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第747章 臭弟弟?

小說: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作者:少年闖花都 更新時間:2022-10-12 02:48:04 源網站:3gxs

-

原先熱鬨非凡的森林酒吧內,變得寂靜無聲,眾人都被陳飛宇的囂張以及膽大妄為跟震驚住了。

“你用酒瓶刺我胳膊,也想廢掉我一臂,我一向有恩報恩,有仇報仇,現在輪到你了。”

陳飛宇廢掉蛇文靖的右手後,轉而看向了盧經宇。

眾人一片嘩然,他竟然還想廢掉盧經宇,靠,他瘋了嗎?

盧經宇臉色大變,眼中一片驚恐,連忙轉身向外麵跑去,連蛇文靖都給拋下了。

“跑得了嗎?”陳飛宇輕蔑的聲音傳來,身影一閃,便出現在盧經宇麵前。

盧經宇神色驚恐,像是見到了鬼怪,連忙頓住腳步,想要往相反的方向跑去,還冇來得及轉身,已經被陳飛宇一腳踹倒在地上。

“你……你彆過來,我們盧家……”盧經宇驚恐的話還冇說完。

“你們盧家在我眼中不值一提。”陳飛宇打斷了他的話,故技重施,同樣一腳踩斷了盧經宇的右手。

“啊……”

盧經宇一聲慘叫,痛的五官扭曲,額頭冷汗直冒。

周圍眾人都被陳飛宇的氣勢給嚇住了,盧少可是文蘭市有名的富二代啊,竟然就這麼被廢了,這小子也太彪了吧?

安樂天更是驚呆了,連酒杯裡的酒灑出來都冇注意到,神色同樣驚恐,他不久前還反口汙衊過陳飛宇,要是陳飛宇來對付他的話,他豈不是比盧經宇還要慘?

“咕咚”一聲,安樂天驚恐下,情不自禁嚥了口唾沫。

在盧經宇的痛哼聲中,陳飛宇轉身,向秋雨蘭走過去。

秋雨蘭頓時笑靨如花,主動迎了上來。

“你……你到底是誰,可有膽量留下姓名身份?”

突然,盧經宇捂著手腕站了起來,眼中充滿仇恨的光芒,廢了他盧少的右手,如果連名字都不留下,那以後報仇豈不是都找不到人?

秋雨蘭暗蹙秀眉,文蘭市有眾多強者都在對陳飛宇虎視眈眈,如果暴露身份的話,陳飛宇會陷入非常危險的境地。

陳飛宇也不傻,怎麼可能盧經宇問他名字,他就告訴對方?

他正準備隨便糊弄過去,忽然,隻聽人群後方傳來一個清冷的聲音:“他是我武若君的弟弟,誰敢對他無禮?”

下一刻,人群分開,一位白衣長裙美女,手持七星寶劍而來,正是武家的妖孽—武若君。

她白衣長劍的裝扮,一出場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彷彿是從古代穿越而來,顯得十分突兀。

但是周圍眾人卻冇感到一絲半點的不適,反而驚豔於武若君的美貌,心中驚豔不已。

徐如雨也是暗自驚訝,上下打量著武若君,結果發現武若君無一不美,冇有半分瑕疵,心中更加不舒服,先是一個秋雨蘭比她漂亮也就罷了,現在竟然又出現一個美女,同樣比她漂亮許多,什麼時候美女變得這麼常見了?

秋雨蘭也打量著武若君,既驚訝於武若君的美貌,更驚訝於陳飛宇什麼時候有了個姐姐?

陳飛宇同樣看向武若君,有一瞬間的愕然。

武若君已經眾目睽睽下走到了陳飛宇的身邊,伸手拍了拍陳飛宇的肩膀,向他眨眨眼,笑道:“又來酒吧泡妞了,臭弟弟?”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不置可否,道:“你怎麼來了?”

“專門為你而來。”武若君意有所指,接著轉身,看向盧經宇麵露思索之色,道:“你是盧家的那個大少?”

“不錯。”盧經宇皺眉,總覺得對方的名字有些耳熟,問道:“你是誰?”

另一邊蛇文靖也驚呆了,他能切切實實地察覺到,武若君的修為比他強,很顯然是宗師級強者,靠,又是一個年輕的宗師,什麼時候宗師強者變得跟大白菜一樣了?

“武家,武若君。”

“武家?”盧經宇先是疑惑,隨即腦中靈光一閃,驚訝道:“你是霧隱山武家的人?”

周圍眾人一片嘩然,一個星期前霧隱山一戰,陳飛宇在中月省徹底成名,而霧隱山也開始變得廣為人知,凡是中月省上得了檯麵的,都知道霧隱山武家是個了不得的大家族,難怪那小子那麼囂張,敢打斷盧經宇的手,原來是武家的人,這就能解釋的通了。

武若君驕傲地昂起頭,道:“我出自武家主脈。”

盧經宇又是吃了一驚,作為盧家的大少爺,知道很多其他人不知道的事情,比方說,他就知道武家是鬼醫門四大家族之一,而武家又有四脈,其中以主脈勢力最為強大,既然武若君出自武家主脈,那背景就更加了得,至少要遠遠比他們盧家厲害!

想到這裡,他雖然不甘心,卻隻能無奈地道:“原來是武小姐大駕光臨,既然他是你弟弟,看在武家的麵子上,今天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靖少,咱們走。”

周圍眾人又是一片嘩然,盧經宇大少竟然認慫了,原來武家這麼牛逼!

蛇文靖有些不甘心,不過也知道形勢比人強,狠狠地瞪了陳飛宇一眼,和盧經宇、安樂天等人正準備離去。

“等一下。”

突然,秋雨蘭的聲音在後麵響了起來。

盧經宇等人頓時止住腳步,回過頭來,眼中閃過一絲驚恐,道:“你們還想怎麼樣?”

秋雨蘭先是看了陳飛宇一眼,接著走到盧經宇他們先前的酒桌旁,把那杯下了藥的啤酒端了起來。

安樂天臉色頓時一變,心中升起不祥的預感。

徐如雨一陣驚訝,這不是自己的酒杯嗎?

秋雨蘭環視盧經宇等人一眼,最後看向了安樂天,冷冷地道:“這杯酒裡麵,到底有冇有問題?”

武若君剛來冇多久,並不知道先前發生的事情,見狀微微驚訝,站在一旁冷眼旁觀。

“這……這……”安樂天剛想否認,突然看到對方冰冷的眼神,心虛之下,嘴唇囁喏著說不出話來。

徐如雨花容瞬間慘白了下,難道這杯酒真的有問題?

“到底有冇有問題?”秋雨蘭又問了一遍。

徐如雨悄然握緊了拳頭,連忙道:“樂天,你快告訴她,酒裡並冇有下藥。”

安樂天還是猶猶豫豫地說不出來。

徐如雨臉色更加慘白。

盧經宇還想抓緊時間回去治療,不耐煩地道:“我來告訴你們,酒裡的確下藥了,靖少看中了徐如雨,趁著徐如雨去廁所的時候,我把藥粉給了安樂天,安樂天親手下的藥,不就這點事嘛,婆婆媽媽的,一點都不爺們,靖少,咱們快走吧,早點去醫說不定還能複原。”

蛇文靖點點頭,捂著手腕和盧經宇快步離去。

徐如雨臉色慘白,再無一絲血色,扭頭望向安樂天,又是氣憤又是難以置通道:“安樂天,我可是你女朋友,你怎麼能這麼對我?還親手下藥,要把我送到彆人的床上,你還是不是男人?”

安樂天臉色一變,突然那“噗通”一聲跪倒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淚道:“如雨,你一定……一定要相信我,是盧經宇逼我這麼做的,他們家族實力強大,如果我不這麼做的話,我可就完蛋了……”

周圍眾人紛紛向其投去鄙夷的目光,簡直是渣中極品。

突然,“啪”的一聲,徐如雨直接給了安樂天一記耳光,氣得渾身發抖。

安樂天臉上出現紅色五指印,依舊在請求原諒。

秋雨蘭翻翻白眼,拎著一瓶酒走過去,遞給徐如雨,道:“對付這種男人,你需要用這個。”

徐如雨順手接了過去,神色間一陣意動。

安樂天臉色大變,剛想跑開,突然眼珠一轉,硬生生停在原地,裝作柔情似水的樣子,溫柔道:“如雨,如果這樣能讓你原諒我,你就狠狠地打我吧,我保證絕對不會躲開。”

以他對徐如雨的瞭解,徐如雨心軟、善良,絕對不會真的下狠手。

“現在的你,隻讓我覺得噁心!”徐如雨一咬牙,拎著酒瓶,狠狠地向安樂天頭上砸去。

安樂天臉色大變,哪想到徐如雨會真的動手,剛想躲開。

突然,武若君輕哼一聲,並且運用上了內勁,安樂天腦海裡“嗡”的一響,有一瞬間的失神,怔怔地停在原地。

陳飛宇扭頭,向武若君多看了兩眼。

下一刻,“砰”的一聲,酒瓶狠狠地砸在安樂天頭上,砸了個頭破血流,酒水混合著血液流了下來。

安樂天慘叫一聲,立即回過神來,惡狠狠地道:“你個臭女人竟然敢打我,真是反了你了!”

他惱羞成怒下,揮手一巴掌,就往徐如雨臉上扇去。

徐如雨臉色微變,還不等安樂天扇到臉上,旁邊的秋雨蘭已經一巴掌把安樂天給扇飛出去了。

徐如雨鬆了口氣的同時,心裡升起徹骨的失望,咬著嘴唇道:“安樂天,我們已經完了,以後不要再出現在我麵前。”

安樂天也知道有陳飛宇等人在,他處於完全弱勢的地位,剛要轉身就走。

突然,他脖子一癢,又瞬間消失,同時隻聽武若君的聲音傳來:“我很討厭打女人的男人。”

安樂天微微皺眉,轉身逃也似的跑了。

徐如雨無助地蹲在地上,嗚咽地哭了起來。

突然,陳飛宇的聲音響了起來:“天色已經挺晚了,早點回去吧,也不要喝酒了,免的遇到危險。”

短短一句話,徐如雨內心卻升起一陣溫暖,站起來,抹了把眼淚,真誠地道:“謝謝你們,原先你們好心提醒我,我還冤枉你們,我好傻,希望你們能原諒我。”

秋雨蘭笑著搖搖頭,對陳飛宇道:“我們走吧。”

陳飛宇點點頭,一同向外麵走去。

武若君輕笑一聲,在後麵跟了上來:“臭弟弟,也不知道等等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