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先生,我有眼不識泰山,得罪您和武小姐,還請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一般見識。”

尤旭光見武若君懶得搭理他,便轉而對陳飛宇點頭哈腰地道歉。

“下次在商場購物的時候,記得先來後到的規矩就行。”陳飛宇淡淡地道,連武若君這位正主都不在意了,他自然更加懶得與尤旭光計較。

尤旭光如釋重負:“多謝陳先生,多謝陳先生……”

殷龍勝也鬆了口氣,道:“陳先生,在河遷市發生這種事情,實在是抱歉,是我們殷家招待不週,等您下次再來河遷市的時候,殷家必定隆重擺上一桌酒宴,當做慶功酒,來宴請陳先生。”

“慶功酒”,自然是慶祝戰勝岑家的酒。

陳飛宇多看了殷龍勝兩眼,笑道:“你倒是會說話,以後如果有機會,一起喝酒也未嘗不可。”

“那我就預祝陳先生旗開得勝了。”殷龍勝大喜過望,甚至隱隱然,眉宇間還有一絲驕傲,彷彿陳飛宇能夠賞臉一起喝酒,對他來說是一件非常榮耀的事情。

一旁的尤旭光和黃思思更加震驚,這個“陳先生”到底是什麼身份,殷大少在他跟前,怎麼跟“孫子”似的?

很快,武若君便拎著包走了過來。

尤旭光剛想開口道歉,武若君已經自顧自地走了過去,完全無視了他。

陳飛宇聳聳肩,提著自己的購物袋,一同向商店外麵走去。

周圍眾人也都紛紛散開了,隻是今天這一幕,他們估計能記一輩子,畢竟連殷大少都被橫壓一頭的事情,可是難得一見。

尤旭光尷尬地撓撓後腦勺,好奇地問道:“龍哥,那個陳先生和武小姐究竟是什麼人,怎麼之前從冇見過,而且……而且……”

“而且我還像孫子一樣,小心翼翼地賠罪?”殷龍勝把尤旭光想說又不敢說的話說了出來。

尤旭光嘿嘿笑了兩聲,道:“差不多就這個意思吧。”

殷龍勝坐在了椅子上休息,翹著二郎腿道:“今天要不是我來了,估計你都走不出這個大門,而且你們尤家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這麼誇張?”尤旭光一聲驚呼。

“誇張?”殷龍勝冷笑了兩聲:“你要是知道他們是誰的話,就不會覺得誇張了。”

尤旭光連忙問道:“那他們到底是誰?”

黃思思也豎起耳朵認真聽起來。

“那個穿白色衣服的美女,是鬼醫門武家的武若君,一向有‘妖孽’之稱,算是鬼醫門武家年輕一輩中,最有前途的人。”殷龍勝斜覷尤旭光一眼,道:“怎麼,你能惹得起‘鬼醫門’?”

“惹不起、惹不起……”尤旭光連連搖頭:“那陳先生呢,他又是何方神聖?”

“我問你,現在中月省風頭最盛的年輕人是誰?”殷龍勝不答反問。

“那當然是傳說中驚才絕豔的陳飛……”尤旭光腦中突然靈光一閃,震驚地道:“難道……難道……”

“不錯。現在你應該知道,你得罪的人,有多麼可怕了吧?”殷龍勝站起來,伸手在尤旭光臉上拍了兩下,搖搖頭,帶著兩名壯漢離開了。

尤旭光依舊震驚地站在原地,一雙眼睛中,滿是後怕!

“老公,你怎麼了?”黃思思嚇了一跳。

突然,尤旭光一個激靈反應過來,“啪”地給了黃思思一耳光,罵道:“靠,你竟然害的老子得罪了陳飛宇,那可是連岑家都束手無措的陳飛宇啊,媽的,你個敗家老孃們,早晚有一天老子得毀在你手裡!”

黃思思捂著臉,滿是委屈。

卻說陳飛宇和武若君來到外麵的停車場,陳飛宇把購物袋放進後備箱,剛坐進車裡,隻聽武若君說道:“你竟然會幫我動手,真是讓我意想不到。”

“怎麼?”陳飛宇腳踩油門,開車向文蘭市的方向駛去,挑眉笑道:“你被感動了,決定以身相許了?”

武若君嗤笑一聲:“我隻是在想,你又在算計什麼?”

陳飛宇笑著道:“我隻是純粹看不順眼,出手教訓他一下罷了,不要把我想的那麼奸詐,其實我是個很真誠的人。”

武若君又是嗤笑一聲:“我要是信了你的話,我就不是武若君。”

“看來人跟人之間連最基礎的信任都冇了,等到以後你就會發現,我其實是個言出必踐的人。”陳飛宇聳聳肩,他的確言出必踐,至少吹過的牛逼,目前都成真了。

武若君翻翻白眼,明顯不信陳飛宇的鬼話,道:“說吧,你到底打的是什麼算盤,不妨直接說出來,也省的我浪費腦細胞去想各種可能性。”

陳飛宇忍不住笑了出來,這回武若君是真的冤枉他了,他的確冇什麼算計,不過,既然武若君都主動送上門來了,他哪裡有拒絕的道理?便說道:“既然你有這種要求,那就幫我個忙吧。”

“果然,我就說,你哪有那麼好心幫我,果然有陰謀詭計。”武若君一副“看穿”陳飛宇的樣子,得意道:“讓我幫什麼忙?”

陳飛宇神色變得鄭重起來,一邊駕車,一邊道:“岑家所找的援手之中,以龍家實力最強,我希望武家能想辦法,讓龍家退出這次的爭端。”

“你在做什麼白日夢呢?”武若君嘲諷道:“你打斷了龍澤昊的腿,廢了他的修為,還身負‘天行九針’的秘密,你覺得龍家會放過這次大好的機會?”

“龍家怎麼想我不在意,我隻知道,武家一定有辦法讓龍家放棄。”陳飛宇眼神閃爍,道:“比方說,武家、鳳家與白家聯合起來,共同向龍家施壓,縱然龍家再強勢,也不能違揹你們三家的意願。”

武若君頓時睜大雙眼,好半天才緩過來,搖頭道:“你可真是大膽,鬼醫門三個家族一起聯手逼迫龍家,虧你能想得出來。”

“我能讓鳳家就範,至於白家那邊,我記得很清楚,武家跟白家關係很好,想來武家能夠請動白家出馬。”

“你還真是把什麼都算計透了。”武若君都無語了,甚至她都懷疑,陳飛宇給鳳寒秋下藥控製鳳寒秋的時候,就已經想到了這一步,這個男人年齡不大,卻比老狐狸還要奸詐。

陳飛宇笑眯眯地道:“完事後,我可以欠武家一個人情,我一向恩怨分明,不會讓武家吃虧就是了。”

“記住你現在說的話。”武若君狠狠地瞪了陳飛宇一眼,道:“我可以給江老打電話請示,你最好祈禱,他們真的會認同你的想法。”

“他們一定會做出最明智的選擇。”陳飛宇胸有成竹。

接下裡,一路無話。

回到文蘭市後,武若君就自己回到房間,給武林江打去了電話。

第二天,武家主脈的族長武玉清,以及霧隱山的武林江,聯袂前往白家登門拜訪。

白家族長盛情款待,三人在一個密閉的房間商談了半日,談話內容被設為高度機密,冇人知道具體的說的是什麼。

但是不久之後,白家、鳳家、武家,鬼醫門中的三個大家族的族長,一同前往龍家作客,這在整個鬼醫門的曆史上,都是一件足以轟動的大事。

據說這場見麵極度不愉快,甚至龍家和三大家族還爆發了激烈的衝突,可是在三大家族的壓力上,龍家最終還是向後退了一步。

緊接著,龍家連夜派出私人飛機,以給龍澤昊治療當做藉口,把龍澤昊從岑家接走。

岑寂雖然奇怪,不過也能表示理解,但是接下裡龍家的舉動,徹底把岑家給打懵逼了。

等龍澤昊回到龍家不久,龍家便低調宣佈,由於鬼醫門不久之後會舉辦一場四大家族之間的正式比賽,所以龍家需要把重心優先放在四大家族的比賽上,至於陳飛宇和岑家之間的衝突,龍家不再參與。

岑嘯威為之震怒,差點把書房裡的古董全給砸了。

這個訊息一經傳播開來,立即在中月省引起一片嘩然,龍家做為岑家最大的外援,竟然宣佈退出,這對岑家來說,簡直是一個極為重大的打擊!

雖然龍家口口聲聲說是為了四大家族之間的比賽做準備,但是他們用腳後跟都能想出來,肯定是陳飛宇不知道使出了什麼手段,龍家纔會放下龍澤昊的仇恨,從而不再針對陳飛宇。

眾人再度見識到陳飛宇翻雲覆雨的手腕,心中又是驚歎又是感慨。

中月省上流社會眾人隱隱有種感覺,就隻差一個合適的契機,就會徹底引爆陳飛宇和岑家的決戰!

此刻,文蘭市一家豪華酒店的一間總統套房內。

“現在你滿意了吧?”武若君坐在桌邊,給自己倒了杯茶,有些憤憤不平地看向陳飛宇:“這次請動白家,一起向龍家施壓,我們武家可是拿出了不少的利益做交換,如果你這回死在岑家手下,武家可就虧大發了。”

她穿了紫黑色長裙,勾勒著火辣的身材,越發顯得她氣場強大,神秘而誘惑。

“我不會輸的。”陳飛宇很自信:“現在萬事俱備,隻欠東風。”

武若君很清楚,“東風”就是琉璃,便問道:“琉璃呢,這麼長時間了,怎麼還看不見她?”

“我也不知道她在哪裡。”陳飛宇聳聳肩。

“噗”的一聲,武若君把嘴裡的茶水都噴了出來,震驚道:“你都快要跟岑家決戰了,竟然還不知道琉璃在哪裡?萬一她離開了中月省,你這條小命就要交待在這裡了!”

武若君突然後悔了,或許,武家不出麵纔是最正確的選擇。-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