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美女荷官揭開骰盅的一瞬間,陳飛宇食指看似漫不經心地敲擊了下桌麵,發出“噠”的一聲脆響,骰盅裡麵的骰子點數悄然改變,並且輕而易舉地瞞過所有人。

下一刻,美女荷官把骰盅打開,饒是她早練就了一張撲克臉,也不由得失聲驚呼道:“這……這怎麼可能?”

眾人連忙定睛看去,緊接著一片嘩然,隻見三枚骰子的點數,赫然是三個六,六六六!

“竟然真是豹子六,真是神了!”

“我這還是第一次在賭場見到搖出三個六出來,看來這小子扮豬吃老虎,他纔是最厲害的賭術高手啊。”

“暈了暈了,一比六的賠率,押一億華夏幣下去,這可是足足贏回來六億華夏幣,真是血賺!”

在眾人驚歎聲中,古田聖良“騰”地一下站了起來,震驚道:“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我明明……”

他剛想把他使用內勁改變骰子點數的事情說出來,立馬意識到場合不對,連忙閉嘴又給嚥了回去。

陳飛宇淡淡道:“你華夏語說的不錯,可這不代表你的賭術也不錯,贏就是贏,輸就是輸,現在你輸了,該履行賭約了,哦對,還有賭場也該把我們贏的錢拿出來了。”

他說到最後,向美女荷官笑著提醒。

“對對對,先賠錢再說。”武若君喜得手舞足蹈,一比六的賠率,不算本金的話,她可是足足贏了6億華夏幣,縱然她是武家年輕一輩中的天驕,麵度這樣一筆钜款,也不由得喜悅興奮。

周圍眾人慾哭無淚,要是早知道會開出豹子六的話,他們剛剛就跟著陳飛宇一起押注了,那可是一比六的賠率啊,硬生生錯過了一個賺大錢的機會,他們心痛之下,都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

美女荷官俏臉稍微變了一下,笑著道:“兩位稍等一下,6億華夏幣畢竟不是小數目,我去通知下我們經理,讓他把錢湊出來。”

說罷,她就轉身向經理辦公室走去了,隻是在轉身的一瞬間,她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作為一個賭術高手,她很清楚,她剛剛搖骰盅的手法,絕對不可能搖出三個六出來,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對方出千!

“敢在賭場裡出千,而且還贏的那麼大,簡直是找死,不過,他到底是怎麼做到在不觸碰骰盅的情況下,把骰子改變點數的,真是奇怪!”

美女荷官搖搖頭,快步走到總經理辦公室彙報情況。

賭場的經理名叫高文斌,是個三十多歲的中年人,看上去其貌不揚,冇什麼奇特的地方,可是他賭術精湛,而且心狠手辣,曾一個人一支槍,當著賭場所有人的麵,殺了三四個鬨事的大老千,因此被這艘豪華巨輪真正的主人看上,任命他為賭場的負責人。

此刻,聽到有人敢在自己的賭場上出千,高文斌眼中閃過厲芒,從抽屜裡拿出一把手槍,檢查了彈夾裡的子彈,冷笑道:“這小子膽子不小,出千就算了,還敢贏下這麼多的錢,真是不把我高文斌放在眼裡。

你立馬通知下去,把賭場裡的工作人員全部喊過來,讓他們帶好武器,好好會一會那小子。”

“是,高經理。”美女荷官興奮不已,這下有好戲看了。

卻說在賭場裡麵,武若君俏生生地坐在賭桌旁,等著賭場把那6億華夏幣送過來。

她不是冇想過賭場會賴賬,不過嘛,憑她是武家的“妖孽”,再加上旁邊還有一個更加妖孽的陳飛宇,就是天翻地覆、世界末日,賭場也冇辦法賴賬。

至於古田聖良,則沉默地坐在對麵,臉色陰晴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什麼,隻是在他眼底深處,時不時地閃過一絲厲芒。

而吉村美夕則毫不掩飾地打量著陳飛宇,眼眸散發著火熱,似乎是被陳飛宇在賭桌上的風采而傾倒,恨不得撲進陳飛宇的懷裡。

隻是熱情的外表下,從她身上散發著一絲絲若有若無的殺氣,這股殺氣被她很好地掩飾住了,但是陳飛宇和武若君的靈覺何等敏銳,又怎麼可能瞞得住他倆?

當即,武若君和陳飛宇對視一眼,默契於心,看樣子對方忍不住想要動手了。

陳飛宇看向古田聖良,玩味笑道:“你輸了,應該履行賭約了吧?”

古田聖良冷冷地哼了一聲,悄然向吉村美夕使了個眼色。

吉村美夕站了起來,嘴角間掛著嫵媚的笑意,搖曳地走到陳飛宇跟前,眾目睽睽下坐在了陳飛宇的大腿上,一隻手臂攬住陳飛宇的脖子,另一隻手則抓著陳飛宇的手放到自己裙子裡麵,在大腿上緩緩摩擦,吐氣如蘭道:“你贏了,按照約定,今晚我是屬於你的。”

周圍眾人眼神火熱,媽的,這妖精可真勾人,連他們這種旁觀者都忍不住“微微一硬以示尊敬”,可想而知能摟著這樣的女人共度良宵,絕對是神仙滋味!

陳飛宇右手輕輕摩擦著吉村美夕的腿上肌膚,曖昧地道:“這麼說來,我想對你做什麼都可以了?”

“那就看你想對人家做什麼了。”吉村美夕吃吃嬌笑,眼含春水,攬住陳飛宇的脖子,主動獻上香吻,向陳飛宇親去。

與此同時,賭場中另外七名東瀛殺手,也開始緩緩向陳飛宇的方向移動,越來越近。

武若君輕哼一聲,儘顯輕蔑,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是對吉村美夕表達不滿。

古田聖良狠狠地瞪著陳飛宇,眼中閃過陣陣殺機,似乎是因為自己女伴向陳飛宇投懷送抱而氣憤,實際上,他是真的想殺了陳飛宇。

眼看著吉村美夕的紅唇越來越近,一陣動人心魄的幽香鑽進陳飛宇的鼻中,一切都是那麼曖昧而美好。

隻是她口中藏著一枚鋒利的刀片,隻要陳飛宇跟她接吻,她就有把握趁機用刀片從陳飛宇口腔裡劃破喉嚨,畢竟,縱然陳飛宇再厲害,身體內部依然脆弱不堪。

陳飛宇眼神越發玩味,繼續:“那我是不是殺了你也可以?”

吉村美夕臉色微微一變,難道被陳飛宇給發現了?

幾乎是下意識的,她親向陳飛宇的動作頓時一僵,立馬掩飾住,嬌笑道:“討厭,隻要是在床上,我願意被你殺死上百次。”

說罷,吉村美夕再度向陳飛宇親去。

周圍眾人心頭越發火熱,媽的,真是個妖精!

突然,異變陡生!

陳飛宇閃電出手,右手掐住了吉村美夕的下巴,阻止了她進一步的動作,曖昧笑道:“那我在這裡殺死你,是不是也一樣?”

吉村美夕花容失色,被陳飛宇掐的呼吸困難,臉色漲紅起來:“你……你是什麼……什麼意思……”

周圍眾人紛紛驚呼罵娘,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大美人,你小子竟然也能下這麼重的手,還是不是個男人?

陳飛宇笑道:“你又何必明知故問?你以為你們隱藏的很好,實際在我看來,卻是漏洞百出,尤其是你色誘我的時候,更是讓這裡瀰漫著愚蠢的氣息,我可是強忍著纔沒笑出來。”

此言一出,周圍眾人一臉懵逼,古田聖良和吉村美夕卻是神色大變,完了,真的被髮現了!

他們不愧是東瀛訓練有素的殺手,眼見事情敗露,當機立斷立即動手。

吉村美夕嘴一張,半空中寒芒一閃,吐出一個鋒利的刀片,直取陳飛宇的喉嚨。

與此同時,古田聖良大喝一聲,立即從懷裡掏出一柄手槍,就要向陳飛宇扣動扳機。

陳飛宇輕蔑地笑了一聲,在刀片上屈指彈了一下。

“叮”的一聲,刀片立即改變軌跡,霎時間劃破古田聖良的手腕,鮮血飛濺而出,手槍也拿捏不住掉在了地上。

古田聖良心底驚恐,竟然一個照麵,就被陳飛宇輕而易舉打傷,好恐怖的實力!

他當機立斷,想要從口袋拿出一枚煙霧彈來乾擾陳飛宇的視線。

“嗤”的一聲,武若君輕描淡寫地扔出一枚骰子,打在古田聖良胸口上,非但斷了好幾根肋骨,古田聖良更是吐出一口血撞碎椅子倒在地上,心中越發驚駭,怎麼連陳飛宇身邊的女人都這麼恐怖?

周圍眾人這才反應過來,紛紛大喊一聲四散跑去。

突然,數道淩厲氣勁憑空出現,打向陳飛宇的後背。

赫然是隱藏在人群中的七名忍者趁機動手,齊齊向陳飛宇攻去。

“一群土雞瓦狗,焉敢放肆?”陳飛宇搖頭而笑,最後一個字話音剛落,一道無形音波猛然爆發。

身後七名忍者耳中如灌魔音,大腦一陣刺痛,抱著腦袋揚天慘叫起來。

緊接著,隻聞數道破空之聲響起,七名忍者額頭分彆被陳飛宇的劍氣貫穿,出現一個拇指大小的血洞,齊生生倒在血泊之中。

幾乎不到一分鐘的時間,算上古田聖良和吉村美夕在內,一共九名忍者,或死或傷,全被製服。

而整個過程中,陳飛宇雲淡風輕地坐在椅子上,右手還掐著吉村美夕的脖子,一切都是那麼輕鬆寫意。

武若君搖搖頭,東瀛就派這幾個小雜魚來暗殺陳飛宇,幕後的主使者真是腦子進水了。

“那個敢在賭場出老千的小子坐在哪裡,我看他是不想活了!”

這時候,恰巧賭場經理高文斌帶著幾個黑衣大漢趾高氣地走了過來,話音剛落就看到地上慘死的忍者,突然一臉懵逼,有些反應不過來:“這……這是什麼情況?”-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