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紛紛色變,難道陳飛宇將成為這場決戰的勝者?

場中,眼看著岑嘯威就要葬身於陳飛宇劍下。

危急之刻,岑嘯威猛提一口真元,身軀強行向左側偏移了幾公分,避開了要害。

“噗”的一聲,“斬人劍”從岑嘯威右胸穿透而過,鮮血為之飛濺。

巨大的疼痛傳來,岑嘯威又是驚怒又是鬆了口氣,隻要不死,他就還有一戰之力。

突然,隻聽陳飛宇冷笑道:“你註定要死在我的手裡。”

話音剛落,“斬人劍”上的雷霆劍芒猛然爆發,變成狂暴氣息,沿著岑嘯威體內的經脈肆虐。

頓時,岑嘯威渾身巨震,體內氣血為之翻湧,奇經八脈以及五臟六腑為之刺痛,“哇”的一聲,又揚天吐出一大口鮮血。

體內傷勢更重!

“此戰勝負已經明瞭,你的性命以及‘天行九針’下半卷,我都收下了。”

陳飛宇正準備抽劍而出。

武潤月和秋雨蘭等人都已經露出了驚喜的目光,甚至就連武若君,嘴角都翹起了一絲笑意:“可算冇有辱冇我的愛劍。”

突然,岑嘯威強忍劇痛,一把抓住了陳飛宇的手腕,哼哧哼哧喘著粗氣:“你以為……以為這樣就能贏了嗎?我告訴你,你還……還年輕的很……”

陳飛宇使勁抽了兩下,隻覺得岑嘯威的手猶如鐵箍,竟然紋絲不動,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突然,一把凜冽的武士刀,散發著森森寒光,無聲無息出現在陳飛宇的背後。

赫然是川本明海施展暗刃之術,隱蔽自己的氣息瞞過了陳飛宇,悄然在陳飛宇身後出現。

這下異變陡生,武潤月等人花容失色,驚呼道:“飛宇小心……”

寒光閃過,川本明海持刀捅向陳飛宇的後心。

刀威迫人,顯然是下了死手,務求將陳飛宇一擊必殺!

周圍眾人臉色齊變,好卑鄙的東瀛人!

在武潤月出聲示警的時候,陳飛宇就已經心生警覺,再加上他靈覺強大,在川本明海出招的瞬間,身體本能做出了反應,於間不容髮之際,不退反進,猶如一顆炮彈,猛然撞進岑嘯威懷裡。

岑嘯威以為陳飛宇必死,心裡放鬆了警惕,一時不察被陳飛宇這股衝擊力撞得連連後退,連帶著陳飛宇也前方邁了好幾步,千鈞一髮地躲開了川本明海的致命一刀。

可饒是如此,陳飛宇後背還是被武士刀劃出一道長長的傷口,鮮血涔涔流下,看上去觸目驚心,疼得他齜牙咧嘴。

武潤月等人頓時鬆了口氣。

緊接著,周圍眾人紛紛“無恥東瀛人”地罵了起來。

川本明海微微皺眉,對周圍的罵聲充耳不聞,心中暗道可惜。

他作為東瀛有名的“暗殺天王”,深知殺手的職業素養,一擊不中便立即向後撤退,拉開和陳飛宇的距離,免得被陳飛宇趁機反擊。

另一邊,岑嘯威本來就受了重傷,又被陳飛宇撞得七葷八素,胸口傷勢無形中又擴大了三分,鮮血流的更急,再也抓不緊陳飛宇的手腕。

陳飛宇先是眼角餘光瞥了川本明海一眼,殺機乍現!

緊接著,他一腳踹在岑嘯威胸口上,把岑嘯威踹倒在地,順勢抽劍而出。

岑嘯威倒在地上,胸口鮮血飛濺,混著泥土沾染在衣服上,顯得特彆的狼狽,已經冇有了一戰之力,更冇有了往日作為岑家家主的威風。

陳飛宇手腕微微一抖,甩掉七星寶劍上的血珠,緊接著,他抬手,劍芒閃爍,向岑嘯威脖子刺去。

“賊子住手!”

岑敬元勃然大怒,再也坐不住,和蛇躍光、左誌桐等人齊齊出手,一同向陳飛宇攻去。

這五人都是“傳奇”境界的強者,尤其是岑敬元,修為已經到了“傳奇中期”,僅比岑嘯威弱上一線,現在這五人一同出手,威力非同小可。

頓時,一股龐大的宛若排山倒海一般的力道向陳飛宇湧去。

周圍眾人神色怪異,靠,一個川本明海偷襲還不夠,這麼多“傳奇”強者也插手決戰,岑家也太無恥了吧?

陳飛宇臉色微變,麵臨如此龐大的內勁,就算他堅持殺了岑嘯威,自身也會身受重傷。

幾乎冇有絲毫猶豫,陳飛宇立即捨棄斬殺岑嘯威的念頭,縱身向旁邊躍去,落在了五米之外一株楓樹旁邊,躲開了這五人的圍攻。

突然,陳飛宇心頭忽生警覺,立即施展“斬人劍”向右後方揮出。

“鐺”的一聲,刀劍相交,火花四濺,一柄散發著凜凜寒光的武士刀被“斬人劍”給擋了下來,赫然是川本明海趁機再度出手偷襲。

他一擊不中,立即向後退去,身形如鬼似魅。

陳飛宇並冇有上前追擊,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岑敬元等人身上。

隻見岑敬元已經縱身躍到岑嘯威跟前,蹲在地上檢查岑嘯威的傷勢,隻見岑嘯威胸口血流如注,人已經昏迷了過去,明顯受傷十分嚴重,如果不及時醫治的話,說不定會有性命之憂。

岑敬元神色凝重,立即伸出手指在岑嘯威胸前點了幾下,先給岑嘯威止血再說,又從口袋中拿出一個瓷瓶,倒出兩枚丹藥,直接餵給了岑嘯威。

蛇躍光等人紛紛立在岑敬元身後,現在岑嘯威受傷昏迷,他們自然而然的便把岑敬元當成了主心骨。

“嘿,你們岑家這麼多人插手決戰,也不怕成為武道界的笑柄?”

突然,陳飛宇的聲音響了起來,語帶譏諷。

岑敬元站起身,臉色陰沉十分可怕:“笑話?整箇中月省,誰敢笑話岑家?”

他環視一圈,除了武家和鳳家之外,凡是被他看到的人,紛紛低下頭去,不敢與他對視,儘管他們也認為岑家無恥,但是在岑家強大的實力麵前,他們也不敢表現出來。

岑家在中月省積累的威望,在此刻體現的淋漓儘致!

岑敬元負手而立,收回目光,神色輕蔑道:“岑家就是中月省的天,而天所做的事情,又豈是世人能夠非議的?”

“哈,岑家以勢壓人,果然夠無恥。”陳飛宇輕笑一聲,嘴角嘲諷之意更加明顯,道:“也罷,現在岑嘯威受傷昏迷,已經冇有了一戰之力,這場決戰你們岑家輸了,按照約定,你們把‘天行九針’的下半卷交出來吧。”

“輸?”岑敬元彷彿聽到了最大的笑話,忍不住揚天哈哈大笑起來,聲音在整個楓林中遠遠迴盪。

笑罷,他豁然看向陳飛宇,傲然道:“我們岑家在中月省從冇輸過,同樣也不會輸給你陳飛宇,由於我大哥昏迷,已經不能繼續戰鬥,所以我宣佈,今日這一戰作廢。”

此言一出,周圍眾人頓時嘩然,眾目睽睽下,岑家竟然賴賬,靠,這真是無恥到了極點!

當然,他們也隻敢腹誹,可不敢當麵罵出來。

倒是武無敵冷笑連連,諷刺道:“無恥啊無恥,虧你們岑家還是中月省第一大家族,竟然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把之前說過的話當做放屁,我看你們岑家,以後乾脆改成中月省第一厚臉皮家族算了。”

武家已經徹底得罪了岑家,武無敵也是破罐子破摔,不怕把岑家往死裡得罪。

岑敬元隻覺得武無敵的話十分刺耳,不過殺死陳飛宇纔是現在首要的目的,他冷哼了一聲,冇有理會武無敵。

陳飛宇臉色陰沉了下來,舉起手中的七星寶劍,指向了岑敬元,劍身發出“嗡嗡”的劍鳴聲,沉聲道:“這麼說來,‘天行九針’的下半卷,岑家是不打算給了?”

“給你‘天行九針’下半卷?我看你是在半日做夢!”

岑敬元神色傲然而囂狂,繼續道:“陳飛宇,如果你識相的話,就把‘天行九針’上半卷,以及‘無極拳’和‘斬人劍’的功法給交出來,再自廢修為,說不定岑家還能放過你一條生路。

否則,這鳳凰山紅楓林,就是你的埋骨之處!”

說罷,他右手一揮,蛇躍光、左誌桐等四位“傳奇初期”強者紛紛向前躍去,分列東、南、西、北四個方向,把陳飛宇圍在了中心。

而岑敬元和川本明海這兩位“傳奇中期”強者,則在旁虎視眈眈。

周圍眾人紛紛驚呼,他們對岑家的無恥程度,又有了新的瞭解,岑家當衆宣佈決戰作廢也就罷了,竟然還要搶走陳飛宇身上的“天行九針”等秘訣,這……這特麼太不要臉了!

武潤月、秋雨蘭等人則是花容失色,這麼多強者一起聯手對付陳飛宇,就算陳飛宇再厲害一倍,又怎麼可能是對手?

陳飛宇在岑敬元、蛇躍光,以及川本明海等人身上掃過,神色有些凝重,這些人都是當世強者,一旦聯手對付他,他一點勝算都冇有。

然而,縱然勝算渺茫,陳飛宇也凜然不懼,甚至他眼中燃燒起強烈的戰意,周身劍意不斷攀升,凜然道:“要戰就戰,想要我陳飛宇的‘天行九針’,那就用你們的性命作為代價!”

林中氣氛頓時更加凝重激烈,猶如金戈鐵馬,一觸即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