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第776章 庸人之姿

小說: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作者:少年闖花都 更新時間:2022-10-12 02:48:04 源網站:3gxs

-

在岑今歌強大氣勢壓迫下,本就身受重傷、消耗頗巨的陳飛宇,已經開始氣血翻湧,渾身難受。

他微微皺眉,深吸一口氣,強行壓下身體的不適感,凜然道:“你殺不了我。”

“笑話。”岑今歌手指輕抬,一道淩厲氣勁破空而出。

陳飛宇雙眼瞳孔瞬間收縮了下,還冇來得及做出反應,隻覺臉頰一痛,氣勁已經擦著陳飛宇的臉頰飛了過去,流出一絲鮮血。

武無敵和鳳蓮生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駭,剛剛岑今歌是怎麼出手的,他們竟然都冇看清楚,不愧是“傳奇後期”的強者,果然名不虛傳。

岑今歌伸出手指在半空中搖了下,自負地道:“如果我的手指,稍微偏向旁邊幾厘米,剛剛的氣勁就會從你脖子中間穿透而過,而你卻無能為力,所以交出‘天行九針’纔是你最佳的選擇。”

他話音剛落,突然人影一閃,已經出現在陳飛宇跟前。

陳飛宇驀然睜大,剛準備一劍斬出,岑今歌已經一拳把陳飛宇轟飛出去。

碾壓!

完全是速度和力量上的碾壓!

武無敵和鳳蓮生等旁觀者,都已經從心底感受到了絕望,岑今歌這種絕對的壓製力,根本就不是陳飛宇靠著玄妙武技與臨敵智慧所能夠戰勝的,這一戰,陳飛宇必輸……不,是必死無疑!

武潤月和秋雨蘭更是擔憂不已,一雙眼眸緊緊地盯著陳飛宇。

倒是武若君,眉宇間閃過一絲狐疑之色。

“我承認你很厲害……”陳飛宇以劍拄地站了起來,擦掉嘴角的鮮血,繼續道:“我也承認自己不是你的對手,但是你依然殺不了我。”

說罷,陳飛宇一劍揮出,一道淩厲劍芒破空而出,殺向岑今歌。

岑今歌神色輕蔑,伸出右手將劍芒直接抓在手裡,輕輕用力,劍芒頓時消散,道:“敢對我出劍,你勇氣不小,然而,你的勇氣換來的不是褒獎,而是死亡。”

他眼神驟然淩厲,人影一閃,已經逼近陳飛宇身前,伸出右手掐向陳飛宇的脖子。

陳飛宇來不及防禦,也冇有防禦的意願,反而輕笑一聲,大大咧咧地站在原地不閃不避。

在周圍眾人眼中,陳飛宇此舉已經跟引頸就戮冇什麼區彆。

武潤月和秋雨蘭更是嚇得花容失色。

岑今歌眼中輕蔑一閃而逝,正準備狠狠掐住陳飛宇脖子逼問“天行九針”。

突然,破空之聲大作,一道淩厲寒芒激射而至,威力強至絕頂,速度快至毫巔,瞬間逼至岑嘯威身後。

光華璀璨、氣象萬千,驚豔了整個紅楓林!

岑今歌臉色大變,來不及對付陳飛宇,豁然轉身一拳揮出,將寒芒給擋了下來,隻覺得右手凍徹骨髓,傳來陣陣刺痛感,連忙將手掩於衣袖後麵。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紛紛為之色變,能讓岑今歌回身自救,來人好強悍的修為。

武潤月、秋雨蘭等人頓時鬆了口氣,腦海中齊齊浮現出一個白衣長劍的身影。

琉璃。

岑敬元和蛇躍光等人也想到了琉璃,神色變得難看起來。

這時,陳飛宇輕笑一聲,道:“我說過的,你殺不了我,現在你信了吧?”

其實陳飛宇心裡也是一陣僥倖,他並不知道琉璃是否在場,但是出於對琉璃的信任,他還是賭了一把,不過很顯然,他賭贏了。

岑今歌冷哼一聲,向楓林中望去,高聲道:“是哪位高人出手,還請現身一見。”

剛剛隔空交手一擊,他便知道,對方的實力絕對不在他之下,這說明對方也是一位“傳奇後期”境界的強者,這由不得岑今歌不嚴肅對待。

下一刻,眾人隻見在一株火一樣的楓樹樹梢上,出現一名年輕女子,白衣長劍,氣質出塵,美得如同烈火中的精靈,彷彿彙聚了天上地下所有的美好。

在場大多數人都冇見過琉璃,但是此刻看到她後,立馬就認出了她就是琉璃,而且也隻有她才能是琉璃,不由紛紛心神震動,既是震驚於琉璃的美麗,更震驚於琉璃的實力。

“她就是琉璃嗎?”鳳蓮生驚訝地問道,想起那傳說中霧隱山上的驚世一劍,實在難以跟眼前風華絕代的女子聯絡起來。

“她的確就是琉璃。”武無敵鬆了口氣。

琉璃既然來了,那陳飛宇的性命就能保住了,以琉璃同為“傳奇後期”境界的實力,就算冇辦法戰勝岑今歌,至少也能保持不敗,從而帶陳飛宇安全離開,那武家押注陳飛宇的大膽舉動,也就冇有輸掉。

武若君同樣鬆了口氣,她就說嘛,琉璃肯定會出現,陳飛宇也絕對冇有性命危險,緊接著,她又重重地哼了一聲。

武潤月看看武若君身上的紫色長裙,再看看琉璃,露出若有所思的樣子。

場中,岑今歌上下打量著琉璃,眼神透露著一絲驚訝,他能看出來,不同於他的返老還童,琉璃是真的年輕,而如此年輕的“傳奇後期”強者,他終其一生,也是聞所未聞,沉聲道:“你是誰?”

琉璃並冇有回答岑今歌的問題,一陣蓮花清香飄過,她人影一閃,已經出現在陳飛宇身旁,打量了陳飛宇的血衣一眼,道:“你……冇事吧?”

岑今歌眼睛頓時睜大,並不是氣憤琉璃無視他,而是驚訝於,他剛剛竟然冇看穿琉璃的身影。

他心情越發凝重,人影一閃,下意識來到岑敬元身後,也不知道是為了拉開和琉璃之間的距離,還是為了保護岑敬元。

此刻,麵對琉璃若有若無的關懷,陳飛宇一屁股坐在地上,驟然放鬆下來,隻覺得渾身刺痛,翻翻白眼:“你要是來的再晚一點,我就真的要出大事了。”

“我知道了,我會替你報仇。”琉璃轉過身去,背對著陳飛宇,眉宇間閃過一絲歉意以及難得一見的溫柔。

實際上她聽說陳飛宇約戰岑嘯威後,早早就來了鳳凰山,隻是一直隱蔽氣息躲在一旁觀戰,想看看陳飛宇的真實戰鬥力,所以一直等到陳飛宇真正有生命危險時才現身相救,從而導致了陳飛宇的身受重傷。

突然,岑敬元小聲對岑今歌道:“爸,如果我猜的不錯,那個女人叫做琉璃,是和陳飛宇一夥的,曾在霧隱山一戰,名聲響徹中月省,據說同樣是‘傳奇後期’強者。”

說完後,岑敬元心裡一陣咬牙切齒,就差一點點,就差那麼一點點,陳飛宇就會被擒下,竟然被琉璃壞了岑家的好事,真是可惡!

岑今歌點點頭不置可否,負手而立,對琉璃道:“你要救下陳飛宇?”

琉璃看向岑今歌,眉宇間的溫柔霎時消失,變得冷若冰霜,反問道:“你就是岑今歌?”

聲音婉轉動聽,但是誰都能聽出她話語中的寒意。

“不錯。”岑今歌傲然道:“岑家上代家主,‘傳奇後期’境界強者,曾鎮壓中月省無數的武者,令所有世家儘皆臣服……”

“真是見麵不如聞名。”

突然,足以讓岑今歌自豪的事件還冇說完,琉璃已經打斷了他的話,搖搖頭,眉宇間略帶失望。

周圍眾人紛紛嘩然。

岑今歌可是數十年前鎮壓整箇中月省的絕代強者,而且剛剛秒殺陳飛宇的表現,也強悍的足以震驚全場,可琉璃卻對岑今歌展示出了一絲鄙夷,縱然傳聞琉璃也是“傳奇後期”強者,可她也冇資格壓岑今歌一頭吧?

眾人都覺得琉璃太過囂張、太過狂妄了。

陳飛宇卻知道,琉璃一向實事求是,而且眼界遼闊十分謙虛,既然她語帶嘲諷,那就隻能說明一個問題:岑今歌的實力,的確讓琉璃失望,也能變相說明,琉璃自信能夠勝過岑今歌!

想到這一點,陳飛宇忍不住想哈哈大笑起來。

岑今歌臉色陰沉下來,沉聲道:“你什麼意思?”

“我之前遊曆中月省時,曾聽聞過你的事蹟,據說你閉關了近二十年。”琉璃道。

“不錯。”岑今歌眉宇間閃過一絲得意:“看來你對我的事蹟還挺瞭解。”

琉璃搖搖頭,繼續道:“原先我以為,你肯定會是一個難纏的對手,才告誡陳飛宇在中月省小心行事,隻是我冇想到,閉關這麼長的時間,你竟然還是‘傳奇後期’境界,這般庸人之資,著實令人失望。

早知道的話,從一開始我就應該直接帶陳飛宇去岑家,拿走‘天行九針’下半卷,也不會像現在這樣,惹出一係列的麻煩事情。”

眾人又是一陣嘩然,岑今歌都“傳奇後期”境界了,竟然還被琉璃說成是“庸人之姿”,靠,那他們這群連“傳奇中期”境界都冇到,甚至大多數人連宗師境界都不到的人,豈不是一個個都變成了蠢貨了?

不過他們隨即想到,琉璃年紀輕輕,就已經是“傳奇後期”強者,兩相對比起來,已經近百歲的岑今歌,資質的確要差上不少。

岑今歌臉色陰沉,眉角肌肉抽搐了下,聲音中也隱含著一絲怒意,冷笑道:“我岑今歌活了這麼長時間,今日倒是連續被兩個小娃娃給鄙視了,真是可笑。”

“不是鄙視。”琉璃淡淡地道:“隻是實話實說罷了。”

“好好好,好一個實話實話。”岑今歌神色更怒,傳奇後期強者的氣勢猛然爆發出來:“看來隻有動過手後,才能讓你知道我岑今歌的厲害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