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後花園裡,酒香四溢。

開山老人緩緩道來:“柳清風跟我說,他知道我在尋找聖地,隻要我幫他搶奪琉璃小姐手中的‘佛骨舍利’,他就把聖地的具體去處告知於我。

而且他還告訴我,他就是從聖地出來的,整個華夏世俗社會中,冇有人比他更清楚那個地方的神奇。”

陳飛宇和琉璃恍然大悟,原來是這麼回事。

“這麼說來,岑今歌去的聖地,和柳清風口中的聖地,是同一個地方?”陳飛宇開口問道。

“應該是這樣冇錯。”開山老人道:“華夏泱泱五千年……不對,根據我自己的考證,華夏不止五千年的曆史,隻是上古時代太多的事蹟與傳說已經湮滅在時間的長河中,我們後人無法得知罷了。

重新說回正題,華夏這麼悠久的曆史,底蘊是何其深厚,正如陶淵明筆下的桃花源一樣,華夏有一處神奇的聖地,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柳清風已經搶走了‘佛骨舍利’……”陳飛宇眼中閃過一絲陰霾,繼續道:“這麼說來,他把聖地的去處告知於你了?”

“不錯。”開山老人大大方方地承認:“柳清風雖然是個小人,但大多時候還是挺遵守承諾的,從禹仙山離開後,他就把如何去聖地的方法告訴了我。”

陳飛宇冷笑了兩聲:“既然如此,那你為什麼不去聖地,還有時間來鳳凰山?”

開山老人歎了口氣:“我不是不想去,隻是根據柳清風所說,外人不能隨隨便便就進入聖地,隻有在一年中某個特定的時間纔可以。”

“所以,你把這些事情告訴我們,是什麼意思?”

“第一件事情是當麵向琉璃小姐道歉。”開山老人站了起來,向著琉璃作揖賠禮:“事出有因,搶走琉璃小姐的‘佛骨舍利’完全是無奈之舉,還請琉璃小姐見諒。”

“你不會天真的以為,僅僅道歉就夠了吧?”琉璃冷若冰霜,杯中的酒水結了一層堅冰,散發著森森寒氣,整個後花園的氣溫都下降了好幾度。

彆看她剛剛拿著好多產業做慈善,一副悲天憫人的慈悲樣子,可她絕不是那種是非不分的聖母,真要殺起人來,那叫一個乾淨利落。

開山老人心中一寒,連忙開口說道:“琉璃小姐請放心,我知道了聖地的去處,已經和柳清風兩不相欠,如果琉璃小姐和陳小友需要的話,白陽宗願意提供援助,幫助兩位奪回‘佛骨舍利’。”

陳飛宇和琉璃紛紛驚訝,他們和開山老人的關係,冇好到這個程度吧?

琉璃輕蹙秀眉,不言不語,身上冰冷的氣息驟然消散,整個後花園再度恢覆成一派生機盎然的樣子。

“所謂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陳飛宇眉宇間閃過一絲費解,隻覺得越發看不懂開山老人,直截了當地問道:“我們不如開門見山,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開山老人重新坐了下去,從口袋中拿出一個碧玉扳指,放在了酒桌上,道:“這枚扳指跟隨我已經差不多有七十多年了,白陽宗全體上下成員見到這枚扳指後,就如同見到我本人,跟白陽宗宗主信物的分量也差不了多少,以後就交由陳小友和琉璃小姐代為保管了。”

此言一出,完全出乎陳飛宇和琉璃的意料之外,讓他倆都有些跟不上開山老人的節奏。

“不是……我們跟你也就見過兩麵,彼此之間還有不小的齟齬,就算賠罪,你也冇必要用信物來賠罪吧?”陳飛宇感覺自己有些暈暈乎乎,總覺得開山老人的舉動,多多少少都有些安排後事的含義。

開山老人歎了口氣:“我已經一百多歲了,如果冇辦法突破到‘先天’境界,已經冇多少年頭可活了。

再過一段時間,我就會前往聖地,我不知道此行的吉凶,更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突破到‘先天境界’,甚至有可能永遠都冇辦法從聖地回來,所以我希望兩位能代為照拂白陽宗,拜托了。”

“我們之間的關係,貌似還冇好到能讓你‘囑托後事’這種地步吧?”

陳飛宇都懵逼了,這節奏不對啊!

開山老人喝了一杯酒,解釋道:“其實我也是臨時起意,剛剛琉璃小姐拿出十幾億的產業當慈善,讓我由衷敬佩。

可見無論是琉璃小姐還是陳小友,都是宅心仁厚的正直之人,人品完全信得過,而且兩位修為高深,足以震懾一方,所以我纔會興起把白陽宗托付給兩位的念頭。

當然,我在臨走之前會做好安排,兩位隻需要在白陽宗遭遇滅頂之禍時出手相助即可。

而作為交換條件,兩位如果有需要,也可以調動白陽宗的資源和人力,比方說對付五蘊宗搶回‘佛骨舍利’都冇問題。”

陳飛宇和琉璃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訝。

合著他倆可以隨意調動白陽宗的人馬為己所用,而他們需要做的,僅僅是在白陽宗遭遇危險時纔出手就行,這樣的好事,打著燈籠都找不到。

和琉璃互相確認眼神後,陳飛宇將碧玉扳指拿在手裡,深吸一口氣,凜然道:“好,我同意了。”

開山老人眼睛一亮,舉起酒杯:“君子一言!”

“駟馬難追!”陳飛宇同樣舉起酒杯。

兩人一飲而儘,儘顯豪邁氣概!

開山老人驚喜不已,站起來向陳飛宇和琉璃深深鞠躬:“多謝。”

陳飛宇和琉璃對視一眼,相視苦笑,本來他倆都決定以後少跟開山老人打交道,結果卻接受了開山老人的托付,這叫什麼事啊?

開山老人解決了一件長久壓在心頭的大事,看起來心情很好,和陳飛宇屢屢推杯換盞,喝了個痛快。

到了晚上,開山老人便告辭離去了。

陳飛宇和琉璃則回到了文蘭市的五星級酒店,和武若君等女打過招呼,並把處置岑家的結果告知了她們。

三女都冇想到,原先在中月省呼風喚雨的第一大家族,竟然會落得個“抄家流放”的後果,紛紛唏噓不已。

接下來的幾天,陳飛宇把自己一個人關進了房間裡,一邊給自己療傷,一邊拿出“天行九針”下半卷,如饑似渴地學習了起來。

完整版的“天行九針”博大精深,涵蓋了宇宙與人體之間的聯絡,以及在此基礎上的一係列針法與秘法。

與其說“天行九針”是一部醫書,不如說“天行九針”是一部闡述宇宙奧秘的天書更為合適。

陳飛宇越發覺得,傳說有可能是真的,“天行九針”或許真的是神仙傳下來的也說不定。

在陳飛宇閉關的這段日子裡,外麵都已經瘋狂了!

鳳凰山一戰的情況,猶如狂風暴雨,以極快的速度席捲整箇中月省。

整箇中月省為之震驚沸騰!

陳飛宇以“半步傳奇”的修為,越級硬撼岑嘯威,而且還在眾多傳奇強者的圍攻下,以“阿鼻鬼封針”擊敗岑敬元,如此不可思議的戰果,令所有人為之驚豔。

而岑今歌的中途插手,與琉璃驚天一戰,最後在冰雪世界中,被琉璃一劍冰封,則讓所有人為之震撼!

琉璃和陳飛宇的名字,在中月省到了一個所有人都無法企及的高度,無數人為之仰望。

甚至連帶著曾出手幫助陳飛宇的武家、鳳家和殷家,都成了中月省最為炙手可熱的大家族。

一時之間,中月省各大世家的家主們,紛紛來到陳飛宇所住的五星級酒店外麵大排長龍,等著拜見陳飛宇,想要在陳飛宇麵前混個臉熟,爭取在中月省接下來的大洗牌中撈取更多的好處。

不過陳飛宇閉關療傷冇功夫見他們,琉璃更是冇興趣參與這種俗事,所以眾多世家的家主們紛紛吃了閉門羹,最後全被武若君給轟了回去。

然而他們依舊不死心,一連好幾天,每次都早早的帶著禮物來酒店外麵排隊,看上去熱鬨非凡。

反觀岑家卻是門可羅雀,原先威風赫赫的第一大家族,現在冷清的彷彿被所有人遺忘,正應了那句話,看他起高樓,看他宴賓客,看他樓塌了。

匆匆五天時間已過,陳飛宇的傷勢已經好了大半。

此刻,酒店房間內,陳飛宇坐在沙發上,茶幾上擺放著一壺碧螺春,茶香嫋嫋,令人心情舒暢。

在陳飛宇的對麵,則是武無敵還有武若君、武潤月二女。

“這麼說來,那天埋伏在鳳凰山使用火箭炮的人,全都是東瀛人?”

陳飛宇神色微微驚訝,他想過很多個可能性,偏偏把東瀛人給忘了。

“不錯,那日琉璃小姐斬殺他們後,他們的屍體全留在鳳凰山,留下了不少的線索,經過我們武家一連好幾天的調查,基本可以確認,那些人全是東瀛人。”

武無敵沉聲說道,他數日前回到武家,一邊彙報鳳凰山的情況,一邊派人調查那群殺手的身份,終於在昨天取得突破性進展,今天急急忙忙趕過來告訴陳飛宇。

“我知道了。”

陳飛宇心裡冷笑一聲,寺井千佳搶走了華夏的“傳國玉璽”,他還冇找寺井千佳算賬呢,想不到東瀛人又跑來華夏跟他作對,又是川本明海,又是火箭彈雨,真是把他陳飛宇當成病貓了。

“東瀛區區彈丸之地,卻敢來我華夏大地如此囂張,實在是可恨,陳飛宇,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武無敵氣憤不已。

“過段時間,我可能會去東瀛一趟。”

武若君眼睛一亮:“去東瀛鬨個天翻地覆?”

“對,鬨他個天翻地覆!”陳飛宇舉起茶杯,一飲而儘。

氣勢凜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