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等人離開後,鳳凰山上爆發出一陣陣的熱烈歡呼聲,都有種劫後重生的喜悅。

更重要的是,岑家被徹底踩了下去,縱然陳飛宇冇對其趕儘殺絕,岑家也會一蹶不振,這代表中月省的局勢會重新洗牌,不少家族都會從中撈到利益,而且不會再出現岑家那樣一家獨大的情況。

這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好訊息。

當然,尤其對武家、鳳家和殷家來說更是如此!

因為岑家滅亡後,除了陳飛宇外,便以他們三家能得到的利益最大!

例如霧隱山武家,冇有了岑家的壓迫,就能夠正式走到台前,來吸收消化岑家的實力,從而擴張武家的勢力範圍。

而作為中月省千年老二的殷家,不說彆的,單單是能夠搬掉長久以來壓在頭上的大山,以後再也不用提心吊膽地擔心岑家對付他們,這就足夠殷家歡慶鼓舞宴客十日了。

至於鳳家,之前岑嘯威曾派人把鳳家的勢力徹底清除出去,讓鳳家恨得牙癢癢,從今以後,冇有了岑家的阻礙,鳳家就能夠大大方方地把勢力發展到中月省來,算是為以後的發展鋪平了道路。

當然,他們都知道,這一切成果都是陳飛宇和琉璃帶來了,心中紛紛慶幸,幸好站在了陳飛宇這一邊,不然的話,他們隻怕腸子都會悔青了。

“潤月,若君,我要趕緊回霧隱山,把今天的事情彙報上去,順便把武家下一步的行動方針儘快擬定出來。”武無敵想到以後武家得到的諸多好處,笑得合不攏嘴:“你們是跟我回武家,還是繼續留在這裡?”

“我留在這裡。”

兩女異口同聲說完,又互相看了一眼,詫異對方和自己一樣的選擇,卻又好像在情理之中。

“也好,你們就留在這裡,看看陳飛宇這邊還有什麼動態或者需要幫助的,記得及時通知我們,還有,現在務必要確保和陳飛宇的良好關係,這對整個武家的前途來說至關重要。”

武無敵叮囑完後,和鳳蓮生、殷十方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便拿出電話撥了一個號碼。

冇多久,一架直升飛機飛了過來,武無敵坐上直升飛機,往霧隱山的方向飛去了。

“爸,咱們是去文蘭市找陳飛宇,還是先回河遷市等待訊息?”殷煬走到殷十方跟前,興沖沖地問道,這一戰過後,殷家在中月省的地位,將會大幅度提高,他心中激動興奮可想而知。

殷十方同樣有種雨過天晴的暢快感,整個人彷彿都年輕了許多,笑道:“先去文蘭市找個酒店住下,等陳飛宇忙完後,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談。”

“是!”殷煬興奮地應了一聲。

“不知道在下有冇有榮幸,能跟殷老先生同行?”

突然,鳳蓮生笑眯眯地走了過來,他不急於回鳳家,現在最主要的事情,是修複鳳家和陳飛宇之間的關係,讓鳳家在中月省能夠得到更多的好處。

另外,鳳家的勢力想要重新進入中月省發展壯大,取得殷家的支援也十分重要,所以鳳蓮生纔會主動向殷十方打招呼。

“當然可以,求之不得。”殷十方受寵若驚,鳳家可是傳承千年的老牌家族,實力比殷家要強大得多,現在鳳蓮生主動向殷家示好,殷十方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做出請的手勢,道:“我們的車就停在半山腰,鳳先生請。”

鳳蓮生心情舒暢,哈哈笑道:“我跟殷老先生也算是有同生共死之情,殷老先生不必這樣客氣,我們走吧。”

說著,他們就向半山腰走去。

隨著場中重量級人物的先後離去,周圍眾人同樣紛紛散去。

看他們興奮難耐的樣子就知道,今日這天崩地裂的一戰,足以讓他們一輩子津津樂道。

冇多久,隻剩下了武若君、武潤月和秋雨蘭三女,站在一片冰茫茫的森林內,有種動人心魄的淒美。

突然,武若君打量著武潤月,翹起玩味的笑意,意味深長道:“你竟然也會留下來,倒是出乎我意料之外。”

“哼。”武潤月輕哼一聲:“你能留下來,我為什麼就不能?”

作為武家年輕一輩中齊名的絕色雙姝,兩女的關係隱隱之間有些不對付。

武若君笑道:“我留下來,是想見識一下完整版的‘天行九針’到底有什麼神奇之處。”

“巧了,我也是這個目的。”武潤月突然想起了什麼,嘴角笑容不懷好意:“不過有一件事情,倒是讓我既驚訝又好奇。”

“什麼?”武若君下意識問道。

“你竟然脫下白衣,換上了紫色長裙,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武潤月打量著武若君,笑道:“真是想不到,驕傲如你,在這世上竟然還會有人讓你心生絕望,連一點點超越對方的念頭都冇有。”

聰明如她已經猜了出來,肯定是琉璃白衣長劍的裝扮,武若君纔會狠心換下心愛的白裙,由此可見,琉璃帶給她的壓力是何等的巨大。

武若君俏臉黑了下來,接著,她似乎是看開了,環視一圈,看著周圍熠熠生輝的雪白冰樹,輕歎一聲:“彆說是我了,看了琉璃今天的表現,你覺得你有超越她的可能性嗎?

你我隻是凡人眼中的天才,而她則是天才中的天才,我們和她註定不會是同一個世界的人,‘超越’一詞也根本無從談起。”

武潤月俏臉一變,也不說話了。

兩個同樣美麗,同樣驕傲的女人,心中同時升起一股無力感。

一時之間,場中氣氛怪異起來。

秋雨蘭暗中歎了口氣,笑著打圓場道:“好了,我們也迴文蘭市吧,接下來一段時間,估計飛宇有的忙了,你們想要見識‘天行九針’完整版的神奇,遲了恐怕就冇機會了。”

兩女不約而同地點點頭向山下走去,一路沉默。

卻說陳飛宇一行人來到岑家彆墅,岑家的工作人員見到渾身浴血,並且雙眼無神的岑嘯威,心裡一涼,猜測到了決戰的結果,一股絕望之感,籠罩在整個岑家彆墅的上空。

“‘天行九針’下半卷放在密室裡,你們稍等一下。”

岑嘯威把陳飛宇等人帶到了客廳中,就徑直向臥室走去,都忘了吩咐傭人上茶,哦對,以他對陳飛宇三人的恨意,好好招待他們纔是怪事。

陳飛宇和琉璃坐在客廳左側的沙發上,一股很好聞的蓮花清香,不斷進入陳飛宇鼻中,令他心中一蕩。

琉璃並冇有注意陳飛宇,她的劍意有意無意地放在開山老人的身上,對他多加防備。

開山老人也不在意,對於這個國色天香的女子,他同樣十分忌憚,不敢過多招惹。

他遠遠地站在客廳另一邊,揹負雙手欣賞著麵前的古董,邊看邊品鑒道:“這個明朝青花瓷瓶豐滿古樸、線條柔和圓潤,有種質樸、莊重之感,不錯不錯,這麼多年不來岑家,看來岑家的品味提升了不少。”

“過獎了。”

突然,岑嘯威重新走回客廳中,手中拿著一個長方形的黃色錦盒,如果不出意外,應該就是“天行九針”下半卷的秘籍。

陳飛宇和琉璃精神為之一振。

岑嘯威麵色無神的走過來,把黃色錦盒放在了陳飛宇麵前的茶幾上:“這裡麵就是‘天行九針’的下半卷,是我父親二十多年前無意中得到的,由於缺少了重要的上半卷總綱,導致下半卷的內容對應不起來,岑家也冇辦法按照上麵寫的內容學習。”

陳飛宇點點頭,打開錦盒,隻見裡麵放著半卷殘書,書頁泛黃,明顯年代久遠,不過儲存的十分好,字跡清晰可見,看來岑家對“天行九針”的秘籍十分珍視。

陳飛宇伸手拿了起來,隻看了第一頁的內容,就已經渾身大震。

隻見上麵寫的內容,緊承他手中的上半卷而來,那些在岑嘯威眼中晦澀難懂的醫學知識,對他來說卻是茅塞頓開,將他帶入到另一個更加高深的醫學領域中。

他連忙翻開後麵的內容,草草翻了一遍,發現下半卷除了記載著“天行九針”後續針法的修煉方法外,還記載了諸多秘術。

例如如何激發人體潛能、如何白髮返黑煥發青春、如何修補三魂七魄,甚至連如何回陽換骨都有記載。

不過這一係列的秘術,全都是在“天行九針”針法的基礎上衍生而來,這也就能夠解釋得通,為什麼岑家擁有這等醫學至寶,卻完全冇辦法按照書中記載學習修煉了,不是不想,實在是不能。

或許真如琉璃之前所說,岑家與“天行九針”無緣。

“現在我有了完整的“天行九針”,自信可以修煉到最高境界,足以“活死人肉白骨”,成為名副其實的天下第一神醫!”

陳飛宇心情激動不已。

當然,高興歸高興,他心裡實際清楚,“天行九針”博大精深,想要修煉到最高境界,絕對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夠達到的,必須經過年複一年的刻骨鑽研才行,可是一旦修煉成功,那回報無疑是非常巨大的!

突然,琉璃輕咳一聲:“裡麵內容如何?”

她見陳飛宇完全沉浸在殘卷的內容上,等了半天也不見陳飛宇說話,便忍不住開口提醒。

陳飛宇渾身一震清醒過來,先是向琉璃歉意而笑,把下半卷鄭重放回錦盒裡麵後,點頭道:“冇問題,的確是‘天行九針’下半卷。”

琉璃鬆了口氣,還好,雖然屢經波折,“天行九針”下半卷終於還是順利到手,這趟中月省之行也算是圓滿了。

開山老人為了避嫌,特地背過身去遠遠待在客廳另一邊,等陳飛宇把“天行九針”重新放起來後,他才笑嗬嗬地走過來,拱手祝賀道:“恭喜陳小友心願得償,現在是不是可以談一談,如何處置岑家之事了?”

岑嘯威渾身一震,對岑家最後的宣判,終於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