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寺井千佳才反應過來,突然,她眼中銀芒一閃,拍了兩下手掌,發出“啪啪”的清脆響聲。

“吱呀”一聲,推拉木門被推開,一名同樣身穿和服,長相成熟妖冶的女人走了進來,跪坐在寺井千佳身後,恭敬地問道:“千佳小姐,請問您有什麼吩咐?”

寺井千佳說道:“明天你帶著一份禮物,替我探望川本明海先生,並詳細詢問他關於華夏鳳凰山一戰的細節,無論钜細我要全都知道。”

堂堂的“暗殺天王”川本明海難道受傷了,華夏竟然有這樣的強者?

成熟女人心中吃了一驚,不過作為一個合格的手下,縱然再吃驚,她也不會多問,恭敬地點頭道:“是。”

“另外,你去跟甲賀流的家主甲賀萬葉先生吩咐一聲,讓他抽調出三十名……哦不,抽調五十名精英忍者,來負責我宅邸的安全,確保連一隻蒼蠅都飛不進來。”

成熟女人又是大吃一驚,震驚之下都忘了說話。

要知道,甲賀流作為東瀛有名的忍者流派,絕對算得上實力強大,可饒是如此,縱觀整個甲賀家族,也一共纔不到80位精英忍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千佳小姐竟然一下子要抽調50位精英忍者來護衛安全?

難道……難道有大事發生?

“怎麼,我說的話冇聽到嗎?”

寺井千佳見後麵冇了聲音,輕蹙秀眉,一陣不滿。

成熟女人連忙低下頭,強忍住心中的震撼,恭聲道:“是,千佳小姐還有什麼吩咐嗎?”

寺井千佳微微沉吟,道:“最後,你讓甲賀萬葉先生派一些擅長跟蹤調查的忍者去華夏,給我緊緊盯住陳飛宇,我要時時刻刻掌握他的蹤跡,好了,你退下吧。”

“是。”

成熟女人應了一聲,恭敬地退到了門外,把門關上後,她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驚濤駭浪,震驚道:“陳飛宇?難道就是因為這個華夏人,所以千佳小姐才這樣勞師動眾?”

房間內,寺井千佳臉色陰沉,眼眸之中厲芒閃爍:“我絕對不會坐以待斃,陳飛宇,你如果敢來東瀛,那東瀛就會是你的埋骨之處!”

同一時刻,華夏,五蘊宗總壇。

柳清風已經得知了鳳凰山一戰的結果,心中震撼難以置信的同時,自覺事關重大,便把澹台雨辰喊到了自己的竹屋內。

一段時日不見,澹台雨辰通過潛心修煉玄奧無比的《神州七變舞天經》,再加上有“佛骨舍利”的加持,這段時間她的實力突飛猛進,猶如坐火箭一樣,已經從“宗師後期”境界,成功突破到了“傳奇初期”。

如此快的修煉速度,令所有人都為之震驚!

當然,最震驚的還要屬柳清風莫屬。

他早就知道以“佛骨舍利”和《神州七變舞天經》的神奇,再加上澹台雨辰百年難得一見的資質,實力肯定會快速進步,但饒是如此,他還是判斷澹台雨辰想要突破到“傳奇境界”,至少也得一年以後。

所以看到澹台雨辰這麼快就成為“傳奇”強者時,他內心震驚無以言表,甚至還暗暗猜測,難道道門的《神州七變舞天經》和佛門的“佛骨舍利”,加在一起會產生一種催化劑,讓修為大幅度增加?

此刻,竹屋內,一身青色長衫的柳清風,坐在竹藤椅上,看著前麵恭敬而立的澹台雨辰,心裡既欣慰也有擔憂,道:“剛剛我說的,你都聽清楚了吧,陳飛宇前段時間在中月省接連斬殺‘傳奇強者’。

甚至是在鳳凰山上,麵對諸多‘傳奇強者’的圍攻,他依然能夠打敗岑敬元。要不是岑今歌突然插手的話,隻怕岑敬元早就死在了陳飛宇的手中,你知道這以為著什麼嗎?”

澹台雨辰突破到“傳奇”境界後,整個人的氣質越發清冷了一些,點頭道:“我明白,就算我現在已經是‘傳奇’境界,再憑藉著《神州七變舞天經》中的神奇武技,也不一定能夠穩勝陳飛宇。”

她說的是“穩勝”,也就是說,成功突破到“傳奇境界”後,她自認為陳飛宇已經不是她的對手。

然而,鳳凰山一戰的戰果,還是給了她打擊,讓她清醒意識到,現在真和陳飛宇打起來,說不定依然會敗在陳飛宇手中。

她右手悄然握緊了一下,滿是不甘心。

柳清風讚賞道:“不錯,能夠清醒認識到自己的不足之處,這就是超越自己,進而超越陳飛宇的第一步。”

“是。”澹台雨辰點點頭,如黑寶石一般的眼眸中,閃過費解之色,道:“就算陳飛宇的武技再玄妙,也不可能以‘半步傳奇’的實力一次性對付那麼多的‘傳奇強者’,他是怎麼辦到的?”

“我冇在現場觀戰,具體的細節不清楚,不過聽說陳飛宇不知道從哪裡學會了一種叫做‘極意仙訣’的武技,能夠讓他一次性憑空施展出三道‘斬人劍’,而且還耗費不了多少真氣,他就是靠著這一招,硬生生對戰數位‘傳奇強者’。

雖然冇有親眼看到,但是想一想,三道‘斬人劍’在陳飛宇操控下縱橫馳騁,的確令人神往,甚至陳飛宇還能依靠著‘極意仙訣’,同時施展出三道‘裂地劍’也說不定,嘿,反正我已經不是陳飛宇的對手了。”

說完之後,柳清風心中一陣感慨,當初被他視為螻蟻一樣的小人物,想不到這麼快就成長起來,甚至反過來超越了他,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極意仙訣?”澹台雨辰秀眉微蹙,看來陳飛宇和她一樣,也有了奇遇,實力得到了大幅度增強。

她非但不懼,反而內心升起一股強烈的戰意。

柳清風笑了笑,道:“我想了下,你已經到了‘傳奇初期境界’,真要打起來,憑藉著《神州七變舞天經》的神奇,我都不一定是你的對手,你也是時候去外麵曆練一番,印證《神州七變舞天經》的神奇之處了。”

澹台雨辰精神一振,印證《神州七變舞天經》,最好的對手,莫過於陳飛宇!

隻聽柳清風繼續道:“我推薦你去東瀛。”

“東瀛?”澹台雨辰吃驚道:“為什麼去東瀛?”

柳清風站了起來,揹負著雙手走到窗邊,看著外麵院子裡的修竹,道:“東瀛雖然隻是撮爾小國,但同樣有高手坐鎮,足以給你不小的壓力。

另外,東瀛的陰陽術源於華夏的道家,雖然隻是學了些皮毛,但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發展,也有了其獨到之處,正好可以印證道門絕學《神州七變舞天經》。

所以我思前想後,你還是去東瀛最為合適。”

“……既然是前輩的吩咐,雨辰自當遵從,那我回去收拾一下,三天之後,我就動身前往東瀛。”

“去吧,記得隨身帶上‘佛骨舍利’,就算到了東瀛,也不能懈怠。”

“是。”

說罷,澹台雨辰就告辭離去了,心裡暗暗可惜,原本還想找陳飛宇交手,讓他見識下脫胎換骨後的自己,看來冇機會了。

等澹台雨辰身影徹底離去後,柳清風臉色有些陰沉下來,沉吟自語道:“岑今歌可是去過那個地方的人,竟然被琉璃輕易打敗,說明琉璃的實力,已經無限逼近‘先天境界’。

再加上陳飛宇又會了‘極意仙訣’實力暴漲,現在的他們,隨時都有可能來五蘊宗搶奪‘佛骨舍利’,就算五蘊宗高手如雲,一旦不查,也極有可能被他們得手。

還是先讓雨辰小姐去東瀛合適,既能曆練印證實力,也能避開陳飛宇和琉璃兩個人,堪稱一舉兩得,以雨辰小姐的資質以及《神州七變舞天經》的神奇,隻要最多兩年時間,雨辰小姐就足以與‘傳奇後期’的琉璃比肩,再也無懼陳飛宇!”

想到這裡,他嘴角翹起了一絲笑意。

隻是他哪裡知道,陳飛宇正巧打算也去東瀛,說不定澹台雨辰會恰巧碰到陳飛宇……哦不,以陳飛宇的性格,既然要把東瀛搞得天翻地覆,肯定會鬨出特彆大的動靜,到時候兩人肯定會見到。

到那時候,澹台雨辰和陳飛宇之間,也不知道會不會爆發出激烈的戰鬥。

當然,柳清風不知道陳飛宇會去東瀛,陳飛宇同樣也不知道澹台雨辰也要去東瀛。

現在的陳飛宇,正在安排後續之事,他抽出一天的時間專門去陪聞詩沁後,便打算回長臨省了。

在離開中月省之前,武無敵特地來見了陳飛宇,道:“半年之後,鬼醫門四大家族準備舉辦一場大賽,江老希望你能代表武家參賽,替武家贏回最後的勝利。”

“哈!”陳飛宇忍不住輕笑一聲:“我又不是你們鬼醫門的人,怎麼能代表武家?”

“你放心,到時候我們自有妙計,而且最後勝利者的獎品,會非常豐厚,絕對絕對會讓你心動!”武無敵神秘而笑,似乎蘊含著特殊的含義。

陳飛宇也冇在意,反正半年時間還有點早,便含糊著糊弄過去了。

接著,他回到長臨省,特地抽出幾天時間陪蘇映雪、柳勝男等女後,便啟程前往東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