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為引爆這一切局勢的始作俑者陳飛宇,卻一連數日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縱然岑家掘地三尺,也冇找到陳飛宇的蹤跡。

以至於有不少人暗暗猜測,肯定是陳飛宇知道局勢對他不利,所以藏匿了起來靜等風聲過去,換句話說,也就是他們認為陳飛宇逃了,甚至是離開了中月省,畢竟徹底發起怒火的岑家,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不過嘛,能夠斬殺一眾傳奇強者,並且安然離開中月省,這本身就是一件很有傳奇性的事蹟,就算陳飛宇真的逃離了中月省,也冇什麼好丟人的。

然而,眾人不知道的是,陳飛宇非但冇有離開中月省,反而就在岑家眼皮子底下的文蘭市,並且冇有絲毫黑雲壓城的急迫感。

前幾天陳飛宇雨夜狙殺蘇天羽,雖成功將其斬殺,但陳飛宇也受了不輕的傷勢。

這些天,他就住在文蘭市一家豪華酒店內,一邊養傷,一邊享af2e558a受秋雨蘭的溫柔服侍,也算是過了幾天優哉遊哉的舒坦日子。

三四天的時間,陳飛宇的傷勢徹底痊癒。

“你知不知道,左家、江家和端木家他們也出動了。”武若君來到陳飛宇的房間,隻見陳飛宇斜躺在床上,而秋雨蘭靠在一旁,親手喂他吃葡萄,便幸災樂禍地笑道:“根據我剛剛得到的情報,這三個家族中有三位隱居修煉的強者,實力都在‘傳奇初期’境界。

現在這三位強者已經齊聚岑家,商量著如何斬殺你,也就是說,岑家又得到了三位‘傳奇強者’的援助,你好不容易纔削弱了岑家的實力,岑家立馬又補回去了。

你現在的處境十分危險,竟然還有心情在這裡享受生活,小心到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旁邊秋雨蘭主動起身,給武若君倒了一杯茶,眉宇間也有一絲擔憂,真按照武若君所說,那飛宇的處境,無疑會再度變得危險起來。

陳飛宇聳聳肩,無所謂地道:“雖然我冇料到左家他們會中途插進來,不過天要下雨孃要嫁人,隨他們去吧,凡是擋在我陳飛宇麵前的人,統統碾碎就是了。”

武若君嗤笑一聲,道:“我聽說是彭文把你斬殺左家家主他們的事情給捅了出去,如果我冇記錯的話,彭文是當初跟你一起上霧隱山的小跟班吧,對於他這種知道內幕的人,你竟然冇有殺了他滅口,真是令我驚訝。

是你的婦人之仁,導致了你現在被動的處境,甚至我現在都在考慮,武家跟你合作到底合不合算了,不過,我現在怎麼這麼想笑呢?”

“哈。”陳飛宇揚天輕笑一聲,道:“我承認我的確疏忽了彭文,這是我的錯誤,不過我是個樂觀的人,犯錯不可怕,親手彌補回來就是了,就算再多三個‘傳奇初期強者’又能如何,將他們斬殺掉,頂多隻會多耗費我一點心力罷了。”

“你盲目的自信,對我來說簡直是未解之謎。”武若君諷刺道:“我告訴你,岑嘯威已經吸收了前些天的教訓。

那三位新加入的傳奇強者,以及岑家剩下的傳奇強者,一直龜縮在岑家不出,就等著對你發動雷霆一擊,也就是說,你根本找不到各個擊破的機會。”

武若君已經做好了準備,等著看陳飛宇無力懊惱的樣子。

然而,陳飛宇的表現卻出乎武若君的意料之外,隻見陳飛宇眼睛一亮,笑道:“這麼說來,我的機會來了。”

“什麼機會?”武若君下意識問道,怎麼陳飛宇非但不懊惱,反而還興奮起來?

陳飛宇笑著解釋道:“傳奇強者齊聚岑家龜縮不出,那在外麵的人,對我就冇有絲毫的威脅,我就可以去做我任意想做的事情,再也冇有絲毫顧慮。”

秋雨蘭雙眸一亮,喜滋滋地道:“對啊,我怎麼冇想到,還是飛宇眼光獨到,思維縝密。”

武若君心頭驚訝,明明是危機,卻能被陳飛宇看到其中蘊含的機會,這樣的人簡直太可怕了。

她心神凝重,對陳飛宇也越發的忌憚,隨口問道:“那你想做什麼?”

陳飛宇不答,反而問道:“我問你,整箇中月省,除了岑家之外,哪個勢力最為強大?”

“當然是霧隱山武家。”武若君精神一振,解釋道:“霧隱山武家雖然隻是武家四脈之一,但好歹有江老這位‘傳奇中期’強者坐鎮,而且後麵還有整個武家作為靠山,單論實力來說,除了岑家之外,當屬霧隱山武家最強。

不過嚴格來說,霧隱山武家屬於鬼醫門,而且也是隱世家族,並不能算作是中月省的勢力,如果排除掉霧隱山武家的話,那就要屬殷家最強,而殷家也是中月省的第二大家族,家族之中有一位‘傳奇中期’境界的強者坐鎮。”

“殷家。”陳飛宇微微沉吟,低聲重複了一句:“‘傳奇中期’強者,還不錯。”

武若君突然反應過來:“你該不會要打殷家的主意吧?”

“聰明。”陳飛宇打了個響指,笑道:“我說過,要把朋友搞得多多的,如果能把殷家爭取過來站在我這一邊,那對付岑家,就有了更多的把握,至少也能夠六四開,當然,我們六,岑家四。”

武若君突然“噗嗤”一聲笑出來,捂著肚子笑得花枝亂顫,邊笑邊道:“這就是你的戰略?拉攏殷家?這種餿主意都虧你能想出來。

你知不知道,殷家在中月省中一向特立獨行,而且一點野心都冇有,跟岑家的關係也不錯,你想拉攏殷家對付岑家,真的是異想天開。”

秋雨蘭雖然冇說話,但眉宇間同樣有擔憂之色,她作為中月省的人,自然對殷家有一定的瞭解,知道殷家十分低調,一向不參與中月省的各種紛爭,屬於悶聲發大財的那種,飛宇想要拉攏殷家,難度根本是突破天際。

陳飛宇聳聳肩,笑道:“能不能把殷家拉攏過來,還要試過才知道,我相信,隻要有一點點的共同利益與目標,就有合作的基礎。”

“既然這樣,那我帶你去殷家。”武若君諷刺道:“我已經迫不及待想看到你被殷家掃地出門的窘樣了。”

“那就走吧。”陳飛宇起身,交待秋雨蘭多加小心後,他就跟著武若君向外麵走去。

來到停車場,兩人開車向目的地駛去。

一路上根據武若君所說,殷家位於河遷市,非但家族武道實力強大,而且掌控著河遷市三分之一的經濟命脈,算是河遷市的土皇帝。

不過殷家一向低調,雖然很強,但行事之際,一點都不霸道,反而經常做慈善事業,還提供了許多就業崗位,所以在河遷市名聲很好。

幾個小時後,武若君便駕車來到了河遷市,沿著馬路一路前往西郊,便來到了陳飛宇此行的目的地—殷家。

下車後,陳飛宇看了眼不遠處的殷家大院,隻見麵積很大,紅磚黑瓦,頗有種古色古香的韻味,而在殷家大院的大門前,還站著兩名身穿保安製服的工作人員,而且都在“通幽初期”的境界。

陳飛宇忍不住心中感歎,在長臨省明濟市的時候,“通幽期”已經算是武道強者了,然而在中月省卻隻能看大門,中月省“武道大省”之名果然名不虛傳。

“你的名字在中月省太過‘響亮’,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不如神不知鬼不覺地溜進去,直接找到殷家家主—殷煬?”武若君走到陳飛宇跟前,如果讓彆人知道陳飛宇來了殷家,說不定還會引出一番波瀾,甚至會泄露陳飛宇拉攏殷家的訊息,無疑會更加麻煩。

“冇必要,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正大光明地進去就行。”陳飛宇說罷,邁步向殷家大院走去。

武若君愕然,陳飛宇的行為,再度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越發覺得看不懂陳飛宇。

她搖搖頭,快步跟了上去。

很快,陳飛宇便來到殷家大院門口。

“請留步。”一位保安打量著陳飛宇和武若君,覺得十分眼生,驚奇道:“殷家很少招待客人,兩位有預約嗎?”

“冇有。”陳飛宇搖頭,道:“煩請你通報一下,陳飛宇前來拜會殷家家主殷煬。”

保安皺皺眉,這個名字怎麼這個耳熟,好像在哪裡聽到過……

突然,他倆神色大變,震驚道:“陳飛宇?你就是那個陳飛宇?”

陳飛宇聳聳肩,道:“如果你們說的,是那個跟岑家作對的陳飛宇,冇錯,應該就是我。”

保安震撼不已,人的名樹的影,這段日子以來,陳飛宇的名字在中月省可謂是如雷貫耳,先是霧隱山驚天一戰硬抗武家與岑家,而後一夜之間連殺三位傳奇強者,種種事蹟徹底震撼整箇中月省。

這樣一個傳奇式的人物站在眼前,以至於兩名保安都驚呆了。

“咳咳。”陳飛宇見他倆愣在原地不說話,便清咳兩聲,客氣地道:“煩請你們通報一下。”

“好……好好,您稍等一下。”

兩名保安立即驚醒過來,連神態語氣都變得恭敬起來,其中一人連忙跑進大院去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