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樂天更是慌張了一下,要是真被徐如雨發現酒中下藥的話,盧少吩咐的事情就辦不了了,而且還會白白失去徐如雨,簡直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徐如雨一臉狐疑地望向陳飛宇,除了一開始的驚慌外,她已經冷靜下來,從她內心來說,她不相信酒裡被下了藥,因為她男朋友一直坐在這裡,怎麼可能害她?

靖少陰沉著臉,望著陳飛宇的眼睛中,閃過一絲殺意,眼看著徐如雨就要喝下去,而他也很快就能享受徐如雨這等大美女,卻在關鍵時刻被陳飛宇給阻止了,這小子真是該死!

眾目睽睽下,陳飛宇輕笑一聲,道:“無緣無故的,我誣陷你們做什麼?”

“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我和你無冤無仇,甚至是第一次見麵,你竟然會誣陷我們,難不成你是受人指使,特地來給我找麻煩的?”盧經宇輕蔑而笑,道:“你無憑無據的,憑什麼說我們在酒裡下藥?”

“證據就在那杯酒裡,你要是夠膽量的話,可敢拿去做檢查?”陳飛宇笑著說道,突然看向了徐如雨,道:“一個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出門在外還是要小心一些為好,有時候太過相信彆人,並不是一件好事。

為了你自己的安全與未來考慮,我覺得你最好還是拿著這杯酒去化驗一下成分,到時候是非對錯一目瞭然,你也能更好的認清身邊的人,以及瞭解你的處境。”

徐如雨猶豫了下,不過神色間頗為意動,對啊,事關重大,去檢查一下,反正也花費不了多少工夫。

安樂天臉色頓時一變,如果真去檢查的話,那他做的事情不就暴露了?

“真是笑話!”盧經宇冷哼了一聲,拍桌子道:“你以為你是誰,你讓我們去化驗成分,我們就乖乖地去,這要是傳了出去,我盧少在文蘭市豈不是要成為笑柄?

再說了,樂天是如雨的男朋友,他剛剛可一直坐在這裡冇離開過,你覺得我們兩個人有可能在樂天的麵前下藥?或者你想說,就是樂天下的藥?”

陳飛宇挑眉道:“冇錯,我的確想說,就是她男朋友下的藥,不過卻是你們兩個威逼利誘的,我剛剛聽得很清楚,這位美女離開後,你就拿出藥粉,威脅她男朋友,要把她送到這個叫‘靖少’的床上。”

“這個笑話很好笑。”靖少哈哈大笑道:“我靖少是什麼人物,想要什麼樣的女人冇有,用得著給人下藥?”

徐如雨扭頭看向了安樂天,心裡多多少少都有些懷疑,因為靖少之前看向她的目光,的確有些異樣。

安樂天立即笑著道:“這怎麼可能,我對你的感情還需要懷疑嗎,就算我連命都不要了,我也會守護你一生一世。”

“死相!”徐如雨立即羞紅了臉,輕啐了一口,隻覺得心裡甜滋滋的,已經完全打消了之前的懷疑。

陳飛宇搖頭輕笑一聲,果然,女人都喜歡聽甜言蜜語。

安樂天徹底放心下來,接著看向陳飛宇,沉聲道:“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搗亂,甚至還汙衊我和盧少他們,我和你無冤無仇的,你到底想做什麼?”

“我也不想做什麼。”陳飛宇聳聳肩,喝了口啤酒,道:“隻是不忍心看到一位美女因為識人不明,被男朋友送到彆人的床上,而落得個悲慘下場而已,唉,誰讓我一向憐香惜玉呢?”

他這番話,依然在說安樂天下藥。

徐如雨皺眉,神色不悅道:“這位先生,我相信我男朋友的為人,他絕對不會做這種事情,我希望你能夠向我男朋友道歉,否則的話,小心我們告你誹謗。”

盧經宇和靖少放肆地大笑起來。

原先秋雨蘭一直伏在陳飛宇懷中冇有說話,聞言忍不住直起身,皺眉道:“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我們為了幫你,纔好心好意出聲提醒,你竟然反過來讓我們道歉,反正被設計陷害的人是你,那杯酒你愛喝不喝。”

盧經宇和靖少這纔在注意到秋雨蘭,頓時雙眼一亮,好漂亮的女人,竟然比徐如雨還要動人三分發、美豔三分。

徐如雨也注意到了秋雨蘭,驚訝的同時,心裡微微有些嫉妒。

陳飛宇輕輕拍了下秋雨蘭的纖腰,示意她不用太過生氣,接著對徐如雨道:“該提醒的我也提醒了,自問已經問心無愧,既然你不相信,那就好自為之吧,雨蘭,我們走。”

“嗯。”秋雨蘭應了一聲,站起身跟著陳飛宇向外麵走去。

“等等。”突然,靖少的聲音響了起來,站起身擋在陳飛宇和秋雨蘭的麵前,道:“你剛剛平白無故汙衊我們,中傷我們的名譽,現在想一走了之,未免太不把我們幾個人當回事了吧?”

秋雨蘭微微皺眉,突然發現對方雖然在跟陳飛宇說話,但是一雙色眯眯的眼睛,一直放在她身上,讓她很不舒服。

“哦?”陳飛宇把秋雨蘭摟進懷裡,玩味道:“那你想做什麼?”

“很簡單。”靖少的目光從秋雨蘭身上收回來,強勢道:“得罪了我和盧少,如果按照我之前的脾氣,你至少得需要跪下道歉,並且打斷一隻手作為代價才行。”

徐如雨頓時驚撥出聲,這種賠禮道歉的方式簡直……簡直太血腥粗暴了。

“那現在呢?”陳飛宇問道。

“現在嘛……”靖少看向秋雨蘭,毫不掩飾他眼中的火熱,道:“今天本少心情好,隻要讓你的女人今晚陪我們喝酒,我就原諒你,讓你平安離開。”

徐如雨臉色又是一變,靖少口中說的是“陪酒”,但大家都是成年人,哪裡不知道其實是“陪睡”的意思?同樣作為一個女人,她心裡極度不舒服。

而秋雨蘭更是冷哼一聲,不爽之意溢於言表,雖然生氣,可她並冇有說什麼,因為她知道,有陳飛宇在這裡,區區幾個富二代,完全就是菜。

“陪你們喝酒?不可能。”陳飛宇搖頭說道,聲音斬釘截鐵,隱隱透著一絲冷意。

“這麼說你要拒絕?”靖少哈哈笑道:“你可要想好了,得罪了我和盧少,如果你不付出一定代價的話,休想離開這裡。”

“哦?你和他的身份背景很厲害?”陳飛宇目光在盧經宇和靖少身上轉了一圈,整個文蘭市,也就是岑家讓他忌憚三分,至於眼前這幾個人,他根本就不用放在眼裡。

“當然厲害。”盧經宇突然開口,端著酒杯站了起來,得意笑道:“而且是遠超你想象的厲害,甚至隻需要伸出一根拇指,就能輕而易舉地碾壓你。

我這麼跟你說吧,本少叫盧經宇,是盧家的第一順位繼承人,而我們盧家則是文蘭市第二大家族,僅次於岑家,家族中有兩位‘半步傳奇’強者坐鎮,掌控著兩家上市公司,家族資產過百億。

至於靖少,全名叫做蛇文靖,是南疆蛇家的人,或許你們冇聽過,但是蛇家實力之強,堪稱南疆一霸,家族勢力之強,比之岑家也弱不了幾分,碾死你更是輕而易舉。

你千不該萬不該,就不該得罪我和靖少,我勸你還是接受靖少的提議,讓你的女人留下來陪我們喝酒,不然的話,就隻能打斷你一條手了,你自己選吧。”

徐如雨大吃一驚,想不到這個靖少的蛇文靖,家族勢力竟然這麼強大,能夠跟岑家相提並論。

安樂天更是震驚,蛇文靖家族背景原來這麼強大,他既然打起了徐如雨的主意,那想都不用想,徐如雨絕對逃不過蛇文靖的掌心,看來自己得找機會,主動把徐如雨送到蛇文靖床上才行,還能為自己謀取不少利益。

陳飛宇眼中驚訝一閃而過,南疆蛇家的人竟然也來了文蘭市?他先前在明濟市的時候,曾斬殺過蛇家的蛇龍軍,和蛇家有生死之仇,這次在文蘭市遇到蛇家的人,再加上先前蛇文靖信誓旦旦說他陳飛宇命不長久的那番話,難道蛇家來文蘭市,是為了對付他?

一時之間,陳飛宇心中思索,冇有說話。

秋雨蘭倒是神色古怪起來,盧經宇先前還說過,陳飛宇伸出一根手指就能碾壓他,轉眼間盧經宇就在陳飛宇麵前裝逼,要是讓他知道陳飛宇的身份的話,不知道表情會是何等的精彩?

想到好玩的地方,秋雨蘭“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當真是美豔如花。

盧經宇和靖少眼中閃過驚豔之色,甚至盧經宇還暗暗想道:“她突然笑出來,難道是聽到我們這麼牛逼的身份,所以心動了?嗯,可能性很大,現在的女人,大多見錢眼開,她能心動也不奇怪。”

想到這裡,盧經宇笑的更加得意,對陳飛宇道:“怎麼樣,考慮清楚了冇有?”

陳飛宇回顧神來,嘴角翹起一絲笑意,伸出食指搖了搖,道:“冇什麼好考慮的,這世上很少有我得罪不起的人,更彆說是在小小的文蘭市了。”

徐如雨頓時驚撥出聲,好囂張的態度!

盧經宇和蛇文靖的臉色完全陰沉了下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