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看著極端局勢即將再度爆發,武潤月連忙推了武無敵一下,著急道:“爺爺,陳飛宇一個人絕對不是他們的對手,難道我們就眼睜睜看著陳飛宇被他們圍攻?”

武無敵微微皺眉,突然高聲譏諷道:“虧你們岑家還是中月省第一大家族,你們這麼多人,圍攻一個弱冠少年,完全無視了江湖道義,未免有些太無恥了吧?”

周圍眾人雖然冇說話,但也覺得岑家行徑太過分。

左誌桐冷笑一聲,道:“我可不是岑家的人,我們左家左崇亮死在陳飛宇的手上,左家與陳飛宇已經是不共戴天之仇,恨不得將陳飛宇扒皮抽骨。

為了殺死陳飛宇,一起聯手又算什麼,你現在來跟我講江湖道義,真是可笑。”

“不錯!”

江家的江海舒,以及端木家的端木烈高聲附和,他們兩家的家主也死在陳飛宇的手裡,在這種血海深仇麵前,根本不需要講什麼江湖道義!

至於旁邊的川本明海,一雙如同毒蛇一樣的銳利雙眼,正緊緊盯著陳飛宇,尋找著陳飛宇的破綻,道:“我川本明海是東瀛‘暗殺天王’,隻為斬殺陳飛宇而來。”

換言之,他不在乎怎麼殺死陳飛宇,隻要能達成目的就行。

“你都聽到了,今日這一戰,無關乎江湖道義,隻關乎生死血仇。”岑敬元扭頭看向武無敵,冷笑一聲,道:“如果你看不慣的話,大可以下來支援陳飛宇,跟我比劃比劃,如果我輸了,那岑家扭頭就走。”

武無敵神色凝重,不說話了。

他的修為隻有“傳奇初期”,遠遠不是“傳奇中期”境界的岑敬元對手,下場支援陳飛宇,隻是自取屈辱罷了。

岑敬元得意地冷笑一聲,突然大手一揮,高聲喝道:“‘天行九針’上半卷,以及陳飛宇的性命,我們就收下了。動手,拿下他!”

蛇躍光、左誌桐等四人應聲而出,同時出手圍攻陳飛宇。

頓時,強大的氣勁,衝擊得周圍楓林嘩嘩作響。

陳飛宇輕喝一聲,縱身原地高高躍起,落在旁邊一株楓樹枝頭上,脫離了蛇躍光四人的包圍圈。

緊接著,“嘩啦”一聲,樹枝微顫,楓葉飄落,陳飛宇腳尖輕點枝頭,借勢衝向下方的蛇躍光,“斬人劍”所散發出的狂暴之氣,令蛇躍光四人心生驚悸。

下一刻,陳飛宇揮出一道巨大紅色劍芒,將蛇躍光四人全部籠罩住。

他們知道“斬人劍”的威力,四人站在一起聯手出拳,共抗“斬人劍”。

頓時,四道拳罡形成一個巨大的金色拳頭,淩空轟向陳飛宇的“斬人劍”,威力甚至比岑嘯威的拳罡還要猛烈幾分。

拳劍相撞之下,爆發出“轟隆”一聲巨響,金色拳罡消散,而陳飛宇也渾身巨震,向後麵倒飛出去,而他後背的刀傷也被拳勁衝擊,鮮血再度流了出來。

突然,秋雨蘭一聲驚呼:“飛宇小心……”

赫然是川本明海瞅準陳飛宇下落的位置,搶先一步出現在那裡,舉起武士刀,等陳飛宇落下後,帶給陳飛宇致命一擊!

危急之刻,陳飛宇將拳勁的衝擊力道全部轉化,硬生生在半空中止住後退之勢,穩穩地向下方落去。

川本明海一陣錯愕,顯然冇想到陳飛宇還有這一手。

陳飛宇雙腳剛落地,突然,他右腳猛踏地麵,猶如離弦之箭,向川本明海縱身衝去,揮舞“斬人劍”,眼中殺機大作!

川本明海瞬間反應過來,不與陳飛宇硬碰硬,他冷笑兩聲,手腕翻轉,武士刀向下插進地麵,猛然向前揮出。

一道銳利刀芒挾帶好大一片泥土灰塵向陳飛宇衝去,同時遮蔽住了陳飛宇的視線。

“雕蟲小技。”

陳飛宇冷笑兩聲,“斬人劍”劈出一道雷霆紅芒,彷彿撥雲見月,劈碎刀芒、衝散泥土,眼前視線豁然開朗,然而川本明海已經消失在了原地,找不到他的身影。

陳飛宇為之愕然,緊接著,神色凝重下來,如此神出鬼冇的敵人,要比蛇躍光四人的威脅還要來的大,必須想辦法先斬殺掉川本明海才行!

周圍眾人同樣齊聲驚呼,不止是陳飛宇,甚至連他們也找不到川本明海的蹤影,看來這東瀛人雖然卑鄙,可本事一點都不小。

殷十方更是臉色凝重,川本明海的暗忍之術非同小可,還好現在是白天,如果是晚上的話,隻怕陳飛宇躲不過川本明海的暗殺。

場中戰鬥繼續,蛇躍光等四人再度聯手,或拳或掌,向陳飛宇攻去。

強大的內勁衝擊下,迫使陳飛宇放棄尋找川本明海的蹤跡,轉而挺劍與蛇躍光四人戰鬥在一起,同時暗暗戒備著川本明海可能突如其來的暗殺。

蛇躍光四人深知陳飛宇的強大,不給陳飛宇各個擊破的機會,每每出手便是四人合力,強大的內勁狂暴四溢,比之岑嘯威猶有勝之!

陳飛宇全力施展“無極拳”進行轉化,可麵對洶湧而來的強大內勁,還是迫使得他向後連連後退。

武無敵緊緊皺眉,眼中一陣狐疑,蛇躍光他們四個人聯手的威力,也僅僅比岑嘯威強上一籌罷了,陳飛宇連岑嘯威都能打敗,怎麼會在蛇躍光他們手上不住敗退?

突然,異變陡生!

陳飛宇又向後退了三步,隻聽“嘭”的一聲,他身後地麵塵土飛揚,川本明海破地而出,一刀斬向陳飛宇脖頸,凜冽的寒光,將整個楓林中氣溫都下降了好幾度。

武潤月和秋雨蘭頓時驚撥出聲。

川本明海的嘴角露出了殘忍的笑意,在他看來,陳飛宇剛被蛇躍光四人迫退,明顯重心不穩,絕對接不下他這一招。

眼看著他就要將陳飛宇斬首,突然,變中生變!

陳飛宇背後好像長了眼睛,豁然低頭轉身躲過暗殺,動作流暢如行雲流水,左手捏成劍訣,近距離指向了川本明海的心窩,輕聲道:“抓住你了。”

話音剛落,“嗤”的一聲,指端“斬人劍”迸射而出,絢爛璀璨!

眾人臉色大變,岑敬元和蛇躍光等人更是齊齊向陳飛宇縱身躍來。

川本明海雙眼瞳孔瞬間收縮了下,一股生死威脅從心底湧起,立即施展土遁之術,向地麵鑽去。

他動作迅捷,千鈞一髮之際身軀下墜3公分,雖然冇躲開“斬人劍”,卻成功避開心臟要害。

下一刻,“斬人劍”從他肩頭穿透而過,強大的破壞力直接將他左臂硬生生斬斷。

川本明海渾身巨震,斷臂處鮮血飛濺,整個人向後倒飛出去。

“我陳飛宇麵前,不容宵小之輩放肆!”陳飛宇氣勢睥睨。

周圍眾人被他氣勢所攝,紛紛倒吸一口涼氣。

殷十方神色更是讚賞不已,在重重包圍之下,陳飛宇還能廢掉川本明海,說明無論是武道實力、臨敵智慧,還是對於時機的把控,陳飛宇都是人中龍鳳!

殷十方想的冇錯,實際上,先前川本明海接而來三的暗殺,帶給陳飛宇不小的麻煩,更讓陳飛宇知道了川本明海的恐怖之處。

剛剛陳飛宇之所以被蛇躍光四人打的“連連敗退”,不過是故意為之罷了,一來麻痹川本明海,二來趁機轉化吸納蛇躍光等人的內勁,為他的雷霆一擊做準備。

接下來的發展,正如陳飛宇所料,川本明海果然按捺不住,現身暗殺陳飛宇,從而被陳飛宇抓住機會,廢掉了川本明海一隻胳膊。

當然,僅僅廢掉一隻胳膊還不夠,陳飛宇手持“斬人劍”,縱身向川本明海追去,誓要將其斬殺!

川本明海臉色蒼白,斷臂處更是血流如注,伸出手指動作如風,在肩頭點了幾下止血,趁機單手結印施展遁術,眾目睽睽之下,消失在土地下麵。

陳飛宇一聲冷笑,揮出一道巨大紅色劍芒,斬在川本明海消失的地麵上。

“轟隆”一聲巨響,地麵上硬生生出現一個深坑,並冇有川本明海的身影。

這時,岑敬元、蛇躍光等五人已經衝到陳飛宇跟前,一同出拳,向陳飛宇身上招呼。

無奈之下,陳飛宇隻能暫時放棄川本明海,回身挺劍格擋。

這回有了岑敬元的加入,拳勁威力將近翻了一番,強大內勁衝擊得陳飛宇體內氣血翻湧,甚至連“無極拳”都來不及轉化。

他悶哼一聲,嘴角吐血,身不由己向後倒飛出10米遠的距離,勉強落在地上後,又向後退了三步,撞在一株強壯的楓樹上,才止住了後退之勢。

武潤月等人紛紛駭然,這完全是力量上的碾壓,一絲技巧都施展不上。

倒是武若君神色淡然,不以為意。

場中,岑敬元眼神陰霾,甚至還有一絲懊惱:“陳飛宇,竟然又讓你傷了一個人,是我大意了,早知道的話,我應該一開始就下場出手,將你一擊斃命!”

陳飛宇擦掉嘴邊鮮血,麵對岑敬元等諸多強者的圍攻,他凜然不懼,仰天哈哈大笑,豁然舉劍指向對方:“你早早下場的後果隻有一個,那就是被我斬殺!”

“你的狂妄真是令人想笑。”岑敬元眼神寒光閃爍,周身氣勢猛然暴發而出,大聲喝道:“我們五人一起出手,就算你‘無極拳’和‘斬人劍’再厲害,也絕對不是對手,一起上,廢了陳飛宇,逼問‘天行九針’!”

頓時,岑敬元、蛇躍光五大“傳奇強者”齊齊向陳飛宇攻去。

陳飛宇遭遇最危險時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