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他們把你當成了傻子,那你是不是要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給東瀛一個下馬威?”武若君淡淡地道。

原來武若君剛剛要離開的時候,一瞬間發現古田聖良和吉村美夕兩個人身上散發著“通幽後期”的氣息,而且還給她一種奇怪的感覺,就如同當初在鳳凰山上,她見到川本明海第一眼時,川本明海帶給她的陰冷氣息一樣。

這種氣息與武道無關,而是一種隻有經常殺人,纔能有的一絲殺氣!

再結合東瀛派殺手來遊輪對付陳飛宇的訊息,所以武若君立即斷定,古田聖良和吉村美夕兩個人,絕對是衝著陳飛宇而來的殺手,所以才一反常態,親熱地挽住陳飛宇的胳膊喊“老公”。

當然,以她和陳飛宇的實力,也可以直接將古田聖良兩個人給擒下來,但是這樣一來,就會打草驚蛇,畢竟這艘遊輪裡,可能還有其他的殺手存在。

陳飛宇也是極聰明的人,一瞬間就反應了過來,故意裝作冇看穿古田聖良兩人的身份,配合著武若君演了這一場戲。

此刻,陳飛宇點點頭,道:“那是當然,如果不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豈不是讓東瀛的人小覷了我華夏豪傑?”

武若君嗤笑一聲,鄙夷道:“救你還算豪傑?你心眼那麼多,算計起來比誰都厲害,我看你是小人還差不多。”

“哈。”陳飛宇揚天輕笑一聲,:“走吧,看看他們能耍出什麼把戲,探出他們的虛實,順便給這趟東瀛之行找點樂子,你說是吧,媳婦?”

說罷,陳飛宇向自己的胳膊使了個顏色。

武若君翻翻白眼,接著調整好狀態,露出甜美的笑容,挽住陳飛宇的胳膊,一起向船艙裡走去,像極了熱戀中的情侶。

古田聖良和吉村美夕早就已經等在了船艙的門口。

他倆的確是東瀛派來暗殺陳飛宇的忍者,不過知道陳飛宇實力強大,不打算跟陳飛宇正麵硬拚,所以才偽裝成普通人來故意接近陳飛宇,趁機進行刺殺。

剛纔他倆見陳飛宇和武若君在原地竊竊私語一直冇過來,還以為被陳飛宇給發現了,紛紛嚇了一大跳,現在見陳飛宇兩人過來後,又立馬鬆了口氣。

“看來你還算有點骨氣,不錯不錯,不過你再有骨氣也冇用,你註定配不上這位美麗的小姐。”古田聖良生怕陳飛宇反悔,再度挑釁陳飛宇後,便當先走進了船艙中。

陳飛宇輕笑,似輕蔑、似嘲諷,和武若君對視一眼,邁步跟了進去。

一直來到船艙的三層,陳飛宇和武若君推開門,站在紅色地毯鋪就的台階往下望去,隻見船艙三層大廳是一個巨大的豪華海上賭場,諸多上流社會精英人士和美女圍在轉盤、麻將、撲克牌等桌子旁邊,賭得熱火朝天,也不知幾家歡喜幾家愁。

美女、金錢、美酒,堪稱是男人的銷金窟!

陳飛宇居高臨下環視一圈,暗暗點頭,整個賭場裡麵,不算古田聖良和吉村美夕的話,一共有七個人的氣息和古田聖良相近,散發著若有似無的殺氣,應該全是東瀛忍者。

如果按照華夏武者的實力來劃分,那這些人大多在“通幽中期”和“通幽後期”,最厲害的一個,則是在“半步宗師”境界。

這樣的殺手陣容,用來對付其他人的話,也算是很大的陣仗了,可想要暗殺他陳飛宇,卻是異想天開。

突然,古田聖良露出挑釁的目光,道:“說吧,你想玩什麼,我可以讓你先選。”

“無所謂,不管玩什麼,對我來說都一樣。”陳飛宇成竹在胸,毫不在意,畢竟他很少賭博,當然賭什麼都一樣。

“那好,那我們就玩骰子。”古田聖良眼中驚奇,陳飛宇這麼淡定,難道陳飛宇的賭術也很厲害?

倒是吉村美夕毫不掩飾,向陳飛宇投去好奇的目光,似乎對陳飛宇很感興趣。

她本來就漂亮嫵媚,隻要是個男人,被她這樣好奇而大膽的目光注視,隻怕都會飄飄然。

可陳飛宇又豈是普通人?他的一眾紅顏知己裡麵,隨便拉出來一個,都要比吉村美夕漂亮,而且身邊還有武若君這樣的大美女,自然不會對吉村美夕感興趣。

“走吧。”

古田聖良帶著陳飛宇等人來到一張綠色長桌旁坐下,由於武若君和吉村美夕太過漂亮,立馬就吸引了在場大多數人的目光。

古田聖良先打了個響指,吩咐旁邊一位美女服務員倒了杯紅酒,對著陳飛宇道:“我們三局兩勝,如果我贏了,你身邊這位美麗的小姐,今晚就要陪我喝個痛快。”

周圍眾人紛紛驚訝,向陳飛宇身旁的武若君看去,心中再度浮現驚豔之感,拿女人當賭注他們也不是冇見過,但是拿這種紅顏禍水級彆的女人當賭注的,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

陳飛宇同樣讓服務員倒了兩杯紅酒,分彆放在他和武若君的麵前,無所謂地道:“如果你輸了呢?”

“雖然我不認為會輸,不過為了表示公平,如果我輸了,我的女伴同樣可以陪你一晚,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古田聖良在‘任何’兩個字上加重了語氣,讓人想入非非。

陳飛宇嘴角浮起玩味的笑意,道:“我記得之前在甲板上的時候,你還信誓旦旦地說過你特彆尊重女性的想法,怎麼轉眼之間,就拿身邊的女人當賭注了?”

“因為我願意。”吉村美夕嘴角掛起嫵媚的笑意,向陳飛宇拋了個媚眼。

古田聖良哈哈大笑起來。

陳飛宇聳聳肩,道:“既然這樣,那我也冇什麼好說的了,這場賭局我同意了。”

周圍眾人紛紛搖頭,雖然吉村美夕也很漂亮,但是和武若君比起來,還是要差一個檔次,他答應這種賭局明顯吃虧了。

武若君縱然和陳飛宇演戲,可作為女人的天性,她心裡多多少少都有些不爽,在陳飛宇耳邊小聲咬牙切齒道:“你要是輸了,我一定會殺了你。”

“我不會輸的。”陳飛宇自信而笑,向古田聖良道:“可以開始了。”

“痛快!”古田聖良喝了口紅酒,對著桌旁一位身穿製服的美女荷官笑道:“開始吧。”

“是,先生。”

美女荷官應了一聲,纖纖素手拿起骰盅在桌麵上劃過,便將三枚骰子裝進骰盅裡搖晃了起來,發出“嘩嘩”的聲響。

動作優美,猶如行雲流水,令人賞心悅目。

與此同時,陳飛宇和武若君注意到,賭場中另外七名殺手,也逐漸向這邊靠近,看來是準備動手了。

突然,“啪”的一聲,美女荷官將骰盅拍在桌麵上,道:“兩位先生可以下注……可以說話了。”

她話說到一半,突然意識到賭注是兩位美女,便很機智的改了話。

古田聖良自信而笑:“我先來吧,我猜骰盅裡麵是四五六,所以我要大,你呢?”

他說完後看向了陳飛宇,神色挑釁。

陳飛宇看都冇看骰盅一眼,隨意道:“既然你要大,那我就押小吧,可以開了。”

美女荷官點點頭,伸手打開了骰盅,嬌聲道:“四五六,十五點大,古田先生先贏一局。”

周圍眾人紛紛嘩然,點數竟然跟古田聖良說得一模一樣,難道他是一位賭術高手?

他們想的不錯,古田聖良的確是一位賭術高手,不,準確來說,應該是千術高手。

作為一名職業殺手,除了需要精通暗殺之術外,還需要精通各項技能,例如調酒、開飛機、配製炸彈等等,自然賭博的千術也是必須掌握的技能之一。

剛剛古田聖良就是通過耳力聽出骰子在骰盅裡麵的點數,輕而易舉地獲勝。

當即,古田聖良哈哈大笑起來:“你敢接受我的挑戰,我還以為你的賭術很高明,原來並不怎麼樣,看來我今晚有機會一親芳澤了。”

武若君眉宇間閃過不滿之色,扭頭看向陳飛宇,難以置信地道:“你不會賭術?”

陳飛宇理所當然地道:“這是我第一次跟人比骰子,你說我會不會?”

武若君整張俏臉都黑了下來,縱然是演戲,她也不喜歡被陳飛宇“輸給”彆人,連聲音都有些急躁,用隻有他倆能聽到的聲音道:“開什麼玩笑,你就算不會賭術,可作為‘半步傳奇’強者,你還不會通過聲音辨彆點數嗎?”

“之前不會,但是現在會了。”陳飛宇理所當然地說道。

剛剛他的確不會,因為是第一次玩骰子,就算能聽出各個點數彼此聲音的不同,可他也辦法確定具體的點數是什麼。

不過玩過一局後,通過“四五六”這三個點數,陳飛宇已經能判斷是不同聲音所代表的不同點數,足以讓他贏下古田聖良!

“你最好說的是真的,不然我不會放過你。”

武若君不爽,相當不爽!

“你就拭目以待吧,接下來我會徹底接管賭局!”陳飛宇眼中意氣風發,向美女荷官道:“開始吧。”

頓時,骰盅裡麵再度傳來“嘩嘩”的響聲。

古田聖良側耳傾聽骰盅裡的點數。

突然,陳飛宇不緊不慢地喝了口酒,屈指在高腳杯上彈了一下,發出“叮”的一聲脆響,一道無形聲波,向古田聖良耳朵裡鑽去。

古田聖良耳朵裡“嗡”的一聲巨響,大腦裡頓時一片空白,什麼都聽不見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