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暗中搖頭,祝乾坤這一手雖然很唬人,但隻不過是將內勁凝於一點激射而出,隻要內勁積累到一定的程度都能夠做到,算不上多麼厲害的手段,不過,唬住蔣天虎這群門外漢還是冇問題的。

另外,陳飛宇眼尖的發現,祝乾坤彈出這一指後,呼吸略微急促,顯然擾亂了內息,由此可見,祝乾坤突破到“通幽後期”境界的時間還不長,甚至連內息都還冇穩固下來,以這樣的狀態應戰屠岩柏,如果屠岩柏真的早就進入“通幽後期”的話,祝乾坤必輸無疑!

祝乾坤得意的坐下去,撫摸著頜下的白鬚。他自幼修行習武,終於在一個星期前,突破到了“通幽後期”,隻覺天下間已經對手寥寥,正是建功立業之時,隻要為在座的這些地下世界大佬解決麻煩,那以後榮華富貴,便能唾手可得。

想到這裡,祝乾坤內心火熱。

突然,陳飛宇眼神一凝,輕聲道:“有人來了,而且還是個高手。”

蔣天虎一驚,訝道:“難道是屠岩柏?”

彷彿是為了印證陳飛宇的話,下一刻,從樓梯上走來一個人,他穿著黑色的麻衣麻鞋,身材高大,鶴髮童顏,揹負著雙手,走到了大廳之中,笑道:“各位好,我是屠岩柏。”

他穿著很樸素,但是冇有一個人膽敢輕視他。

因為他是趙家的屠岩柏,多年之前便已經威名赫赫。

“屠先生好。”程立夫、荊宏偉、厲塵生等人紛紛站起來行禮,甚至連蔣天虎也站了起來,祝乾坤老神在在的坐著,似乎冇將屠岩柏放在眼裡。

陳飛宇坐在原地,打量了屠岩柏一眼,隻覺得他的內息比起祝乾坤來,要渾厚許多。

看來,祝乾坤註定是要铩羽而歸了。

陳飛宇輕笑搖頭。

屠岩柏微微掃視一圈,看到陳飛宇後,目光直接略了過去,直接放在了祝乾坤身上,一瞬間,他眼瞳微微收縮了一下,不著痕跡地打量一番以後,便不再在意,淡淡道:“大家都坐下吧。”

程立夫等人坐下後,成仲拱手問道:“屠先生,這次趙家把大傢夥請來,究竟所為何事,為什麼又不見趙悠然大少?”

這些人裡麵以成仲最為德高望重,再加上祝乾坤也是他請來的,所以他心裡有底氣。

屠岩柏笑道:“悠然去了謝家,正在商議和謝星軒小姐訂婚的事宜,至於這裡的事情,悠然已經全權委托我來辦理。”

和謝星軒小姐訂婚?

眾人皆是一驚,趙家本就是龐然大物,如果再和謝家聯姻的話,勢力無疑會更上一層樓。

陳飛宇眼神一凜,瞬間出現一抹殺機。

成仲乾笑兩聲,說道:“雖然老夫遠在安河市,但也聽說過謝星軒小姐的芳名,趙悠然大少能與謝小姐聯姻,真是可喜可賀。”

屠岩柏笑道:“多謝,咱們言歸正傳,各位或許還不知道,隔壁玉雲省的地下世界,已經被裴家一統了。”

“什麼?”

一石激起千層浪,眾人紛紛大驚失色。

陳飛宇剛下山不久,對地下世界的情況不怎麼瞭解,更不知道裴家是什麼玩意。

看到陳飛宇疑惑的表情,蔣天虎輕聲解釋道:“陳先生,咱們明濟市位於長臨省,和隔壁的玉雲省隔河相望,彼此處於競爭關係,尤其是裴家的裴楓,相傳這個人不足三十歲,但是驚才絕豔,短短數年間,便把裴家經營成玉雲省第一大家族,想不到現在又一統了玉雲省的地下世界,馬拉個巴子,這下事情大條了。”

陳飛宇點點頭,恍然大悟。

屠岩柏似乎很滿足眾人的反應,繼續說道:“裴楓此人一向雄才大略,野心極大,下一步,應該就會把手伸進咱們長臨省,各位都是長臨省的一方豪雄,雖然實力很強,但彼此內鬥嚴重,麵對虎視眈眈的裴楓,隻怕會被各個擊破,所以,趙家願意承擔起責任,擔當長臨省地下世界的領頭羊,帶領眾人一抗裴楓,諸位覺得如何?”

在場眾人哪一個不是人精?雖然屠岩柏說的好聽,但終歸到底,隻不過是想吞併他們的勢力為趙家所用,至於裴楓,隻是趙家拿出來的噱頭而已。

隻是屠岩柏是“通幽後期”的高手,在場眾人不好直接反對,眼光紛紛看向了祝乾坤。

祝乾坤很享受這樣的目光,得意地輕撫頜下長鬚,緩緩站了起來,道:“屠岩柏,就算大家需要團結起來,可為什麼要以你趙家為尊,天底下哪有這樣的道理?”

屠岩柏揹負雙手,傲然笑道:“這是個弱肉強食的社會,力量即是真理,不客氣的說,在場諸多勢力之中,以趙家、以我屠岩柏最強。”

“既然如此,那老夫就領教下屠先生的高招。”祝乾坤毫不退讓,渾身衣服鼔蕩,像一個大氣球,爆發出劈裡啪啦連續不斷的響聲。

空氣之中,火藥味濃厚,一觸即發!

屠岩柏眼中輕蔑之色一閃而過,傲然道:“既然你要戰,那我就滿足你。”

祝乾坤輕喝一聲,雙眼圓睜,威風赫赫,大踏步向前,所過之處,在青石地板上留下一道道腳印。

成仲等人儘皆大喜,如此神威,應該能夠阻擋屠岩柏。

突然,祝乾坤速度陡然加快,轉瞬之間便拉進和屠岩柏的距離,一拳朝屠岩柏胸口打去。

屠岩柏微微皺眉,腳下微旋,已經側身躲了過去,祝乾坤一拳打空,強烈的內勁直接將前方三米的青瓷花瓶打爆,碎片雜湊一地。

“哼!”屠岩柏欺身而上,雙拳猶如狂風暴雨一般,和祝乾坤近身搏鬥,招招直取要害。

“來的好。”祝乾坤大喝一聲,毫不示弱,立馬見招拆招迎了上去。

兩人拳來腿往,轉瞬之間已經對攻了數十招,而且招式精妙,讓在場除了陳飛宇之外的武道高手,紛紛大開眼界。

這兩人本就是“通幽後期”的高手,雖然是近身搏鬥,但是同樣凶險無比,周身風雷之聲大作,強大的氣勁不斷激射而出,凡是被內勁掃到的,無論是傢俱裝飾還是柏木梁柱,紛紛“哢嚓哢嚓”四碎。

程立夫、荊宏偉等人驚駭失色,紛紛向後退去,生怕被誤傷到。

“陳先生,你說祝乾坤和屠岩柏比起來,誰更厲害?”

突然,蔣天虎神色凝重地問道。

陳飛宇輕輕吐出一個名字:“屠岩柏。”

似乎是為了印證陳飛宇所說,場中情勢忽變,屠岩柏和祝乾坤對轟一拳,發出“嘭”的空氣爆裂聲。

祝乾坤臉色一變,不由自主向後“噔噔噔”退出好幾步,呼吸也有些慌亂,反觀屠岩柏,穩立原地,巍然不動。

這一拳,已經分出了高低!

屠岩柏冷然笑道:“你不過是新晉的‘通幽後期’高手,如此實力雖然不錯,但是,和真正的‘通幽後期’高手比起來,還遠遠不夠!”

包括蔣天虎在內,成仲等人臉色一變。

祝乾坤臉色鐵青,大怒道:“再來!”再度踏步向前,與屠岩柏激戰在一起。

這是這次再戰,形勢急轉而下,屠岩柏完全壓著祝乾坤打,不一刻,祝乾坤身上已經出現兩個腳印,要不是他肉身強壯,隻怕已經受重傷了。

成仲等人神色凝重,一種不祥的預感,在大廳中瀰漫起來。

祝乾坤是他們這邊最厲害的高手,如果連他都輸了,那等於大勢已去,留給他們的,隻剩下臣服趙家一條路。

他們都是一方大佬,平時作威作福慣了,哪能甘心向他人俯首?

“各位,情況危急,祝師傅怕是堅持不了多久了,咱們不能再講究江湖規矩了。”荊宏偉陰沉著臉道。

眾人點點頭,同時揮手,從人群中走出四名武道高手闖入戰場中,和祝乾坤一起圍攻屠岩柏。

這四人中有三名是“通幽中期”,一名是“通幽初期”,已經是程立夫等人所能找來的最頂尖武道高手。

麵對眾人圍攻,屠岩柏反而哈哈大笑:“就算再加四隻小毛蟲,依然遠遠不夠!”

他話音剛落,隨手幾招便把那四人打殘,接著又是剛猛無比的一拳,直取祝乾坤心窩。

祝乾坤神色一驚,與間不容髮之際揮拳擋了一下,整個人猛地向後飛了出去,狼狽落在地上後,悶哼一聲,嘴裡吐出血來。

祝乾坤,敗!

成仲等人臉色如土。

屠岩柏傲然笑道:“諸位,可還有不服的?”

眾人苦笑一聲,在絕對的實力麵前,除了臣服之外,絲毫冇有彆的辦法。

蔣天虎歎了口氣:“馬拉個巴子,大勢已去啊。”

原本他還想靠陳飛宇,但是看到屠岩柏強大的實力後,他不認為陳飛宇能勝過屠岩柏。

屠岩柏眼中閃過滿意之色,說道:“既然大家都冇意見,從今以後,諸位當以趙家為首,一起……”

“慢著。”突然,陳飛宇站了起來。

眾人一驚,紛紛看向陳飛宇,眼中露出嘲諷之色。

連祝乾坤都敗了,你區區陳飛宇,還能逆天不成?

蔣天虎神色更是駭然,連忙拽陳飛宇的衣服讓他坐下,但是陳飛宇絲毫不為所動。

屠岩柏看向陳飛宇,輕蔑之色一閃而過,說道:“你有意見?”

陳飛宇搖搖頭。

蔣天虎立即鬆了口氣,還好,惹怒屠岩柏可不是鬨著玩的。

屠岩柏奇怪道:“那你這是什麼意思?”

陳飛宇淡淡道:“很簡單,我隻是單純想殺你而已。”

霸氣如斯。

眾人儘皆驚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