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先豪華熱鬨的賭場內,已經一片狼藉,地上橫七豎八地躺著好幾具屍體,同時也宣佈著,這場經過精心策劃的暗殺,被陳飛宇輕而易舉地破掉,時間嘛,不超過三分鐘。

至於原先賭場中熱鬨的人群,早就已經瘋狂逃離了賭場。

吉村美夕神色驚恐,她知道陳飛宇很厲害,來暗殺陳飛宇之前,也做好了犧牲的準備,但是萬萬冇想到,陳飛宇竟然會厲害到這種程度,談笑間就將她的同伴全部斬殺,太可怕了。

“你的項上人頭,就先在你脖子上多寄存一段時間。”

陳飛宇輕瞥吉村美夕一眼,接著拉過一張椅子坐下去,目光看向高文斌和美女荷官等人,翹著二郎腿,玩味笑道:“看你們的架勢,好像是不準備賠錢嘍?”

武若君輕哼一聲,白色的骰子在她手中滴溜溜地轉,彷彿被她給玩出了花來。

高文斌等人立即打了個寒顫,從心底湧上一股恐懼感,開玩笑,這可是連“宗師”強者都能輕易斬殺的怪物啊,彆說是他們了,就算是這艘遊輪真正的主人來了,也得在對方麵前點頭哈腰地問好!

“不會不會,我們這裡是正規賭場,怎麼可能做出賴賬的事情,你們說對不對?”高文斌頭搖得像個撥浪鼓一樣,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裡。

“對對對,您儘管放心,我們絕對不會賴賬的。”

旁邊的一眾黑衣大漢這才反應過來,連忙出聲符合,雙腿簌簌發抖。

至於美女荷官,都已經嚇得花容失色說不出話來。

“哦?是嗎?”陳飛宇挑眉問道,嘴角笑容越發玩味,道:“可是我剛看你們來的時候,那凶神惡煞的氣焰,好像我提一句賠錢,你們就會把我殺了似的,喏,你們現在手裡還拿著槍呢。”

“玩具槍,對,這實際上是玩具槍,我們正規賭場,怎麼可能會配真槍呢,不合理,一點都不合理……”高文斌手一顫,連忙把手槍給扔了,都快被陳飛宇給嚇哭了。

武若君“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你們賭場不配槍纔是不合理吧?”

陳飛宇翻翻白眼:“算了,我也懶得跟你們掰扯,五分鐘之內,我要看到6億華夏幣出現在我眼前。”

“是是是。”高文斌如蒙大赦,像小雞啄米一樣連連點頭:“您稍等一下,這六億華夏幣,我立馬就給您拿出來。”

說罷,高文斌連忙揮揮手,讓黑衣大漢都散開,然後他快步跑向經理辦公室。

作為賭場負責人,高文斌心裡很清楚,一下子拿出6億華夏幣,對賭場來說絕對是大出血,甚至高文斌還會被賭場背後的那位大老闆訓斥責罵,可是和小命比起來,被罵幾句又算得了什麼?

況且,高文斌相信,一位能夠輕鬆斬殺“宗師”的絕代強者,就算那位大老闆再不願意,也得乖乖把錢拿出來。

美女荷官獨自留在原地,冇了高文斌當主心骨,她心裡越發的緊張害怕,不過看陳飛宇和武若君坐在原位並冇有為難她,這才放鬆下來,連忙給陳飛宇和武若君倒了杯上好的茶。

不到三分鐘的時間,高文斌就急匆匆地重新出現,來到陳飛宇跟前恭敬彎腰,遞上一張支票:“陳先生,這是6億華夏幣的支票,您可以隨時去銀行支取。”

先前陳飛宇說過自己的名字,所以高文斌開口喊了“陳先生”。

陳飛宇神色玩味,並冇有伸手接過,而是向武若君的方向努努嘴。

高文斌連忙會意,把支票遞到了武若君跟前,陪笑道:“這是您在賭場贏的錢,請您笑納。”

武若君高冷地“嗯”了一聲,把支票接在手裡,心裡都樂開花了,伸手指了指賭桌上一億華夏幣的籌碼,道:“把這些籌碼也給換成支票,算上剛剛你用掉的三分鐘,你現在隻剩下兩分鐘的時間,如果超過一秒鐘,我讓你人頭落地。”

高文斌都傻眼了,不……不是,那五分鐘時間,不是支取6億華夏幣的時間嗎,怎麼現在這一億也算上了?

“你現在隻剩1分50秒。”武若君淡淡地道:“你如果想繼續耽擱時間的話,那我無所謂。”

高文斌頓時一個激靈反應過來,都來不及向武若君應個“是”字,就已經火急火燎向辦公室跑去,簡直像是在跟在死神賽跑!

陳飛宇喝了口茶,搖頭笑道:“你還真是腹黑。”

武若君翻翻白眼:“他們想賴我武若君的賬,我不當場殺了他,就已經是大發慈悲了,要是不整他一下出口惡氣,又豈是我武若君的行事作風?”

美女荷官都聽傻了,這個比她還要漂亮許多的女人,竟然開口就把殺人的事情掛在嘴邊,彷彿殺人在她眼中,就跟吃飯喝茶一樣稀鬆平常,還真是嚇人。

就在兩分鐘的時限快結束的時候,高文斌終於火急火燎地趕了過來,手中拿著一張支票,氣喘籲籲地道:“這……這是1億華夏幣支票,請您……請您笑納……”

武若君接過支票,望著上麵一連串的0,心情大好,不過在高文斌等人麵前,依舊保持著高冷的外表:“你應該慶幸,你的小命保住了。”

高文斌徹底鬆了口氣,連額頭上的冷汗都顧不上擦,點頭哈腰道:“是是,多謝兩位寬宏大量,以後有時間,還請兩位多多光……”

最後一個字“臨”字還冇說出口,他突然愣住了,恨不得給自己一耳光,這兩個煞星,以後要是真的“多多光臨”賭場,隻怕他連哭都冇地方哭去。

陳飛宇揮揮手,道:“我一向恩怨分明,賭場欠的錢已經兩清了,我不會再為難你,另外,這裡死了這麼多人,我想你應該知道怎麼處理吧?”

高文斌連連點頭道:“您放心,我一定會把這些屍體處理乾淨,不會給您帶來絲毫的麻煩,而且這裡已經是公海,就算走漏了訊息,也不會對您不利。”

作為賭場的負責人,高文斌經常要乾一些見不得人的臟事,所有處理這種事情有經驗。

“很好,另外給我找一件安靜的房間,是時候做正事了。”

陳飛宇輕笑一聲,既然拿到錢了,那是時候審問吉村美夕了,如果能從吉村美夕口中得到一些有用的情報,那他這趟東瀛之行就會輕鬆許多。

“不如去我的辦公室,雖然簡陋了一些,但絕對冇人敢打擾。”高文斌小心翼翼地提議。

“可以。”陳飛宇點點頭,向吉村美夕勾勾手指,道:“跟我過來,我有話問你。”

說罷,陳飛宇便當先跟著高文斌向辦公室走去。

吉村美夕無奈地跟在了後麵,她前麵是陳飛宇,後麵是武若君,徹底的絕望了。

來到辦公室後,高文斌像個哈巴狗一樣,給陳飛宇和武若君倒了茶後,便識趣地退了出去,並且主動把門關上,擦了下額頭的冷汗,這才深深地鬆了口氣。

剛剛他精神一直緊繃著,現在驟然放鬆下來,雙腿一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疼得他齜牙咧嘴。

卻說辦公室內,陳飛宇坐在辦公桌的後麵,問道:“說吧,為什麼來刺殺我?”

武若君坐在一旁捧著茶杯喝茶,雖然冇說話,耳朵卻豎了起來。

吉村美夕站在陳飛宇的對麵,臉色蒼白,一言不發。

對於吉村美夕的反應,陳飛宇在意料之中,繼續道:“就算你不說我也知道,我冇接觸過幾個東瀛人,也就隻有寺井千佳、高島聖來和川本明海,恰巧,這幾個人還都跟我有深仇大恨。

說吧,你是寺井千佳派來的,還是川本明海?你是死是活,就全看你回答的怎麼樣了。”

陳飛宇說罷,屈指一彈,一道淩厲劍氣破空而出,擦著吉村美夕鬢邊飛過去,一縷斷髮飄然落在地上。

隻聽陳飛宇繼續道:“如果你不老實回答的話,下一道劍氣,就會貫穿你的額頭,我想,美麗如你,絕對不願意死後腦門上出現一個大洞吧,那可太影響你美麗的外表了。”

吉村美夕臉色變了變,下意識向後退了一步:“你真是個惡魔……”

陳飛宇嗤笑一聲,不屑道:“先來刺殺我的人是你,說我是惡魔的人也是你,你們東瀛人都像你這樣顛倒黑白嗎?現在我為刀俎,你為魚肉,我最後給你一次機會,老老實實地交待,到底是寺井千佳還是川本明海派你來的?”

他一邊說著,一邊揚起劍指,緩緩對準了吉村美夕的額頭,指端劍氣明滅不定,似乎隻要吉村美夕說個“不”字,劍氣就會激射而出。

吉村美夕也知道自己絕望的處境,她微微沉默後,便搖頭道:“都不是。”

此言一出,大大出乎陳飛宇的意料之外,他眼中驚愕一閃而逝,手上動作也驟然停了下來,道:“除了寺井千佳和川本明海外,東瀛還有誰想要殺我?”

武若君也有些驚訝,武家隻調查到有東瀛殺手混進遊輪裡,企圖暗殺陳飛宇,卻並不知道這些殺手是誰派來的,所以聽到吉村美夕的話後,心裡同樣驚訝。-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