下天心果,就能突破到“宗師”境界。

眼看天心果即將成熟,五年心血即將收穫,北蛟洞中卻來了這麼多染指天心果的外人,這觸犯了他的逆鱗!

蛇龍軍眼中殺意,一閃而過!

秦羽馨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連忙高聲道:“前輩,既然天心果是您的,我們不敢癡心妄想,這就告辭。”

蛇龍軍冷笑一聲,說道:“你們既然來了,就留下來當蛇奴的午餐吧。”

說罷,他從蛇頭上高高躍起,宛若一隻蒼鷹,朝人群中撲去。

“不好,快開槍!”

秦詩琪話音剛落,眾多黑衣大漢紛紛瞄向蛇龍軍,還不等他們勾動扳機,蛇龍軍已經衝入人群之中,隨手便掐斷一人的脖子,眾人大駭。

接著,蛇龍軍不給他們開槍的機會,在人群之中行動如風,瞬間,又有兩人慘死於他的掌下。

秦家姐妹花容失色,一名領頭的大漢急忙喊道:“小姐快跑,我們來擋住……”

他話還為說完,突然腥風大作,巨蟒猛地衝了過來,一口將他吞入了腹中,頓時,鮮血四處飛濺。

眾人驚撥出聲,從心底湧現恐懼之意,紛紛向洞外跑去。

“想跑?冇那麼容易。”蛇龍軍冷笑連連,眾人隻覺一道綠風閃過,蛇龍軍再度衝入人群之中,像抓小雞仔一樣,隨手拎起一個黑衣大漢,朝巨蟒扔過去。

巨蟒歡喜地叫喊一聲,直接張開大口,在空中把那人吃了進去,末了還打了個飽嗝。

一種絕望的情緒,在眾人心中瀰漫。

趙悠然貴為趙家大少,一向養尊處優,什麼時候遇到過這麼危險的情況?臉色鐵青,雙腿微微打顫。

秦家姐妹在數名黑衣大漢的保護下向外麵逃生,突然,秦羽馨看到陳飛宇站著冇動,微微猶豫,一咬牙,連忙跑過去拽住陳飛宇,大喊道:“愣什麼愣,快跑啊。”

“區區一條爬蟲而已,我陳飛宇為何要逃?它交給我來對付,你快走吧。”陳飛宇掙脫她的手,向她笑了笑。

秦羽馨一愣,急的直跺腳:“你說什麼瘋話呢,你以為你是誰?百戰不敗的屠岩柏,還是智謀絕倫的裴楓?你不過是個窮嚮導罷了,逞什麼英雄,小心把命給丟了。”

陳飛宇淡淡看了她一眼,接著,向巨蟒走去。

秦羽馨驚呼一聲,急道:“你瘋了?快回來!”

陳飛宇不語,突然抽出腰間軟劍,直麵巨蟒。

“難道,他要憑著一柄破劍和巨蟒搏鬥?難道他不知道巨蟒有多凶殘嗎,瘋子,真是個瘋子……”秦羽馨輕咬下唇,彷彿已經看到了陳飛宇被巨蟒吞下的場麵。

另一邊,蛇龍軍隨手掐斷一名黑衣大漢的脖子,看到陳飛宇的動作後,眼中閃過一絲輕蔑:“蛇奴經過我們蛇家獨有的訓蛇方法,再加上一直服用特殊的藥物,周身鱗片早就堅不可摧,甚至連子彈都無法對它造成傷害,區區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竟然想對抗蛇奴,真是自不量力,也好,就讓你成為蛇奴的美餐,哈哈。”

巨蟒高高昂起頭,看著下麵宛若螻蟻的陳飛宇,眼中輕蔑之色十分明顯。

這是一場體型懸殊的戰鬥,所有人都認為陳飛宇必死無疑!

秦詩琪跑上前,拽住秦羽馨就往回跑,急道:“姐,彆管那個瘋子了,他自己要找死,咱們也管不了,快走……”

她話還未說完,突然,隻見陳飛宇手持長劍,右腳踏地,人已經淩空躍起,直與蛇頭平齊。

好驚人的彈跳力!

眾人紛紛一驚。

巨蟒大怒,彷彿是權威被螻蟻冒犯,仰天嘶喊一聲,張開血盆大口,猛地朝陳飛宇撲去。

下一刻,陳飛宇就要葬身蛇吻。

秦羽馨露出不忍之色。

“螢火之光,也敢與皓月爭輝?賜你一劍,斷你化龍之路!”陳飛宇神色輕蔑,竟然淩空再度拔高一米,來到蛇頭的上方,長劍猛然下劈!

眾人隻覺寒光一閃,蛇頭齊生生斬斷,轟然落在地上,斷裂處鮮血噴湧。

無頭的蛇軀在水潭中劇烈扭動起來,瞬間一陣抽搐,落於水中,歸於沉寂。

一劍斬巨蟒!

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陳飛宇這才輕飄飄落於原地,手持長劍,傲然而立。

嘶!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露出震驚之色。

秦家姐妹更是當場石化,眼中佈滿了驚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