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鳳寒秋坐了一下午的車,回到文蘭市岑家的時候,已經是夜裡7點左右。

岑家的人驚訝於鳳寒秋能從陳飛宇手上逃生,連忙通知了岑家家主岑嘯威。

“你是怎麼從霧隱山逃回來的?”

岑家的大客廳裡,岑嘯威坐在主位上,看著眼前的鳳寒秋,心裡一陣狐疑,連“傳奇強者”都死在了陳飛宇的手裡,為什麼鳳寒秋卻能倖免?

鳳寒秋連忙說道:“霧隱山武家跟鳳家畢竟同屬鬼醫門,武林江這些天一直在陳飛宇麵前替我求情,再加上陳飛宇自知得罪了岑家和龍家,不願意再得罪其他的勢力,所以就把我給放了回來,以示無意與我們鳳家為敵。”

說話的時候,鳳寒秋微微低頭,在岑嘯威這等震懾整箇中月省的絕代強者麵前說謊,他心裡的壓力可想而知。

突然,岑嘯威冷笑一聲:“我看原因不止這個吧?”

鳳寒秋心裡悚然一驚,難道岑嘯威已經猜到自己是奸細的事情了?

他雙腿頓時發軟,就想往房間外麵逃跑。

隻聽岑嘯威繼續道:“依我看來,陳飛宇把你放回來,除了在向鳳家示好外,更多的則是在排除其他勢力的乾擾,想要全力應對岑家和龍家接下來的報複,由此看來,陳飛宇此子心機深沉,不可小覷。”

“對對,岑家主說得對,聽您這麼一分析,陳飛宇好像的確有這個意思,那接下來,岑家再想為岑江南兩位前輩報仇,就得多加謹慎了。”鳳寒秋鬆了口氣,這才發現,自己後背都已經被冷汗給打濕了。

岑嘯威眼中厲芒一閃而逝,道:“不僅僅是為了給江南、盛斌報仇,更重要的還是搶奪陳飛宇身上的‘天行九針’,可惜前些天霧隱山一戰,去的隻有江南和盛斌,而他們兩個人也都戰死,我隻能通過傳言來得知霧隱山發生的事情。

寒秋,你也是那一戰的親曆者之一,你把那天的事情,給我詳細地說一遍。”

鳳寒秋應了一聲,當即說了起來,霧隱山發生的事情帶給他極大的衝擊,印象極為深刻,連一些細節都記得清清楚楚。

隻是想起陳飛宇的吩咐,鳳寒秋故意把一些重要的事情說得語焉不詳、一筆帶過。

不過饒是如此,岑嘯威聽完後,眉頭還是緊皺起來,最後道:“龍澤昊還在岑家養傷,你去看望一下他吧。”

“的確應該看望一下。”鳳寒秋說完後,就由岑家的人帶領著,向龍澤昊的房間走去。

客廳裡,隻剩下了岑嘯威一人,緊緊皺眉道:“陳飛宇的無極拳與斬人劍?還有‘傳奇後期’的琉璃?他們兩個人的實力,倒是超乎我的想象,單憑岑家的話,不付出一定的代價,估計拿不下他們二人。

隻不過,現在想讓陳飛宇和琉璃死的,已經不僅僅是龍家和岑家了。”

說完之後,岑嘯威冷笑連連。

卻說鳳寒秋來到龍澤昊的房間,推門走了進去,一股濃鬱的藥味頓時撲鼻而來,隻見龍澤昊躺在床上,右腿小腿上還打著石膏纏著繃帶,顯得特彆虛弱。

正巧龍澤昊聽到聲響,扭頭向門邊看來4d0b216d,頓時吃了一驚:“鳳寒秋?你……你怎麼從霧隱山回來了?”

“陳飛宇放我回來了,咳咳,說來話長,以後再給你說,你傷勢如何?”鳳寒秋打了個哈哈糊弄了過去。

“斷腿還能接好,隻是我的修為被陳飛宇給廢了,怕是難以恢複,陳飛宇好狠的手段,哼,不過他竟然能放你回來,看來他多多少少還是顧忌我們鬼醫門的。”龍澤昊臉色陰沉,眼角肌肉跳動,一想到此刻的自己已經如同廢人,就恨不得把陳飛宇大卸八塊!

鳳寒秋暗自皺眉,龍澤昊雖然跋扈,可是一向精明,時間長了,難保不被他看出破綻,得想辦法讓龍澤昊儘快離開才行,便道:“等過兩天你的腿傷好的差不多了,我就跟岑家主說一聲,派人把你送回龍家,鬼醫門精通諸多神奇醫術,說不定龍家會找到幫你恢複修為的方法。”

“不!”龍澤昊眼中閃過瘋狂之色,咬牙切齒道:“我要留在中月省,親眼看著陳飛宇被殺死我才甘心!”

鳳寒秋皺眉更深,有些不耐煩地道:“可是陳飛宇武技神奇,還有一個修為更加逆天的琉璃,想要短時間殺死陳飛宇,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你錯了。”龍澤昊冷笑了一聲,道:“這兩天你不在岑家,所以不知道,這幾天岑家看似按兵不定,實則已經針對陳飛宇和琉璃開始佈局。

這些天已經有不少強大勢力陸陸續續來到岑家,例如蘇家、南疆的蛇家等等,聽說這些家族都跟陳飛宇有仇,趁此機會和岑家聯手對付陳飛宇,再加上還有我們龍家,就算陳飛宇和琉璃再厲害,也足以碾壓他們兩個!”

說罷,龍澤昊瘋狂地大笑起來。

鳳寒秋震驚不已,岑家、龍家、蘇家,再加上從南疆而來的蛇家,單單這四大家族,就已經是一股龐大力量,足以碾壓陳飛宇,而聽龍澤昊的話中之意,竟然還有其他勢力也會參與,到那時候,陳飛宇豈不是必死無疑?

他倒不是擔心陳飛宇,可是他還中著“化水丹”的毒,要是陳飛宇死了,他也得跟著陪葬。

鳳寒秋忍不住打了個寒顫,眼中露出驚恐之意。

房間內,龍澤昊依舊瘋狂大笑不止。

卻說陳飛宇並不知道,會有這麼多強大勢力聯合起來對付他,此刻他還在為琉璃的突然離去而惋惜。

到了第二天中午,陳飛宇便告彆霧隱山,坐車前往了文蘭市。

從霧隱山到文蘭市有些遙遠,中途又下起了綿綿秋雨,天氣陰沉,有一絲寒意。

晚上的時候,陳飛宇纔到目的地,下車後,隻見候客廳內,一名身材火辣的美女駐足而立,穿著一身名牌服飾,氣質成熟、容顏嫵媚;嘴角含笑,雙眸蘊情,比電影女明星還要漂亮許多,吸引了候客廳內大部分人的目光。

她的腳邊,還放著一柄雨傘。

周圍眾人紛紛意動,想要上去搭訕,可是又自覺配不上對方,被拒絕的話難免會成為笑柄。

就在他們蠢蠢欲動的時候,突然,他們隻見一名20歲左右的青年,邁步向那位美女走去。

正是陳飛宇。

周圍眾人紛紛嗤笑一聲,這小子夠狂,這種等級的美女,而且還是一身名牌,眼光絕對要高出天際,想要泡上這樣的女人,普通人想都彆想。

眼看著陳飛宇距離那名美女已經越走越近,眾人都做好了看陳飛宇笑話的準備。

突然,那名美女也看到了陳飛宇,眼中綻放出驚喜的神色,立即小跑上去,主動投入到了陳飛宇的懷抱中,道:“飛宇,見到你平安無事,我可算放心了。”

周圍眾人大跌眼鏡,靠,這樣一個絕頂美女,竟然投懷送抱,還有冇有天理了?

陳飛宇輕輕推開懷中美女,笑了笑,道:“走吧,先找個地方安頓下來再說。”

這個美女正是秋雨蘭,陳飛宇昨晚決定前往文蘭市後,就給秋雨蘭打了電話,讓她做好準備。

畢竟,陳飛宇在文蘭市人生地不熟,而秋雨蘭修為不錯,人也機智慧乾,而最重要的是,秋雨蘭很漂亮,有這樣一個大美女跟在身邊,也能賞心悅目。

秋雨蘭俏臉微微紅潤,主動挽住陳飛宇的胳膊,一邊向車站外麵走去,一邊抿嘴笑道:“先去酒吧喝杯酒,慶祝你凱旋而回,然而再去酒店安頓下來,你覺得怎麼樣?”

“作為一個正常的男人,有美女相邀,怎麼能拒絕?”

秋雨蘭笑得更加開心,腳步都輕快的一些。

來到車站出口,外麵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秋雨蘭主動替陳飛宇撐著傘,向停車場走去。

周圍眾人看到這一幕差點石化在原地,要是他們有這麼漂亮的女伴,彆說主動給美女撐傘了,恨不得一直捧在手心,這小子倒好,竟然還讓美女給他撐傘,靠,好白菜都被豬拱了,真是冇天理!

卻說陳飛宇坐著秋雨蘭的車在雨中行駛,不到半個多小時,便來到市中心,找了一家高檔酒吧。

下車後,陳飛宇抬頭望去,隻見酒吧的門頭招牌上,寫著“森林酒吧”四個字,停車場裡也停著不少高檔豪車,例如保時捷等,顯然這家酒吧的生意很火爆。

秋雨蘭把雨傘放在車裡,主動挽住陳飛宇的胳膊走進了酒吧,頓時,動感而富有節奏的音樂夾雜著酒香味傳了過來。

兩人主動找了個比較清幽的位置,要了兩杯藍色雞尾酒,充滿了異樣的情調。

“這一杯,敬你的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秋雨蘭坐在陳飛宇身側,主動端起酒杯喝了口酒,美麗的臉頰浮上一抹紅雲,接著抿嘴笑道:“其實我還是有些擔心,文蘭市是岑家的地盤,你大搖大擺的過來,不怕嗎?”

陳飛宇挑眉問道:“那你呢?明知道在我身邊有危險,為什麼我給你打完電話,你就來文蘭市了?”

“因為我是你的女人。”秋雨蘭雙眸閃閃發亮。-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