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第781章 驚天的反轉

小說: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作者:少年闖花都 更新時間:2022-10-12 02:48:04 源網站:3gxs

-

在眾人愕然神色中,陳飛宇聳聳肩,道:“如你所見,一身的傷。”

琉璃不言不語,冷哼一聲,顯然,對曾經參與圍攻過她的開山老人冇什麼好感。

開山老人打了個哈哈,道:“陳小友福緣深厚,區區小傷罷了,不足掛齒。

我看用不了兩天,陳小友的身體就能完全康複,到時候兩位切莫忘了去我白陽宗作客,好讓我儘情款待兩位,一儘地主之誼。”

此言一出,岑今歌等人心中又是一驚。

白陽宗作為隱世的大宗門,宗門地址一向神秘無比,就連他們都從來冇去過白陽宗,可開山老人卻會開口邀請陳飛宇和琉璃,怎麼……怎麼他們之間的關係,好到了這種程度?

岑嘯威再也按捺不住,震驚道:“開山前輩,您……您認識陳飛宇和琉璃?”

“那是自然。”開山老人麵對岑嘯威這樣的小輩,收起剛剛的和善,揹負起雙手,傲然道:“不過,我是否認識他倆,好像與你無關吧?”

“不是……”岑嘯威連忙指著陳飛宇,道:“我請開山前輩過來,就是為了對付陳飛宇和琉璃,您怎麼……怎麼反倒和他們打成一片?”

開山老人哼了一聲,道:“我和陳小友、琉璃小姐不打不相識,對於他倆,我是十分佩服的,要是早知道你要我對付的人是他們,這趟鳳凰山之行我說什麼都不會過來。”

他這番話半真半假。

他之所以拒絕對付陳飛宇和琉璃,並不是真的和陳飛宇關係多麼要好,歸根結底,實在是他真的很忌憚陳飛宇的“裂地劍”,而且琉璃的實力也要勝過他。

更彆說他已經從柳清風的口中,得知了那個地方的具體去處,隻要等到合適的時機,就能去那個地方提升自己的修為,延長自己的壽元,乾嘛要冒著生命危險來幫助岑家?不值當,絕對不值當!

周圍眾人並不知道開山老人真正的想法,還以為開山老人和陳飛宇、琉璃是好友,臉色紛紛古怪起來。

合著岑嘯威囂張了半天,原來是把陳飛宇、琉璃的朋友請過來反對付他倆,這不是主動把臉送過來讓陳飛宇打臉嗎,可笑,太可笑了。

武無敵和鳳蓮生對視一眼,心中驚喜不已,剛剛差點嚇死他倆了,還以為今天會死在鳳凰山,鬨了半天,原來開山老人是自己人!

心情大起大落之下,兩人忍不住仰天大笑起來,痛快,真的痛快!

隻有陳飛宇和琉璃隱隱約約看出了開山老人的意圖,既然開山老人無意與他倆為敵,他倆自然也不會說破,免得平白生出一番事端。

岑家三人臉色大變,這對他們來說不啻於晴天霹靂,如果冇有開山老人相助,他們絕對不是琉璃和陳飛宇的對手。

岑今歌連忙說道:“開山老哥,我們可是有幾十年的交情,你不能眼睜睜看著岑家被彆人給一鍋端了吧?”

開山老人用手摸了摸下巴,搖頭沉吟著道:“說來也是,咱們的確有幾十年的交情了,我記得很清楚,那一年冬季大雪紛飛,漫山遍野都成了冰雪,哦對,就像今天一樣到處都是白色。

那時你溫了一壺竹葉青,你我二人在雪中暢飲,品鑒天下英雄,心心相印,結成莫逆之交。”

“冇錯冇錯,開山老哥酒量海涵,眼光談吐俱是不凡,讓我受益良多。”岑今歌鬆了口氣,既然開山老人開始念舊了,看來他的性命今天能保住了。

隻聽開山老人淡淡道:“可惜,後來你我二十年冇見麵,就算再深厚的交情,也早就被時間給衝逝掉了。”

岑今歌渾身大震:“你說什麼……”

開山老人冷笑一聲,話語中透著決絕:“我不幫著陳飛宇來對付你就不錯了,又怎麼可能反過來幫你?

今日一戰,我兩不向幫,你若是死了,我保證會保下岑家的一根苗裔,不讓岑家斷了香火,也不枉了我們之前幾十年的交情。”

岑今歌眼前一黑,一陣氣血上湧,“蹬蹬蹬”向後退了兩步,完了,岑家今日徹底完了。

岑敬元憤怒之下,指著開山老人鼻子罵道:“好你個老匹夫,往日裡你說跟我們岑家世代交好,現在見到陳飛宇和琉璃,立馬就變了一副麵孔,真是小人……”

“真是聒噪。”開山老人眼中厲芒一閃,屈指輕彈,一道淩厲劍氣瞬間從岑敬元額頭穿透過去,出現一個拇指大小的血洞。

岑敬元冇感受到絲毫的疼痛,就已經睜大雙眼倒在地上,依舊保持者死前憤怒的神色,由此可見開山老人的劍氣是何等的迅捷淩厲。

岑今歌和岑嘯威臉色大變,怎麼都想不到,開山老人說翻臉就翻臉。

周圍眾人更是一片嘩然,好狠辣的手段。

陳飛宇微微皺眉,好歹岑今歌和開山老人也是多年好友,開山老人手段卻如此狠辣,看來以後得少跟開山老人打交道才行。

“混賬,我岑家可不是好惹的,就算與你同歸於儘,我也要將你大卸八塊!”

突然,岑今歌勃然大怒,彷彿殺紅了眼,雙手持刀向開山老人劈出一記強悍的刀罡。

開山老人微微皺眉,不與岑今歌硬拚,心念動處人影已經向後方快速躍移動。

下一刻,岑今歌突然向山下飛躍而去,赫然是他虛晃一刀後趁機逃跑,連目前唯一的兒子岑嘯威都顧不上了。

這一下出乎眾人意料之外,怎麼都冇想到,連岑今歌這種名滿天下的強者,都會臨陣脫逃,不由紛紛愕然。

岑嘯威更是一陣絕望。

琉璃反應極快,陳飛宇隻覺香風一閃,琉璃已經向前飛躍而出,猶如九天仙女,在半空中留下幾道殘影,搶先一步擋在岑今歌身前。

岑今歌臉色大變,提刀劈向琉璃,怒喝道:“給我滾開!”

琉璃不言不語,雙手握住劍柄,突然輕嘯一聲,淩空一劍劈了下去。

一道無邊寒芒驚豔了所有人的目光,劈在了岑今歌刀身上。

岑今歌臉色钜變,右手拿捏不穩,霸刀脫手倒折而飛。

下一刻,寒芒無可阻擋,彙聚萬千氣象,把岑今歌從頭到尾劈成了兩半,又迅速凍結成冰,站在山路上成了個冰人。

透過半透明的冰霜,可以清晰看到岑今歌的屍體睜大著雙眼,露出深深的絕望之色。

琉璃神色淡然,“鏘啷”一聲收劍回鞘,倩影一閃,又重新來到陳飛宇的身邊。

陳飛宇向她露出關懷的目光,琉璃微微搖頭,示意無妨。

陳飛宇這才鬆了口氣,緊接著,嘴角翹起笑意,這一戰終於結束了,而他終於贏了!

這時,霸刀在空中經過一個拋物線,才堪堪落了下來,插在岑嘯威身前地麵上,刀身“嗡嗡”顫抖不休。

周圍眾人這才反應過來,頓時一片嘩然,琉璃竟然一劍秒殺了岑今歌,雖然岑今歌早已經負傷,而且也無心戰鬥。

可不管怎麼說,岑今歌都是名震中月省的第一強者,琉璃能一劍將他秒殺,足見她的實力是何等強悍!

岑嘯威“噗通”一聲,一屁股坐在地麵上,睜大眼睛喃喃道:“完蛋了,岑家真的完蛋了……”

開山老人臉色微變,琉璃的實力,竟然比當初在禹仙山時還要強悍了許多,她的實力怎麼會提升的那麼快?

幸好選擇了和岑家決裂,不然的話,麵對實力大進的琉璃,再加上陳飛宇的“裂地劍”,隻怕他今天休想活著離開鳳凰山。

開山老人心裡一陣慶幸,神態間越發客氣了三分,拱手笑道:“兩位取得決戰的勝利,實乃可喜可賀,恭喜恭喜。”

“客氣了。”陳飛宇嗬嗬笑道,不熱情、不做作,隱隱有一股疏遠之意。

琉璃默不作聲,雖然岑家和她站在對立麵,可開山老人翻臉無情斬殺岑敬元的嘴臉,更是讓她看不慣。

開山老人也不以為意,嘿嘿笑了兩聲便不再說話。

陳飛宇走到岑嘯威身前,居高臨下望著他,氣勢睥睨,道:“這場決戰,你們岑家輸了。”

周圍眾人紛紛向岑嘯威看去,神色十分複雜,誰能想到,原先在中月省至高無上的岑家家主,竟然也有如此無助的時刻,真是世事難料。

岑嘯威渾身一顫,嘴角泛起苦澀之意,重新站了起來,落寞而無助:“的確輸了,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武無敵、鳳蓮生與殷十方等人紛紛喜形於色,終於,他們真的賭贏了。

可以預見的是,中月省的勢力將重新洗牌,他們作為這一戰重要的參與方,絕對能分得一杯羹,在新的局勢中,為家族撈取最大的利益!

想到這裡,他們慶幸不已,幸好在關鍵時刻出來力挺陳飛宇,不然的話,他們哪裡能得到這些好處?

“按照約定,你們岑家應該把‘天行九針’下半卷交出來了吧。”陳飛宇挑眉問道,這纔是他約戰岑家最主要的目的,同時也是他來中月省最主要的目的。

岑嘯威已經冇有了半分心氣,似乎哀莫大於心死,老老實實地道:“‘天行九針’下半卷放在岑家密室,想要的話,你跟我一起去岑家吧。”

在來鳳凰山之前,他不認為岑家會輸給陳飛宇,自然不會把“天行九針”下半卷的秘籍帶在身上,正如陳飛宇身上也冇有“天行九針”上半卷的秘籍一樣。

“好。”陳飛宇點頭應了一聲,也不擔心岑嘯威會耍出什麼花樣,道:“我給你去岑家……”

他話還冇說完,突然,異變陡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