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煬和殷龍勝大少精神一振,他倆倒要看看,陳飛宇是否真如傳說中說的那般神奇無方。

麵對疾馳而來的棋子,陳飛宇雖驚不亂,道:“這軍你還將不了,這馬還給你了。”

隻見陳飛宇運轉“無極拳”的法門,一掌輕撫上去,棋子在他掌心“滴溜溜”轉了一圈後,又順勢向殷十方飛去,速度更疾。

四兩撥千斤!

殷十方眼中閃過三分驚訝,更升起三分興趣以及四分爭勝之心,大笑道:“來得好!”

他一拳轟出,“砰”的一聲,棋子應聲而碎,簡單粗暴!

緊接著,他拂袖而出,彷彿颱風席捲,棋盤上的諸多棋子,“嘩啦”一聲紛紛向陳飛宇衝去,如疾風驟雨、勢不可擋。

旁邊武若君、殷龍勝幾人修為不夠,連忙向後麵退出去,以免被誤傷。

陳飛宇輕哼,右掌猛然拍在石桌邊緣,一聲巨響過後,堅硬的石桌翻飛向上,擋在了陳飛宇的麵前。

下一刻,棋子紛紛打在石桌上,發出“噗噗”的悶響。

然而“傳奇中期”強者的實力何等強悍,幾乎稍微僵持了一下後,棋子便硬生生穿透石桌,繼續向陳飛宇衝去,而棋子原先的力道,也被減弱了一些,對於陳飛宇來說已經夠了!

陳飛宇手捏劍訣,指端劍氣縱橫萬千,迸射而出,紛紛激射在棋子上。

數十枚棋子紛紛在空中碎裂,煙塵飛了漫天。

突然,“轟隆”一聲,半空中的石桌被一拳轟碎,殷十方強烈的拳勁,直向陳飛宇腦門而來!

強大的氣勁向涼亭外四溢而出,武若君和殷龍勝兩人一陣頭暈目眩,隻好再度向後退去,心中驚駭不已。

陳飛宇以不變應萬變,“無極拳”應聲上手,雙掌相疊迎向殷十方的拳頭,一股強大的吸力,頓時在掌心出現。

“噗”的一聲,殷十方的拳頭轟在陳飛宇掌心,隻覺得陳飛宇的掌心有一股強大的吸力,正源源不斷地吸走自己的拳勁,不由心中驚訝不已。

“這就是傳說中的‘無極拳’?竟然能夠吸走我的內勁,果然名不虛傳,不過再神奇又如何,區區一個‘半步傳奇’,又如何能正麵抗衡‘傳奇中期’強者的全力一拳?”

想到這裡,殷十方運起體內真元,不斷湧向拳頭,自信他的內勁能夠“撐爆”陳飛宇!

陳飛宇隻覺得對方內勁瘋狂湧來,瞬間明瞭殷十方的用意,繼續瘋狂吸納對方內勁,而疊在右手手背的左手,突然捏成劍指,指向了殷十方,輕喝一聲道:“給我破!”

一道強大劍芒,自他指端破空而出,猶如流星閃爍,氣象萬千!

殷十方臉色微變,如此強大的劍芒,已經無限接近“傳奇中期”強者的強度,足以對他造成一定的威脅!

他來不及多想,大喝一聲,左拳打出拳罡,將劍芒轟散,隻是這樣一來,他用以壓迫陳飛宇的右拳上,內勁就少了許多。

趁此機會,陳飛宇掌心吸力頓止,反而將內勁釋放出來,瘋狂向殷十方湧去。

殷十方臉色微變,他本來就失去了先機,正自舊力剛用,新力未生的時刻,現在也隻能勉強提起一口氣來硬抗。

在這兩股內勁的相互對抗下,“哢嚓”的一聲,殷十方坐下石凳頓時碎裂,而殷十方也因此向後退了一步。

陳飛宇則是“蹬蹬蹬”連續向後退了三步,直接退到了涼亭欄杆的邊緣,他的身後便是碧綠的水麵,而且殷十方的內勁,依舊在他體內經脈肆虐,立即向身後池塘揮袖而出,將體內肆虐的內勁宣泄出來。

隻聽一聲炸響,原本平靜的水麵炸起數米高的水浪,形成漫天的水珠,“嘩啦啦”重新落在池塘裡,濺起無數水滴漣漪。

殷煬和殷龍勝都驚呆了,這一局雖然明顯是殷十方牢牢占據上風,但陳飛宇能以區區“半步傳奇”的實力,做到與殷十方相抗衡,從這一點來說,陳飛宇的表現,就足以驚世駭俗!

武若君倒是冇有絲毫意外,陳飛宇連蘇天羽都給斬殺了,現在隻不過是和殷十方抗衡而已,也冇什麼大驚小怪的。

“‘無極拳’果然非凡,再讓我來見識你的‘斬人劍’!”

殷十方輕喝一聲,再度向陳飛宇出招,一腳猛踏地麵,“哢嚓”一聲,由青石鋪就的堅硬地板脫離地麵,紛紛向陳飛宇激射去。

新局再開!

“如你所願!”

陳飛宇輕喝,指端“斬人劍”應聲而出。

劍隨意動,紅色劍芒在空中閃過,猶如切豆腐一樣,數塊青石地板瞬間被“斬人劍”切碎。

突然,陳飛宇眼前人影一閃,殷十方不知何時已經來到陳飛宇跟前,微微弓腰後,一腳鞭腿自下而上踹向陳飛宇胸口。

“好快的速度!”

陳飛宇心中凜然,想要後退,然後他已經在涼亭的邊緣退無可退,隻好左掌抵在胸前,施展“化”字訣,擋下了殷十方的腿攻。

饒是如此,強大的內勁湧來,還是將陳飛宇向斜上方踹飛出去,後背撞破涼亭屋頂的一角,飛到了十幾米高的高空。

殷煬和殷龍勝嘴角露出笑意,看來還是老爺子實力技高一籌,陳飛宇根本不是對手。

然而,還不等他們真的高興起來,隻聽破空之聲大作,赫然是陳飛宇在半空中將“斬人劍”激射而出,向著涼亭中的殷十方衝去。

感受到“斬人劍”上散發出的狂暴氣息,殷十方微微猶豫後,不打算硬接,立即抽身後退,躍於涼亭之外。

下一刻,“斬人劍”紅色厲芒劃過,猶如斷冰切雪一般,將涼亭斬為兩半,“嘩啦”一聲,位於外緣的半截涼亭,齊整整地滑落進池塘中,濺起數米高的水花,白花花一片!

殷煬和殷龍勝臉色微變,好強悍的劍式。

殷十方抬眼向半空中的陳飛宇看去,眼中閃過一絲訝異。

剛剛那一腳,雖然他隻用了八成了力道,但也不是一個“半步傳奇”所能夠承受的,但是看陳飛宇施展“斬人劍”的樣子,哪裡有絲毫受傷的樣子?

突然,陳飛宇在半空中止住頹勢,微微調整方向後,重新向地麵落去。

“哼。”

殷十方輕哼一聲,屈指連彈,數道劍氣向著陳飛宇激射而出。

武若君輕蹙秀眉,陳飛宇人在半空冇辦法借力,而且也很難進行閃轉騰挪,估計這一回陳飛宇要吃大虧。

半空中,陳飛宇指端再度出現“斬人劍”,迎著數道劍氣揮劍而出,將諸多劍氣一一斬落,接著,挾帶“斬人劍”的狂暴之威,自上而下向殷十方衝去。

速度之快,宛若一枚紅色流星,絢爛無方。

強大的氣勁衝擊下,殷十方白鬚飄飛,腳下地麵寸寸龜裂,激起塵土向四周飛揚。

他感覺自己被陳飛宇的劍意鎖定,帶給他一種心悸感。

然而,這更加激起殷十方心中的爭勝之心,揚天哈哈大笑:“來得好!”

話音剛落,陳飛宇已經衝至跟前,“斬人劍”順勢劈下,劃出驚天紅芒。

極美、極豔!

強烈劍意衝擊下,殷煬和武若君不由自主再度向後退去,心中紛紛驚駭。

麵對無邊的紅芒,殷十方眼中鬥誌高昂,大喝一聲,上半身衣服爆裂而出,露出精壯而滿是疤痕的上半身。

他猛然踏地,龜裂的地麵瞬間碎成粉末,大喝一聲,右拳上出現強烈的拳罡,全力轟向“斬人劍”!

“轟隆”一聲炸響,整個地麵彷彿都地震了一下,旁邊的半截涼亭被散溢位的餘勁影響,“哢嚓”一聲,下麵幾根石柱徹底斷裂,涼亭完全倒在了水中。

同時,以陳飛宇和殷十方為圓心,強大的氣勁也向四周席捲,猶如颱風過境,所過之處支離破碎,水麵炸起、樹葉紛飛,慘不忍睹。

殷煬和殷龍勝神色大變,靠,這價值數千萬的花園,就這麼毀了。

突然,悶哼一聲陳飛宇和殷十方紛紛向後退去,心中各自震撼。

不同的是,陳飛宇向後退了近10步,嘴角也流出一絲鮮血,顯然在殷十方內勁衝擊下,多多少少受了點傷。

而殷十方則要好得多,隻是向後退了兩步,也冇受什麼傷勢。

隻是他右拳疼的厲害,眼角肌肉直抽搐,心中驚訝不已,他全力一擊,也隻能震傷陳飛宇,“斬人劍”的威力,果然非同凡響。

陳飛宇擦掉嘴角鮮血,眼神更加淩厲,指端“斬人劍”再出,正準備繼續戰鬥。

就在陳飛宇衝到一半的時候。

突然,殷十方原本強悍的氣勢驟然消失,擺擺手道:“不打了不打了,‘斬人劍’我已經見識到了,果然非凡,心中很是佩服。”

陳飛宇腳步驟停,指端“斬人劍”也消失不見,笑道:“你的實力也不錯,和蘇天羽相差不多。”

劍意來得快,去得也快,顯示著陳飛宇在劍道一途中的高深境界。

殷煬和殷龍勝鬆了口氣,還好,要是再打下去,這花園就要真的被毀了。

殷十方哈哈大笑,道:“看來所言不虛,陳先生施展‘無極拳’和‘斬人劍’相互配合,真的能夠達到‘傳奇中期’強者的實力,真是讓我大開眼界,殷家和陳先生聯手之事,我答允了!”

武若君搖搖頭,心中一陣氣惱,陳飛宇的目的竟然又達成了,真的讓人生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