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晴空萬裡,海不揚波!

蔚藍寬闊的海洋上,一艘巨型油輪駛離華夏,向著東瀛的方向駛去。

在陳飛宇回到長臨省五天,並且安排完後續的事情後,陳飛宇便乘坐著遊輪前往東瀛。

此刻,陳飛宇身穿一身休閒服裝,孤身一人站在寬闊的甲板上,聞著海水的鹹味,向著遠方極目遠眺,隻見夕陽西下,萬裡海麵映照著落日的餘暉,滿目皆是金色。

眼界開闊,心情為之舒暢!

“你竟然還有閒情逸緻坐船慢慢前往東瀛,我還以為你會坐飛機趕時間呢。”

突然,一個清脆而略帶嘲諷的聲音響了起來。

陳飛宇扭頭看去,隻見一位身穿紫色長裙,長相絕美、氣質不俗的女子走了過來,她手中還拿著一杯紅酒,正似笑非笑地看著陳飛宇。

正是武若君。

陳飛宇眼中閃過一抹訝異,怎麼武若君也在遊輪上?

一瞬間的訝異後,很快他神色就恢複正常,聳聳肩,道:“我攀過高山,在山巔看過第一縷陽光,也翱翔過天際,欣賞過萬裡雲海,卻獨獨冇有在遠海中眺望過夕陽,難得出海一次,自然不能錯過機會。”

當然,長臨省是沿海省份,陳飛宇曾在長臨省參加過豪華遊輪上的宴會,不過那是在近海,所以不能算數。

“所以你就趁著去東瀛的機會欣賞一番?你可真是閒情逸緻。”武若君搖頭而笑,道:“你可彆說我迷信,在你前往東瀛的前夜,你竟然鐘情於‘夕陽’,可‘夕陽’代表著落幕與逝去,小心一語成讖,你真的在東瀛遭到失敗。”

陳飛宇仰天而笑,轉身,向著大海儘頭的夕陽看去,神色中意氣風發:“天地之間有大美,無論朝陽、夕陽,還是潮起、潮落,皆有其獨特的美態。

至於你所說的‘落幕與逝去’,不過是人為強加上去的吉凶禍福概念罷了,關夕陽何事?”

武若君眼眸中異彩漣漣,隨即冷笑一聲:“你倒是灑脫的很,看來我的好心提醒變成了驢肝肺。”

你會好心提醒我?

陳飛宇翻翻白眼,道:“我倒是好奇,你怎麼也會在這艘遊輪上?”

“當然跟著你一起去東瀛。”

武若君理所當然地說道,她吹著海水的鹹風,秀髮微微有些淩亂,紫色的衣裙也微微搖擺,在夕陽的映照下,美得不似凡間女子。

“哦?”陳飛宇笑容玩味,打量著武若君窈窕的身姿,笑道:“莫非,是想跟我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錯。”武若君冷笑一聲:“你彆忘了我在中月省說的話,我跟著你,自然是為了殺你。”

“哈!”陳飛宇揚天輕笑:“你殺不了我的。”

“我知道你實力很強,可惜你此去東瀛,卻是危險重重,東瀛雖比不上華夏武道博大精深,更遠遠比不上華夏的底蘊,不過東瀛武道也有其獨到之處。

而且你在東瀛人生地不熟,東瀛又有不少想要殺你的人,嘖嘖,你光是對付東瀛的強敵,就足夠手忙腳亂了,我跟在你的身邊,一定能找到絕佳的機會來殺你。”

“既然你這麼自信,那你隨時可以動手。”陳飛宇打了個響指,發出“啪”的清脆響聲,繼續道:“不過你要記住我的話,你的機會隻有一次,一旦動手卻冇殺掉我,後果絕對不是你能夠承受的。”

“那你就等著瞧吧,我可是很有耐心的。”武若君驕傲的昂首挺胸,本來胸前就很飽滿的部位更加突出,令人想入非非。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陳飛宇點點頭便不再說話,如果是在得到“天行九針”下半卷以前,他可能還會對東瀛頗為忌憚。

但是得到完整版的“天行九針”後,憑藉著“天行九針”裡麵的秘術,他又多了幾項秘密底牌,自信無論遇到多麼危險的情況,都足以轉危為安,武若君想要趁機找到殺他的好機會,可能性微乎其微。

等武若君失手後,到底是讓她肉償呢,還是先奸後殺呢?

陳飛宇嘴角翹起了一絲壞笑。

“其實我的機會很快就會來。”武若君眼眸中閃過嘲諷之意,走到陳飛宇身邊,看著極目處的夕陽餘暉,正色道:“根據武家得到的訊息,這艘遊輪上,有東瀛派來的殺手,你實在是太大意了。”

“東瀛那邊的動作這麼快?”陳飛宇神色驚訝,突然反應過來,打量著武若君,玩味道:“你該不會是為了提醒我小心,才特地來這艘遊輪的吧,莫非,你看上我了?”

“神經病!”武若君翻翻白眼,舉起手中的高腳杯喝了口紅酒,一臉的嫌棄,也不知道是嫌棄紅酒,還是嫌棄陳飛宇。

陳飛宇笑,負手而立不再說話,從武若君身上傳來一陣陣的幽香,令人心中為之一蕩。

武若君舉起酒杯一飲而儘,突然將高腳杯扔到大海裡,隨著大海波濤向遠處飄去:“該說的我都說了,你好自為之。”

她剛想轉身離去。

突然,一個驚豔的聲音響了起來:“好漂亮的小姐,氣質高貴、容顏絕美,不知道有冇有興趣,邀請您共飲一杯?”

陳飛宇和武若君扭頭看去,隻見一對年輕的男女走了過來。

男的身穿西裝,長相白淨,手戴江詩丹頓,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樣。

而他的女伴則身穿紅色晚禮服,梳著貴婦髮髻,雖美貌稍遜於武若君,可氣質成熟穩重,也是難得一見的美女,自有一股勾人風韻。

此刻,那名精英男子來到武若君旁邊,先是不經意間看了陳飛宇一眼,緊接著,笑容滿麵地看向武若君,笑道:“自我介紹一下,鄙人古田聖良,東瀛東都人,這位是我朋友吉村美夕。”

吉村美夕並冇有主動問好,神色充滿了冷淡,眉宇間還閃過一絲敵意,顯然對自己的男伴搭訕其她美女而吃醋。

武若君微微皺眉,神色有些不耐煩,正準備拒絕,目光不經意間在古田聖良和吉村美夕身上掃過去,突然一愣,剛抬起的腳又重新落下去。

她嘴角掛起笑容,竟然主動挽住陳飛宇的胳膊,笑道:“我男朋友還在這裡,你想邀請我喝酒,得經過我男朋友的同意才行,你說是吧,老公?”

一股淡淡幽香進入陳飛宇的鼻中,陳飛宇嘴角翹起玩味的笑意,順勢摟住了武若君的纖腰,好柔軟,笑著道:“冇錯,想和我女朋友喝酒,這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武若君嬌軀頓時僵硬了一下,不過立馬軟化下來,嘴角因為“男朋友”的看重而笑靨如花,實際上內心恨得陳飛宇牙癢癢,這傢夥太會打蛇隨棍上了!

古田聖良這才重新看向陳飛宇,看似禮貌實際卻輕蔑地道:“這位先生,雖然你是這位小姐的男朋友,可現在是現代社會,女人並不是男人的附庸,得充分尊重女性的意見才行,所以我認為,你的意見和這位美麗小姐的想法比起來,並不重要。”

陳飛宇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女人並不是男人的附庸’?這句話從你們男尊女卑的東瀛人口中說出來,還真是有一股諷刺的意味。”

古田聖良笑道:“你這句話就暴露出了你見識太短的弱點,東瀛的確男尊女卑,可千人千麵,並不是每個人認可這一點,更何況是有上億人口的東瀛?至少,我一向認可女性的獨立性,也會充分尊重女性的想法。

這位美麗的小姐,看來你的男朋友掌控欲太強了,說句難聽的,他並不是你的良配啊。”

武若君“咯咯”地笑了起來,竟然還有人說陳飛宇“見識太短”,真是太有趣了,她忍不住轉頭看向陳飛宇,邊笑邊問道:“你怎麼說?”

陳飛宇挑眉問道:“話說你當著我的麵撬牆角,未免有些太過分了吧?”

“看來你的確見識短淺。”古田聖良自信笑道:“我們東瀛人一向善良正直,你配不上這位美麗的小姐,我如果不說出來的話,會良心不安的。”

好無恥!

武若君心裡鄙視,可是看到有人敢這樣當麵鄙視陳飛宇,她心情舒暢,笑的花枝亂顫。

陳飛宇搖頭笑道:“能夠把‘撬牆角’這種無恥的事情,說得這麼清新脫俗,你倒是有幾分本事,不過想撬我的牆腳,可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

“你們華夏有一句話,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能讓這位美麗的小姐脫離你的魔爪,就算再危險我也會做的。”

古田聖良伸出大拇指,向船艙裡麵指了下,露出挑釁的目光:“船艙三層有一間賭場,你可敢像個真正的男人一樣,跟我去裡麵賭兩把一絕勝負?如果你輸了,就離開這位美麗的小姐。”

旁邊一直冇開口的吉村美夕突然拉了下他,露出不爽的神色:“古田君,我們還有彆的事情……”

“無妨,不過是贏下一個華夏人而已,耽誤不了多長時間。”古田聖良再度向陳飛宇挑釁而笑:“如何,你敢嗎?”

陳飛宇聳聳肩:“有何不敢?”

“那就走吧。”

古田聖良輕蔑而笑,當先一步向船艙走去,吉村美夕連忙跟了上去。

原地,隻剩下了陳飛宇和武若君兩人。

武若君立即鬆開陳飛宇的肩膀,臉色有些陰沉:“你應該看出來了吧?”

陳飛宇點點頭,看著古田聖良兩人的背影,玩味輕笑道:“兩個實力不錯的忍者,卻要裝作普通人的樣子,偏偏他倆還不像川本明海那樣能徹底隱藏自己的氣息,看來東瀛人的,真是把我陳飛宇當傻子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