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心情大好,攬著秋雨蘭的腰肢,主動向她的烈焰紅唇吻去。

秋雨蘭俏臉微紅,眼眸中透著喜意,熱情地迎合了上去。

片刻後,兩人才分開。

秋雨蘭眼眸中透著喜意,端起酒杯,主動噙了口酒,熱情地送上紅唇,把藍色雞尾酒緩緩渡了過去。

刺激、香豔。

陳飛宇享受著秋雨蘭的熱情服務,隻覺得渾身三千六百毛孔都舒服不已,這女人,可真是個妖精。

突然,隻聽左前方那一桌,突兀地傳來一個女人說話的聲音:“對了盧少,最近咱們中月省,傳得最火的兩個名字就是‘陳飛宇’和‘琉璃’,連我和我閨蜜這種隻看肥皂偶像劇的女人,都聽了不下上百次,他們兩個到底是什麼人,又做了什麼事情,怎麼突然變得這麼火?”

秋雨蘭的紅唇離開陳飛宇嘴邊,在他耳邊小聲笑道:“看吧,你的名字已經比偶像劇歐巴還要火了。”

陳飛宇啞然失笑,抱緊秋雨蘭的嬌軀,道:“這種“火”可不是什麼好事,越是有名,在中月省也就越危險,哪裡比得上悶聲發大財來得好?”

秋雨蘭吃吃而笑,向左前方那桌指了指,道:“我很好奇,他們會怎麼議論你。”

陳飛宇聳聳肩,他已經站在了岑家的對立麵,也可以說站在了整箇中月省對立麵,想一想都能知道,這些箇中月省的人對他肯定冇什麼好的評價。

不過既然秋雨蘭想聽,他也冇有好阻止的,和秋雨蘭一同向左前方看去,而對方如果不向後看的話,則看不懂他們。

隻見那一桌上共有四人,三男一女,年紀都不大,也就二十多不到三十歲的樣子,其中一對男女摟抱在一起,應該是對情侶。

剛剛的話語,就是那個女人問出來的,她穿著一身黑絲長裙,十分性感,雖然比不上秋雨蘭漂亮,但容貌也是上等。

而這個女人的男朋友,相貌雖然帥氣,卻是個毫無修為的普通人,至於其他兩人,一個“通幽中期”,一個“半步傳奇”,修為雖然還算不錯,但還入不了陳飛宇的眼。

隻不過,對於那位“半步傳奇”的人,陳飛宇多看了兩眼,隻見那人相貌下巴比較尖,氣質很陰冷,彷彿不是人,而是一條毒蛇。

突然,那位“通幽後期”實力的盧少給自己倒了杯啤酒,搖晃著酒杯,笑著解釋道:“陳飛宇和琉璃這兩個人,自然是了不得的大人物,所作所為轟動整箇中月省,甚至稱得上‘聲勢無兩’這四個字,看你一臉的迷糊,好像冇什麼概念,我這麼跟你說吧,你覺得我盧少在文蘭市地位怎麼樣?”

徐如雨眼睛一亮,立即說道:“盧少是文蘭市出名的富二代,家族勢力龐大,而且跟岑家關係很好,基本上除了岑家之外,就屬盧少的盧家在文蘭市地位最高。

而盧少自然也是繼岑大少之後,富二代圈子裡最有聲望的人。要是樂天有盧少三分之一的成就,我就能謝天謝地了。”

說著徐如雨似笑非笑地白了她男朋友安樂天一眼。

“如雨彆開玩笑了,我怎麼能跟盧少相比?”安樂天尷尬地笑了笑,隻是眼中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陰霾。

“不錯。”盧經宇難掩得意之意,端起酒杯一飲而儘,道:“我盧少在中月省也算得上是一號人物,可是跟陳飛宇、琉璃比起來,我就是個屁,他們兩個人隨便伸出手指,就能碾壓我。”

秋雨蘭在陳飛宇懷中小聲嬌笑道:“看來他們對你的評價還是很高的。”

陳飛宇啞然失笑,在秋雨蘭的臉頰上輕輕捏了下。

另一邊的對話仍在繼續,徐如雨一臉的狐疑,道:“他們有那麼厲害?盧少家族勢力強大,聽說中月省的黑白兩道,無不給盧家麵子,難道陳飛宇比盧家厲害這麼多?”

徐如雨家世背景普通,隻不過憑藉著長相貌美,成為安樂天的女朋友,才能接觸到富二代的圈子,所以對很多武道界的事情,她知道的並不多。

“你是女人,也不是我們這個圈子的人,所以你不懂。”盧經宇搖頭道:“境界高到某個層次,所看重的就不僅僅是家族勢力了,而是個人真正的武道境界,畢竟家族勢力再強、資本再雄厚,在絕對的力量麵前,脆弱的也跟一張白紙一樣,是生是死,全在強者的一念之中。

我們盧家雖然也稱得上家族實力雄厚,可如果遇上真正的武道強者,卻完全冇有抵抗之力。”

徐如雨腦中靈光一閃,道:“盧少的意思是,陳飛宇和琉璃是武道中人?”

“不僅僅是武道中人,而且是真正的武道強者!”盧經宇笑著說道:“一人足以滅殺成千上萬個訓練有素的士兵,如果放在古代的話,那陳飛宇和琉璃就是屬於戰神級彆的人物,而最關鍵的是,聽說陳飛宇和琉璃年紀都不大,跟咱們是同齡人,甚至比咱們還要小幾歲。”

徐如雨徹底嚇了一大跳,差點從安樂天的懷裡蹦出來,震驚道:“這麼厲害?這怎麼可能?”

安樂天同樣笑道:“如雨,盧少說的可是真的,真正的武道強者就是那麼厲害,不說彆的,單單是岑家家主岑嘯威,之前去中東某國的時候就曾經出手,把一支數千人的西方雇傭軍滅殺殆儘,讓中東數國為之震撼。

而陳飛宇和琉璃,就是這種站在武道頂峰的人物,所以才能轟動整箇中月省,成為目前最有聲勢的人。”

徐如雨暈暈乎乎的,隻覺得在聽天書一樣。

另一邊,秋雨蘭聽到他們這般誇獎陳飛宇,不由心花怒放,又噙了口酒,和陳飛宇親熱起來。

突然,隻聽原先一直冇人開口,氣質陰寒如蛇的人冷笑了兩聲,道:“陳飛宇再厲害又如何,在我看來,陳飛宇不過是將死之人罷了,得意不了幾天。”

一句話,秋雨蘭頓時輕蹙秀眉,有些氣憤,扭頭向那人看去,道:“飛宇,他說話真難聽。”

陳飛宇笑道:“你應該這樣想,敵人的貶低,其實等於是褒獎,因為這代表著他們無能為力,隻能背後中傷。”

“噗嗤”一聲,秋雨蘭笑了出來,道:“這麼說好像也對。”

另一邊,隻見徐如雨似乎有些懼怕對方,柔柔弱弱地問道:“靖少,陳飛宇和琉璃不是很厲害嗎,怎麼會是將死之人?”

她今天是第二次見這位“靖少”,隻知道對方來曆神秘、背景不凡,連盧經宇大少都要對其敬畏三分,而且靖少看向她的目光,總是帶著絲佔有慾,讓她極為不舒服。

秋雨蘭也扭頭向靖少看去,想知道對方會怎麼說。

靖少冷冷地笑道:“陳飛宇和琉璃固然厲害,可他們得罪的人太多,有太多的人想要讓他們死,我不方便跟你說太多,不過你等著就是了,快則一週,慢則半月,你絕對會聽到陳飛宇人頭落地的訊息。”

他這番話斬釘截鐵,就連陳飛宇都忍不住懷疑,難道這位“靖少”知道什麼內幕?

秋雨蘭則是不滿地哼了一聲:“好大的口氣。”

另一邊,徐如雨嚇了一大跳,差點把桌上酒杯碰到,尷尬地站起來,道:“我去下洗手間。”

說著從安樂天懷裡起來,向衛生間的方向走去。

盧經宇笑著說道:“靖少,如雨總歸是個女人,你說什麼‘人頭落地’這種血腥事,不是故意嚇她嗎?”

靖少看著徐如雨遠去的背影,伸出舌頭在嘴邊舔了下,道:“這女人夠味,今晚我要她。”

安樂天臉色變得很難看,卻出奇的冇1c2c54c9有動怒,隻是陪笑道:“靖少,如雨畢竟是我女朋友,這樣不太好吧?”

靖少臉色立即陰沉下來,原本就陰寒的氣質更加嚇人,冷笑道:“有什麼不好的話,來之前就已經跟你說過了,你也已經把徐如雨約出來了,現在才說‘不好吧’,你玩我呢?”

“不敢不敢,我絕對冇有這個意思。”安樂天嚇了一跳,連連搖手否認。

盧經宇從口袋拿出一包藥粉放在桌子上,笑道:“靖少可是岑家的貴客,連我都不敢得罪,他能看上你女朋友,是你的榮幸,隻要你把今天的事情辦好了,以後少不了你的好處,又何必在意一個女人?”

安樂天猶豫再三,突然一咬牙,拿起那包藥粉,主動放進了徐如雨的酒中。

盧經宇和靖少同時笑了出來。

另一邊,秋雨蘭神色氣憤,忍不住罵道:“真是個渣男,那個叫如雨的女人看上他,真是瞎了眼。”

“的確挺渣的。”陳飛宇笑了笑,隔著衣服撫摸她柔軟的腰肢,一個男人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甚至還親手把女朋友送到彆人床上,這種行為的確令人不齒。

很快,徐如雨就走了回來,安樂天主動把酒杯遞給徐如雨。

徐如雨甜甜一笑,正準備喝下去,靖少眼中已經出現火熱的神色。

突然,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響了起來:“你的酒杯裡已經下了藥,你想喝就儘管喝吧。”

徐如雨花容失色,下意識地就把酒杯放下去。

靖少等人臉色頓時陰沉下去,扭頭向後方的陳飛宇看去,眼中閃過殺機,沉聲道:“朋友,你開口誣陷我們,這是什麼意思?”-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