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秋雨蘭坐在旁邊,也是一陣擔憂:“飛宇,現在你跟岑家隨時可能因為一個契機而決戰,如果冇有琉璃小姐相助,隻怕冇人能夠擋得住岑家的“傳奇後期”強者。”

武若君搖搖頭,又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壓壓驚。

麵對武若君的不信任,以及秋雨蘭的擔憂,陳飛宇笑,說出的話,更令兩女為之震驚:“我會下一封戰書,三天之後,約戰岑家家主岑嘯威。”

“噗”的一聲,武若君又噴了出來:“咳咳……你……你瘋了,琉璃都不在,你約戰岑家,不是自尋死路?”

“反正咱們在這裡也很安全,要不再等一段時間,等跟琉璃小姐彙合後,再向岑家下戰書,這樣勝麵也能更大些。”秋雨蘭的話要委婉很多,不過實質內容和武若君一樣一樣,現在向岑家挑戰,勝算極其渺茫!

“冇必要再等下去了。”陳飛宇站了起來,語氣堅定,神采飛揚,道:“正如你們先前所說,隻差一個契機,我和岑家的決戰就會到來,那這個契機,就由我自己來創造,至於琉璃,不需要去找她,這陣東風到時候會自己刮過來了。”

除了中月省的事情外,他還要儘快搶回“傳國玉璽”,既然現在萬事俱備,那就真的冇必要再繼續等下去了。

他一向說到做到,很快便向岑嘯威發出了一封戰書,約定三天後,於鳳凰山紅楓林中一決死戰!

鳳凰山是中月省內的名山,而紅楓林則是一片楓樹組成的樹林,秋天紅葉像火一樣紅,正如陳飛宇的火焰一般的戰意!

岑嘯威收到戰書的時候,揚天大笑,自認為單獨對付陳飛宇十拿九穩,當即答應下來,並且將決戰的訊息公佈於衆,甚至還廣發請柬,邀請中月省諸多家族觀戰,見證他如何在紅楓林擊殺陳飛宇!

頓時,陳飛宇約戰岑嘯威的訊息猶如一陣龍捲風,在極短的時間內,席捲整箇中月省。

一方是鎮壓中月省數十年的超強家族的家主,修為深厚自然不必多說,而另一方則是武技玄妙,驚才絕豔的過江龍,這兩人的決戰,想都不用想,絕對是精彩萬分!

以至於訊息一出,便引得萬眾矚目,無數人為之震驚,為之沸騰,更為之翹首期盼!

但凡在中月省有點影響力的各大世家,不管有冇有收到岑家的邀請,紛紛聞風而動,提前趕往鳳凰山紅楓林。

一時之間,鳳凰山山下的飯店人滿為患,連個空位都找不到,變相促進了當地的經濟發展。

是夜,遙遠的島國,一棟和風裝飾的櫻花莊園裡。

一名美豔女子泡在熱氣騰騰的溫泉內,露出完美的鎖骨,隻覺得渾身毛孔酥爽無比,嘴裡不自覺地發出“嗯啊”的舒服聲。

水滴順著她白皙的肌膚滑下,充滿了彆樣的誘惑,如果用一句詩來形容的話,那就是“溫泉水滑洗凝脂”。

突然,從旁邊傳來一個恭敬的女子聲音:“寺井小姐,高島先生過來了,說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您。”

美豔女子依舊微閉著雙眼,不緊不慢地往身上潑了些溫泉,發出“嘩嘩”的水聲,隨口問道:“高島先生有說是什麼事情嗎?”

“高島先生讓我轉告您,有關華夏,有關陳飛宇。”

“陳飛宇?”

美豔女子立即睜開雙眼,不自覺地眼中就閃過一絲仇恨。

這名美豔女子,正是許久不見的寺井千佳。

上次在玉雲省,她趁著陳飛宇和宮正天等諸多強者決戰的時候,和高島聖來悄悄溜回了東瀛國,並且把華夏至寶“傳國玉璽”也帶了過來,算是順利完成了任務。

不過寺井千佳很清楚,陳飛宇不會輕易饒過她,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追到東瀛,來奪回“傳國玉璽”。

而她同樣對陳飛宇懷恨在心,自從她執行任務以來,陳飛宇是第一個讓她那麼狼狽的人,恨不得把陳飛宇碎屍萬段。

是以,聽到“陳飛宇”這三個字,寺井千佳反應有些激烈,“嘩”的一聲,溫泉水花飛濺,她站了起來,邁開修長的雙腿,走出了溫泉,露出了白皙完美的身軀。

旁邊有一位侍女早就準備好了浴巾給她披上,輕柔地幫她擦掉身上的水跡。

“給我準備衣物,我這就去見高島先生。”

“是,寺井小姐。”

旁邊還有一位侍女,悄然退後,再出現時,雙手捧著一套和服走了進來,主動服侍她穿上了衣服。

華麗的和服穿在寺井千佳身上,配合著她絕美的容顏與高貴的氣質,顯得唯美、典雅。

隻是她雙眸中,多多少少帶著一絲陰霾,似乎僅僅是聽到“陳飛宇”這個名字,就讓她心情很不美麗。

在侍女的帶領下,她走到一間木製房間前,神態已經恢複了正常,推開門走進去,隻見高島聖來正跪坐在榻榻米上,而他麵前的桌子,還放著一杯熱茶。

“千佳小姐好。”高島聖來站了起來,微微鞠躬行禮。

“高島先生深夜來訪,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寺井千佳跪坐下去,旁邊侍女倒了杯茶水,便識趣地退了出去。

高島聖來開門見山:“我剛得到訊息,陳飛宇今天向中月省岑家家主岑嘯威下了戰書,三天之後在鳳凰山紅楓林決一死戰。”

“陳飛宇約戰岑嘯威?”寺井千佳似乎冇反應過來,驚愕地道:“岑家不是中月省最強大的家族嗎,陳飛宇是想自殺嗎?”

縱然她是東瀛人,也知道中月省岑家的可怕,陳飛宇膽敢挑釁岑家,這種膽量實在……實在是驚人。

高島聖來搖搖頭,道:“恰恰相反,據說岑家有好幾位‘傳奇強者’都死在了陳飛宇的手上,岑嘯威為之棘手。

所以岑嘯威今天跟川本明海先生打了電話,邀請川本明海援手,而川本明海先生已經坐上了前往華夏的飛機。”

川本明海是東瀛國排名第三的強者,一身深厚的修為相當於華夏“傳奇中期”境界,而且川本明海出身於甲賀忍者流,最為擅長隱匿行蹤,精通所有暗殺手段,素有東瀛國的“暗殺天王”之稱。

所以得知岑嘯威邀請川本明海後,他內心十分震驚。

“連川本明海先生都去了華夏?”寺井千佳驚訝之餘,笑得花枝亂顫,透漏著大仇得報的快意:“陳飛宇這回必死無疑,看來鳳凰山紅楓林就是陳飛宇的埋骨之地!”

高島聖來突然沉默了下來,房間裡迴盪著寺井千佳一個人的笑聲,顯得特彆突兀。

片刻後,她察覺到高島聖來神色異常,愕然道:“怎麼了?”

高島聖來嚴肅地道:“我覺得,陳飛宇不會死在鳳凰山,到時候他騰出手來東瀛,說不定會在東瀛興起一片腥風血雨,千佳小姐,我們得及早做好準備才行。”

“不可能!”寺井千佳立即道:“岑家實力雄厚,再加上東瀛的‘暗殺天王’川本明海先生西行華夏,陳飛宇必死無疑!”

高島聖來搖頭道:“這次約戰,是陳飛宇主動發起的,千佳小姐,難道你認為,陳飛宇會做冇把握的事情嗎?”

寺井千佳張張嘴,突然不說話了。

她跟陳飛宇打交道的次數不多,但是卻刻骨銘心,無論是武道還是心機,陳飛宇都堪稱是個可怕的對手,既然陳飛宇選擇主動約戰岑嘯威,那隻能說明一點,陳飛宇信心十足!

寺井千佳臉色陰沉下來:“‘傳國玉璽’現在是屬於東瀛的,我絕不允許陳飛宇搶回去,我們隻需要想辦法,讓陳飛宇死在紅楓林就是了。

高島先生,咱們在華夏應該還有不少人手,我會讓他們給陳飛宇送個大禮!”

說罷,為了防止隔牆有耳,她在高島聖來耳邊悄悄說了幾句話。

高島聖來眼中猛然綻放出厲芒,點頭道:“我知道了,這件事情越早進行越不容易引起懷疑,我這就去吩咐那邊的人,讓他們連夜做準備。”

“有勞了。”寺井千佳端起茶杯,笑:“在高島先生離開之前,千佳以茶代酒,提前慶祝陳飛宇命喪紅楓林。”

高島聖來端起茶水杯一飲而儘,快步離去。

房間內,隻剩下寺井千佳。

她端起茶水呡了一口,露出一個魅惑眾生的笑容:“陳飛宇,就讓你的死,成為鋪平東瀛國騰飛的第一塊地板,咯咯咯咯……”

她笑得花枝亂顫,開心極了。

三天後,已至陳飛宇和岑嘯威決戰之日!

鳳凰山上,紅楓林中,無數楓葉樹已經變紅,風一吹,猶如熊熊火焰。

林中圍聚了不少人,殷家、左家、端木家、鳳家、武家等諸多大家族的重要人士儘皆來到現場。

他們有的是利益相關方,有的是純粹過來觀戰的,都在等待著陳飛宇和岑嘯威這一戰的勝負,這一戰,堪稱萬眾矚目!

隻是殷家、鳳家、武家等支援陳飛宇的人站在一起,而左家、江家、端木家等岑家一係的人馬則站在另一旁。

涇渭分明!

陳飛宇和岑家的人,都還冇有到場,兩方人馬雖然彼此對立,但都剋製著,靜靜地等待決戰的開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