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屠岩柏持劍立於江麵之上,渾身上下衣衫淩亂不堪,甚至衣角都被撕扯下來,顯得狼狽不堪。但是身體上的狼狽,怎麼也比不上心靈上的震撼。

他成名十幾年,遇到過大大小小的對手,其中也不乏驚才絕豔之輩,但是無論那一個對手,都比不上陳飛宇給他帶來的衝擊。

他已經是“通幽後期”巔峰的高手,宗師境界之下無敵的存在,現在竟然被自陳飛宇壓著打,難道陳飛宇已經是宗師不成?

“不,絕對不可能,如果陳飛宇是宗師的話,我早就已經被他斬殺了,如果不是宗師,難道是半步宗師?”

半步宗師,一腳踏入宗師之境,是真正的宗師之下無敵的存在!

“年紀不及二十,便已經是半步宗師,如此實力,如此天資,陳飛宇真是個可怕的人。”屠岩柏一顆心已經沉了下去。

有風起,江麵之上,白氣飄散,水波盪漾。

“最後一招,取你性命!”陳飛宇傲然道。

屠岩柏一驚,隨即冷笑道:“好,也是該分出你我勝負了。”

陳飛宇手捏劍訣,斜指江麵,被他引而不發的劍氣所迫,水麵上竟然出現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屠岩柏全身心關注,他明白,陳飛宇這一招,絕對是雷霆霹靂,一不留神,就會命喪江水之上。

出道以來,以這一次最為危險!

他不敢托大,將渾身內勁全部彙聚於劍身之上,軟劍猛然筆直,甚至微微顫抖,發出“嗡嗡”的劍鳴聲!

幾乎是在同時,兩人將劍意提升到頂點,不同的是,屠岩柏手中有劍,陳飛宇心中有劍!

在兩人劍意的對撞之下,江水波濤起伏,嘩然作響。

突然,陳飛宇眼神一凝,踏水飛速前行,劍指所過之處,江麵上拖曳出一道水波,激起陣陣浪花!

屠岩柏毫不示弱,持劍,迎麵而上!

望江樓裡,蔣天虎等人心神緊張,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眼見兩人即將分出勝負。

突然,陳飛宇心神一動,莫名感覺到危險來臨,下意識向後退去,下一刻,隻聽“噗”的一聲,一顆子彈射進水中,濺起半米浪花,如果陳飛宇冇向後退的話,這顆子彈百分百會射進他腦袋裡!

“該死,血骨,暗殺失敗,我先撤了。”不遠處一座山坡上,毒蛇對著對講機氣急敗壞道,接著熟練無比地拆開狙擊槍,貓身向遠處跑去。

作為專業的殺手,一擊不中,便迅速退去,絲毫不會暴露行蹤。

高手相爭,差之毫厘謬以千裡,陳飛宇被突如其來的暗殺阻了一下,已然失了先機,屠岩柏喜從天降,把握難得的良機,一劍朝陳飛宇胸口刺去!

千鈞一髮之際,陳飛宇心中一驚,連連後撤,於電光石火間避開了致命傷,不過屠岩柏劍勢何等犀利?依然被屠岩柏刺進左肩,紅色的鮮血飛濺而出,落於江水之中。

望江樓上,蔣天虎等人紛紛倒吸口涼氣,心中再度泛起不詳的預感。

“馬拉個巴子,老子以為自己已經夠無恥的了,想不到屠岩柏比我還無恥,竟然乘人之危。”蔣天虎呸了一聲。

厲塵生冷笑道:“蔣老大,話不能這麼說,生死決戰,哪裡還顧得上那麼多?陳飛宇已經受了傷,估計不會是屠岩柏的對手了,我看,咱們還是先商量好,臣服於趙家之後,咱們該如何行事吧。”

成仲等人默不作聲,神色凝重,顯然也是認為陳飛宇輸麵更大。

蔣天虎臉色鐵青,額頭青筋直跳。

江水上,戰場中。

陳飛宇向後退出數步,肩頭上血流如注。

屠岩柏持劍哈哈大笑,說道:“真是天助我也,陳飛宇,要怪就隻怪你得罪的人太多了,竟然請殺手來暗殺你,現在你已經受傷,隻怕勝負要逆轉了。”

陳飛宇絲毫不在意傷勢,神色傲然,眼中神采飛揚,自通道:“彆說這點區區小傷,就是再傷十倍,我照樣有自信,這一招,取你狗命!”

陳飛宇眼神微凝,手捏劍訣,腳踏江水,再度蹂身而上,彷彿江水都為之劃開。

氣勢驚人,有進無退!

縱然陳飛宇有傷,屠岩柏也絲毫不敢大意,對準陳飛宇的來路,大喝一聲,長劍下劈,全力施為。

生死對決,隻在瞬間!

下一刻,光芒一閃,江水激盪數米高,陳飛宇與屠岩柏錯身而過。

“到底是誰贏了?”望江樓裡,眾人凝神屏息,緊張等待著驚天一戰的最終結果。

江麵上,水浪紛紛落下如雨,歸於寂靜之中。

“這……這怎麼可能?”屠岩柏背對著陳飛宇,眼中充滿憤怒、不解以及對陳飛宇最後一招的驚豔!

“我說過,我會讓你重蹈你徒弟的覆轍。”陳飛宇淡淡的道,肩膀之上,傷口擴大了一分,鮮血流失的速度更快,不過陳飛宇毫不在意。

因為,勝負已分!

“你彆得意,我師兄一定會給我報仇的,他是真正的宗師,殺你輕而易……”屠岩柏憤怒轉身,話還未說,脖子上突兀地出現一道血痕。

緊接著,屠岩柏瞳孔收縮,喉嚨上下咕咚,鮮血驀然噴濺而出,整個人直挺挺地向江水中倒去,鮮血把周圍江水染的通紅。

陳飛宇突然上前,搶先將軟劍拿在手中,冷笑道:“劍是好劍,隻是人配不上這把劍,隻是想不到,屠岩柏還有一位宗師師兄,另外,到底是誰暗殺我?”

陳飛宇向不遠處的高坡望去,早就已經感覺不到危險的氣息了,顯然殺手早已離開。

望江樓裡,眾人神情古怪,又是驚喜又是擔憂。

喜的是陳飛宇斬殺屠岩柏,他們不用再臣服趙家,憂的是,前些天他們不但冇給陳飛宇麵子,反而還出言不遜,尤其是厲塵生,更是直接反水倒戈,如果陳飛宇真要追究的話,以他的實力,在場眾人一個都跑不了。

隻有蔣天虎神情得意,指著程立夫等人鼻子,哈哈大笑道:“我之前說什麼來著,陳先生絕對能夠解決趙家這個麻煩,你們不是不信嗎?程立夫,我記得你是第一個跳出來,對陳先生出言不遜的吧,還有厲塵生,你不是自以為很聰明,能選正確站隊嗎?馬拉個巴子,怎麼樣,現在一個個的成傻逼了吧?”

蔣天虎說話難聽,但也是事實,程立夫、厲塵生等人苦笑一聲,隻能硬生生捱罵。

下一刻,陳飛宇借力,腳踏浪花高高躍起,接著輕點柳樹樹枝,從牆壁大洞裡跳了進來,一手持劍,一手提著屠岩柏的人頭,神情冷淡,宛若神魔。

成仲等人倒吸一口涼氣,神色間充滿了敬畏,接著,眾人齊刷刷鞠躬,恭敬地大聲道:“陳先生好!”

長臨群雄,儘皆俯首!

程立夫和厲塵生兩人彎腰最深,額頭冷汗直冒,生怕陳飛宇記仇,來找他們倆麻煩,到時候荊宏偉這群人為了討好陳飛宇,非但不會幫忙,甚至還會踩上兩腳。

陳飛宇環視一圈,淡淡道:“我現在時間緊急,蔣天虎,過段時間你出麵,把在座各位都召集過來,我得好好跟你們說道說道。”

“是,陳先生!”蔣天虎大喜,陳飛宇一發話,自己非但在明濟市,就連在長臨省都是地位大漲,馬拉個巴子,簡直比跟著謝家混還要爽!

程立夫與厲塵生心裡“咯噔”一聲,更加害怕陳飛宇秋後算賬,心裡這個悔啊,連腸子都悔青了。

陳飛宇點點頭,轉身徑直向外麵走去。

等他離開後,在場的長臨群雄紛紛鬆了口氣,尤其是程立夫和厲塵生,冷汗把後背衣服都給打濕了。

“陳先生真他孃的厲害,連趙家第一高手屠岩柏都被他斬與劍下,嘖嘖,這一戰,足以讓陳先生名震長臨省了。”荊宏偉驚歎道。

“你們說,陳先生走的這麼急,是去了哪裡?”程立夫好奇道。

“還能去那裡?你冇聽到之前陳先生說的嗎,先殺屠岩柏,再斬趙悠然,現在肯定是去謝家,找趙悠然了。”成仲神色凝重。

眾人紛紛驚呼,瞳孔猛地收縮了下。

“先殺屠岩柏,再斬趙悠然,陳先生真是太瘋狂了,隻怕,整個長臨省地下世界都要變天了。”厲塵生苦笑道。

此刻,謝家彆墅。

對於謝家來講,今天註定是不平凡的一天。

省城趙家來人,而且還是趙家的大公子趙悠然,專門前來商討和謝星軒定親的事宜。

趙家是大家族,在長臨省中地位舉足輕重,而且後勁充足,再加上有武道高手屠岩柏坐鎮,又上了一層保險,對於謝家來說,能夠和趙家聯姻,絕對有百利而無一害。

因此,連老爺子謝安翔都笑容滿麵,特地安排了家宴,這無疑與是宣佈趙悠然已經是一家人了。

餐桌上,都是謝家自己人,謝星軒和趙悠然分彆坐在謝安翔的身旁,由此可見謝安翔對他的重視。

謝星軒坐在趙悠然的對麵,妝容精緻,明媚動人,不過神色冷淡,一言不發。

謝安翔也不疑有他,還以為是謝星軒女兒家臉皮薄,不好意思說話,笑嗬嗬說道:“悠然啊,當初我跟你爺爺在省城見過一麵,當時還有你們趙家的第一高手在旁,當真是風骨不凡,至今印象深刻。”

趙悠然得意地笑道:“您說的是屠叔叔吧,屠叔叔作為長臨省有名的劍客,的的確確是一代高人,趙家能發展至今的規模,有一多半都是屠叔叔的功勞,這次屠叔叔有彆的事情抽不開身,下次我和星軒結婚的時候,再帶著屠叔叔來拜會您。”

“那敢情好,就這麼一言為定。”謝安翔暢快的笑道。

“慢著。”

突然,原本一言不發的謝星軒開口道,神色間有些冷淡。

趙悠然眼睛一亮,笑道:“星軒,怎麼了?”

謝安翔也笑嗬嗬地看向了這個寶貝孫女。

隻有謝勇國瞭解謝星軒的想法,暗中歎了口氣。

謝星軒咬著下唇,顯然內心波動極大,突然,她想到陳飛宇,一咬牙,冷漠道:“我不願意,也不會嫁給你。”

聲音清脆,婉轉動聽,但是語氣卻如斷冰切雪,不容置疑。

趙悠然臉色瞬間一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